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搭档凝视了一会儿,在征求我的同意后,把它挂在书房里了。

至今还在。

05 完美记忆

“……他是什么时候伤到的?”搭档边说边避开一个端着满满一托盘针管和针头的护士。

我:“上周。韧带和软组织损伤。”

搭档:“明白了,那他多久才能恢复训练?”

我:“不好说,如果完全遵照医嘱的话,可能两到三个月,但目前看危险……”

搭档:“你是指他私下跑出来做体能训练?”

我在病房门口停下脚步,点了点头:“这就是求助于我们的原因——他的教练和指导人员认为是心理问题。”

搭档:“好吧,让我先跟他聊聊看是什么情况。”

我推开了病房门。

大约在3天前,一个从事体育相关行业的朋友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接着不由分说就把我带到了某医院。我见到了在病床上的他——某颇有名气的运动员。通过与他本人的沟通,以及和他的教练、指导还有部分队友的接触后,我大致上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

这名运动员出道很早,曾经是某项运动的新秀。不过,太早成名也给这位年轻的体育明星带来了不小的问题——自我膨胀。我曾经在前几年的报纸上看到过相关报道:这名体育界的新秀被拍到烂醉在某酒吧门口。那张照片成为了那段时间的新闻,公众在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宣布:这个年轻人被过早的成功给毁了。然而,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沉迷于享乐、混迹于娱乐场所的他痛改前非,又回到了训练场上。之后经过将近一年的训练,他重回赛场并以极佳的表现所向披靡,在该运动项目的世界排名直线上升。就在所有人都惊讶并且感慨浪子回头的时候,他负伤了,原因是体能训练过度。而且,这不是教练或指导要求的,是他几近疯狂的自发训练造成的——瞒着教练、指导偷偷强化体能。这种情况自从他复出以来常有。他身边的所有人,队友、医生、指导、教练甚至营养师和陪练都反复警告过他,不过很显然那没什么用。所以这次负伤后,他的营养师——也就是我的朋友——找到了我。通过一次接触后,我觉得这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问题,所以第二次去医院的时候,我带上了我的搭档——相比较而言,他更精于心理分析,这样我们才好判断他是源于什么动机,以便能对症进行暗示和诱导催眠——假如真的是心理问题而不是某种脑部损伤的话……因此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进到病房后,搭档只是经过短短几分钟的寒暄,就直接进入到正题。

搭档:“……像你这种韧带拉伤,除了各种按摩和冷热刺激疗法外,就只能静养了吧?”

运动员点了点头:“没办法,所以说非常浪费时间。”

搭档:“我觉得这种浪费时间是有必要的,就跟射箭一样,先有个拉弓酝酿的动作,才会有射出时的爆发。”

运动员笑了笑:“我倒宁愿是射击,扣下扳机即可,这就是冷兵器消亡的原因。”搭档轻扬了一下眉,他惊讶于对方的反应。

搭档:“我们只是打个比方,毕竟人体不是机械,我是指需要适度张弛,再说了,难道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吗?”

运动员:“相比之下,我更在乎什么时候能开始训练……我知道,你会像他们一样告诉我要休息,要调整,但是我觉得我的身体是有更多的潜力还未发挥出来的,这点我深有体会——每次当我筋疲力尽,觉得快撑不住的时候,才能突破某种极限……对于自己的身体,我还是非常清楚的,我并非是那种上瘾的运动沉迷症。”

搭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对了,能问问你几年前为什么……呃……我是指那会儿你好像是退役了,对吧?我知道这么问很不礼貌,假如你也这么觉得,你可以不用回答或者干脆轰我走。”

运动员大笑:“怎么会呢,那不光彩的过去是我自己造成的,所以我不会回避这个话题。”停止大笑后,他沉吟了一阵儿才再度开口,“说自己那时候太小吧,其实是借口……我曾经认为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只要我想要,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那时候,我从未意识到荣耀代表着什么,因为它来得太容易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说起来,我的确是有一些天赋,问题也就在这里:我认为自己的天赋代表一切。稍微努力那么一下,稍微用心那么一点儿,稍微专注那么一些,就OK了。很傻,对不对?”

搭档:“年少轻狂。”

运动员:“没错,就是这样。因为来得容易,所以才挥霍,所以才张狂。那时候,我甚至在开赛前就放言我会夺冠,我会胜利……”

搭档接了下去:“更糟糕的是,你的确实现了自己的狂言。”

运动员:“说得太好了,就是这样!那时候我仗着自己年轻,用体力弥补训练不足和技巧上的失误,所以我更加狂妄,最终不可一世……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自甘堕落,开始享乐……唉……想起来都会脸红,真是一个又傻又混的蠢货……”

搭档:“你是指因为骂裁判而被停赛?”

运动员点了下头:“嗯……”

搭档:“那两年你都做了些什么?”

运动员:“酗酒,跟女人鬼混,还差点儿染上毒品……反正是荒废着。”

搭档:“那后来是什么促使你又回到训练场的?我这么问是不是有点儿像个小报记者?”

运动员笑着挠了挠头:“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儿……我回来,其实是因为有一次闲极无聊,搜索自己原来比赛的视频看。”

搭档:“有什么感受?”

运动员:“震惊。”

搭档:“震惊?”

运动员:“是的,震惊,我震惊于自己的体能、灵巧,以及一些基本素质。”

搭档:“嗯?那不会让你更加膨胀吗?”

