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本那条线的同等位置。”

搭档想了一下,飞快地在本子上画了一张图,并且按照女孩所说的标注上说明和弧线,然后举起来给她看:“是这样吗?”

女孩点点头:“就是这样。”

搭档看了看自己在本子上画的后接着问女孩:“也就是说,你们为了不让人类遭受灭顶之灾,在维护着这条新线,对吧?”

女孩:“对。”

搭档:“那,现在我们身处的这条时间线不是你创造的吧?”

女孩:“不是。”

搭档:“你也不知道是谁创造的,对吧?”

女孩:“对。”

搭档:“好,现在我不能理解的是:我们身处的这条线的创造者是从1999年8月17日开始改变这一切的,但是你说过,末日将发生在1999年的年底。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毕竟那还没发生,对不对?”

女孩:“这个我也不清楚。”

搭档皱着眉看着女孩:“你是从那个起始点开始维护时间的吗?”

女孩:“不是。”

搭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女孩:“去年年中。”

搭档:“也就是说你参与维护时间一年多了?”

女孩:“对。”

搭档:“那你是怎么开始的呢?”

女孩:“是一个前任时间维护者告诉我的。”

搭档:“男的女的?”

女孩:“男的。”

搭档:“他人呢?”

女孩:“可能已经死了。”

搭档:“呃……是你认识的人吗?”

女孩:“不是,之前我不认识他。”

搭档:“可能已经死了……就是说你不清楚他死没死是因为没有联系了,对吧?”

女孩:“对,后来就没有联系了。”

搭档:“你们联系过多久?”

女孩:“两三次,他告诉了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搭档:“你就信了?”

女孩淡淡地笑了一下:“信了。”

搭档深吸了一口气:“好吧……你为什么要认为他可能已经死了?”

女孩:“他维护了将近8年,身体恐怕再也经受不住了。”说着,她指了指双腿。

搭档:“嗯……我明白了,维护时间的代价是会让人身体慢慢变成那个样子,对吧?”

女孩:“是的。”

搭档:“这么说来,那个人应该很瘦?”

女孩:“嗯,你要看他的样子吗?”

搭档愣了一下:“你是说……”

女孩回过头看着她父亲,憔悴的中年男人连忙从包里找出一张照片,起身递给了搭档。

搭档惊讶地接过照片,我也走上前去看。

照片中是女孩和一个瘦高男人的合影,两人都是夏装。看得出那时候女孩的四肢还是健康的。而那个男人看起来瘦得不像样子。若不是他的衣着和神态上还算正常,我甚至会怀疑他受过禁食的虐待。照片中的两人都没笑,只是平静地站在一起。

搭档抬起头问道:“就是这个人吗?”

女孩点了点头。

搭档:“他太瘦了,我看不出年龄……那时候他多大?”

女孩眼神中透出一丝悲伤:“25岁。”

搭档吃了一惊:“他大约在17岁左右的时候就……”

女孩:“是的。”

搭档:“你们之后为什么不再联系了?”

女孩:“他只出现在我第一次遇到他的地方,另外几次都是我去那里等他,后来他去的越来越少,直到不再出现……我们拍照片的时候他已经很虚弱了。”

搭档:“即便他不再是‘时间维护者’了,他的身体也恢复不过来吗?”

女孩:“恢复不了。”

搭档:“一旦开始,就没有结束?”

女孩:“对,到死。”

搭档:“……原来是单程……”

女孩显然没听清:“什么?”

搭档:“呃……没什么……我想知道,他跟你说了这些之后,你为什么相信他?”

女孩对待这个问题仿佛永远都会用一个淡淡的笑容作回应,不作任何解释。

搭档想了一下:“你见过其他‘时间维护者’吗?”

女孩:“没有。”

搭档:“那你怎么知道有其他人存在的?他告诉你的?”

女孩:“他的确提过,但他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而且我自己也见过记号,那不是他留下的。”

搭档:“是什么样的记号?”

女孩摇了摇头:“别问了,很简单的,不是什么奇怪的图案。”

搭档:“在什么地方?”

女孩:“别的城市。”

搭档:“你没留在看到那个记号的地方等吗?”

女孩:“等了一下午,什么也没等到。”

搭档:“嗯……你是怎么做才能维护当下这条时间线的呢?需要什么仪式?还是其他什么?”

女孩:“什么都不用做,等着身体自己付出代价就好。”

搭档:“在确定付出代价前,你怎么知道自己就是‘时间维护’者呢?”

女孩:“噩梦、幻觉,还有压力。”

搭档:“关于这点,我能问得详细一些吗?”

女孩点了一下头。

搭档:“先描述一下噩梦吧?还记得内容吗?”

女孩:“都是一个类型的:梦到身体变成沙子、粉末或者水,要不就是变成烟雾消散掉。”

搭档:“梦中的场景呢?”

女孩:“普通的生活场景。”

搭档:“那幻觉呢?是什么样的?”

女孩:“时间幻觉。”

搭档:“时间幻觉?我不明白。”

女孩:“有时候我觉得只过了一两个小时,但是在旁人看来,我静静地坐在原地一整天。”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眼神中飞快地掠过一丝恐慌,接着又恢复到平静如初。

搭档望向女孩的父亲,那个面容憔悴的中年人点了点头,看来女孩说的是事实。

搭档:“呃……这种……时间幻觉的时候多吗?”

