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楼怪谈-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以为那时候刚刚睡醒,前一天晚上实在是太累了脑子犯困所致,要换做是现在,我绝对不会签,结果可想而知,我被带到了公安局做到了现在的这个椅子上面。

警方一次问了姓名,性别等等之类的流程,而我也像竹筒倒豆子一般一股脑地倾泻了出来,后来就切入正题,显示盘问我起我这袋东西是什么,我顿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想隐瞒吧怕是面对专业的警察很难隐瞒下去,我面前的肥嘟嘟怪蜀黍两眼直直地盯着我,好像我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似的要把它找出来,我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一本书,关于心理学的,说的是眼睛里面能看清楚很多端详,证明你有没有撒谎,我跟他对视了几秒就撇过头去不再回答了。

“给我老实点!问你话呢”怪蜀黍对我严厉地喊道,她依旧冷冷的样子盯着我眼睛看。

“这骨灰是一个婆婆的”

“你认识她么,她是你的亲人么?”

“不是亲人,是一个朋友介绍我去的。”怪蜀黍依旧用冷冷的眼光看着我。

“谁介绍你得去的?”怪蜀黍盯的我更紧了,我的手这时候显得有些不安分起来,眼神也一直盯着桌子看不敢直视,这事情说出来他们没准把我当成精神病处理了,但是我不说他们肯定要要问个很久。事实上这件事情的确是很扑朔迷离,那个婆婆给了我这个香囊里面死骨灰这件事情我也是今天被强迫的情况下才知道,而且被他们这么一问我心中也犯困,这骨灰就是不是不婆婆的,也许是,也许根本不是是其他人的也说不定,但眼下我的确是词穷,刚才脱口而出是出自的下意识,我觉得回答慢了他们就更加要怀疑了。

“之荷”

“全名!”怪蜀黍很不耐烦地说。

“王之荷”

“是那天跟你一块的那个女同志么”

“是。”我感觉自己被怪蜀黍给绕进去了。

“她现在在哪里?”

第五十六章 审讯(2)

人在身处逆境时,适应环境的能力实在惊人。人可以忍受不幸,也可以战胜不幸,因为人有着惊人的潜力,只要立志发挥它,就一定能渡过难关。——卡耐基

“该死的”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看了看手中的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怪蜀黍也显得焦急不安,他可能想要迫不及待地结束审问然后去哪里的面包店或者餐厅去大吃一顿来填饱他巨大的“啤酒肚”吧,怪蜀黍拿下了他头上戴的鸭舌帽,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又开始继续提问。

“你说的那个婆婆家住哪里,她家里面还有谁,为什么骨灰会放在你那?”

这让我怎么回答,我据实以答的话他会相信么,也许我会被他安排做一次精神检查,或许我可以过关,但是我可能基本上要在医院呆一辈子了,想起我上一次呆的那个医院想想就有点后怕,虽然医院完全是出自忆雁制造的幻象,如果不是之荷从中干预我估计自己就一辈子呆在里面被她洗脑了。

正在我迁思回虑之际,怪蜀黍整耳欲聋的一身吼叫打断了我的沉思。

“问你话呢!你还以为这里是你学校小温床啊?这里是公安局给我老实点!”

“你让我回答什么?”

“问你那位老婆婆的事情,她的骨灰为什么会在你这里?”怪蜀黍再一次以极高的分贝响彻云霄,我感觉桌子上装着的纸杯水都要被这个声音震裂开了。

“如果我回答你们会信么?”我心里当然知道他们一定不信,兴许会把我讲的这个故事变成一部小说,然后拍拍手把我请进精神病院一辈子与那些疯子关在一起。

“你说出来,我们会判断思考调查取证的!”

我于是娓娓道来,并没有过多的描述,好像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般。

怪蜀黍完完整整听完了所有的叙述,就像一个年老枯黄的老者在聆听小孩子一般幼稚的讲话,并没有因为我讲的离奇曲折故事而感到任何的吃惊,而依旧是一脸的冷淡平静,在他那一张显得苍老的脸上多了几分沉重。

怪蜀黍沉思了半刻:“这就是你所经历的所有故事?”我只是说出了手表之外的事情,关于手表的秘密我只字未露。

“是的,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可以放我走了吧?”怪蜀黍朝着铁栅栏外面的两个警帽看了看,点头会意对我说:“你似乎少说了一件事情。”

我:“还有什么事情,该说的我都跟你讲清楚了!”

“你漏了宋英杰的事情,关于宋英杰的事情我们还需要在进一步调查,请你配合---”

我张口结舌地说:“他?你们还想知道什么?”我几乎已经是咆哮地说了,感觉警察整天就喜欢干没事找事的事情,已经定案的东西还有什么好翻出来的。

“最近我们在那幢楼上又发现了新的证据,那天晚上我们还需要更详细的了解。”怪蜀黍给我看了几张照片,是宋英杰那天晚上从那层大楼上跳下来的珍贵照片,第一张是宋英杰在楼下,他是整张脸朝低,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型,周围则是巨大的冲击导致鲜血迸发,整个草坪上都已经染满了红色的“颜料”夹杂着脑浆跟血肉模糊的场景,我看了突然觉得胃如翻滚,避开照片恶心地干呕起来,怪蜀黍过来拍了拍我后背对我说。

“没事吧?喝口水”把水递了给我,我一饮而下,接着又看了第二张第三章,这几张并没有拍英杰的尸体,而是拍了迎接跳下来的六楼窗户,我抓了抓后脑勺,第二张照片上是一个平开窗,平开窗是我们这幢大楼普遍的标志,在平面窗跟大楼墙面的位置上可以见到系列的小刮痕,第三章则是六楼的内部,整个照片拉了一个长镜头,在里面可以很直观的看到整条走廊。我疑惑不解,怪蜀黍又向我说道,这个刮擦痕迹看上去是新的,当初我们检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经过调查取证我们发现你的一点最多,经过笔录后我们排除了你是凶手的可能性,但按照刚才你的情况来看,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个细节。

