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发展?那个公司没发展,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离开的原因是欠薪,不光是我,好多人都是这么走的。

“诽谤……嗯……这个吧,不算诽谤,真的,我真的这么看……为什么?因为一直在各种网站发消息说他不好的人都是被他欠薪的人啊!其实这么说吧:他的公司早晚会完蛋,跟别人无关,是他的问题,因为他根本不管业务这块,就是画个饼说一些美好前景之类的空话,然后甩手走了。底下的人当然什么都不明白了,所以也就没人能做好,这不很正常吗?

“钱?具体我不知道,但是好像都花在给他个人作专题和采访上了……对啊,就是那种你花钱给你几十分钟访谈的烂电视栏目……都是不起眼的频道和夜间播出,呵呵……

“对对,他比较喜欢出风头,所以钱都花在那上边了。

“嗯,差不多是这样吧。对了,我给你爆个料吧,公司根本没财务人员,都是他自己来,所以钱这块儿没人清楚怎么回事儿……报税每年都是请会计核算报税什么的……外面人当然不知道了,印刷厂的人来催款,他总是说财务出去了,然后就赖着呗。当时我们在办公室外面听着,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都不给员工发薪水,你说能给印厂结账么。”

剩下的资料我没再细看,都是匆匆翻了过去——没必要细看了,内容都差不太多,而且我怕再细看下去会让自己产生暴力倾向的情绪。也因此我更不明白搭档为什么还要接下这单,并且还要见这个人。

搭档接过资料后,用几倍于我的时间把它看完了。

他把资料放在桌上,笑眯眯地看着我,脸上带着一种好奇的神态。

我注意到这点了:“怎么?”

搭档:“明天不需要你做催眠。”

我没好气地告诉他:“恐怕我也做不了,我情绪有问题。”

他笑了:“我很少见你有这么强的情绪。”

我:“因为我还是一个正常人。”

搭档大笑起来:“你是说我不正常?”

我:“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要做什么。”

搭档没吭声,笑着拿着我的杯子接了杯水,然后放到我面前:“明天,明天就清楚了。”说完,他把双手插在裤兜里,去了书房。

15 摇篮里的混蛋(下篇)

第二天下午,中年女人带着她弟弟如期而至。

搭档把他单独领进书房,并告诉他姐姐:“请在催眠室等一会儿。”

进了书房后,他四下张望着。

他看上去有40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很瘦,有点儿驼背,头发很长,脸上有种不屑的神态。

上午的时候,搭档无数次提示我:“你必须保持冷静的态度,假如你没法做到这点,那么就不要说话。”

我选择沉默。

搭档:“坐吧。”


他点点头,又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后才坐下。

搭档注意到他在看书架上的书:“都是些零七八碎的书,别见笑。”

他开口了,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还有点儿尖细:“嗯,我没打算看。你们这里不是心灵诊所吧?”

搭档:“没有心灵诊所,是心理诊所。我们这里不是。”

他:“其实应该有心灵诊所,等以后我的企业做起来,我准备开一家。”

搭档:“心灵诊所?打算做什么内容?”

他:“净化心灵,给人更高的境界。”

搭档保持着笑容:“什么样的境界才算更高呢?”

他:“现在的人,心思都太坏了,整天想着挣钱,但是几乎完全忽略掉了自我修养和自我素质。你不懂我在说什么吧?我说的是修心,这回你能明白了吧?”

搭档:“嗯,听懂了。但是,怎么修心呢?”

他:“当然是我来讲解,我会告诉他们人生的更高境界、更高智慧是什么。比如说,通过关注那些成长中的企业家、关注文化产业,给新人创造创业机会,等等。”

搭档:“听上去像是个风险投资的评估机构。”

他笑了:“你不懂,这其实就是一种修心,目的是让自己放下心理上的那个高傲的架子,通常越是有成就的人越没有架子。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注重自己的修心,所以等将来我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早已经不需要修心了,因为我一直都在修心。”说完,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搭档:“听上去很不错,在成长过程中自我修行。”

他:“当然,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强调过这点。”

搭档:“各种场合?媒体?”

他:“我不屑跟媒体说这件事,是和一些朋友……不过关注的人太少了,大家都忙于现实和金钱,可是,那有什么用呢?钱再多你能怎么样?不还是每天三顿饭,睡觉一张床吗?所以我说那些都是没用的。不过所幸的是,毕竟有些社会名流还是听懂了我的意思,并且在按照我吩咐的做。”

搭档:“哦?都有谁?”

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几个知名企业家和著名风险投资人的名字。

搭档看上去有些惊讶:“他们都很信奉你的……呃……修心理论吗?”

他带着一种深藏不露的笑容点了一下头:“在他们看来,我差不多是心灵导师吧。当然了,人家有自己的地位,让他们公开承认这点是很难的。没关系,我不会计较这些,只要有人能得到真传,我就很欣慰了。”

搭档:“嗯,这个可以理解。你自己的企业呢?做得怎么样?”

他显得有些无奈:“我可能是太注重于修心了,有些事情我没怎么参与,想放手给一些年轻人打拼的机会。你知道人年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是有个拼搏进取的机会,而不是高薪厚禄,但是真正懂我心意的年轻人太少。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放手去让他们做,做好做坏没关系,我不计较……可能是这个因素吧?我的公司并不太好,所以我把公司暂时关闭一下,以后有机会再说,而且现在暂停公司业务也能避避风头。”

搭档:“避避风头?”

