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你是指和他对比起来,自己比较浅,是吗?”

中年男人:“是的……”此时,我留意到搭档的眉头越皱越紧,我猜他明白了一些事情,也隐约知道那是什么了。

我:“你花了多久把他制造出来的?”

中年男人:“3年。”

我:“之后你再制造出新的人格了吗?”

中年男人此时似乎有些情绪波动:“没……没有……”

我:“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制造出一个人的吗?”

中年男人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可以。”

我:“是怎么做的?”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模仿。”

听到这儿,虽然已经大致上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过我还是问了下去:“‘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被制造出来的,对吗?”

中年男人:“开始……就知道。”

我:“你曾经想清除掉‘他’吗?”

中年男人的声音几乎是在喃喃低语,如果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我……不记得了……我不想……我做不到……不行……我找不到……”

我深吸了口气,问出了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你是‘他’吗?”

中年男人:“我……我是……”

我抬起头望向我的搭档,发现此时他也正看着我。我们相视点了点头——这意味着催眠可以结束了。

我收回目光,继续注视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就会醒来。”

中年男人:“好的,我会……醒来……”

我:“1。”

搭档无声地在他身后站起身,抱着肩,看得出,他比我更胸有成竹。

我:“2。”

中年男人的整个身体开始如梦魇般轻微抽搐,这并不多见。

我:“3。”

停了一会儿后,他才抬起头,充满疑惑地看着我:“完了?”

我合上本子,准备起身去关摄像机:“嗯。”

关上和催眠室相通的那扇门后,我端起桌上的杯子,还没等把水送到嘴边,就听到站在窗边的搭档骂了一句脏话。

我:“很糟糕吗?”

搭档:“永远都会有这么蠢的人吗?”

我喝了几口水后才回应:“大概吧,否则就不需要我们了。”

他回过头,我能看到此时他已经平静下来了:“接下来,我跟他谈谈吧。”

我:“其实不谈也知道得差不多了,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案例吧?非常像,不是吗?”

搭档:“嗯,还记得当时我认为那件事儿很扯淡,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所以我还是想跟他谈谈,忍不住要验证……算是职业习惯吧……我觉得有可能是感情问题导致的,八成是婚姻。”

我:“为什么这么认为?”

搭档:“他提过家庭和孩子吗?除了在催眠状态时提过,别的时候提过吗?”

我:“没有……你的意思是他应该有,却从未提过,所以……”

搭档:“以他这个年纪,通常来讲应该是已婚的,但是最初他说到他的担心,却从未提过老婆、孩子,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有些问题的……我更倾向于是婚姻问题……再说,这么大个事儿,没有提到家人半个字,情理上说不过去。”

我:“推论倒是没错……不过……”

搭档:“当然,不止这点,你看到他的装束了吧?”

我:“装束?便装,很普通啊?”

搭档:“不仅仅是你看到的那样。他虽然一身便装,但是牌子其实很考究……”此时,我忍不住又转头透过玻璃门看了一眼坐在¨wén rén shū wū¨催眠室的中年男人,确实是那样,那家伙的衣着的确不是地摊货。“……通过我刚刚的观察,以他的个性来看,他不是那种注重衣着的人,他现在的穿戴应该是别人给他买的,我猜是他老婆……”

我笑了一下:“嗯,你永远无法制止女人精心打扮自己男人的企图。”

搭档:“但是,衣服的款式比较旧,应该是几年前的。还有,那搭配看起来有些乱,想必是很久以前有人给他挑选的衣服,但是目前已经没人指导他的搭配了。所以,我才会说我更倾向于是婚姻问题造成的现在这种状况。”

我叹了口气,他对于细节的观察和捕捉是我所不能及的:“好吧,福尔摩斯先生,等你跟他谈完之后,你来告诉他吧?我觉得他很可能需要心理辅导。”

搭档点了点头:“恐怕得相当长时间的辅导……”

在书房坐下时,我看到放在搭档桌边的记录本,于是拿起来翻了几下。除了页眉的地方写了个日期以外,一个字都没有。

中年男人:“你们刚才都问了些什么?我说了些什么?能找到‘他’吗?”

搭档没有直接回答:“如果你愿意,一会儿可以把录像给你看。”

中年男人默默点了一下头,看上去他似乎没那么渴望看录像。

搭档:“你从什么时候起知道自己是第二人格的?”看来,他打算完全顺着对方的谎言来作为开始。

中年男人:“3年前。”

搭档:“是一开始吗?”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搭档:“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很清楚自己是第二个人格喽?”

中年男人:“是的。”

搭档:“你……他结婚了吗?”

中年男人:“结婚了,有一个孩子。”

搭档:“你对‘他’妻子和孩子了解吗?”

中年男人:“不了解。”

搭档:“为什么?”

中年男人:“因为已经离婚了。”

搭档:“是你离婚的还是第一人格离婚的?”

中年男人:“‘他’。”

搭档:“在你被制造出来之前?”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对。这很重要吗?”

