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痛你了。’”

“通过催眠能让他想起那段空白的记忆吧?”警察问我。

我:“不见得。”

警方:“可是电影里……”

我摇摇头:“别信电影里那种催眠万能的说法,那都是瞎说的。他目前的情况是受到某种刺激后自发性的阻断记忆,很棘手,所以我什么都不能保证。”

警方:“那你能有多大把握?”

我:“不知道,在催眠之前,我没法给你任何保证。因为他的情况是潜意识对这段记忆产生了排斥,而催眠所面对的就是潜意识——也就是说,他并不是真的忘了,而是排斥那段记忆才产生记忆空白的。”

警方:“我听说过一个说法,不存在真正的失忆。”

我点点头:“对,的确是这样。你看,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记得自己是做什么的,记得之前,记得之后。正因如此,我才会说他是潜意识排斥所造成的刻意失忆。说白了,就是选择性的。”

警方:“那就是说他是成心的了?”

我:“不。”

警方:“你刚才说是选择性的……”

我:“我指的不是他意识的选择,而是他潜意识的选择——潜意识是无法被自己操作的,否则也不会被称为潜意识了。”

警方:“哦,我懂了,就是他自己也没办法决定的,对吧?”

我:“就是这样。所以我想再问你们,需要催眠吗?我没有把握能找回他的记忆。”

警方:“嗯……试试看吧?因为目前来说没更好的办法了。”

我:“OK。”

准备好摄像机和相对偏暗的环境后,我对失忆者做了催眠前的最后安抚暗示。这让我用去了很长时间,因为他的紧张情绪让他很难放松下来。我认为那是他的潜意识对于唤醒记忆的一种间接排斥方式。

不过,虽然耽误了一会儿,但我还是做到了。

看着他逐渐交出意识主导权后,我松了口气,开始问询引导。

我:“你在什么地方?”

失忆者:“……我被捆在一张椅子上……”

我:“是谁把你捆在那里的?”

失忆者:“是……一个女人……”

我:“你看得到她吗?”

失忆者:“是的,她就站在……落地窗前……”

我:“死了的那个女人?”

失忆者:“是的。”

“‘你从小到大听说过无数个描述,描述人类的伟大之处——我们的出现,改变了这个世界,我们削平高山,制造出河流,堆砌出高大的建筑,创造出辉煌的文明。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彻底消灭掉一个物种;如果我们愿意,我们也能挽救某个即将被自然淘汰掉的生灵。我们位于食物链的顶点,藐视着其他生物,我们可以不因为饥饿只是因为贪婪而去杀戮,我们还可以带着一副慈悲的表情赦免掉某个动物的死刑。我们几乎是这个星球的神,我们创造出的东西甚至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需要。这就是你所知道的,对吧?我们是多么了不起啊!但也正因如此,我之前所说的才会刺痛你。这么一个伟大的物种,居然一切行为都是被操纵的?而且还是被那些渺小的、卑微的小东西?这让人很恼火,对不对?难道说我们只是一台机器?只会执行固定的程序?难道说我们所创造出的并因此而自豪的一切只是我们的基因忠实的执行者而已?你会对此沮丧吗?或者愤怒?或者悲哀?你会吗?’她站起身走到窗前,抱着双肩,似乎在俯视着窗外。

“我很想叹一口气,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嘴被结结实实堵上了。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转回头看着我:‘但基因,只是如同计算机编码一样的东西而已——它们只是工具,真正创造出编码的才是操纵者。以我们的智慧,是无法想象出那个真正的操纵者会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它远远超出了我们思维的界限。’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真正可悲的是,我们宁愿相信没有那么一个存在,但是我们又无法违背心里的渴求——模仿它。你会对这句话感到费解吗?我想你会,因为这证明你还清醒。想想看吧,我们用计算机编程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来模仿操纵者的行为——用简单至极的0和1,创造出复杂的系统,甚至还有应变能力。当然,只是在某种程度上的应变,在我们划定的范围内。除此之外,我们还有间接的方式来企图破解出什么。例如,占星?算命?颅相、手相、面相?风水八字?你对那些不屑一顾吗?我不那么看,我倒宁愿相信那些都是统计学而已——企图在庞杂且无序的数据中找出规律。他们当中有些人的确做得不错并因此而成为某个领域的大师。但是,假如你能认识他们,并且和他们聊聊,你就会发现,他们将无一例外地告诉你:’我只是掌握了很少很少的一点儿。‘而且,你还会发现,其实他们比我更悲观,因为他们的认知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身份——人类。跳出自己看自己是一件多可怕的事,你认为有多少人能接受?接受我们被囚困在无形的笼子里,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被规划好的,严格地按照程序在执行。创造力?想象力?当你不用人类的眼光来看时,会发现那些只是可笑、可怜、可悲的同义词罢了。’”

我:“你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失忆者:“记……记得……”

我:“当时还有第三个人在吗?”

失忆者:“没有……我不知道……”

我:“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失忆者:“我……看不到身后……”

我:“那你感觉到身后有人吗?”

