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楼怪谈-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失声叫了出来,里面并不是什么有东西扣住才打不开门,而是里面有个女人用手反顶着门。这时候门被重重地关上了,发出响亮的“啪”声,随即就是无边的沉默。

“不好意思,刚才我只是来看看里面到底什么声响,没想到会有人在里面。”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对方似乎来者不善,既然她没有怪我下来我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我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厕所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我回过头去一看,门还是好好地关在那边。我心中直发毛,为什么只有打开的声响却没有见到合上的声音?

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搭在上面,我全身汗毛竖立,想去看怕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不想看又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阵冷冷的“哈气”这时候在我的后脑勺呼讲过来,我一时间竟然被这个虚无飘渺的东西吓得身体动也动不了,好在我前面是一道冷冷的镜子,我右手拿着手电,把它缓缓往上提对准镜面,上面虽然看不大清,但还是能看见个大概,借着镜面的反射,我看到我的身后肩膀出好像是。。。一只猫?

不正是它么?我瞬间想到了刚才在外面伫立在墙头的那只黑猫,但是我感觉黑猫的爪子不像是搭在我肩膀的那个,我依旧保持静止不动的姿势,用余光看看了一眼我肩膀上搭的到底是什么,那是一只白哲骨节分明的纤纤玉手,五指并排一个紧挨着一个,中间没有任何空隙,指尖上涂饰了一层淡淡的紫红色指甲油,近距离观察下显得异常诡异。

在镜子那头明明见到黑猫的身影为什么搭在我肩膀上却是一只女人的手指?我心中暗道不妙,想必是黑猫成精了,想要来取我性命不成?刚才在外面便已然是对我虎视眈眈,我突然一把蹲下,借着瞬间发力逃脱了刚才搭在我肩膀上的人手,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推开后面的东西再说,我一转身就往后面推去,哪只竟然扑了个空,身体没有做好准备反而踉踉跄跄地往前面走了两步,身后则是长长的走廊,并没有什么东西,我再一转身想去看看镜子,里面也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了,这时候在厕所的最里间,又传来了坑长的冲水声音。。。

又来?被这么折腾几下反而增加了我的勇气,谅你在疑神疑鬼我也不怕。我直冲那扇门而去,因为刚才有着经历,这把我用力地推了下门,没想到门里面并没有什么阻力,反而是我用力过猛了,门在惯性的作用下狠狠地往墙壁砸去。“轰”地一声巨响,响彻了整个楼道,在外面传来无数的回音,可怕的余声在黑夜中的大楼里面漫无边际的向我铺天盖地的袭来。门在巨大的力量前又再一次想要关上,我一只手抵住厕所门,眼前的这个女人令我差点心脏没从嗓子眼中跳了出来。

只见她坐在抽水马桶上,马桶是盖着的,双手抱膝,黑发垂在面前,身穿黑色连衣裙,白白的平底鞋,没错,正是刚才我低头看见的那双,黑夜中看不清她的脸,但是我第六感能很强烈的感觉出她低着头看着我,借着手电我甚至能看清楚她在黑发里面时隐时现的两只大眼!她以一种怪异的幅度“盯”着我看,似乎是像是看一个猎物。这种打扮,这个婀娜身姿,加上黑色的长发只能是一个人---她就是忆雁!

我虽然很吃惊但是并没有显得特别害怕,身体却不受大脑的控制,双手还是在微微抖着,她突然站了起来一步一步逼向了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我本能似的往后退了下。

第五十三章 “死亡”是唯一的解脱

我虽然很吃惊但是并没有显得特别害怕,身体却不受大脑的控制,双手还是在微微抖着,她突然站了起来一步一步逼向了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我本能似的往后退了下。

一脸长长的头发凌乱地盘散在肩膀上我注意到忆雁的脚步似乎很慢,不像是平常我们要到某个地方很自然的那种走法,看上去像是个“机器人”。忆雁现在是鬼吧,但好像又不是,她双目无神,尤其是头发,如果我不是之前认识她还以为她是哪里过来的流浪汉呢。她脸色极其惨白,面无血色,配合我的手电简直更白了,嘴唇发紫,面无表情,双手无力自然垂直在腰间,好像是个人皮木偶?我连连叫了几声她的名字,但是毫无效果,她就像是一个失了魂似的小兔,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哪里。

在我的身后是坑长的走廊,我快速地用手电扫射了后方,在电光所及之处隐约找出了一道小通道,正是我刚才来的位置,凭着记忆我面朝着她,我边往后面退边呼喊着她的名字。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只见她的眼睛似乎在盯着我的某个位置看?对了她的眼睛并不是看着我本人,而是盯着我的手电!为了证实我的这个想法,我大胆地把原本右手边拿着的手电交换到了左手边的位置,没想到她的目光竟然跟着我的手电一起移动,我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向日葵,忆雁她到底怎么了?对光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癖好?我依然不放弃想要唤醒她的内心的理智。现在对于我来说她并不是单单一个鬼魂,因为她对于我并没有怎么危险,反而我更加同情她了,也不知道她有着怎么一个过去。

慢慢地我们来到了一楼进门大厅的位置,地上散落着墙壁上脱落的石灰,还有一些散乱的报纸,我双脚拖动着地上的报纸发出“丝丝”的声音,突然的声音让我不知所措,原本我慢慢地脚步这时候又该死地的踩到一个什么东西,竟然连身带人被那个小东西拌倒了,最要命的是我手中握着的一个手电在黑暗中不知道跌倒哪里去了,我只听见在远处传来叮叮的声响然后就是一阵物体滚过地面消失在我前方数米远的声音,手电里面的光也随着落地同时熄灭。失去了光就等于宣判了死亡,外面一片漆黑,大楼里面没有光亮简直跟照相馆的小黑屋一样,随着强光的消失,我的眼睛瞬间失去了光明,我暗道一声早不绊倒晚不绊倒偏偏这时候。。。我正在为这个事情抱怨的时候,我看在正前方明晃晃地闪过两只灯笼。。。。

在我正前方的不是应该是忆雁啊?难道忆雁手中有灯笼还会发光?在黑夜中模糊不清,那双眼睛却是像黑夜中的两盏明灯般照耀着前方,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去看看这灯笼究竟是什么玩意,突然倒在地上的一个东西“抓”住了我的左臂,我差点没跳起来!

