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03-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咔ㄒ啤=ソサ兀谟兄拥母浇碌拇迓洌忠桓鲆桓龅亟⒘似鹄矗谎蚵姆课荩谎嫉牟队愕墓ぞ撸谎镊詈诙萑醯拇笕撕托『ⅲ磺型耆谎蠛R舱昭犊毓┯χ悄芪稚畹氖澄铩
  □    □    □
  一晃眼过了十二年。
  十二年下来,海边的一切,和十二年之前,未发生那场大海啸之前,几乎是完全一样了。所不同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辛加基。
  辛加基老了许多,自从五年前,他的第二个妻子生热病死了之后,他几乎已经不能出海捕鱼了,他第二个妻子并没有替他再生孩子,辛加基变得极其颓丧,而且,终日喝著味道劣而性烈的烈酒,要不是他编织渔网的技术,还是第一流的话,他真的无法再生活下去了。他不能出海捕鱼之后,就替新村中的人,编织渔网过日子。
  那一天中午,天气闷热得一丝风也没有,辛加基赤著上身,他的身子,不怕炎炎的烈日,但是,用来编织渔网的麻上的许多小刺,和著汗浆,沾满了他的身上,却使他感觉到很不舒服。
  他又大大地喝了一口酒,抬起头来,看到天际有一大团乌云,狂马一样卷过来,同时,海水也显得很不平静,向远处看去,蓝色的海水,变得浑浊,而且卷起一阵一阵的白花。
  辛加基吸了一口气,身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知道,有暴风雨来了。
  暴风雨往往是突如其来的,浪头又会卷起老高的,不过,在经历了十二年前的那一场海啸之后,对于普通的巨浪,辛加基已经有点麻木了。
  所以,当其他人叫著,嚷著,纷纷躲避之际,他仍然抓住了酒罐,呆呆地立在海边。
  天上的乌云,挟著狂风骤雨,卷了过来,老大的雨点,急骤地洒了下来。辛加基的皮肤,虽然因为饱历风霜而粗糙不堪,但是大滴大滴的雨敲下来,落在他的身上,他还是感觉到一点疼痛,不过,雨水也清洗了闷热和身上的刺痒,辛加基再喝了一口酒。
  雨越来越大,眼前已经是一片朦胧,海面上响起了轰隆的声响,在一片水花中看出去,已经可以看到,一个十几尺高的巨浪,向岸上卷了过来。
  浪头的顶端,海水因为急速地向前滚动,而变成一片耀目白色,辛加基在浪头快要卷上来的一刹间,突然看到,在雪花的浪头尖端,有一个巨大的黑影,辛加基一时之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条鱼,一条极大的鲸鱼。
  辛加基和沿海的渔民,不常遇到这样的大鲸鱼,但如果遇上的话,他们都知道,这样大的鲸鱼,只要鱼尾轻轻一摆,就可以将一艘渔船,拍上半空中去。
  眼前这样大的一条鲸鱼,随著浪头,压了过来,辛加基不禁目瞪口呆。
  可是紧接著,他所看到的事,更令他不由自主,大声嘶叫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就站在那条在浪头顶端,雪白的浪花飞溅之中的那条大鲸鱼的背上。那实在是一个人,稳稳地站在鲸鱼背上,看来,就像是鱼背的一部分一样,但是辛加基还可以清楚看到,鲸鱼背上站著一个人!
  辛加基不断地叫著,自然,风雨交加,海浪汹涌,他的叫声,连他自己也听不见。
  他叫著,伫立著不动,眼看著浪头卷到了岸上,由高而低,浪花迸散,那条巨鲸一个转身,又没入了海中,在巨浪后退,第二个浪头还未曾卷到之际,海水有一刹那的平静,辛加基也看得更清楚,而且确定,鲸鱼的背上,站著一个人!
