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03-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且就在这一刹那间,都连加农就在他的身边,一面叫著,一面扑了过来,夺下范先生手中的火棒,抛进了水里。
  可是水中的火棒,在水里一样燃烧著的,亮光一样照耀著。
  不过就算是亮光照耀著,范先生也无法再看清楚眼前情形了。他只听到一阵又一阵极其怪异的声音,而岩洞内的情形,也激烈地翻滚了起来,就像是置身在一架急速旋转的洗衣机一样,溅起的海水,有好几十尺高。
  范先生陡地喝了两口海水,当他能够勉力再戴上面罩之前,身上突然一紧,像是被十几道又粗又紧的绳子,紧紧地捆住了一样,他想再挣扎。可是却完全无从挣扎,那种紧紧的捆扎,令得他的呼吸困难,而且,令他在旋转著的身子,被激烈地抛来抛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他就昏了过去。
  范先生不知道自己昏过去了多久,他总算自己渐渐又有了知觉。
  可是他有了知觉之后,他所感到的,是致命酸痛,他真怀疑自己全身的骨骼,是不是完全碎了,他睁开眼来,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范先生第一个反应是:要弄清自己在什么地方,而要弄清自己在什么地方,当然得要看得见四周围的情形才行,所以他又向腰际的火棒摸去。
  可是,当他的手指,碰到了火棒之际,他陡地想起来了,在他昏过去之前,是好好游进一个岩洞来的,突然之间产生了那样的变故,就是因为他燃著了一支火棒!
  所以,他停了一停,而就在那时,他听到了都连加农的声音,都连加农的声音,就在他不远处传来,在不断地叫著:阿里,阿里!
  再接著,就听到了阿里的呻吟声。
  范先生镇定了一下心神,他听到都连加农仍然在不断叫著,而阿里在发出了呻吟声之后,也开始讲话,只不过语音很低,听不到他们在讲些什么。
  过了约莫有五六分钟,范先生已经知道自己是躺在一块比较平滑的岩石之上,刚才突如其来所发生的事,和火棒在闪亮的一刹间,所看到一切,在他来说,就等于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他挣扎著撑起了身子,坐了起来。他不能肯定都连加农是否有在暗中视物的本事,还是感觉特殊灵敏,他才坐了起来,还未曾出声,就听得都连加农问道:“范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范先生只觉得自己全身,有说不出来的酸痛,而且,他还觉得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不少,但是他也可以肯定并没有受伤,所以他道:“没有什么,阿里怎么样?”
  都连加农舒了一口气,道:“她也没有什么,真算是幸运的了。”
  范先生心中觉得很难过,因为这一切发生,全是他冒失点著了火棒而引起的,他吞下了一口口水,道:“我很抱歉,刚才闯了祸。”
  都连加农道:“是我不好,我没有先告诉你,你们两个都没有事,我要去看看他们!”
  范先生一时之间,还弄不明白都连加农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因为在他语气中听来,彷彿另外有人出了意外,也要去照应一样,但事实上,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没有其他的人。
  但是,范先生立即明白了!
  他明白都连加农所指的“他”是什么了!接著,他听到都连加农跳下水的声音,然后,一切都静了下来,只有阿里,不时发出一下呻吟声,四周围一片漆黑,范先生从来没有如此一筹莫展过。
  幸而都连加农去了没有多久就回来了,范先生一听到有人游出水面的声音,就道:“希望你那些朋友,没有受到太大的惊吓!”
  都连加农的神情怎样,范先生并没有看到,可是从他隔了好久才出声的情形来推测,他的心中,一定不会十分愉快,他道:“还好!”他讲了两个字之后,顿了一顿,又道:“你那个会发光的东西呢?还有没有?”
  范先生吸了一口气,道:“有。”
  都连加农道:“我想看看阿里的情形。”
  范先生吞了一口口水,取出一支火棒来,当火棒“嗤”地一声响,冒出火光来之际,他又看清了整个岩洞中的情形。
  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的是,岩洞还是那个岩洞,可是,已经看不到都连加农的那些“朋友”了。都连加农的那些“朋友”,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怪物,只不过是大大小小,数以千计的鱆鱼。范先生在水中游进来的时候,在水里看到的那一对一对,暗绿色的眼睛,也全都是这些鱆鱼的眼睛,而当范先生第一次燃著火棒之际,突然向他袭击的,自然也是那些鱆鱼。
  一想到这一点,范先生的心中,不禁仍有不寒而栗之感。那么多的鱆鱼,最大的究竟能有多大,范先生并不能确切地说得上来,可是他可以肯定的是,在那火光的一闪的一瞬间,他看到有一条大鱆鱼,一半身子懒洋洋地躺在一块大岩石上,两只眼睛的直径,至少在两尺以上,触须上的吸盘,每一个的直径,也超过六寸。
  那么多鱆鱼,在骤然吃惊之下的袭击,如果不是都连加农及时喝止的话,那简直是不可想像的。而都连加农居然能在这样情形之下,在至多三秒钟的时间之内,就制止了这场骚动,那也是难以设想的一件事,由此可知,他和那群鱆鱼的关系,是如何之密切。
  范先生将火棒插在他躺著的岩石的缝中,他看到都连加农,扶著阿里坐起来,神态显得很小心,阿里的脸色,极度苍白,不过也看得出并没有受什么伤。
  风暴好像已经过去,范先生可以定下神来,仔细打量这个岩洞了。
  那是一个极大的岩洞,从水面到洞顶,至少有五十呎高,洞中的空气,带著海水的腥味,但是毫无疑问,那就是地球表面上的空气。
  范先生立即明白了,这个岩洞,可以说是自然界最伟大的奇迹之一!
