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嗯……然后?”

搭档:“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是什么?”

搭档:“你想想看,那个家伙编造出‘时间线’那么科幻电影式的一个故事——什么‘时间维护者’啊,世界末日啊,然后通过催眠让对方接受,并且还为此设置了反催眠暗示,防止解除暗示……这么花心血的一个情况,他因此而受益吗?看不到,对吧?所以问题出来了: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认为那家伙的唯一目的就是:尝试一下自己的催眠能力,他也很想看看效果到底有多强,所以他虚构了一个很复杂的情节。”

我:“你的意思是,他也是第一次尝试目视引导催眠吗?”

搭档:“是的,而且我猜后来他虽然不出现在女孩面前,应该还是跟踪了她一段时间。”

我:“想看看效果如何吗?”

搭档:“是这样,当他确定自己的催眠和暗示很成功后,应该就会策划更大的事情了,并且肯定会因此获得某种自己想得到的。”

我:“诞生了一个新的‘恶魔耳语者’……那,这个女孩……”

搭档喝下一口水:“只是试验品……”

我:“试验品……”

搭档仿佛是在自言自语:“那个家伙的本事到底有多大呢?他到底要用催眠做什么呢?真想和他聊聊……”

我:“你是想和他交锋吗?”

搭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武侠小说或者侦探小说看多了吧?我只是想知道,掌控别人灵魂究竟是什么感觉。”

番外篇:潜意识与暗示

我的搭档除了和我合开一家心理类的催眠诊所外,还兼任某大学的心理学客座教授。

虽然本质上学校对这种名誉讲授者要求并不苛刻,而且他本人也并不是那么严肃,但这家伙在讲台上的表现却令我大为惊讶——我指的是严肃性和严谨性。必须承认,他的领悟及整合能力很不一般。我曾经为此调侃过他:你应该试着考取一个真正的教授职称。而他对此的回答极不严肃:“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我曾经录下了约小半场他个人对潜意识以及暗示的部分讲解。老实说,那曾经对我启发不少。

“……是的,这位同学说的没错。但是我想强调一下:潜意识并非固定的,潜意识是进程,它会伴随着我们每时每刻所接收到的所有信息而产生动态,也就是说,潜意识本身和意识就是互动状态的。而且,意识有可能会沉淀下去成为潜意识,潜意识也有可能浮出水面成为意识。虽然潜意识本身是意识不到的(所以我们把它称之为‘潜意识’),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会意识到曾经包括在潜意识中的某些内容——因为一旦那部分内容浮出了水面,成为意识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得到那部分内容的信息。潜意识的状态是绝对的,但内容却不是绝对的。这位同学,你明白了吗?OK,很好,让我们继续。

“虽然现在很流行用‘冰山理论’来形容意识和潜意识的关系,但我必须说那并不精准,仅仅能作为比方来形容罢了。而真实的情况是:我们的潜意识能够使用意识来判断出哪一部分内容成为意识,哪一部分隐藏起来。其实,意识更像是电脑在处理文件时的缓存——把常用的东西从库房里搬出来存在中间地带,而不必每次都跑到库房去搬,以便加快电脑的处理速度。潜意识就是那个库房。而意识和电脑缓存最大的共同点是:断电即清空——有人能告诉我意识被清空意味着什么吗?嗯……非常正确,就是失忆。所以说,失忆并非是真的失忆了,而是我们的缓存部分被清空或者一部分被清理了而已。

“说到这里,我相信大家都很容易想到失忆的特征:‘你叫什么名字?’‘呃……不知道。’‘那么,你住在那儿?’‘呃……不知道。’‘你失忆了?’‘呃……不知道,但我的确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不,你没失忆,因为你还听得懂我所说的,你记得语言,记得怎么开口表述,所以说你并没有失忆,你只是缓存被清空罢了。’‘请问,什么是缓存?’‘你看!你现在就是缓存被清空的表现!’(笑声)

“而潜意识呢?会被清空吗?也许可以,但是恐怕很难。因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发生潜意识有意去清空意识的现象。那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原因有很多种,例如:当某个事件对我们造成了足够大的冲击,让我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时。这点也正是我们无法掌控潜意识的证据之一。就像我们拥有一个巨大的仓库,里面充满各种各样新奇的玩意儿,虽然我们是仓库的拥有者和使用者,但是对于进出库我们却不拥有决定权。那么,到底由谁掌握着决定权呢?对此我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对这个问题的探讨并不在我的课程之中,请自行去哲学课或者宗教课寻找答案。但假如最近一段时间你正在同某人热恋的话,那么就不用去听哲学和宗教课了,很显然,答案在对方手里。(大笑,掌声)

“接下来,我们再说一些关于暗示的问题,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能直接操控潜意识的方式之一。