失忆者:“感觉……不到……感觉不到有人……”

我:“也就是说,你能看到的,只有她一个人,对吗?”

失忆者:“是的。”

我:“那么,告诉我当时她在做什么?”

失忆者:“她……她说了好多……”

我:“你还记得是什么内容吗?”

失忆者:“我不知道……我不想……我……”他的状态有些不稳定。

我决定兜个圈子问:“当时你的嘴被堵上了,是吗?”

失忆者:“是的……”

我:“你只能听,但是不能说,对吗?”

失忆者:“对……”

我:“一直都是她在说,对吗?”

失忆者:“对,是她在说……”

我:“她说了好多话,而你只是在听?那么,你能听到吗?”

失忆者:“我……听到了,听到了……”

我:“听到些什么?”

失忆者皱了皱眉,身体略微有些痉挛,但是并不严重:“她……她说,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们无法改变什么,我们……只是傀儡,我们的一生都被困在……笼子里……”

我:“你听清了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并且越来越清晰,所以你要慢慢告诉我,她说什么都是假的?”

失忆者的身体反应有些紧张,并急促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世界……都是假的……无法改变……”

我:“她说我们无法改变,是指什么?”

失忆者:“我们……无法改变……任何事情……我们只是被一只无形的……无形的手操纵着……傀儡……”

我:“非常好,那些细节现在都在你的眼前,你不需要承担什么,你只需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告诉我就可以了,你会因此而解脱。你听到了吗?”

失忆者:“是的……我不需要承担什么……我会……因此而解脱……”

我:“很好,现在慢慢把当时的情况描述给我,并且告诉我她是怎么对你说的。你能做到吗?”

失忆者:“我……能做到……”

我:“那么,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说了些什么?”

这时,失忆者突然镇定了下来:“她说,这个世界只是假象。”

“‘所以我说,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假象,而我们就生活在这种假象中。我们并没有进行任何真正的创造,所以我们也没有过任何突破,我们和执行程序的电脑一模一样,就好像电脑不会明白自己正在执行程序那样。’她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唯一不同的是,我们非常坚定地相信人类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她静静地望着我,‘因为很少有人能明白真相。’

“我能看到她眼里所透露出的要比我更惊恐,并且还有绝望。或者那不是绝望,而是别的什么……我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我只是知道她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快要熄灭了。我很害怕,虽然我之前也很害怕,但是这不一样,我从没见过有人会有这种眼神。因此,就算是被牢牢地捆在椅子上,我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这就是我把你捆在这里的目的之一。’她又点燃一根烟,重新回到窗边看着窗外,她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是在哭,‘当然了,你也许有自己的想法,或者你早就想好了一大堆反驳我的言论,但是对我来说那都不重要,因为我不可能听到了。至于你,会有人来救你的,不过还要稍等一会儿,等你为我见证之后。你知道自己将见证什么吗?’

“这次我并没有摇头或者点头,因为这时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我的胸前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很想张开嘴深呼吸,但我只能尽可能地用鼻子深深地吸气,可是这么做反而让窒息感更强烈。

“‘不用怕,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我要你见证的是我的死亡。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病了或者疯了?而且还是病得不轻,疯得很厉害的那种?不,我非常清醒,否则我不会处心积虑地花这么久的时间来布置这一切。哦,对了,说到这个我差点儿忘了,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藏着一架袖珍摄像机,它非常小,这样你就不会被当作嫌疑人了。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过,猜猜看,它在哪儿?’

“我很想扭动头去找那个摄像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却不停地涌了出来,我说不清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突然间我感到很绝望。

“她扔了手里的烟,走过来擦掉我的眼泪:‘看着我解脱,对你来说意义深刻。10分钟后我就彻底自由了,我受不了这个笼子,我不想再按照程序假装自己还活着。’她掏出一个什么东西,走到落地窗边,用力在玻璃上划着,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我能听到刺耳的声音。

“玻璃上被划出很多白色的印迹,阳光照在上面,那些白色印迹透射出一些多彩的光线。她扔了手里那个划玻璃的东西,从地上拾起一把很大的大铁锤。砸了几下之后,落地窗的玻璃‘砰’的一声爆碎了,地上到处都是玻璃碎渣。

“风刮了进来,但是我依旧喘不上气来,我觉得自己快被憋死了。

“她双手插在裤兜里,背对着窗口站在窗边看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逆光让我只能看到她的身影,除此之外我什么也看不清。

“我拼命挣扎着,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想挣脱而挣扎,还是想让她停止才挣扎。我的胸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沸腾起来,我想吐,但是由于嘴被堵住了,我只能拼命压制住那种胃被扭曲、挤压带来的疼痛。突然间,我的四肢没有了一点儿力气。

“她慢慢向后退了半步:‘也许你的程序会因此而改变,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会什么都不记得,但是那无所谓了,因为你见证了我的解脱。’说完,她抬起头想了想,然后整个人后仰了下去,消失在窗口。”

搭档合上文件夹,把头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看完了?”

他点点头。

我:“你没有任何问题?”

搭档想了想:“摄像机找到了吗?”

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