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催眠师手记-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2……你慢慢向着那束光走了过去……”

“1……”

“你此时正在自己的梦里,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抬头看了一眼搭档,他把手攥成拳头,放在嘴边,似乎在认真倾听。

她:“我……我在一条街上……”

我:“你认识这个地方吗?”

她:“是的……”

我:“这是什么地方?”

她:“这是……这是我和我老公来过的地方……”

我:“你知道是哪里吗?”

她:“诺……丁汉。”

我:“你是一个人吗?”

她:“不,街上有……有人……”

我:“你老公在你身边吗?”

她:“不,只有我……”

我:“街上的人你都认识吗?”

她的身体轻微地抽搐了一下:“他们……不是人类……”

我:“那你能看清他们是什么吗?”

看起来她略微有些不安,但并不强烈:“不、不……他们不是人类……”

我耐心等待着。

她:“他们都是怪物……”

我:“什么样的怪物?”

她:“一些……一些没有头……另一些……脸上只有一只很大的眼睛……”

我:“没有别的五官吗?”

她:“是的。”

我:“你在这条街上做什么?”

她:“我在……我在找什么……”

我:“找什么?”

她:“我忘了……我在找……我找不到……”

我想问她是不是在找自己的老公,但是张了张嘴又停住了,因为我不想有任何方向性诱导。

我:“你丢了东西吗?”

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困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我在、我在、找什么……”

我:“街上那些人……怪物,并没有注意到你吗?”

她:“是……是的。”

我:“他们令你感到害怕吗?”

她:“不,他们……不可怕,可怕的是……是那个看得到我的人。”

我:“那是个什么样的……”

突然,她打断我:“来了!”

我:“什么来了?”

她:“他来了!他看到我了!”

我:“谁看到你了?”

她:“那个怪物!他来了!他看到我了!”


















我:“他在追你吗?”

她的身体开始紧张了起来:“在追我……跟着我!”

我:“那个怪物只跟着你?”

她:“……是的……”

我:“他对你做了些什么吗?”

她:“没有……发现他后,我就开始逃跑……”

我:“为什么?”

她:“因为……他……只有半张脸……”

我:“你在逃跑吗?”

她:“我在跑……我跑不动……我很慢……”

我不再问任何问题,而是等着她自己描述下去。与此同时,我还在观察着她的身体反应,以免她情绪过度激烈而弄伤自己,或者自行中断催眠并醒来。

她:“他越来越近……我跑不动了……这条路,这条路我认得!不能右转、不能右转,右转是死路,我会被抓住的……左转,左转!天呐,他跟上来了,我要躲起来!我想躲起来!我躲在什么地方他都能看到我,他的脸!他的脸!半张脸!我好怕!”

我抬眼看着搭档,发现他此时举起一只手,但是并没伸出手指,像是在等待着。

他在判断时机。

她四肢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天呐!他的脸凑过来了!他就要抓住我了,救我,快来救我!我不想这样!”

我觉得情况似乎不妙,看上去她随时都能中断催眠醒来。

她:“救命啊!他抓住我了!他抓住我了!”说着,她的双手狂乱地在空中挥舞着,似乎在抵抗着一个我们看不到的生物。

搭档站起身,伸出一根手指。

我冲上去,尽力按住她的双臂,尽可能用镇定的声音飞快地结束催眠:“听我说!听我的指令!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就会醒来,这只是一个梦!1!2!3!”

她睁开双眼,但是依旧不停地挥动着手臂,声嘶力竭地大喊着:“走开!走开!不要!放开我!”

有那么足足一分钟,我和搭档几乎是不停地提醒着她:“放心,不是梦,你已经醒来了,你已经醒来了,停下,放松!”

终于,她听进去了,愣愣地看了看我们两个,然后整个身体松弛了下来。

我:“放心,已经没事儿了,那只是梦。”说完,我抬头示意搭档可以松开她了。

中年女人喘息着慢慢放下双手,呆呆地看着前方好一阵儿,然后无助地抬起头:“我想喝水。”

我点点头。

送走她后,我回到催眠室,搭档此时正光脚盘坐在刚才她坐过的地方,手指交叉在一起,歪着头。

我逐个拉开所有窗帘后,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刚刚差点儿中断。”

搭档:“嗯。”

我:“捕捉到什么了吗?”

从后面看去,搭档歪着头的样子像是一个孩子,同时还在嘀咕着:“我正在想……”

我:“多数噩梦足以秒杀所有恐怖片的编剧和导演。”

搭档似乎没在听我说:“嗯……没有头,只有一只很大的眼睛……半张脸……这代表着什么呢?”

我一声不响地坐到催眠的位置,看了他一会儿:“要去书房吗?”

搭档回过神儿看了我一会儿:“不,就在这里。我们来整理一下全部线索吧?”

我点点头。

搭档:“首先应该是地点,对吧?我想,她那一系列可怕的梦把场景设定在英国诺丁汉,是有原因的。”

我:“嗯,也许当时在诺丁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搭档:“街上那些人的长相也无疑有着特定含义。无头的是第一种,有头却只有一只大眼睛的是第二种,第三种就是追她的那个‘半面人’了。”

我:“刚刚没太多机会问,我有点儿好奇,那个‘半面人’到底是只有上半张脸,下半张脸,还是只有左右半张脸?”

