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搭档:“你和太太婚后有过婚姻危机吗?”

中年男人:“没有,我刚才说了,她是那种性格比较温和的人……呃……小争吵不算吧?”

搭档:“当然不算。那么……你的家庭环境,是正常的吗?不是单亲家庭吧?”

中年男人:“不是。”

搭档:“方便说下你的父母吗?”

中年男人略微迟疑了一下:“呃……我爸就是那种普通的小科员,一辈子平平静静的。我妈……也差不多。”

看来问题在这里,我们都捕捉到了。

搭档依旧不动声色:“那,先说说您父亲吧?可以吗?”

中年男人:“嗯,我爸性格上比较文弱,一辈子都是与世无争,不招灾不惹事儿那种人。非常简单,非常普通。”

搭档专注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除了这些,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事?关于你父亲。”

中年男人:“嗯……没什么特殊的,都是很平常的生活琐事。”

搭档显得有些失望:“那,能说一下您的母亲吗?”

中年男人的表情变化有些微妙:“我妈……她吧……稍微强势了一点儿,毕竟我爸那种性格……我是说家里总得有个人担着事儿……”

搭档:“她工作方面呢?很优秀吗?”

中年男人微微点了点头:“嗯,做得很好,她比我爸有野心,所以家里的大大小小事儿都是她说了算。”

搭档:“那,关于您母亲有什么对您来说印象深刻的事儿吗?”

这时,中年男人开始闪烁其词:“她……那个……也就是家里那些事儿,总的来说她脾气比较急,所以也就是生活上正常的磕磕绊绊,没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

搭档:“她决定着您家里所有的决策吧?”

中年男人:“对。”

搭档:“包括对您?”

中年男人:“你指的是什么?”

搭档:“例如上学、就业和婚姻方面。”

中年男人:“对。”

搭档:“但是你并没听她的,对吗?”

中年男人表情异常严肃:“小时候是没办法,长大后我都是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所以……有那么一阵儿,我和我妈之间的关系很不好。”

搭档:“你现在从事的工作,你和太太的婚姻,都是你的选择,甚至是先斩后奏的,对吗?”

中年男人:“可以这么说。”

搭档:“你父母生活在这个城市吗?”

中年男人:“不,在老家。”

搭档:“你常回去吗?”

中年男人:“逢年过节才回去,平时比较忙。”

搭档把手肘支在桌子上,把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托着下巴:“你太太和你母亲之间不合,是吗?”

中年男人躲避着搭档的视线:“婆媳关系这种事儿……也是没办法……我妈什么都想管……”

搭档:“但是你说过,你太太比较温和,我猜,是你很看不惯你母亲对你太太和家里事儿指手画脚,对吗?”

中年男人略显不快地看了搭档一会儿,点了点头。

搭档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现在,我重复一下刚才的问题,关于您母亲,有什么对您来说印象深刻的事儿吗?”

中年男人的表情开始从不快慢慢转为愤怒。他怒视着搭档几秒钟后,猛地站起身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就那么喜欢打听隐私是吗?吃饱了撑的吧?你管得着吗?什么他妈的心理咨询,我犯不着跟你说我们家的事儿!”说完,他冲出书房,从接待室拿起自己的外套,摔门而去。

我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看着搭档:“他……怎么反应这么强烈?”

搭档保持着镇定,坐在书桌后面动都没动:“因为我触及到那个被他深埋的东西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对话:“你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他母亲那里?”

搭档点了点头。

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搭档把双手插在裤兜里,靠着椅背仰头望向天花板:“我只知道一点点,更多的谜只能从这个机长本人那里解开了。”

我:“真可惜……这个家伙算是脾气暴躁了,想必在家里也是个暴君吧。”

搭档叹了口气:“你错了,他母亲才是暴君。”

两天后。

搭档挂了电话回过头:“送餐的说晚餐时间人太多,要咱们多等一会儿。”

我:“还等多久?”

搭档:“他说可能30分钟以上……”他话音未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你不是说30分钟吗?人家说的是30秒吧……”我边调侃着边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曾经摔门而去的机长——那个无端怀疑自己太太的中年男人。

我和搭档都愣住了。

中年男人站门口显得有些尴尬:“噢……我……是来道歉的……”

搭档笑着点了点头:“您客气了,其实没什么。进来坐吧。”

中年男人:“那个,上次真对不住……我知道跟你们谈话其实是计时收费的,我主要是为这个……”说着,他从包里翻出钱夹。

搭档笑了:“您不是为送钱来的,我可以肯定。”

中年男人攥着钱包,叹了口气:“我……好吧,你说对了。”

搭档:“那,我们继续上次的问题?”

中年男人表情很迟疑:“上次……嗯……你猜得没错,我妈她,的确是有……呃……”

搭档收起笑容:“我什么也没猜,我只是根据推测问到那个问题了……这样吧,还是由我来说好了。说得不对的地方,您来纠正。假如某个问题触怒您了,我先道歉,然后恳请您走的时候别摔门,这样可以吗?”

