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女博士的风流韵事-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了实验的时间。 




 星期四的上午孟雪如约来到医学研究所贾博士的实验室。贾博士也真名副其实,在那个紫外灯下就真地出现了压扁的淡黄色的月亮条带!尽管很淡,尽管才是她第二步中十个过程的第一个,但终归是有“东西”了!有“东西”就是有希望,孟雪看了他的实验过程跟自己的一模一样!可那贾博士说中间有一点小窍门。问他什么,他就笑眯眯地望她好几眼,说那是他多年的经验积累,关键点就是不说!孟雪明白,这是知识产权——要花钞票买! 




中午,她请他吃饭,在吃饭时,孟雪说:“贾博士,你帮我个忙……” 



“我这一个上午不都在帮你吗?”贾博士笑眯眯地,手又到孟雪的手背上鸡啄米似的啄了一下。 



“可是,我想在我的实验室里能够重复出来你的实验!”孟雪坚持说。 



“哦,”贾博士收敛了那弥勒佛似的脸,变得严肃起来,“你跟他们不一样,你不是在混文凭,而是真正地想学点东西。” 



孟雪点点头,看到贾博士又成弥勒佛了。 



“可你要交学费的啊……” 



“那好,”孟雪有了陈忱那几千块钱垫底,说话底气也足,“你说多少?五千块,够不够?” 



“这个——” 



孟雪看到眼前的五个指头把那张弥勒佛分割成七块。他又强调:“明白吗?五万块!” 



“什么?”孟雪心底咆哮,“你也太宰人了吧?” 



但是,她只觉得脸涨得有点发热,什么都没说出来。这时他却慢悠悠地说:“你别着急,我也有事请你帮忙呢,这样我们互相帮助,抵消了,你看如何?” 



孟雪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出现功能障碍了还是耳膜通透了。但她的确听清了“帮助”和“抵消”两词。按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形成的礼尚往来的传统,自己能帮得上的当然要帮。 



“好,你说吧,我能帮你什么?” 



“那么,”贾博士的手压在孟雪的手上,“我想再看看你走模特舞步……” 



“可……” 



“你放心,”他依旧压着孟雪欲抽出的手,“我什么都不做,只想欣赏你的舞……” 



“可是……”孟雪面露难色,“那么多年了,我都忘记了……” 



“不,”他执著地说,“我帮助你回忆,再说你怎么走舞步我都想看,都爱看……” 



“可是……” 



“你想想只走舞步就抵消今天的学费,划算吗?”贾博士又笑眯眯地说,“五万元啊,几次舞步就解决了,并且解决了博士学位,划算吗?” 



他的目光整个笼罩着孟雪,孟雪快被他淹没了。听得他又说:“我在五星级大酒店订了总统套房,我们现在就去!” 



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困难、模特、舞步、实验、第二步、博士学位、总统套房,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怎么都搅在一起成了一股绳子?孟雪就在这根无形的绳子的捆绑下迈进了总统套房。 




这总统套房的确与众不同。进入门内的孟雪就有种参观的欲望,但双脚局促地粘在地上。这时贾博士笑眯眯地说: 



“别紧张,我遵守我们之间的君子协定,你可以随便转转。” 



说着,他独自进入客厅去了。孟雪想转转也好,等时间磨蹭到了也好溜之大吉。于是,她就仔细研究起总统套房了。这套房豪华、宽敞,会客大厅很大,有五十多平方米,地面是天鹅绒般的地毯,大红和金黄色编织而成,墙壁的颜色也基于同样的色调,不过比地面更淡一些,地中央一套金黄色真皮沙发,还有一套八人会客桌,家具、门框、窗边全部是红木的,配上墙壁上精美的油画,整体显得金碧辉煌。西面墙边一个大投影电视威严挺立着,贾博士正在那里调频道。孟雪权当没看见他,继续参观。 




有一大一小两个卧室,两个卫生间和一个可直接走进去的衣帽间。主卧室有巨大的双人床和豪华被褥,还有镶金边的梳妆台,真是漂亮!特别是主卧室的浴室也特别宽大,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浴缸,四周带有冲水按摩功能……这要是和陈忱来这里,她想,她早就跳到这个大按摩浴缸里去享受了。可是今天,她不能!忽然感觉背后似乎有冷风袭来——贾博士就站在身后,距离自己有一米。孟雪立刻出了卧室来到大客厅。 




三幅巨型天鹅绒窗帘已经被拉满,遮去了正午的天光,壁灯、棚吸顶灯闪着柔和的橘黄色灯光,给人的是温馨和谐的气氛,孟雪差点不知道自己是和谁来到这里的。真皮沙发的上面没有开灯,那个地方是一片黑暗,而贾博士就深陷在真皮沙发里,直到他邀请孟雪到电视机前的宽阔的场地上的时候,孟雪才寻觅到声源。 




此时,头上的舞台聚光灯亮了起来,音乐响起来了,是美国的那个经过漂白的黑人麦考尔?杰克逊的光碟,也正是那一年时装表演的音乐!隐隐的一种怀旧、一种青春的涌动推动着孟雪踩着节奏走起了当年的模特步,特别地走到沙发近前,她的那个造型虽然只有几秒钟,可是,她却看到那黑暗中的东西蠕动了一下就静止下来,每当她走到沙发前都是同样的情况!奇怪……难道他……孟雪不敢猜测,但是,她准确地预感,他绝不会从那个沙发站起来扑向自己。 




“你喝点水还是饮料,”黑暗中一个声音混合着音乐发出来,“在旁边的吧台上,然后进行第二场。” 



孟雪笑笑走到吧台,如果说才进入总统套房时她有种担忧有种疑虑的话,现在她倒觉得有趣,有点想揭开这个怪人的谜底,但是,她似乎已经隐约地预感到什么…… 



“第二场,”黑暗处第二次发出声音,“把紫色的连衣裙脱掉!” 