女孩:“据说以后会越来越多。”

搭档皱着眉停顿了一会儿:“压力是……”

女孩:“有那些噩梦和时间幻觉,不可能没有压力。”

搭档:“好吧,我懂了……接下来催眠师会带你到催眠室休息一下,等我们先准备,可以吗?”

送女孩去了催眠室并安顿好后,我回到书房,此时面容憔悴的中年人正在说着什么,而搭档边听边点头。

憔悴的中年人:“……坐在那里一天都不会动,我吓坏了,打急救电话,找人帮忙,可是通常一天或者半天就没事儿了,但是她说自己只是发了一会儿呆……”

搭档:“这种情况有多少次了?”

憔悴的中年人:“啊……大约……七八次吧?我没数过。”

搭档:“那个很瘦的男孩呢?您见过吗?”

憔悴的中年人:“没见过。”

搭档:“您报过警吗?”

憔悴的中年人:“半年多前报的案,但是他们说没有证据,只有一张合影也没法查。”

搭档:“你女儿怎么看这件事?”

憔悴的中年人:“她自愿做维护者……”

搭档:“您为此和她争吵过吧?”

憔悴的中年人:“对……我曾经骂她……”

搭档看着这位可怜的父亲,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您也稍微休息会儿,等下我们给她催眠。现在我先和催眠师商量一下。”

面容憔悴的中年人去了催眠室后,搭档关上门,抱着胳膊倚在书架上望着我。从他脸上,我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这个……有点儿离奇了,你有线索吗?”

搭档:“最初我以为她属于女人生过孩子之后那种‘上帝情结’——虽然她并没生育过。直到那张照片出现……那张该死的照片把我分析的一切都推翻了。”

我:“嗯,有照片也把我吓了一跳。”

搭档:“对了,你见过这个图案吗?”说着,他拿起桌上的本子递给我。上面画了两个弧面对在一起的半圆,在它们之间有一条垂直的直线。

我:“没印象,这是什么?”

搭档:“这就是女孩所说的‘时间维护者’的标记,回头我得找个精通文字和符号学的人问问,可能会有线索。”

我又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图案,的确没有丝毫印象。

搭档:“在跟她交谈的时候,我发现一个比较可怕的问题。”

我:“例如?”

搭档:“你注意看过她的眼神吗?”

我:“一直在注意看,的确不一样,而且可以大致上判断她没撒谎。”

搭档:“嗯,她的眼神和态度不是炫耀,也不是痛苦,而是执着和怜悯,甚至她看自己父亲的时候也是一样……这让我觉得很可怕。她的年纪,不该有这样的眼神。”

我:“你的意思是她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搭档皱着眉摇了摇头,看得出他的思绪很杂乱。

我:“一会儿催眠的重点呢?”

搭档没吭声,而是盘起腿坐到了桌子上,我知道他又要打算深度思考。于是自己一声不响地坐在门边的沙发上等待着。

搭档:“时间线……末日……时间的维护者……”

我:“她是这么说的。”

搭档:“噩梦……沙化……变成粉末……时间的幻觉……这有含义吗?”

我:“的确很古怪。”

搭档:“让我想想……偶遇……很瘦的男人……新的时间线……之后没再出现……身体的反应……怜悯的态度……这……啊?难道……难道?!”他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我。

我站起身:“怎么了?这么快就出头绪了?”

搭档:“不,我还没开始想,只是把线索串起来就发现咱们一直漏掉了一个可能性!真该死!”他抬起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漏掉了一个可能性?我怎么没印象?”

搭档抬起头盯着我:“她会不会是被催眠了?”

我也愣住了,因为我的确没往这个方向想。

搭档从桌子上跳下来,在屋里来回快速走动着:“偶遇……男人说了这些,她就信了,而且她从未解释过为什么信了,这应该就是了……后来又见过几次,这其实就是为了强化暗示!”

我仔细顺着他的思路回忆了一下:“呃,好像是。”

搭档突然停下脚步看着我:“如果那很瘦的家伙真是个催眠师的话,你从专业角度来看,他很强吗?”

我:“这个……看女孩的状态估计是接收暗示后神经系统或者吸收系统紊乱,自我意识已经严重影响到肌体……根据这一点,我猜那个人应该不仅仅有催眠能力,还精通于分析和暗示,应该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

搭档看上去很兴奋:“难道说遇到高手了?”

我:“你先别激动,我有个问题:假如真的是一个精于暗示和催眠的人干的,那他的动机是什么?”

搭档抱着肩眯着眼睛:“嗯……这是个问题,是什么动机呢?现在看来没有任何动机:偶遇——暗示——催眠——强化暗示——不再出现……这么说看不出动机……”

他的自言自语提醒了我:“嗯?也对,你说得没错,假如我们这么说下去,是看不到动机的。”

搭档抬头茫然地看着我:“什么?”

我:“我们通过催眠来了解一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搭档露出笑容:“那就准备吧。”

女孩略带一丝好奇地问:“不需要那个带着绳子的小球吗?”

我:“带绳子的球?哦,你指催眠摆?不需要,那是因人而异的。有的催眠师喜欢用催眠摆,有的喜欢用水晶球,还有我这样的——什么都不用。”

女孩点了点头,没再多问,而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膝盖。

“……现在闭上你的眼睛,按照我刚刚告诉你的,放松身体……对,很好。”

“……你的眼皮越来越沉……感觉到身体也越来越重……”

“……你的身体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