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女博士的风流韵事-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派令人窒息的恐怖的黑暗伴着轰隆隆的声音铺天盖地地袭来…… 




她听到的不是雷声,而是手机的铃声。这铃声把她从梦魇中抓到现实中来,她发觉浑身燥热无比,原来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这热逐渐地变冷了,冷刺激着大脑细胞,激活了她的精神。她伸出手来到床头柜上打开手机,只见一条短信息:我看到你我怕触电,我看不到你我需要充电,你伤心我就会漏电,如果没有你我想我会断电,如果我抱着你我就会发电,如果你变心了我就叫整个馨城停电! 




这样的手机短信恰到好处地调节了孟雪的情绪,看到最后一句时她忍不住笑了,可再看下去电话号码却是方国豪的。哼!她鼻孔里发出一声送给自己的轻蔑的自嘲:才被一个贾博士搞得精疲力竭,现在方国豪又来挑衅,家里还有一个陈忱,她好似身陷男人的重重包围中——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她跳进了蒸汽浴房,把整个身体浸泡在水中,蒸汽渐渐充满到看不到浴房雪白的侧壁。她就在这迷雾中回味着凌乱的过去。 



那次方国豪镜中虚影拥抱仿佛照片底片,被孟雪深藏在记忆的深处,而他方国豪却怕底片生锈了般,总是牵着孟雪把它翻出来洗洗。曾经几次打电话约她小聚,都被婉言回绝。有的时候,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就说:“我要回家,照顾小孩子。”那方国豪在电话说:“让我去帮忙啊?我是称职的‘保男’,照顾一个幼儿园孩子不在话下!”就好像孟雪养了一窝崽儿似的;还有一次,对着电话,她不得不回答:“我儿子在医院里,他爸爸守在身边,”那方国豪回答说:“我好像是个皮球,在你的脚上踢来踢去,这回多了两个竞争对手了,斗不过,我就免去了。”害得孟雪关掉电话大骂自己“乌鸦嘴”,忙回家看看,见儿子正楼上楼下活蹦乱跳地跑着玩耍,一颗心才算归了位,心里祈祷,自己不是巫婆,咒语总算没有兑现。此后,时不时收到手机短信,都是些“情骚扰”的信息。然而,所有的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它不会影响到她人生的轨迹,可是,这个横空杀出来的贾博士似乎决定着她人生的命运——这太重要了。 




“哎,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洗澡了?” 



陈忱拉开蒸汽浴房的门,那白色的雾气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眼前的一切清晰可见了。自己那雪白的性感的身体在水里动荡着,水纹动荡残留在视觉中的肌肤如白玉一样温润。陈忱笑嘻嘻地就要去抓水中的双乳。而就在此时,孟雪水淋淋的手向陈忱的胯下抓去——她抓到的是一个硬挺挺的东西。 




“你这里总这样翘着吗?”孟雪笑了问。 



“傻瓜!”陈忱趁机抓她的乳房,“是见了你才翘起来的,你不知道,你太性感了,你这对大奶子刺激男人的性欲呢,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你在外面风风火火吗?就为这个!” 




他的双手又抓摸她的双乳,而孟雪感到那抓在手中的东西更坚硬了,此时,陈忱大叫: 



“你别,不,继续!我就要爆炸了!” 



而在孟雪的脑海里闪过贾博士那一声凄厉的惨叫…… 



突然,卧室里传来电话铃声。 



“难道方国豪发完短信息又来电话?”一个念头在孟雪大脑里跳出来,她一下站起身来,就要冲出蒸汽浴房。此时陈忱已经离开浴室到卧室去了。而她竟然一丝不挂一跃一把夺过陈忱拿起的电话。 




“你怎么了?”陈忱大惊。 



“哦,我的电话!”孟雪回答,从陈忱的脸色上读到了自己惊慌失措的失态,她忙把嘴角的肌肉扯出个“上弦月”。 



“哦,老同学!什么?你要到馨城来?欢迎!欢迎!” 