搭档想了想:“我推测她所说的‘半张脸’,应该是指只有左或右半张脸。”

我:“理由?”

搭档:“如果只有上半张脸,通常会形容为‘没有嘴’,对吧?如果只有下半张脸,我们习惯用‘没有眼睛’来形容,而不会说‘只有半张脸’。”

我:“嗯,应该是你说的那样……但即使这个能推测出来,看上去我们依旧没什么线索。因为重现她的梦后,她反复强调的只是人物,并没解释过场景,也没提过还有其他什么元素。”

搭档:“这个我也注意到了。”

我:“还有,她说自己在找什么,也是个重要的线索——虽然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找的是什么。是不是她曾经在诺丁汉丢过什么东西?”

搭档:“这个要问她本人,但我觉得应该是更抽象的……”

我:“你是说她只是用‘找’来表达,而并非丢过东西?”

搭档:“嗯,潜意识常用这种方式在梦里进行某种特定的表达。”

我:“还发现更多吗?”

搭档:“还有一个我认为很重要的,而且跟催眠与否无关。”

我:“催眠与否无关?呃……那是什么?”

搭档:“似乎她有通讯设备依赖症?”

我:“嗯,的确有。”

搭档:“假如综合来看的话……这个我也说不好,只是隐隐觉得有点儿什么不对劲儿。”

我:“会不会真的像她先生说的那样,是来自工作的压力?你不觉得她很忙吗?她甚至不愿意在催眠期间关掉电话。”

搭档:“嗯,这就是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让我想想……依赖通信……忙碌的工作……噩梦……噩梦没什么奇怪的,但是经常都是同一类噩梦……所以,能确定那是某种压力造成的……”

我:“嗯,原因不详的压力。”

搭档皱了皱眉:“也许……那其实……”

我:“什么?”

搭档抬起头:“我想……我知道了!”

我一声不响地等待着。

搭档皱着眉,看上去是在理清思路:“她表现出的压力,其实是在转移另一种压力。”

我仔细想了一下这句话:“怎么解释?”

搭档松开盘着的腿,穿上鞋站起身:“她所表现出来的忙碌和压力,并不是真实的。”

我:“嗯?不会吧?我们都看到她很忙啊,刚来一会儿就接了两个电话,进门的时候还在打电话。”

搭档:“不不,仔细想想看,那并不是忙碌。”

我:“什么意思?她是装作接电话?”

搭档笑了:“当然不是。今天是周一,工作时间,有工作的电话找她再正常不过了。她利用工作时间跑出来,你觉得她会很忙吗?”

我:“原来是这样……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搭档:“这就得‘读’她的梦了。”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在催眠室里来回溜达着,“为什么会选择诺丁汉为场景,虽然目前我们还无从知晓,但是我能肯定她曾经在那里经历过对她来说极为重要的事情。这个我们先放到一边,说别的。”

我:“OK。”

搭档:“‘无头人’这种情况在梦中并不多见,对吧?因为无头人没有五官和表情,如果这么说起来的话,‘无头人’在她的梦中很可能并不代表着人,应该是一种象征。”

我:“象征着什么?嗯?你是说那个关于苍蝇的形容?”

搭档:“有可能哦!我们经常形容没有头绪的瞎忙碌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我:“嗯,这个说得通,但是有点儿牵强。”

搭档:“不见得。你忘了吗?‘无头人’并没有和她发生过交集,‘无头人’应该是一种概念,是她对某件事的看法,也许和她自己有直接关系。甚至很可能还涉及她的当下状态。既然是她当下的某种象征,那么她当然不必对此感到恐惧,这点你在催眠时曾经确认过。”

我点点头:“对,我本以为她会有恐惧感。”

搭档:“所以说,很可能‘无头人’是指她的某种观点。”

我:“呃……好吧,暂时也没有办法确认,我们先不争论,继续下去。那‘独眼人’呢?”

搭档:“‘独眼人’就不同了,他们明显比‘无头人’更具有象征意义。”

我:“巨大的眼睛是不是意味着注视?”

搭档:“理论上是,但是她并没有提到这点,所以我觉得‘独眼人’很可能带有审视的色彩。”

我:“审视?哦,明白了,在梦中审视自己的……但是,她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审视自己呢?”

搭档停下脚步看着我:“我猜,那个独眼人对她来讲可能有特殊含义。但是,在得到更多信息之前,我猜不出……哎?等等!你刚才说她审视自己?”

我:“对啊,怎么了?”

他皱着眉,用食指压着自己的下唇,“这个我没想到。难道说……”

我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呃……你不是想说那个吧?”

搭档:“但实际上很可能就是。”

我:“要照这么说的话,恐怕‘无头人’也得推翻。”

搭档:“不见得,能说得通。”

我:“那,是不是还得再进行一次催眠?”

搭档:“是的。”

我:“那这次的重点?”

搭档:“诱导。”

我:“往哪个方向诱导?”

搭档:“让她跟着‘半面人’走。”

我:“哎?你确定?”

搭档得意地笑了:“确定,我们被误导了。‘半面人’不是‘他’,而应该是‘她’。我有99%的把握能确定梦里所有的‘怪物’,都是她自己。”

第二天。

她:“还要进行一次催眠吗?”

我:“嗯,这次不大一样,我们希望你能克服一下恐惧心理,跟着那个‘半面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