  这个岩洞,一定是在地壳变迁时所形成的,当年如何会在海底,形成这样巨大的一个岩洞,那实在是无法想像的事情了。但是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这个天翻地变化之中,岩洞的四周围,从陆地变成了海洋,由于变化来得太急骤的缘故,洞中的空气,没有“逃出去”的机会,而留了下来。
  正因为这个洞中有空气,所以都连加农才能生存下来,都连加农被鱆鱼带到这里之后,简直可以说是在鱆鱼的抚育下长大成人的!
  生物学家曾证明过,鱆鱼的智力相当高,可是高到了可以养育异类的程度,也叫人始料不及的,范先生知道,世上曾发现过被狼抚育长大的人,可是,一个被鱆鱼抚育长大的人,毕竟和一个被狼抚育长大的人,是大大不同!
  范先生想到这里,都连加农已经转过身来,范先生立时道:“我表示抱歉!”
  都连加农道:“还好,它们不过受了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
  范先生停了片刻,又道:“你能和它们完全……用语言表达意思?”
  范先生一面说,一面作著手势,都连加农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奇讶地道:“为什么不能呢?它们和我们,有什么分别?”
  范先生低头看了看自己,说道:“太不同,例如说,他们有八只又长又软的脚!”
  都连加农笑了起来,道:“一样的,完全一样的!”
  他在那样讲了之后,又停了片刻,才又道:“在大海中,所有的生物,全是一样的。”
  范先生不想和他争辩这个问题,事实上,这是一个想争也无从争起的事,他看到阿里已经站了起来,他也站了起来,道:“我们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了?”
  都连加农现出非常奇怪的神色来,道:“离开,到那里去,这里就是我的家,现在阿里也来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阿里也来了,他更加不愿意走了!
  范先生望著他,道:“不,这里只不过是深在海底的一个岩洞,而你是一个人,人应该住在陆地上,过人的生活!”
  都连加农的神情,看来极其疑惑,范先生则用很坚定的语气道:“你应该跟我走,我带你回人的世界去!”
  都连加农仍然没有回答,范先生吸了一口气,望向阿里,他看到阿里也用恳切的眼光望著都连加农。
  当范先生看到阿里望著都连加农那种眼光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希望不会落空了,因为即使都连加农不愿意离开这里,阿里一定是愿意的。谁都看得出,他们是在恋爱之中,都连加农当然也会上陆地去!
  事情的发展,和范先生预料的相同,在阿里的那种眼光下,都连加农的头,慢慢低了下去,而当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谁都可以看得出,他已经有了决定。
  一枝火棒已经快烧完了,范先生又燃起了第二枝火棒,都连加农伸手,在阿里的脸颊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站了起来,望著范先生,道:“我要和它们道别。”
  范先生忙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永远离开海洋!”
  都连加农扬了扬眉,道:“当然,但我们总要离开一个时期,是不是?”
  看出了都连加农那种黯然神伤的神情,范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没有说什么,都连加农又已经纵身跳进了水中。
  他入水的时候,简直就似是一条鱼那样滑进去的,接著就消失了。
  火棒发出的火光,闪动著,令得许多凸出的岩石,在黝黑而平静的海面之上,结出奇怪的投影。范先生和阿里两人,互望了一眼,都保持著沉默。
  不一会,平静的水面上,起了一阵波纹,波纹越来越扩大,看得出在水下面,一定是有不少东西在蠕动著,接著,两条极长的鱆鱼触须,突然划破了水面,伸了出来,都连加农双手抱住了其中一条触须,鱆鱼触须扬了起来,将他安然举起,放在一块岩石上。
  都连加农在离开水面之后,口中不断发出一种尖锐,短促,令人觉得古怪的声音,岩洞水面上的暗涌,越来越甚,首先,是那两条大触须的主人。一条极大的鱆鱼,从水中冒出了头来,接著,整个岩洞之中的水,就像是在刹那之间,一起沸腾了一样,冒出了无数的水泡和水花,不知有多少条大大小小的鱆鱼,一起从水中,冒出了半个身子来。
  冒出水面的鱆鱼,暗绿色的眼眨动著,有著角质喙的口张动著,发出和都连加农所发出的同样怪异的声响,都连加农自岩石上跳了下来,就在水中,抱著这条鱆鱼的头,又拍著那条鱆鱼的嘴,轻轻扯开了一条将他身上绕住的鱆鱼触须,又将一条小鱆鱼触须上的吸盘,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特异的一个惜别会,范先生在刹那间,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当范先生,阿里和都连加农,离开了那个海底岩洞后,又由海龟带领著,在海中游近“鱼人号”,冒出水面之际,早就已经天黑了。
  上了船,范先生和阿里吃著罐头食品,都连加农只是随手抓了两条鱼,生生地吞了下去。这一晚,范先生虽然已经相当疲倦,但是却仍然兴奋得睡不著,他已经拟定了一个计划,要将之逐步付诸实行。
  首先,他修理好了“鱼人号”上的无线电通讯设备,打了一封长电报给总管,电报的内容是说,因为极其重要而特殊的原因,他无法参加非人协会的年会,但是,在下一年度的年会中,他一定会提出一个新会员的候选人,而且预料一定会获得全体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