放下电话,孟雪爬到床上,赤身裸体地斜倚床头,地上的陈忱嗔怪道:“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个同学来馨城吗,至于那么紧张吗?” 



“能不紧张吗?”孟雪借陈忱的话,故意掩饰,故作紧张的样子,“老同学,高中时代的,她已经博士毕业了,此次出差来榕,偕同夫君一起来。” 



“好啊,”陈忱说,“见面时你也把夫君带上啊。” 



“好,好!”孟雪笑着说,“你这个人啊,属‘穆桂英’的,阵阵落不下!” 



“你看看,”陈忱说,“咱不是给你‘拿屁股充脸’吗?好心没好报……” 



“你……”孟雪一下从床上坐直了身子——浑身都长了刺的刺猬一样,可是话还没有积攒够力量,就听陈忱说道:“你——像浑身都长了刺的刺猬一样……” 



他顺手把孟雪拽倒,孟雪又好气又好笑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这句话?” 



“我怎么会不知道?”陈忱反问,又笑着说,“我就像你肚子里的蛔虫,知道你想什么,所以,什么事情千万别背着我!” 



孟雪心里“咯噔”一下,想这个人大脑里是不是安装了电子显微镜,否则怎么会有这么细致入微察言观色的本领!自己还真得小心调节焦距,千万别让他焦点集中……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病菌,怕什么显微镜?可是,那方国豪却像感冒病毒,而那贾博士却是致命病菌,他们都虎视眈眈地伺机侵入体内,自己将来能否被感染还真难说,得提高“情毒”免疫力。胡思乱想中,她口里嘟哝着: 




“我太累了,他们来了,好,我要逃避,我需要轻松轻松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在丈夫的怀抱里睡着了。 



要来馨城的孟雪的老同学叫李珊,在十多年前的省重点高中读书时,李珊总是考第一,而她孟雪从来就是第二以下。那个时候心底很是憎恶初中时的同学免费赠送的外号“李谷二”,初中时她曾担任过班里的文艺委员,上课前要唱首歌,她起头,可是,她总是跑调,声音像走旋转楼梯,把高音拐八度降到低音,有一次,她在同学们面前叹气道:“这辈子算是赶不上歌星‘李谷一’了。”这时有个同学大声宣布:“那你就叫‘李谷二’吧!”然后同学一阵哄堂大笑,这“李谷二”就这样强加在孟雪的头上。没料到,又碰上个李珊,不知道和李谷一是哪辈子亲戚的后裔,现就站在自己的前面,座位在前面,个头在前面,最可恨的是名次总在前面,使自己名副其实地成了“李谷二”!那个时候孟雪对李珊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就像两个小夹板,一个冷一个热,夹在孟雪的大脑两边,在痛苦的煎熬中,孟雪终于抛掉了“嫉妒”,从羡慕转化为向她学习,为了赚到提高自己的方法,她开始主动接触李珊,谁知,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友谊,一直延续到十几年后。李珊在北京,大学毕业后嫁了个膀阔腰圆的北京大小伙子,名字却叫钱水妹!这名字和体貌,仿佛小兴安岭的温差:夏天零上三十度,冬天零下三十度!几年前,孟雪到北京出差,那时的李珊就在准备博士入学考试,她的丈夫开个小公司,再后来听说水妹到一家大公司去当高级打工仔了,害得孟雪电话里婆婆妈妈地警告李珊,千万别让哪个野性假男人把“水妹”勾走了,谁知几千里以外电话另一边的李珊一点都不急,反而开怀大笑。好像她很高兴把“水妹”送给人似的。 