站在天鹅绒地毯上正准备起步的孟雪像被点化了一样足足愣了半分钟。 



“你不是要看模特舞吗?”孟雪声音尖厉地质问,“怎么让我跳脱衣舞?!” 



“是哦,”黑暗中那个声音有点沙哑,“我说要看模特舞步,没说是穿衣舞还是脱衣舞,脱掉衣服走模特舞步也是模特舞啊?” 



“可是……” 



“想要跨过‘第二步’吗?”黑暗处又发出声音了,“放心,我只坐在这里看,保证不会去碰你!” 



第二步,第二场,第二步,第二场,科学研究,T形舞台,孟雪的大脑里怎么都不能排除这两个本没有联系的独立的舞台,而现在却被黑暗中那个怪物合二为一了! 



好吧,为了科学而献身吧,为了科学就脱衣吧!她有些愤怒了,一把拉下连衣裙的拉链,一扬手把连衣裙甩向天空中,又被房顶反弹落到地面上,这些她都不想管了,她想看看,这黑暗中的东西究竟是神是人还是鬼。她就穿着三点式踩着音乐明快性感的节奏向黑暗中走去,她看到了自己胸前的双乳震颤着,向乳罩外撞击着,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芒……还没有走到沙发,就听得黑暗处爆发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叫声叫住了孟雪的脚步,她被吓住了,茫然不知所措地望着黑暗中的怪物。 




“你穿上裙子,”黑暗中的人似乎喘息着,“你可以走了,你所想要的下次我都给你……” 



就这样表演结束了?!并且还要有下次?不管怎样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逃离这个令人恐怖的总统套房,她不知他怎么了,甚至怕他死在这里,那自己可真别说跳黄河,就是跳到那明净的总统浴缸都洗不清呢! 




可是,到了门口,她又朝那黑暗中的人大声说:“要叫救护车吗?” 



“不用,没事。” 



那声音听起来已经正常了,孟雪终于离开了总统套房。外面是下午的天,眼前是碧绿的湖水,白天鹅在湖水中嬉戏玩耍,她真想跳到那湖水中把自己这一身的臭汗都洗干净。头顶上太阳当空照,一排棕榈树的长影落在另一侧的路边,留给她的是极其灿烂的阳光,刺得她眼睛痛,可她仍然觉得还是阳光最好,因为她知道那七彩的阳光中就有紫外光在照射着她,她希望它们更猛烈更密集的吞噬洒在她身上的阴暗的目光…… 




然而,大脑里依旧是贾博士的那声凄厉的惨叫,他究竟怎么了? 



九、鬼魂附体 



第二天,她就把贾博士的实验在自己的实验室重做了一遍,但是,那个压扁的月亮仍没有出现。面对这毫无结果的结果,孟雪把实验过程以及和贾博士交往的全过程重温了一遍,她猛然醒悟,这个贾博士的小窍门不止一个,昨天的不过是抛砖引玉,他还留了一手,还等着下次! 




好烦啊!她感到莫大的屈辱,平生里第一次单独为一个人表演模特步,还在愤怒中走了几步脱衣舞!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为了世界上那么崇高的追求而做了世界上最卑俗的事,这究竟对不对呢?交换,这个在商品社会诞生的时候就出现的事物,那时就是物与物的交换,双方觉得值得,交换就根据所需而产生了,发展到后来就出现中间的媒介物,后来演化成货币,于是,人们就通过这个中间的东西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去换取所需。可是,这贾博士的脑力智慧的辛苦付出和自己给与的精神享受又由什么来衡量呢?然而,似乎他们回归了最原始的时代,直接交换! 




孟雪整个下午都坐卧不安,而交换这两个字被复制了千万个,充盈在大脑里,简直要爆炸了!她想缓释一下心中的烦闷,几步来到杨博士身边,可是她却什么都没说,掉头离开了。是的,她对他说什么呢?又能对他说什么?于是,她回到自己的实验台前,而涂颖祎正静静地坐在电脑前。孟雪眼馋地望望她,也许女人之间好沟通些,可是,她听了又会如何看待自己?孟雪真的太累了,整个身体沉重地散落在椅子上,之后,她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你病了吗?”不知何时,涂颖祎来到她身边,“你的脸色很难看。” 



“哦,没有,”孟雪无力地回答,“只是很累……” 



“那你快回家吧,”涂颖祎说,“好好休息一下,你的脸色真的好难看!” 



经过涂颖祎的提醒,孟雪才想起,是应该回家。 



保姆出去买菜去了。她独自一个人上楼,到了卧室,她把自己摔在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床上,黑眼球再也无力接受窗外夕阳的余晖,悄悄地转向脑海深处去了…… 



忽然,天空变得灰蒙蒙的,那个圆溜溜的东西又悬浮在西天,轮廓依然清晰,依旧是那么亮而不明,依旧好似一个发光体却又不像,漫天迷蒙的东西还是张着无数的小嘴儿,把它的光芒咬住了,吞没了,吸尽了,那圆圆的光球两侧独立地悬挂着两抹狭短的光带,还是那么耀眼,还是那么色彩斑斓!这,到底是些什么?是日挂双珥还是月挂双珥?那圆圆的东西到底是太阳还是月亮?……起风了吗?那圆圆的东西边缘怎么又泛起细密的波纹?那波纹怎么又蔓延到如珥的光带?怎么又把它弄模糊了?难道还要卷走它吗?天地间怎么又旋转起来,混沌又出现了,接着就是一派令人窒息的恐怖的黑暗伴着轰隆隆的声音铺天盖地地袭来…… 




她听到的不是雷声,而是手机的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