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搭档想了想:“别忘了,她是个内向、压抑型的性格。你记得吧?只有她一个人入睡的时候才会这样。我认为,与其说她因为恐惧过去的悲惨经历而惨叫,倒不如说是她因压抑得过久而发泄才对。”

我仔细顺着这个思路捋了一遍:“是的……你说的没错……”

搭档:“她的这种性格也就导致心理医师对她的心理诊疗失败——她需要隐藏的东西太多。如果没有催眠的话,恐怕至今咱俩还在百思不得……”

我:“停,先别急着说结束语,还有个事儿:她的幻觉。那个幻觉所看到的景象也一定具有某种含义,对吧?另外,你刚提过,关于她的男友是个有妇之夫的问题,你是怎么确定的?”

搭档狡猾地笑了:“其实,这俩是一件事儿。”

我愣了一会儿,慢慢明白过来了。

搭档:“她对幻觉的描述你还记得吧?一个中年女人,带着个十几岁的男孩,深夜出现在她家的某个角落,面对着墙……这么说起来的话,她始终没看到过幻觉中母子俩的脸,对吧?相信她也没有走过去看个究竟的胆子。她是怎么确定幻觉中那两个人的年纪的?而且,谁会在那种诡异的环境中留意年龄的问题呢?我认为她的幻觉是来自于那个有妇之夫的描述,甚至有可能是看过照片或者在某个公共场合见过。”

我:“你是说,她的幻觉部分其实是来源于……”

搭档:“准确地说,应该是来源于压力。她本质上不是那种坏女人,不过,她所做的一切……所以……”

说到这儿,我们俩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阵儿,我问他:“可以确定?”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想了想,点点头:“可以确定。你是催眠师,我是心理分析师。我们凭这个能力吃饭。”

我:“嗯。”

一周后,当再次见到那个年轻女人的时候,我尽可能婉转地把一切都向她说明了。果然,她的反应就像搭档说的那样,既没有反驳也没有激烈的情绪表现,只是默默听完,向我道谢,然后走了。

我回到书房,看到搭档正在窗边望着她远远的背影。

我:“你说她回去会哭吗?”

搭档:“也许在停车场就会哭。”

“大概……吧……还好,不是个鬼故事,至少她不用担心这点了。”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

搭档没笑,回到桌边拿起一份记录档案翻看着,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过了一阵儿,他头也不抬地说:“我猜,她之所以会恐惧,也许正是因为她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

02 迷失

通常来说,我和我的搭档都不怎么喜欢人格分裂的情况,因为一个以上的多重意识——就是人格分裂的人——无法被催眠。这是个令人非常头疼的问题。

当然,这不代表我们没接过这类型的活儿。

中年男人紧张地望着我们说:“我的另一个人格找不到了。”

很显然,搭档没听明白——因为此时他正带着一脸绝望的表情看着我。我猜,他可能认为自己做这行太久而精神崩溃了。其实那句话我也没听懂。

面前的中年男人飞快地看了看我们的脸色,略微镇定下来后又重复了一遍:“我没开玩笑,我的另一个人格不见了。”

我定了定神:“你是说,你本来分裂了,但是现在就剩你了,那个和你共享身体的家伙不见了?”

“注意你的用词。”搭档很看不上我面对顾客时不用专业词汇,“不是家伙,是意识,是共享身体的意识……”

中年男人:“对对,不管是什么,反正不见了,就剩我一个了。”

搭档:“那不是很好吗?你已经痊愈了。”看样子,他打算打发面前这个中年男人走。

中年男人:“但是,我不是本体,我是分裂出来的!”

搭档忍不住笑了:“怎么?你玩够了?不想再继续了?”

中年男人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更加严肃:“不,我是因‘他’的需要而存在的,或者说,我是因‘他’而存在的!没有了那个本体,我什么都不是。”

我忍不住多想了一下这句话,发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逻辑问题。

当我把目光瞟向搭档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在似笑非笑、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眼前这位“第二人格”。从他好奇的表情上我能看到,他很想接下这单。

于是,我问中年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另一个人格不见的。他告诉我大约在一周前,也许更久,具体时间上他不能确定,因为每次醒来时他所身处的依旧是他睡去时的环境。而且他也查过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第一人格有过任何活动,所以他从最初的诧异转为茫然,接下来经历了失落,最后是恐慌。简单地交换意见后,我们决定还是先通过催眠开始探究,看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样就能知道你的本体人格到底在哪儿了。毕竟我们要从‘他’失踪前开始找到问题。因为那时候你不清楚‘他’都做过些什么。”我用非常不专业的语言向他解释。

搭档没有再次纠正我。

架摄像机时,我压低声音问搭档:“你确定他是正常的么?他在撒谎,你看不出来么?你真的要接么?”

我那个贪婪的搭档丝毫没有犹豫与不安:“当然看出来了,他描述的时候眼睛眨个不停,但是那又怎么样?怕什么?正不正常没关系,反正他付的钱是真的,就算是陪他玩儿,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而且,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呢?”