  他不但看到了那个人,而且还看到那个人是赤身露体的,稳稳站在鱼背上,随著向后退去的巨浪,没进了海水之中。
  等到那条鱼和那个人消失了之后,辛加基大叫著,冲回村中,他拍著每一家紧闭著的门,将村中的所有人,全叫了出来,他像是疯了一样,挥著手,用嘶哑的声音叫道:“海神,我看到海神!”一面叫,一面指著海边。
  当然,开始没有人相信辛加基的话,但接著,所有人全叫了起来!
  海边,在接连几个浪头之后,又是一个大浪头卷了过来,这一次,不仅仅是辛加基一个人看到,所有被辛加基叫出来的人全看到了,在浪头的顶端,飞溅,翻滚中,有一条大鱼,在大鱼的背上,笔直地站著一个人,真正的人,那个在鱼背上的人,显然也看到了聚集在海边的村民,他在鱼背上,向众人挥著手。
  所有的人全跪了下来,在暴雨之中,顶礼膜拜,大声呼叫著,他们看到了海神,海神大显神通,让他们看到了真像!
  当所有的村人,连辛加基在内,重又抬起头来之后,那个巨浪已经退了回去,他们还看到大鱼和鱼背上的那个人,迅速地没进汹涌的海水中情形。
  暴风雨在第二天就平息了,接下来的两天中,辛加基和这一村的人,看到了海神的事情,传遍了沿海的几十个村落,不过,其它村子的人,对于他们看到海神的事,还是不怎么相信,一直等到一艘沿海最大的捕鱼船,脱险归来,船长和船员,讲起他们在那场暴风雨之中的遭遇,所有的人,才真正相信了。
  那艘渔船,不属于辛加基所在的那个小村落,像辛加基所生活的那种小村落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不论有什么事发生,至多也不过在相类似的小村落中,传来传去,传不出他们的生活范围之外的。
  不过那艘大渔船却不同,它是属于一个有上万人口居住的港口渔镇的。那艘渔船,虽然不见得如何先进,但是比起小村落中人的捕鱼工具来,可说是进步得多了,它有六十呎长,有三十个船员,有很大的拖网,可以远航到印度西南海域中的一连串列岛。
  渔船叫“玛泰号”,船长是一个极有经验的捕鱼者,叫作摩里。摩里船长是在暴风雨发生前两天出海的,目的地在二百浬外,所以,当暴风雨侵袭之际,他的玛泰号,根本找不到任何躲避风雨的机会。六十呎长的渔船,在怒涛翻涌的大海上,和一片小树叶,完全没有分别。
  摩里船长脱险回来,回到了那个渔镇之后,对很多人叙述这次事情的经过,他说,在开始的时候,他的船完全失了控制,在海中,被一个一个浪涌起又跌下,几乎每一秒钟,全船都有被浪头震成粉碎的可能。他已尽了他的一切力量,但眼看已经完全绝望了。
  渔船被一个急浪所引起的大漩涡,卷进了海底,四面全是壁立的海水,只要这些海水一压下来,那就一切全都完结了。
  摩里船长在他自己也记不清楚是第几次重覆他的叙述,这一次是对著十几个自全国各地赶来的新闻记者们面前,这样叙述著:“当时,每一个船员,都知道,海水涌上来,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这些海水一压上来,所有一切,全都成为碎片,我们每一个人,都发出了绝望的呼叫声,然后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
  尽管摩里船长已经对他的经历,讲了不知多少次,但是一讲到这里,他仍然情绪激动,不由自主地喘著气,停了片刻,才能够继续下去。
  他先重覆了一句,道:“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一大群极大的鱆鱼,自海中冒了出来,那些鱆鱼的脚,至少有手臂粗细,有十几呎长,有的更巨大,对了,它的八只脚,紧紧地缠住了船头,那只鱆鱼,它的眼睛,比……”摩里船长的手比了一比,大约是直径二呎,又继续道:“比这个更大,它缠住了船头,其余的鱆鱼,缠住了它的身子,在四面的海水,未曾压下来之前,将渔船硬拖进了海水之中。我们每一个人,在一刹那之间,都抱住可以抱住的东西,船很快穿出了海水,又被浪花涌了上来,已经脱离了险境。”
  摩里船长讲到这里,停了一停,一个年轻的记者问道:“你以为这是奇迹么?在大风大浪之中,鱆鱼本身也要找附著物来避难的,那不过是一种巧合而已。”
  摩里船长怒视著那个记者,道:“你等听完我的话,再发议论!”