运动员:“不不,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看着自己的动作感到震惊这件事本身。”

搭档:“啊……我明白了,指的是震惊于过去的自己,而且意识到两年的荒废已经使你无法做到了,是这样吧?”

运动员沉重地点了点头:“是这样。看着自己曾经朝气蓬勃的样子,我突然明白了,我往日的所有成就,其实源于各种自己曾经看不上的笨功夫和基础训练,正是那些才让我掌握了我的天赋。所以那时候我才明白自己有多笨、多蠢……”

搭档:“再问你一个小报问题:那时候你有多出色?”

运动员:“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因我而骄傲,包括我的对手。”

搭档:“现在呢?”

运动员:“如果那几年不浪费掉,我早已远远地超越……”

搭档打断他:“等等啊,上一个赛事,你不是已经重新夺冠了吗?”

运动员:“你们看过我当年的比赛录像吗?我现在还不及那时的一半!”

搭档:“你的目标是那时吗?”

运动员:“不,我要超越!”

搭档:“可是,照你目前的训练强度来看,这样下去可能会毁了你……”

运动员:“不可能,我知道自己的潜力还未真正释放出来。”

搭档眼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得意:“嗯……我明白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问搭档:“你发现什么了?”

搭档翻着手里的杂志:“你应该换个问题。”

我扶着方向盘笑了,这个家伙一贯如此:“OK,请问,您知道问题所在了?”

搭档把杂志扔到后座上,眯着双眼:“不过,在这之前,还有几个细节我想知道。”

我:“什么?”

搭档:“你跟他的队友、教练和指导都聊过,对吧?”

我:“对。”

搭档:“他现在真的就是他说的那样吗?远远不如当初?”

我想了想:“这个没法直接作比较的,你知道,评述不一,我觉得他的教练和指导的说法比较客观。”

搭档:“说说看。”

我:“几年前的时候,他的表现确实非常出色,而且当时他所遇到的对手也并非泛泛之辈,都是这项运动的顶尖好手。但不容忽视的是,恰好那时期他正处于高速成长期,所以很多方面他自己能感受到还有上升的空间。然而,在复出后这一年多里,他已经开始进入到稳定期了,不过他似乎并没意识到这点,只是一味地期待着自己能够更强大,所以就造成现在这种‘永不满足’的状态。可真的按照实际水平来看,现在的他更出色,因为他除了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天赋外,还能自我鞭策……但是鞭策得有点儿过了……大概就是这样。这是他的教练和指导说的。”

搭档:“嗯,我懂了……不过,关于上升空间的问题,我认为还有很大的余地。”

我:“为什么这么说?”

搭档:“他的体能已经开始进入到稳定期了,但是其他方面还有更多的空间。”

我:“你指什么?”

搭档转过头问我:“你知道人的无限潜力来自于哪儿吗?”

我:“训练?饮食?情绪?”

他笑了:“错,来自于记忆。”

我:“什么意思?”

他:“专心开车,回去告诉你。”

回到诊所后,我们各自沏了一杯茶,然后都去了书房。

坐好之后,我看着搭档:“说吧,大师,你在车上提到的记忆是什么意思?”

搭档:“我们都知道他很优秀,对吧?而且除了他本人外,我们都很清楚他比那个时候更强大,但是问题就在于为什么他对自己不认可呢?初始原因就来自于记忆。”

我仔细想了想:“……你是指……他把记忆中自己曾经的表现完美化了?”

搭档:“这只是最初始的原因,还有呢?”

我:“还有?嗯……我不知道……”

搭档:“悔恨。”

我:“嗯?悔……哦!我知道了,你是说他对自己荒废那两年的悔恨?”

搭档:“是这样的。出于对放纵自己两年的悔恨,他把曾经辉煌的记忆过度完美化了,他那个时候真的就像自己说的那样,那么出色?不见得。其实他自己很清楚这点,也提过当年是‘仗着年轻,用体力弥补训练不足和技巧上的失误’。你看,这已经说明问题了。而现在他通过训练掌握了更多技巧以及经验,所以他认为加上原本的天赋,应该更出色才对。他的上一个赛事我看了,基本都是压倒性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认为自己不如以前,执意认定假如那两年不荒废,他本可以表现更出色。已经是压倒性获胜了,依旧不满足,那他要的是什么呢?他要的是战胜完美记忆!因此,他超负荷训练,拼命以求能弥补失去的时间,超越曾经的自己。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无法超越的,因为,记忆中的自己是完美的。”

我把整个逻辑推了一遍:“是这样。”

搭档:“但是,刚刚我在路上说过了,他还有潜力,也就是说,能够超越。”

我:“这也是我刚想问你的……你可别告诉我让他继续加大训练量……委托人会弄死我的……”

搭档笑了一会儿,然后停下看着我:“很简单,既然他的问题出在记忆上,那我们就用记忆来解决好了。”

我:“该怎么做?”

搭档:“想象训练。”

我恍然大悟:“聪明!原来是这样。”说着,我抓过纸笔,“说吧,我们对他的心理恢复流程。”

搭档关切地问:“先等等啊,这单不是免费的吧?”

我叹了口气:“……人家付钱……”

“那就成。”搭档神采飞扬地说了下去,“他现在这个时期住院正合适,因为身体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