眼前的这个物体跟我一般大,我的眼睛开始慢慢适应了起来,眼前的实现正在一点一点恢复,还好那双灯笼离我们还有几米远,我首先看看抓住我的是什么东西,我伸出右手想要搞清楚到底什么东西拽着我,在我的之间游走间,我脑海中迅速地构建我右手摸到的物体,我心中缓缓地数着:1;2;3;4;5。是五根手指!但是冰冷刺骨丝毫没有温度,皮肤圆润细则,这分明是一只女人的手。没错,眼前的这个身影似乎还有些许淡淡地芳香,是个女人,但是我看不清楚到底是谁,第六感反应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乐梦或者之荷。这时候眼前的物体移动了,朝着我的眼睛袭来!我本想可以躲避下的,但是我直觉告诉我眼前的这个女人非但没有恶意,还有可能是来帮助我的。身影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跟我来。”随即拉起我的左手缓缓起身,动作是如此的迅速,好像眼前的黑夜完全对她无视似的。

等等,这个声音。我正要思考什么,瞬间被她的力量给牵引过去。

“等等,你----”我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牵引我的力量瞬间没有了,原本拉着我的手的这个女人也瞬间消失不见。这是怎么回事,眼前依旧一片黑暗,但是后面隐隐约约有了几丁点光亮,借着左右两边墙壁的“镜面反射”我能清晰地看清楚后面的影子了,就在这么一瞬间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似的玩命往前逃窜,我看了后面并不是两个幽幽灯笼,这分明是一个长着消瘦的人的“眼睛”。人的眼睛不可能发出这么亮的光线,只可能是动物,在黑夜中反射周围的光才会导致这样子。我瞬间想到了猫。该死的今晚是怎么了?

我向前逃窜了将近几十米,后面的声音也随着我的起步开始肆意地笑了起来,像是一只猫的哭声?耳边的哭声越来越凄楚,一声声直击打着我的心脏,我向后一看,不知怎么原本追赶我的“灯笼”突然消失了。我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下,前面是一扇大大的落地窗,外面的星星光亮借着窗户有意无意地飘了进来,还好有点光亮,基本上可以借着这么星点的光亮勉强看清楚楼梯的轮廓了,也不知道后面的猫有没有跟上来,总之在这个阴气森森的大楼里面撞见黑猫绝对不是好事情,刚才的女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开始想着这个声音了,似乎是很熟悉,像是那里听到过,这时候在楼上传来了动静,像是一声叫唤:“盼归来。。。盼归来”

是刚才的那个女人!我的天这两身声响我突然心中浮现出一个人。没错,正是刚才在厕所的忆雁。只不过她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旁边,刚才在手电灯光没暗之前明明是在我的正前方的啊?而且刚才我也看清楚了那两只灯笼竟然是猫的眼睛,那只猫全身笼罩着乌云,像是墨汁喷上去的,分明就是我刚刚进入大楼前的那一只黑猫!它是怎么跳进来的,我记得刚才明明关好大门了啊?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楼上的声音似乎显得更加急促了。

忆雁?她现在是鬼。我心中一阵阵打鼓,上面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转过一层又一层楼梯,我渐渐的朝着那个源头走去。

声音的来源依旧是第六层,就让今夜成为一切的终点吧。如果该死的是我就让我来背负这一切。

一切的谜团会在今晚解开么,我不知道。

一个娇弱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是的,她站在窗户边。她双手微微地椅扶在窗边,我见到窗户是半开着的,少女的长发随着寒风似有非有地摆动着,像杨柳般似的轻盈拂动,在窗户边映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少女身穿黑色打底衫,背对着孤独的看着窗外,我伫步不前,像是等待着的猎人般,她好像能看见我般,头微微一倾:“你终于来了。”

她还是保持那样的姿势,依旧那么静止不动,像是一尊会说话的黑色石雕。

“我必须要来,我要来结束这一切。”

少女微微转过身来,在窗外的星星灯光照耀下我依稀可以分辨出她的样子,肤光如雪,双目胜似一泓清泉,一双纤手交叉放在交际,皓夫如玉,在时间的流逝下并没有跟我们有多大的差距,看起来眉宇间透漏着一股书生卷气,眼前的这个少女正是之荷的姐姐,我隐约浮现出在之荷她们家的那张照片,她们两姐妹虽然不是同时出声但是都有着沉鱼落雁般的肤貌,简直是绝色佳人。眼前的这个少女正是之荷的姐姐,之荷会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她姐姐,此刻,她就站在我面前。

“那么你知道一切了么?”她轻盈矫捷的向我走来,如同飘在我面前的一张白纸般,竟然是那么悄无声息,她声音仿佛是在朦胧的月光和玫瑰的晨雾那样温柔。

是啊,面对她的提问我心中也抛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在问自己,我到底知道了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但是我必须要来这里,因为这里是事情的原发地,一切都应该由这里解开。还有我来这里的原因是来找之荷。如果你见过她请把她还给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