  摩里船长挥了挥手,又道:“这一大群鱆鱼,在大风浪之中,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我们的船员之中,有好几个被巨浪卷进了海中,也是鱆鱼将他们再卷上船来的,几百只大鱆鱼拥著我们的船,我们只当是奇迹,一直到了风浪渐渐平静之际,我们才看到了他!”
  摩里船长在讲及“看到了他”之际,神情之间,充满了诚敬之色。
  所有的记者全不出声,摩里船长停了片刻,才又道:“我们看到了都连加农──那是南部沿海,对海神的称呼,我们看到了海神!”
  记者仍然不出声,目光集中在摩里船长的身上,摩里船长道:“他站在一条大鱼的背上,大鱼穿过鱆鱼群,向船游来,保护渔船几乎二十小时的鱆鱼,一起向他喷著水箭,他发出一种奇怪的啸声,挥著手,鱆鱼就纷纷沉进了海中,消失不见了!”
  摩里船长讲到这里,几个记者异口同声问道:“他──那海神,有没有继续接近?”
  摩里船长道:“有。这时,我们已经看出,那一群鱆鱼,完全由他指挥的,是他救了我们,大部分船员,已经膜拜起来,大鱼继续接近我们,我呆住了,站著,我看得很清楚,他和我们几乎一样,全身好像有鳞又好像没有,浪花飞溅,他站在鱼背上,一直来到离我二十码处,才向我挥手,接著,大鱼掉头向前游出去,我们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摩里船长在讲完之后,可能看到记者之中,大多数还有著怀疑的神色,所以他又极其庄严地补充了几句,道:“我的三十个船员,他们全看到的。”
  一个记者道:“在那次暴风雨中,有一个小渔村的居民,也看到了海神,你是不是以为你们看到的,是同一个海神?”
  摩里船长道:“我相信只有一个海神!”
  另一个记者拿著速写簿和笔,来到了摩里船长的面前,道:“船长,请你详细说明海神的容貌,我根据你所说的画,你觉得有不像的地方,我尽量画得像你看到一样!”
  摩里船长点点头道:“好,他大概和我一样高……”
  摩里般长站了起来,他大约有六呎一吋高,摩里船长详细讲述著海神的外形,那个精于素描的记者,用心听著,簌簌地挥著笔,在纸上画著。
  四十分钟之后,摩里船长看著那记者的作品,点了点头。
  所有的记者,全凑了过来,看了根据摩里船长的描述而画出来的“神像”,所有的人,都呆了一呆,毋宁说他是一个人更来得贴切一点。
  在经过了记者的访问之后,“海神”出现一事,就登载在报纸上,引起了外人注意,但是这种注意,也只不过是兴趣而已,看到了“海神”的画像,人们也没有加以多大注意,而且,这一类新闻,作为人茶余饭后的茶资,时间也不会太长,大约是一年半载吧,除非他再度出现,不然是不会再有什么人记起的了。而“海神”却又未曾再出现过。
  一年之后,已经没有什么人再提起这个海神了,除了曾见过他的人之外,其余的人几乎不能承认他的存在,也没有人去深入研究这件事。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
  印度的贫困,是举世知名的,但是印度富翁的穷奢极侈,也是举世闻名的。
  在孟买的近郊,经过了挤满了衣不蔽体,面有菜色的贫民,肮脏而狭窄的街道之后,可以找到许多豪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