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步步惊心-第6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蠲奈弈尉!“肷魏螅牡溃骸ɑ拾⒙晔翘诵幕嵩诖耸律显僮鑫恼拢癖匾烁缭傥尬识饰恢ΑO衷诘那榭觯挥斜W∽约海盘傅蒙衔ぐ烁纾裨虼蠹彝笨辶耍荒苁撬┰谝豢橥甑埃 ā∥揖菜剂嘶幔⒆攀牡溃骸ò艘偷挠ピ趺椿嵫傺僖幌⒛兀克统鍪笨隙ɑ故呛玫模侵荒苁锹飞隙氖纸拧?膳傻娜硕际歉谝肀叨嗄辏靡爬档娜耍烤故裁慈瞬拍馨才帕苏庋娜嗽谝肀撸谜庑├切墓贩蔚呐潘较露饷创蟮氖纸牛坑志烤故裁慈四艽哟耸禄褚妫俊ā∈奈叛裕成啵桓抑眯诺囟⒘宋野肷危缸盼遥智岵肷魏蠛鸬溃骸ㄎ铱创砹四悖 ㄋ低辏っ哦ァ!∥倚陌р蚍郑烤故遣皇撬龅模克绱司俣亲鱿费谑危故钦娴氖咳缃竦氖囊强滴醺暗暮烊耍绶堑蹦曜返讲菰系氖陌⒏纭0税⒏绯沟卓宓舳运溆欣吹睦婕疟囟ɑ嵩偻埔蝗顺隼矗悸堑较衷诳滴醵运南舶隙ǚ撬簟U庋景税⒏绲氖屏Χ伎梢允瘴河谩C娑曰饰坏木薮笥栈螅钌嵝值苤橐膊皇遣豢赡堋!∑涫凳乱阎链耍以僮肪炕褂泻我猓肯喙氐娜硕家炎跃。也豢赡苡腥酥の镏ぁ?墒俏也桓市模蚁肱靼祝肟纯凑飧龉⒕烤鼓懿腥痰胶蔚鹊夭剑俊∩踔廖夷烧饧虑槭撬陌⒏缱龅模源邮⒏缛螅陌⒏绾桶税⒏缫丫唤鼋鍪腔饰恢亩粤ⅲ腔褂泻抻谐穑鞘堑腥耍陌⒏缛绱俗觯荒芩凳且匝刍寡郏匝阑寡溃 】刹还艽酉率只幔故亲詈蠡窭际鞘陌⒏绺邢右伞J陌⒏纾憧墒前税⒏绱有∏酌艿男值苎剑∧阍趺茨懿腥讨链耍俊〃D――――――――――――― 康熙五十四年的新春在我满腹愁思彷徨中渡过,除夕晚宴八阿哥和姐姐都未来,只有八福晋盛装出现,替养病在家的八阿哥向康熙和众位娘娘请安。她举止得体,笑容自然,化解了不少尴尬,康熙对她也还和蔼;她冷如刀锋的眼神,又让幸灾乐祸、悲悯同情的各色目光全部收敛;看到她,没有人敢轻易滋生无谓的怜悯,她用从小严格培养的高贵雍容,依旧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众人。 我眼睛潮湿,满心感佩地看着这个独自为八阿哥而战的女子。她是瘦弱的,面色苍白,厚重的胭脂根本无法遮掩,身材消瘦,往日合身的宫服变得肥大;可她又是极度坚强的,她原本可以选择留在府中,躲开这一切,任凭他人在背后中伤非议,可她带着笑容而来,替八阿哥请安问好,礼数周全,任人无可挑剔。她让一切嘲笑都变成笑话。 正月二十九日,康熙再次宣诏,停止八阿哥的俸银、俸米。事情本身倒没什么,八阿哥受封贝勒极早,平日薪俸很高,再加上受宠于康熙时赏赐的佐领进项等,钱银颇为宽裕,日常开支绝不会有问题。可关键是此事向朝廷众臣传达的信息,事情过去两月有余,康熙在完全冷静的情况下宣诏,明明白白告诉大家他绝不会宽恕八阿哥,无异是给心存观望和追随八阿哥的朝臣们一个明确警告。 ——————————- 我在梅树下默立良久,想着康熙的圣旨,愁苦满怀,折下一枝梅花。希望它能让黑沉沉的日子着几点亮色。 手持梅花,刚推开院门,王喜就急急冲过来道:〃急死我了,万岁爷要见你,赶紧走!〃说着就往前冲。我笑道:〃你好歹也等我把手中的梅花插好呀!〃他跺脚道:〃我等了大半晌了,赶紧扔掉!〃 我一笑未加理会,手脚麻利的把梅花插好,才随他而行,〃什么事情?〃王喜道:〃不知道,师傅吩咐我来叫人,我就来了,过会子师傅要骂我,你可得帮我说话。〃我笑道:〃知道,都是我的错,不该去摘梅花。〃 进暖阁向康熙请安,康熙心情好似极好,笑眯眯地让我起来。李德全也是看着我微微而笑。 康熙问:〃若曦,你伺候朕几年了?〃我心中一紧,强稳着声音道:〃奴婢四十四年进宫,算来已快十年。〃康熙叹道:〃弹指间就是十年。初进宫时,身量都未长足,朕眼看着你一天天出落的婷婷玉立。