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03-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校欢ɑ崽岢鲆桓鲂禄嵩钡暮蜓∪耍以ち弦欢ɑ峄竦萌寤嵩钡耐ü
  第二天,范先生也只睡了几小时,然后,他花了二天时间,修好了“鱼人号”的机器,当“鱼人号”破浪前进之际,都连加农站在甲板上,现出极其讶异和好奇的神色来,而且,对这条能在海上行走的船,发生了极大的兴趣,不断提出问题。
  这一次航行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两天,他们就在一座荒岛上登陆。在这两天的航行之中,最大的特色,是“鱼人号”的周围,有著各种各样的“护航队”,有时是上千的大虎鲨,有时是上千只大海龟,还有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堂来的大鱼。
  到了荒岛上,范先生,阿里和都连加农,合力就地取材,建了两间小茅屋。都连加农在陆地上,动作显得十分笨拙,不过他的工作十分努力,到了第十天,范先生又和总管通了一次电报,总管带了大批供应品,在五天之后赶了来,也逗留了将近一个月。
  然后,范先生就开始了计划的第二步,都连加农接受现代化的教育。
  这是一个相当难实行的计划,都连加农离开人的社会太久了,对于人的社会上的一切一无所知,幸而他在受鱆鱼抚养之前,对人的语言,还有一定的印象,范先生以无比的毅力,使都连加农接受教育,先从语言开始,半年之后,都连加农和阿里,已经能够用英语和范先生交谈了,然后,范先生再向他们灌输现代知识。
  □    □    □
  一年很快就过去,那一天晚上,是他们上这个荒岛之后的一周年纪念日,在朝阳初升之际,就看到远远有一条快船,驶了过来。范先生他们知道,那个总管来了,他们早已约好的,范先生准备带者都连加农,去出席这一年的非人协会的年会了。
  快船渐渐驶近,范先生站在岸边,都连加农早就游了出去,阿里站在一只大海龟的背上,在近岸处载沉载浮,这一年来,阿里已经由一个羞怯,恐惧,几乎什么也不懂的野人,变成了一个开朗,快乐的少女,她的大眼睛,看来也格外地明亮,她站在大海龟的背上,向游近快船的都连加农招著手,发出嘹亮动听的笑声。
  范先生看著都连加农上了船,也看到总管在和他握手,范先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一年多来,从开始寻找都连加农开始,一直到现在,可以和他一起离开这荒岛为止,这一段经历,他自信另外五位非人协会的会员,必然会替他高兴,认为是非人协会的会史上,极其光彩的一页。
  快船渐渐驶近,在接近那只大海龟之际,都连加农伸手将阿里也拉上了船,可是到了快船靠岸的时候,范先生却怔呆了片刻。
  因为他看到,站在船头的总管,脸色显得很阴沉。
  这是不应该有的事,可是当总管上了岸之后,范先生已经肯定,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总管踏著沙滩,走向范先生,在他踏到沙下藏有蛤蚌的所在,一股一股细小的海水,自沙下射了出来,他来到了范先生的身前,第一句话是:“范先生,今年的年会,取消了!”
  范先生“哦”地一声,那对他来说,是极度的意外,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非人协会没有取消年会的纪录,除非有一半以上的会员,因故不能参加,然而,有那种情形,又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因为非人协会的每一个会员,都是极度了不起的人物,就算一个两个有要务缠身,也不致于半数以上,全抽不出空来。
  范先生立时道:“为什么?”
  总管的声音很低沉,说道:“战争扩大了。”
  范先生挺了挺身子,是的,战争,他想。他对于战争的消息,并不是全不知道,但是也不知道得太多,他有一具收音机,可是他替都连加农和阿里所编排的教育课程,十分紧凑,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因此他不知道战争详细的发展情形。
  他吸了一口气,道:“德国已经在欧洲取得了很大的优势,是不是?我们的会址不见得会有影响吧,瑞士是永久中立国!”
  总管点著头,道:“是,不过,所有的会员,都有要务在身,他们要尽自己所能,反抗法西斯。”
  范先生皱了皱眉,总管又道:“我在出发之前,接到了他们的通讯,他们既然全不能参加年会,年会当然取消了,这是我的决定。”
  范先生对总管的决定,并没有什么异议,总管又道:“还有一件事,英国海军部大臣,有紧急公文给你,公文是送到会所来的。”
  范先生对这一点,也不觉得意外,非人协会的六个会员,只怕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会逗留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里,在瑞士的非人协会会所,是他们的永久通讯地址。
  总管一面说,一面取出了一个密封的牛皮纸袋来,交给了范先生。
  范先生接过了纸袋,向站在一旁的阿里和都连加农望了一眼,道:“请你们一起进来,慢慢地谈。”
  总管一面跟在范先生后面,一面用一种很不满意的语气道:“范先生,我不知道你和英国的海军部有联络,我一直以为非人协会的会员,行动全是独立的,不受任何限制的!”
  范先生转过头来,笑了一下,道:“我曾经在英国海军服役,这就是我为什么来到印度的原因,事实上,我和英国的海军部没有联系,我也不知道这封公文的内容讲些什么!”
  他们已经进了小茅屋,经过一年的整顿,小茅屋已经变得相当舒服,范先生坐了下来,拆开了封袋,取出了公文,细细看著。
  足足有十分钟之久,小茅屋中,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然后,才听得范先生咳嗽了一声,说道:“英国远东舰队司令官,向海军部推荐我,要我设法筹划,领导同盟国的海军部队,在远东对抗日本海军。”
  总管的反应很沉著,道:“你答应么?”