“我刚才怎么了?!”我突然想到他说的是我刚才说的一大段毫无根据的事情,这事情遇到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的,而且这事情对于警方调查取证也相当困难,总不可能对外面说这个事情是由于里面闹鬼了,这样一说一来难以信服于大众,而来之前也没有类似的事情跟法律可以根据这个来结案,再说这事情他们也不会相信,毕竟我现在说出来跟精神病人无异。

“请你冷静点,我们只想核实一下当天晚上的情况,你只要说出来就没事了,我们也是职责所在”我看了一眼铁窗那边的两个警帽,他们一个在那边冷眼旁观,一个则是奋笔疾书,像是在记录着什么。

“我理解你们的工作,也配合了,你所要我回答的事情我都已经回答了,我早就说了这是相不相信还得取决于你们,但是你们现在揪着我不放是什么意思”?本来我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眼前的怪蜀黍突然很没耐心的翻脸吼到:“你知不知道刚才所回答的是什么东西?是一个你苦心编织的小说呢,还是仅仅是你的臆想?鬼怪蛇神论?在我们公安局说这些毫无事实依据的事情知不知道是犯法的?还说配合我们的工作,知不知道刚才要不是我耐心听你说完这段废话你现在早就进劳教所了!”

“你们要是不信就拿去检测好了,看看这骨灰到底是不是那个婆婆的!”这句话我心中也没底,依赖我并不知道这袋子里面是骨灰,而且这骨灰到底是婆婆还是其他人的我也不确定,毕竟我第二次见到婆婆,她的的确确已经去世了。

他娘的,我说了这么多敢情你们竟听着是一段故事?我心中极为恼火,现在婆婆给我的骨灰也在他们手中,要没有这个东西我今后万一遇到婆婆的小妹压不住她估计还得栽跟头,婆婆跟我说他小妹才是导致我这一系列幻觉的主要原因,我该怎么把骨灰拿回来呢。现在他们快要我当成一个精神病了。

我现在既无法说明我这包骨灰的来源,也根本解释之荷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失踪,现在我被关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只有靠手表脱困了,但是面对怪蜀黍别说手表了,我要是盯着手表看着老半天不被他注意才怪,万一在过程中遇上什么事手表在被他取走那我就要呆在这里一辈子了。

怪蜀黍看着我默不作声也不好对我怎样,只好跟那几个警帽将我“暂时关押”,晚上“继续审问”我比他们带到了隔壁的一间房间,里面也跟这个是差不多的20来平方,只不过里面完全就是电视里面常常见到的那个场景,里面放着一个小椅子,椅子前面没有桌子,也没有固定在地上,前面则是铁栅栏,上面是警官审问的桌子,后边摆着三个椅子,我被带到了一张小床边,小床是为了“继续审问”而设置的,在床旁边则是一个厕所,蹲坑,半圆形状,在旁边则是一个出水的小嘴孔,露头部分不会超过五毫米,下面则是内嵌水泥做成简易水槽。

他们把我扔到这里关上门就出去了,我估摸着也许是吃晚饭去了,但我还没吃啊,好歹也送个晚饭进来什么的吧,过了几小时后我爸妈来看我了,但是只能限定家属才能进去,同学什么的要等到继续审问过后没事了才能见。

在等待的时间是最无聊的,在这期间我想了很久包括婆婆跟我说的和一眼跟我说的一些事情,加上我自己亲身经历总算想通了前因后果,自从我上一次在鬼楼里面遇见我们学校N年前的校长那次事情后,校长的外遇被她老婆,也就是婆婆的妹妹杀死,后来在争执过程中两个人同归于尽,婆婆的妹妹因为投错了人道,导致六亲不认,生前喜欢吃苹果,以前在学校跟校长是很恩爱的“模范夫妻”;学生亲切地称呼她为“苹果美人”,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学校的鬼楼就接二连三发生学生在大楼里面死亡事件,里面以跳楼者居多,后来根据影响校方还是决定封锁了这个消息,这是消息也暂时被压了下来,据亲历者见到是以前的那个校长老婆在里面变成厉鬼,如果学生在里面谈恋爱就会受到诅咒,轻者分手,重者死亡。婆婆也知道这个事情后也跟学校方面联系,但是学校不相信拒绝了婆婆的干预,这事情就被闲置下来,忆雁也深受其害,她跟她男友也在里面魂归鬼楼,后来我们遇到的种种事情,包括无尽楼梯跟大楼里面出现的反复门牌等等事情其实都是婆婆搞出来的,忆雁她也被控制,这事情是另一个时空之荷描述的

大致应该就是这样,婆婆给我的东西应该是让我去让她妹妹魂归故里,不在害人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这事情皆因校长外遇开始,没有这个初始的原因也就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但是关于我的事情还处于懵懂状态,我只知道忆雁说的一些事情,对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完全不知所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五十七章 “肚仙”的指示

我一直被关到次日的中午才放,当天晚上怪蜀黍买了几盒难吃得要死的盒饭给我,期间我父母也陪着我,警方因为实在没有证据,单凭几张根本不能作为证据的照片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被关这么久还搞得“继续审问”完全是因为警方查了下,我那天跟之荷根本没有出去,而是的确在学校里面的,偌大一个人在校园里面,前后仅有的两扇门监控里面也没发现之荷的踪迹,警方也考虑过了会不会是爬墙,跟我描述的一样,但是访问了所有在学校周边的旅店都一无所获,我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