朕的女儿都不如你伴朕的时间多。〃我僵硬地笑笑未答话。 康熙道:〃朕对你的婚事左思又想,原本是为你好,反倒有些耽搁你了。〃我忙跪下磕头哀求道:〃皇上,奴婢情愿服侍皇上一辈子。〃康熙笑斥道:〃说什么傻话?哪有不嫁人的道理的?朕再舍不得也要舍。十四阿哥胤祯与你年龄相当,你们素来要好,他绝不会委屈你的。〃 康熙的话一字字都如针锥,扎得我心剧痛。十四阿哥?其实这也许是最好的一个选择,毕竟我们从小相识,对彼此的脾气也算了解,两人虽常有争吵,但他对我一直很照顾;如果历史不变,他结局不坏;又能如我愿逃离紫禁城,躲到小院子中从此不问世事;即使八阿哥之事真是他使的坏,可为了皇位这些阿哥们又有哪一个是干净的呢?我不应该恨他。脑中一遍遍对自己说着嫁给十四阿哥的种种好处。 李德全带笑斥道:〃若曦,怎么半天都不回话?〃我手簌簌直抖,身子发颤,拼尽全身力气磕头道:〃谢皇上圣恩,奴……奴婢……愿……愿……〃一个意字卡在喉咙里,半晌都说不出。 李德全带笑斥道:〃若曦,怎么半天都不回话?〃我手簌簌直抖,身子发颤,拼尽全身力气磕头道:〃谢皇上圣恩,奴……奴婢……愿……愿……〃四阿哥、八阿哥的面容交错在脑里闪过,'意'字卡在喉咙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 康熙叫道:〃若曦!〃声音压迫,我心中恐慌,脱口而出道:〃奴婢不愿意!〃话一出口,忽地全身放松下来,手不抖了,身子也不颤了。原来我千般理智,万般道理,事到临头,还是遵从了自己的本心。 我深吸口气,向康熙磕了个头,坦然道:〃奴婢不愿意!〃原来不过如此!我幷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惊惧害怕,我淡然地等着任何可能的命运。 康熙默默瞅着我,半晌未做声,李德全躬身低头站立。康熙淡淡道:〃你这是抗旨。〃我磕头道:〃奴婢辜负了皇上一片苦心,甘愿受罚!〃 康熙道:〃你就不怕朕处罚你全家吗?〃我磕头朗声道:〃自古明君赏罚分明,我阿玛在西北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从无差错,若为了一个轻如草芥的女子,弃良臣于不用,非智者圣君所为。皇上乃千古仁君,更不会如此。〃 康熙冷冷吩咐李德全:〃女官马尔泰。若曦,恃宠生骄,言行恶劣,责打二十板,遣送浣衣局,专为宫中太监洗衣。〃李德全低声道:〃喳!〃 我向康熙磕了三个头,李德全领我出来,对王喜吩咐:〃准备刑凳。〃王喜看李德全脸色难看,不敢多话,匆匆去备。 李德全叹道:〃若曦,你真是辜负了万岁爷的一片苦心!〃我低头不语。不大会功夫,刑凳备好,执杖人静立一旁,王喜看了圈四周,纳闷地问:〃打谁?〃李德全淡淡吩咐:〃把若曦的嘴堵住,杖责二十。〃 王喜大惊,半张嘴看向我,我微微一笑,自动到刑凳上趴下,闭上双眼。两旁侍立的人把我嘴塞住。 一声闷哼,好痛!起先还能默记板数,一板板打下,慢慢身子开始痉挛抽搐,痛得心中黑乱,任何声音都发不出。 〃送她回屋。〃王喜忙叫人抬春凳,送我回屋,一路上不停地说:〃姐姐,你忍着点。〃 玉檀听到响动迎出来,呆立一瞬,捂嘴惊叫道:〃怎么全是血?〃王喜急躁地斥道:〃还不去备水、创伤药?〃玉檀忙转身而去。 王喜指挥太监把我搁置好,挥手打发了他们,俯在榻边问:〃所为何事?我来叫姐姐时,师傅脸色甚好,应该不是坏事呀!〃 我微喘着气道:〃别问了,多知无益。以后好好跟着李谙达,凡事多留心,少说话。你聪明有余,但话却有些多,没有你师傅的谨慎。〃 玉檀端水拿药进来,王喜搬了屏风挡在榻旁,人回避到屏风外。玉檀用剪刀一点点把衣服剪掉,〃姐姐忍着点,衣服被血糊在伤口上,取时会有些疼。