搭档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关于‘他’的妻子和孩子,我知道的很少。”

搭档:“说说你知道的吧。”

中年男人:“起因是‘他’妻子出轨,然后‘他’和妻子协议离婚的,儿子归妻子。没了。”

搭档:“家里一张照片都没有吗?”

中年男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一张都没有。”

搭档:“你知道自己被制造出来的目的吗?”

中年男人:“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他’觉得自己不够完善……”

搭档突然打断他,并且话锋一转:“你向我们求助的理由,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吧?”

中年男人的语速开始迟疑:“嗯……是一开始说的那样……”

搭档再次打断:“你确定?”

中年男人的表情越来越不安:“我……”

搭档:“你应该知道,对吧?”

中年男人开始慌乱了起来:“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搭档:“好了,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通过刚刚的催眠,我们大致上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

中年男人盯着我的搭档看了好一阵儿:“那……我……”

搭档:“没猜错的话,现在的你,应该很像导致你妻子出轨的那个人的样子吧?”

中年男人很惊讶地扬了扬眉:“你怎么知道!我……”

搭档的表情很严肃:“你恐怕不清楚自己玩儿的是个危险的游戏。”

中年男人收回目光,慢慢垂下头:“我只是……”

搭档:“我不清楚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这个方法,但是,我相信没人告诉过你,你做的事情有多可怕。”

中年男人迟缓地点了点头:“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完善,但是我……回不去了。”

搭档:“好了,让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吧。在你妻子有外遇前,你一直都是自信的,并且对自己和自己的一切很满意。还有,在性格上,你也应该是个相当自律的人,这很好。不过,这也是你产生目前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自律得过头了。”

中年男人没说话,只是低着头。

搭档:“你的童年很好吧?父母关系、家境,甚至整个家族环境,都很优越,对吗?”

中年男人:“是的。”

搭档:“你从小到大应该也没有过什么挫折。从未失败过。”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基本没有。”

搭档:“工作和事业也一帆风顺,对不对?甚至比起身边的朋友,你算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

中年男人:“嗯,我比他们都出色。”

搭档:“在离婚前,你对自己的婚姻也很满意,并且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自豪。不过,当你得知妻子有了出轨行为的时候,你最初应该不是愤怒,而是惊讶。”

中年男人抬起头,紧紧地抿着嘴唇,我能看到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搭档:“你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就你的个性来说,你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应该是你提出的离婚。她企图极力挽回过吗?”

中年男人深吸了口气,仿佛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企图挽回过……你说的没错,是我提出来的。”

搭档:“虽然离了婚,但你并没有在心里把这件事情就此了结,你多年以来的习惯——那种希望自己更完善的习惯,还有自尊,让你没法放下这件事。当然,你不会做出违法的事情,但你会反过来从自身找原因。可无论你怎么找原因,都没法掩盖住那个对你来说痛苦的事实。因此,你产生了一个错误的认定:你认为那个男人比你强。也正因此,你用了那个被我们这行称之为‘禁忌’的方法……你希望以此来完善自己……”

中年男人:“我……并没有想过……会是……”

搭档:“唉……我来告诉你这有多危险吧。”他皱着眉凝视着眼前这位中年人,“长时间地模仿一个特定对象,的确能让自己的性格产生偏差,但是也极有可能会造成精神分裂,从而制造出一个全新的、不同于原本自己的意识,尤其是在某些情感方面受过挫折的情况下,因为那个时候人的意志最薄弱,而且潜意识中会有自我厌恶感以及自我抛弃的想法。”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你希望能通过这种模仿的方式来让自己成为你所认为的‘情感上的强者’,但是你并没想到自己的人格就此分裂。你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情感上的强者’性格越来越明显,扩散得也越来越广,以至于影响到了你的其他方面,例如你的事业或者工作、人际关系……目前看来,你还没有到多重人格的地步,不过也没那么乐观,因为你发现了自己的变化,而且我猜……你近期是不是开始有偶尔失忆的状况发生?虽然很短暂?”

中年男人垂着头喃喃地回应:“有过。”

搭档点了点头:“所以你才因此跑去查过资料,对吧?也正因此,你才知道什么是多重人格,也正是到这个时候,你才明白那不是一个好方法,并且感到恐惧。这,就是你跑来求救的原因,还为此编了一个蹩脚的谎言,对吧?”

中年男人因紧张而结巴起来:“我、我自己回想过最近一年的事,我觉得自己就快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有时候我夜里会跑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笑,可、可是那个笑容完全不、不是我的,我、我怕到不行,现、现在我该怎么办?”

搭档明显把语速和态度放平缓了很多:“就你现在的情况来说,还不是那么严重,你并没有真正的人格分裂,不过也不容乐观,因为你的第一人格已经丧失掉很多。我们可以为你推荐一些心理医师,他们应该会有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当然,这要花不少时间。”

中年男人:“真、真的吗?”

搭档轻轻点了下头:“嗯,你最初就不应该来找我们,而应该去找那些心理医师。不过,我们不会退你费用的,毕竟接受催眠是你提出来的,我们也按照你的要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