“暗示本身并无强弱之分,我们通常所说的强暗示是指使用暗示的方式和方法。暗示的方式、方法有很多种,不仅仅限于语言,动作、表情等都可以有其暗示性。有些是我们生活中约定俗成的,例如摇头和摆手意味着拒绝。额外插一句,印度和新西兰土著的日常习惯正相反——点头是拒绝;还有一些是特定的暗示动作。假设我找一位同学来做实验,我告诉他双臂伸直在胸前,做出僵尸电影中的僵尸那种动作,然后我就对他置之不理,继续讲别的。用不了几分钟他就会感到疲倦,并且双臂开始下垂。这时候我看着他,无需语言,只是把掌心向上轻微地抬动几下,他就会意识到我的暗示并且继续保持我要求他做的那个姿势。我的‘掌心向上轻微抬’这个动作就属于我们之间的特定暗示,而在座的其他同学则不会对此做出反应。当然,这个暗示并不够隐晦,那么接下来我可以进一步:在他伸直双臂后,我把这本很厚重的书扔到他伸直的双臂上,重力肯定会让他的双臂下沉一下,不过很快他就会继续伸直双臂托着书。可是我要求他这么做了吗?没有,他很自然地让书停留在自己的双臂上,同时也尽可能不让它掉下去。为什么呢?因为我给他的暗示是伸直双臂在胸前,他不但接受了,同时还无条件地接受了其他条件——虽然我并没有告诉他:托住书。他托住书的行为就是我通过暗示所达到的额外效果。而这位同学也压根没想过:‘我为什么要托住书呢?’

“说起来,这种暗示的目的就是很隐蔽的一种,也正是类似于这种暗示方式,我们才能绕过一些人的心理防御机制而获取到潜意识中的部分内容。也许有的同学会问:‘为什么不获取全部?’答案是:非常难。想要获取我们所需的全部潜意识内容,很可能我们会为此付出极大量的时间和努力,但那种情况下谁能保证潜意识不会有改变?前面我说过,潜意识是一个进程。所以,与其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挖掘出全部分内容,倒不如我们花相对少的一点儿时间,只窥探到部分所需了解的潜意识后,再依照经验和先例来推断更划算。这样我们无需投入大量的精力来彻底打开某个人的潜意识仓库,只要看到一些内容,再按照常规推理就能获得必要的信息了。这么说并不是代表不负责任,实际上正相反。而且潜意识虽然看似没有条理和规律,其实还是有一些规律的。这就像是动植物分类一样,也许你并没见过海鬣蜥这种冷血动物,但是假如你按照它所属的分类去找,你就能大体上知道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构造——因为分类给了我们许多帮助。所以,每当你看到某一个精神病特质分类或者心理学特征纲目的时候,你应该感谢在这个领域的先辈们,正是他们所付出的努力,才让我们无须每一步都在雾中探索,也不必再跌跌撞撞。他们所创造的,也才会被称之为‘全人类的财富’。

“让我们再接着说暗示。暗示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行为操纵手段。它最早的应用虽然没有专门的统计,但根据我个人的了解,暗示应该是最先应用于统治。我所指的统治包括宗教统治。在每一个古老的教派中——德鲁伊教、萨满教、古埃及秘术等,几乎都有暗示的影子。那些宗教领袖或者大祭司们无一例外地把自然现象和自己联系起来,并且以此来震撼住那些被统治者。之后随着文明的进化,宗教也开始进化,所用的暗示方式同样进化了。自然现象不再和某个人有关系,而是和神有关系。(笑声)

“当然,神也是需要代理人的,所以,还是保持尊敬。但不可否认,当神介入后,暗示变得强大了许多,它不仅可以影响到人们一时的行为,而且足以影响人一生的行为。可能某些同学并不理解诸如圣光会、隐修会、光明十字会等极端教派中教徒的扭曲心理。但试想一下:一个人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接受这种暗示——这时候我们已经可以将其称为‘思想灌输’,那么当这个人中年之后能改变自己的想法吗?可以,但是非常非常难!为什么呢?他的思维已经基本被多年来重复并且不断强化的暗示所操控了,他会比任何人更坚信自己的信仰,更坚定地认为教义的无上,所以他会毫不动摇地以自身信仰为基准来判定罪与罚。至于教义中的罪与罚本身我们不在这里探讨,但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暗示的力量。如果你掌握的技巧和方式足够多,或者自己创造出强有力的暗示方法,那么你就可以创造出奇迹,甚至因此被人膜拜。为什么呢?因为你影响到了足够多的人,足够长的时间,即便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说了以上这些,我相信同学们应该能很轻易地把暗示和潜意识的关系理清了。暗示的隐蔽性和间接性,使得我们的防御机制有所放松,从而打开潜意识的一扇窗——这不是我用词谨慎,而是迄今为止我们都无法真正打开潜意识的大门。但正是这一扇窗,能够让我们窥探到窗外那个神奇的心理进程——是的,我没说错,是窗外。借此,我们就可以了解到许多行为的成因,即便那些行为无比古怪、扭曲,在潜意识当中都一定会具有它的合理性,所以,我们才能找到许多心理问题的根源。这个过程正如心理学这个英文词意所表达的那样:psy、cho、logy,连起来就是Psychology——知道心的学说。

“今天的这节课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13 完美谋杀

坐下后,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不停地吸鼻子、动手指,或者是神经质地皱一下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眼前的这位中年人正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压力,并因此而不安。我望向搭档,发现他此时也正在望着我,看来他也注意到了。

搭档:“你……最近睡眠不好?”

中年男人:“不是最近,我有三四年没睡好了。”

搭档:“这么久?为什么?”

中年男人:“说来话长,”他叹了口气,“我总是做噩梦,还经常思绪不宁,所以我才来找你们的。”

搭档点点头:“工作压力很大吗?”

中年男人:“不,这些年已经好很多了。”

搭档:“家庭问题?”

中年男人:“我们感情很好,没有任何问题。我老婆是那种凡事都依附男人的那种女人,对我几乎是言听计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