  范先生将公文顺手递给了总管,道:“当然答应!”
  总管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向都连加农和阿里望了一眼,范先生已经立即有了决定,道:“总管,请你带阿里到加尔各答去,我留著都连加农帮手。”
  总管点著头,都连加农和阿里,立时拥抱在一起。
  范先主在小茅屋中来回踱著步,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他们放弃了“鱼人号”,当天就上了总管驶来的那条快船。第二天中午,当他们还在海中航行,离目的地还有一天的航程之际,就在收音机中,听到了日本海空军,偷袭珍珠港的消息。
  战争迅速扩大,毫无疑问,那是又一次的世界大战。
  英国远东舰队的主力舰上,每一个官兵的神情,都是紧张而又严肃,又带著几分焦急,日本海军看来著著进迫,消息传出来,日本的主力舰,根据情报显示,性能最佳的是“大和舰”,那简直不是同盟国的海军所能抵御的一个大怪物!
  范先生在这艘英国的主力舰上,和英国远东舰队的司令官,杰勿生海军中将会面,他是带著都连加农一起去的,都连加农在过去的一年之中,虽然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可是有两样,他和常人还是有区别的,第一,他不习惯穿衣服,只穿著一条短裤,宁愿让他黝黑,光滑的皮肤,裸露在外。
  第二,由于他畸形的大脚,他根本没有法子穿鞋子。
  舰上的官兵,早已经列队在甲板上相迎,仪式肃穆,礼炮高鸣,司令官先陪著范先生在甲板上检阅官兵,可是这样隆重的场合之中,都连加农一直跟在范先生的身边,步履不稳,大脚板踏下去,发出“拍拍”的声响,实在是太不调和了,几乎使得这检阅的官兵,列不成队形,杰勿生中将也连连皱眉。
  不过中将还是忍了下来,中将知道范先生的为人,他知道,范先生既然带这个怪模怪样,行动笨拙的人一起来,那自然是有一定的理由。
  好不容易仪式完毕,进了司令官的办公室,另外两个高级参谋早已在恭侯,中将推开了远东地区敌我双方的海军形势地图,向范先生解释著目前的形势,范先生用心听著,都连加农显得坐立不安。
  等到中将说完,两位高级参谋又补充了一下,范先生道:“中将,我所能做的,只是尽量使这位都连加农先生,发挥他个人作用!”
  中将和两个高级参谋,向坐在一旁的都连加农望了一眼,从他们的神情看来,显然绝不明白范先生那样说,是什么意思。
  过了片刻,一个参谋才道:“范先生,你的意思是,组织一个少数人的突击队?”
  范先生道:“一个人的突击队!”他指著都连加农,道:“就是他一人!”
  中将的神情变得很难看,范先生已站了起来,指著地图上的一个红圈,道:“这里,根据情报,有一艘日本潜艇潜伏著,是不是?”
  中将点著头,脸色仍然很难看。
  范先生却继续问下去,不理会中将的口唇掀动,想发出问题,又道:“情报的来源是不是可靠?”
  一个参谋道:“可靠,我们曾经截获过这艘潜艇和日本海军大本营之间的密码通讯。”
  范先生又道:“既然已经肯定了,而仍然由得这艘潜艇存在,是为什么?”
  中将叹了一声,道:“我们只发现了这里的一艘,根据普通的常识,绝不会只有单独一艘潜艇在这里活动,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引诱我们去消灭这艘潜艇,而其它隐伏著的,还不为我们所知的潜艇,就可以袭击我们的舰队,使我们蒙受极大的损失。”
  范先生一面点著头,一面向都连加农道:“你听明白了没有?”
  都连加农道:“明白。”
  范先生问道:“什么叫潜艇?”
  都连加农道:“一种能潜进水中去的船,可以在水底下,攻击水面上的船!”
  范先生和都连加农,一本正经地在作这样的回答,在一旁的一个海军中将,和两个海军上校参谋,脸上表情的那份难看,真是难以形容。
  杰勿生中将压低了声音,说道:“范先生,你──”
  范先生已挥著手,道:“现在我不能向你解释,要等事情有了结果,你才会相信我的话,现在我只有要求一艘小快艇,任务是查明这艘潜伏的潜艇,是不是还有同伙,并且尽可能的毁灭它们!”
  三位高级海军人员,一起尖声叫了起来:“凭什么?”
  范先生镇定地拍著都连加农的肩头,道:“凭他!”
  中将叹了一口气,两位高级参谋扭动著手指,办公室中的沉默,很令人难堪,都连加农忽然道:“范先生,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
  范先生道:“不能怪他们,事实上,如果我处在他们的地位,也一样不会相信!”
  中将的神情,是明显极度无可奈何的,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给这位年轻人一艘快艇!”
  范先生向都连加农作了一个手势,都连加农跟著一位高级参谋,走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关上,范先生的神情变得极其严肃,道:“中将,即将发生的事,我要求你保持极度的秘密,而且不要向我询问  问了我也不会回答你!”
  中将苦笑,道:“怪谁呢?谁叫我自己向海军部推荐你?──”
  范先生笑了起来,中将的疑惑,他是可以想像得到的,谁又能想得到,有一个人,能够在海中生活,而且,可以指挥海中的生物?
  范先生伸了一个懒腰,从办公室的窗口看望出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