他:“树大招风,你不到那个境界是没办法知道的。自打我成立企业以来,就不停地被人诽谤、中伤,有些事情我看在眼里了,但是并不打算真的去计较。你想想,蝼蚁怎么能撼动大树呢?虽然我也曾经报过警,那只不过是想吓吓他们,假如我真打算有什么动作的话,我肯定去搜集证据。你不知道,那些事情太分神了,所以我懒得弄,有那个时间练练书法,看看书,我才不会往心里去呢。”

搭档:“嗯,是的……你公司规模最大的时候有多少员工?”

他笑了:“你见过真正的精锐企业会有上千人吗?那是臃肿架构,非常不利于发展。我不需要那么多人,但是我找的人都是精英,虽然有些人刚毕业,还没露出锋芒,但是我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展现自己的才华。就像《三国演义》里面的刘备,他本身没什么本事,就凭着信念和仁厚,让那么多优秀的人才聚集到自己麾下。这就是人格的魅力。”

搭档皱了皱眉:“刘玄德不是你说的那样吧?史书上描述过他的组织能力很不一般,而且蜀汉的大多数征战都是他亲自指挥的。除此之外,他还有点儿先天条件,例如汉室宗亲的身份一类的,所以能有号召力。《三国演义》里把他描绘得比较弱……”

他不屑地挥动了一下手臂:“你读书读得不精,其实更主要的还是他的个人信念。”

搭档:“嗯,好吧……对了,听你姐姐说,你个人感情问题似乎不是很好?”

他:“我承认,的确是还没有归属,这是几方面造成的。一是我事业心太重,把精力都放在这上了。现在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总是纠缠着让你陪,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二是好多女人看中我的公司和地位,所以……”

搭档:“稍等一下,你的公司不是关了吗?”

他:“对啊,但是我对整个系统的构架还在啊,你知道多少人盯着我规划好的前景吗?当然,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所以我暂时放一放。目前包括很多风险投资人和知名企业家都想来捞一把,用自己企业的股份来换取我企业的股权,他们太可笑了。我通常会放出话:‘我对你的产业没兴趣,如果你非要换,那么就用你的40%换我的10%,另外再有10%或者5%归到你个人名下。’我这个条件细算起来非常大度,并不苛刻。”

搭档:“他们同意吗?”

他:“那些人都很贪婪的,他们想尽办法要更多,所以都拖着,想拖到我松口,但我就是不松口。为什么呢?你想想看,我要做的是文化产业,这个产业是无边的啊,我敢说只要有文明的地方,我都可以掺一脚。长久以来我一直在说,文化产业才是真正的产业,其他都是垃圾!我为此精心构思了好几年,别看现在公司关了,但等我想做的时候,只要两千万,就能横扫整个文化产业圈,包括财经类的媒体和产业,用不了两年甚至可以把财经巨头扫落马下,这不是我在吹牛,我早就计划好了……”

搭档:“那你打算从什么开始做起呢?”

他:“当然是先集合优秀的企业家来共同参与。”

搭档:“不不,我指的是:你,怎么做?”

他:“这个我肯定是先从自身企业文化开始做。”

搭档:“例如?”

他:“嗯……先构架出我的企业结构……”

搭档:“稍等啊,你构建了企业规模和目标,但是还没构架出企业的结构?”

他:“这不是随便构架的,要有优秀的人才,要有那种有舍己信念的人才。我已经物色好了一些,现在正在谈。”他随口说了几个知名的企业高管和职业经理人的名字。

搭档:“谈得怎么样了?”

他:“要想说动他们需要时间,我会潜移默化地去影响。现在我手机里就有他们的电话,我随时可以联系他们。”

搭档点了点头:“嗯……明白了……对了,我们刚才说的是你的个人感情,现在好像跑题跑了很远,对吧?”

他笑了笑:“你看,我这个人就是比较注重事业,说着说着就这样了。”

搭档:“嗯,那感情问题可以说吗?”

他:“当然可以,我从来不避讳这个问题。我刚刚跟你提过的那个名单里有女人,你注意到了吧?其中不乏我的追求者,但是我觉得她们动机不纯。她们更倾向于我未来的光环,而不是我本人,所以我对此的态度还是比较谨慎的。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感情其实是可有可无的,我可以放弃掉我的个人感情,可是那些女人……唉……不说也罢。”

我突然发现,他似乎把这次对谈当成了采访。

搭档:“你前妻呢?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他对这个问题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啊?嗯……我没结过婚……”

搭档:“不是都有孩子了吗?”

他迅速恢复到常态:“当时我很反对要孩子,但是她为了嫁给我,自己一意孤行,坚持要生下来,甚至还骗我,最后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她偷走身份证和户口本去登记的。但是从实际角度出发,我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婚姻。”

搭档皱着眉拿起面前的资料:“你姐不是这么说的,而且你有几年一直在老家过着很平静的家庭生活,不是吗?”

他盯着搭档停了一会儿:“你不要听那些女人胡说八道,我说过,自打我开始创业以来,很多人都为此眼红、妒忌,并且编造了很多中伤和诽谤的言论,四处造我的谣……”

搭档打断他:“你姐姐呢?也是那种胡说八道的女人?她因为借你钱的事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