〃我点点头,咬住枕头,玉檀快速地揭下衣布。我牙关紧咬,一会子功夫,已是一头冷汗。 玉檀一面上药,一面问:〃姐姐,发生什么事了?〃我未吭声,玉檀又问王喜:〃王公公,究竟怎么了?〃王喜跺脚道:〃我也正问姐姐呢!当时暖阁内只有我师傅和姐姐在内伺候,我如今也是满心糊涂。〃我道:〃王喜,回去吧!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王喜在屋内打了几个转转,无奈地道:〃那我先回去,玉檀,你好生照顾,缺什么就来找我。〃玉檀忙应是。 玉檀替我拢好被褥,蹲下问:〃究竟发生何事?〃我道:〃其中原由,万岁爷只怕不愿让人知道。只能说,万岁爷对我已经很是宽容,若真说破了,我所犯的罪,就是赐死也不为过。你知道了反倒对你不好。〃她默默出神。 我说:〃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过你素来谨慎小心,我倒是很放心。〃她惊异道:〃万岁爷准姐姐出宫了?〃我微微笑道:〃万岁爷让我去浣衣局。〃她猛地从地上跳起,叫道:〃为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姐姐出身娇贵,连针线都少碰,怎么吃得了那苦?就是那份腌臜也受不了!〃 我叹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玉檀凝视着我,缓缓蹲下,头靠在我枕旁,两人脸脸相对,我朝她嫣然一笑,她却眼泪潸然而落。 ――――――――――――――――― 我行动不便,想着只能请玉檀不当值时,帮我整理东西。玉檀推门而进,手中拿着一大株杏花,屋中立即平添了几分春色和喜气,她一面取瓶插花,一面随口问:〃四王爷来过?〃 我心中抽痛,面上却笑问:〃没有呀!怎么这么问?〃玉檀侧头看我,吐了吐舌头,笑着说:〃我回来时远远看到四王爷好似站在院外,等拐了个弯走近时人却已经不见了,我还以为来看过姐姐。〃 我头缓缓躺回枕上,你刚才就在院外吗?凝视着墙壁,心内酸楚,这不厚的墙壁却就是天涯海角的距离,不过走十几步就能相触,但却是难如登天的险途。 玉檀插好花,人立在花旁问:〃好看吗?〃我看着她黑如点漆的双眼,色若春花的容颜,笑说:〃好看,真正是人比花娇。〃玉檀努嘴道:〃人家让姐姐赏花,姐姐倒来打趣我。〃 我笑看了会杏花道:〃你若有空,帮我收拾一下东西吧!〃她刚听我说完,立即扭过身子,不言不动。我叹道:〃如今是李谙达好心,压而未发,容我在这里暂时养伤,可这根本是迟早的事情,万一哪天来人请我搬走,再整理岂不狼狈?〃 她默立一会,开始忙活,从衣服理起,衣料较好的我都命她捡出先搁在一旁,半新不旧的原放回箱中。待她完全理完,我指了指道:〃这些衣服都没怎么穿过,给人也好,自个留着也好,随你处置。〃玉檀道:〃我不要。〃我道:〃我去的地方用不着这些,反倒糟蹋。最紧要的是那里的人都穿得一般,我穿这些,岂不是生生招人厌烦?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她含泪看着我,一扭身打开了别的箱子。 平日的玩物,茶具,书籍。我笑说:〃茶具就都留给你了。其它的你看着喜欢都拣去好了,别的,别的……〃我一时也想不出如何处理。 〃别的我帮你带出宫,送到你姐姐处。〃玉檀忙向立在门口的十四阿哥请安,然后退了出去。 我看到他,份外不自在,静默了半晌,才道:〃多谢!〃他沉痛地问:〃你为八哥求情了吗?为什么不找我先商量一下?就是不相信我,还有十哥呀!〃 我忽地松了口气,原来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