我:“怎么可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多重人格是无法被催眠的。”

搭档笑了:“你忘了?他目前是只有这一个意识。”

我:“可是……”

搭档:“没有什么可是,一个早已过了青春期的男人跑来撒谎、付钱,想通过催眠来找到点儿什么,那我们就满足他好了。而且,我真的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架好摄像机后,我回到中年男人面前坐下,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看着他的眼睛。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搭档,又转过来望着我:“呃……我不困,这样也能被催眠?”

搭档告诉他:“如果你困的话,反而不容易成功,因为你会真的睡着。”

中年男人:“催眠不是真的睡着?”

我不想浪费时间向他解释这件事:“来,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睛,放松……”

他转过头,迟疑地望着我。

我:“镇定下,放松,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想通过催眠来找回本体意识,那么你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坐好,我们会帮助你的。”

他点了点头。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我暗自叹了口气:“你还是不够放松,这样吧,我们从你的头顶开始一点儿一点儿放松吧……首先,身体向后靠,把重心向后……”

他照做,不过眼神看上去还是有些怀疑。

我:“就是这样,慢慢,放松身体……你的头部还是很紧张,从头皮开始,慢慢来,放松……”

他依旧照做了,并且稍微平静了一些。

我:“接下来是额头……对,额头,不要皱着,放松皮肤,让它轻松地舒展开……”我花了足足10分钟来让这位第二人格按照我的指示一步一步从头顶开始,随着言语指导开始进入交出意识的状态。他从最开始的迟疑,转换为遵从,最后完全无意识地只知道遵守,没有一丝反抗情绪。

“很好,你已经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意识深处……”

他开始自然而松弛地垂下了头。

“……很好,你沿着盘旋向下的台阶……慢慢走下去……”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平缓而粗重。

“……你已经看到楼梯尽头的那扇木门……等我允许的时候……推开它,你将以‘他’的身份回到一周前。”

中年男人:“……好……”

“3。”

他的头垂得更低了。

“2。”

他的手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1。”

他静静地瘫坐在长沙发上,一动不动。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丝期待,情绪上有点儿像多年前我第一次独立给人催眠的那种感觉。

经过短暂沉默之后,中年男人开口了:“看到……一个人……”

我:“什么样的人?”

中年男人:“和我一样姿势的人……”

我:“一样姿势?你是站在镜子前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镜中的是你自己吗?”

中年男人:“这……是‘他’……”这让我很诧异,他在催眠过程中居然会使用第三人称描述自己。

我:“你在镜子前做什么?”

中年男人:“……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此时,他略带不安地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就这样一直看吗?”

中年男人:“是……”

我:“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中年男人:“可以……”

我:“那么,你都想了些什么?”

中年男人:“害怕……”

我:“害怕?你感到恐惧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是什么让你感到恐惧?”

中年男人:“一个……人……”

我:“什么人?”

中年男人迟疑了一阵儿:“一个……一个看不清的人……”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时不是只有你自己,而是还有别的人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是个男人?”

中年男人:“是个……男人……”

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中年男人:“制造……”此时,他的语速越来越缓慢。

我:“制造?从事制造行业的男人?”

中年男人:“不……是制造……制造的……人……”

我忍不住和搭档对视了一下:“制造出来的人?你指孩子吗?”

中年男人:“不,不是……”

飞速地分析了几秒钟后,我问道:“是你所制造出来的人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你是说,你制造出来一个人?”

中年男人:“是的。”


我和搭档都愣住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自我协调的人会出现人格分裂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迄今为止,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案例,包括求学时我的导师也没接触过。这并不是说我们孤陋寡闻,而是因为人格分裂这种情况本身就很罕见,而所谓的“协调型分裂”的情况更属于“特例”。从理论上来说,“多重人格”是指两种以上的心理、行为以及经验存在于一个身体内,如果不是这样,就谈不上多重人格了。所以,对于协调型多重人格这个问题,我和搭档都抱着极为保守的态度来看待——在见识过之前,这种情况只存在于理论之中。

正因如此,除了理论上的理解外,我没有一点儿应对经验。

我迟疑了一下,接着问道:“你刻意地制造出来一个人,对吗?”

中年男人:“对。”

我:“那你为什么要制造一个人?”

中年男人:“因为……我……自己……不够好……所以……我……”

我:“你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对吗?”

中年男人:“知道……”

我:“你是第一人格吗?”

中年男人:“是……的。”

我:“那么,你为什么要害怕他呢?”

中年男人:“因为……因为我……我越来越浅……”

我:“越来越浅?”

中年男人:“……是的……浅……”此时,他看上去显得很不安,痉挛般快速抽搐着,并且神经质地轻度摆动着头。

我:“你是指和他对比起来,自己比较浅,是吗?”

中年男人:“是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