中年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真的很对不起,好,你说吧。”

搭档:“通过上次的描述以及您当时的表情和语气,我能判断出您母亲应该是一个非常强悍、非常霸道的女人。不仅仅是她工作中,生活中想必也如此。家里的一切都是她说了算,而且不容置疑——无论她对还是错。”

中年男人:“嗯,是这样,我妈就是那么一个人。”

搭档:“您和您的父亲想必对她从来都是唯命是从,甚至都没想过要反抗。不过,后来出了一件事,让您对您母亲开始有了反抗情绪。”

中年男人紧皱着眉,盯着自己的膝盖,点了点头。

搭档:“让我猜猜看,您,目睹了她的不忠行为,是这个吗?”

中年男人:“是的。”

搭档:“您的父亲并不知道?”

中年男人:“我从未说过。”

搭档:“一切转折从这里开始的吧?”

中年男人深吸了口气:“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的确是这样。在我小时候,我妈对我和我爸管得非常严,而且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我妈一把抓。但毕竟我妈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我上次说了,我爸性格懦弱,所以我妈比较厉害、比较霸道也算正常,毕竟家里总得有个主心骨,这个想必你知道的。对我妈,我也从没有想过反抗……说起来,我和我爸都很怕我妈。后来,大概在我17岁的时候,有一次我放学很早,无意中看到我妈和一个男人……呃……你能明白吧?当时给我的震撼极大。那个在我和我爸面前有绝对权威的……也就是从那之后,我开始不再顺从我妈,以至于无论对错都不会再听她的。”

搭档:“所以你后来的学业、事业和婚姻全部都是自己的选择。甚至工作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跟家里没有任何联系,对吗?”

中年男人:“嗯,对我来说,那件事……你可能会想象出我有多愤怒,但你肯定无法体会我有多愤怒。尤其是看到她对我爸的态度还有在家独断专横那样子的时候,我会……”说到这儿,他叹了口气,“但她是我妈,而且我长得和她很像……我……我……”

搭档:“你怀疑过你和你父亲的血缘关系吧?”

中年男人:“对,怀疑过,但被我自己推翻了,因为我看过我爸年轻时候的照片,我们的身材和脸型简直一模一样。”

搭档:“你母亲对不忠事件解释过什么吗?”

中年男人:“解释过,但是……毕竟我亲眼看到了。”

搭档:“你太太知道这件事吗?”

中年男人:“我没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儿。”

搭档凝重地看着他,轻叹了口气:“……难为你了,憋了半辈子……”

中年男人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钱夹:“那天从你们这儿走后,我想了好多,也大体上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了。”

搭档笑了笑:“你得承认,自己怀疑太太不忠根本就是莫须有。”

中年男人:“对……其实,我只是不喜欢强势的女人,因为那很容易让我想到我妈……孩子上学后,因为工作忙,不在家的时候也多,所以每当要处理孩子的问题的时候,我经常说不上话,都是我老婆作决定……遇到这种情况每次……我会觉得很不安,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就会很火,莫名其妙发脾气……”

搭档:“那,要我来帮你梳理一下整个心理过程吗?”

中年男人想了一下:“好吧。”

搭档:“你的母亲曾经在你和你父亲面前是至高无上的,但是目睹了那件事之后,你对此的看法改变了。而且在潜意识中,你也多多少少有责怪父亲的念头——‘如果不是你这么懦弱,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所以在你后来的成长中,你都会刻意强迫自己要强势、要蛮横,甚至不惜成为你母亲那样的暴君……这一切就是起源于:你不希望成为自己父亲那样的人。”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搭档:“咱们把几点分别说一下:你说过自己讨厌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是来自于你对母亲行为的厌恶;你无端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即便在做了DNA鉴定之后也一样,其实那是来自于你怀疑过和父亲有无血缘关系;而你对另一半的选择也是延续对自己母亲的排斥——你太太的温婉,彻底相反于你母亲的性格……你想过没,其实,你内心深处几乎是时时刻刻在指责你的母亲。更进一步说,你对自己现在从事的工作很满意其实也是同样在指责她。”

中年男人:“嗯……多少有点儿……”

搭档:“真的是‘有点儿’?据我所知,在飞机上,机长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对吧?你也提过,你拿到乘客名单的时候会有很强烈的责任感,很沉重,这实际上就是你在用另一种方式说‘我会对这些人负责,而不是像她那样做出不负责任的事’。”

中年男人:“的确是,有时候攥着乘客名单我都会直接想起我妈,但是原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搭档:“嗯,我们再把话题回到你的行为上来。我相信你太太是温柔贤惠类型的,在处理家政上基本都会征求你的意见然后执行。不过,随着孩子长大、上学,很多时候她也就等不及你进行决策,她必须自己面对、自己处理,同时你很清楚这是必需的。最开始那一段时间还好,不过,随着她在家庭生活中决策的比例越来越大,这让你联想到了你母亲,所以你开始不安,并且很直接地把‘家庭决策主导地位’和‘不忠’联系到一起——你害怕太太成为你母亲那样的人;你害怕你母亲曾经的暴君性格;你害怕自己成为你父亲那样的男人。你开始怀疑、猜疑,甚至有所行动……是这样吧?”

中年男人低着头:“你……说得很对……”

搭档:“但是你的怀疑毕竟是怀疑,你雇人跟踪、调查你太太的电话和短信记录,甚至偷偷背着她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这一切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可是,越是这样,你越是不安。因为,你想到了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