孟雪夫妇去接李珊夫妇。一见面,第一眼看上去,比从前有些老;第二眼看上去,比从前有点老;第三眼看上去,和从前一样!夫妻日日相守,同事天天相见,生物体潜移默化,仿佛海水对礁石的亲密接触,竟在不知不觉中。一种“老大不小一无所成”的哀怨,在孟雪心底鬼影似的“倏”地闪过,脸却在阳光下一派灿烂。她笑着把他们迎上车,陈忱握方向盘,水妹坐在副驾驶位上,两位女士就坐在后排座位上。 




“祝贺你高升了。”孟雪拉着李珊的手说,“还是很佩服你,连升三级!你怎么比猴子跳得都快,一下子都当成管科技副市长了!”孟雪眼睛一直上下打量李珊,那眼神仿佛色鬼贪婪地瞧着少女的胸部,“怎么看你都不像个市长啊,哈……” 




“我也觉得不像,”已经变成彪形壮汉的水妹说,“那一天,她上任的那天,我陪她去江水市上任,她回来告诉我:‘今天有好几个局的局长来报到,什么工业局,交通局,管理局……都是年龄比我大的,他们毕恭毕敬地站着,我简直不相信,以为在梦中,掐了一把大腿,好痛!’还把自己的杰作——腿上的一块大血印展示给我看’,哈哈……” 




“是真的吗?”孟雪笑着问。 



“有那回事,”李珊也笑了,纠正丈夫水妹的话,“我可是等他们汇报完工作,才掐的啊……” 



“你真厉害!”开车的陈忱由衷地赞叹。而后,他转向水妹说,“俗语讲,嫁女必胜吾家,娶女必不胜吾家,也就是,娶个老婆,水平定要比自己低,否则,说的话反被老婆耻笑了,你娶个市长大人,没有心理压力吗?” 




“呵呵,”水妹笑了,说,“没有。” 



陈忱还想听水妹解释为什么,可是,这个水妹讲话经济得很,没有免费吐字的理由似的。陈忱转身问李珊:“当官的人一般都是爬楼梯,一步一步爬上来,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市长?快介绍经验,我付有偿咨询服务费啊!” 




孟雪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她正活在另外的世界里。一会儿是那紫外灯下发着荧光的黄色胶带,一会儿是贾博士那笑眯眯的面孔。怎么才能让他把那些小窍门都说出来呢?她思考着,以她的领悟力,其实不需要他直接教他,他只要点拨一下她就能懂的。可是,这个老奸巨猾的滑头,关键的东西总是隐藏得那么深!这会儿陈忱的话如飞虫一样撞入她的耳朵,她蓦然觉得自己沉默久了会给人冷淡的感觉,便对李珊说,“你看看,他就是这样,商人的本性难改,总是离不开money!”头脑里出现贾博士讨价还价的五个手指头……商人都一样! 




然后她转向前面开车的陈忱说,“这回你不用再去找‘神仙’求官了吧?这里有个实实在在的塞过‘活神仙’的人的智慧……”还想再说,忽觉陈忱的脸色瞬间晴转阴,同时,她意识到此时应该给足男人的面子,这个时候男人的尊严就像女人的脸皮一样嫩得易红,又像旧时的窗户纸一样薄,一捅就破。 




此时,李珊说:“我在跳远,助跑以后,一下跳几十步,得了冠军。”李珊望着陈忱大惑不解的样子,解释道,“具体是这样,每年我们国家的组织部门在北京都有一次高级人才招聘会,最基本的条件,博士。我就是在那个会上,经过层层把关,步步为营的考试,一路上,过五关,斩六将,杀到副市长的位置上来的。” 




“是吗?”陈忱佩服转而疑问道,“我觉得在中国以前是学而优则仕,所以才说中国是个价值一元化的国家,后来觉得现在学而优未必仕优,因为现在逐渐变得价值多元化,但是,以你博士毕业就考上副市长的职位,中国有些返古呢,还是有点超前?” 




孟雪想,价值多元化是真的,学而优也不必仕优,那贾博士不是既有名气又有钱赚吗?还要什么仕途?! 



“应当说是现在中国社会进步的体现。”李珊说,“至少是对学识的认可,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