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众人笑得更大声,三哥心里怎么想的,他们都心知肚明。
秦勉扫了一眼,没看到熟人,直接走到雷铁身边。
“铁哥,先吃饭。”
“嗯。”雷铁跟着他走到晒谷场边的矮柳树下,接过他手中的篮子。
秦勉爱干净,看不惯他脸上的汗,拿出篮子里的水罐,“我来倒水,你洗把脸。”
雷铁点点头,取下脖子上挂着的新面巾,用凉水浸湿,擦了脸和脖子,又擦手,顿时凉快许多。
雷铁就地坐在一捆水稻上,揭开盖子,看到碗里的菜色,黑眸染了几分隐晦的暖意,“你吃了吗?”
“吃了。”秦勉在他身边坐下,随意地扫视周围。
这晒谷场位于村边,十分开阔,四周的树木也不密集,能看到各个方向的景色。田间,人们正忙着将割下来的水稻往晒谷场上运,有人是用牛拉车,有人是用毛驴拉车,更多人是靠肩膀挑,用一根结实的扁担,一头挂着一捆,沉甸甸的水稻随着步伐在肩膀上颤巍巍地晃动。尽管累,庄户们脸上仍然挂着满足的笑容,今年的收成比往年稍好,虽然要交不少田赋,但还能剩下一些,自家也能结结实实地吃几顿白米饭。
秦勉回头问雷铁,“我们家没有畜力,是要借别人的吗?”
雷铁吃一口韭菜煎蛋,满口浓香,“僧多粥少。借不到的话我自己拉石磙。”
秦勉吃了一惊,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靠人力拉?他的视线飘向晒谷场边的一个空闲石磙。这东西至少也有四五百斤重,就算拉得动也能累死人吧?此时,他更觉得他们家穷,没房没车。别看这是古代,车也分为三六九等,驴车相当于现代的三轮车,牛车相当于现代的轿车,马车则相当于现代的宝马级别。秦勉此生的目标又增加了一个——买车。不说买“宝马”,有个三轮车也好啊。
张大栓端着一个大海碗,一边大口吃饭,一边大踏步走过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二十出头的黑面年轻人,五官俊朗,身形瘦高,手中也端着一个黑色的大瓷碗,把饭往嘴里拨着,发出大声的咀嚼声。
“铁子,吃什么好吃的呢?”
“张哥。”秦勉起身打招呼。
张大栓给秦勉介绍身边的年轻人,“这是我邻居,吴敌。”
“嫂子好。”吴敌笑眯眯,眼神骨碌碌往雷铁碗里看,很是活泼的样子,“铁哥,嫂子给你做的什么菜?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
场上的几个妇人看见这一幕,窃窃私语。
“张大栓和吴敌是不是傻了啊?雷铁和秦勉是什么人?居然还往他们跟前凑。”
说话的妇人被她的男人狠狠瞪了一眼,“别人家的事要你操心?”
雷铁把碗往张大栓的方向移了移,“我媳妇做的青椒肉丝、韭菜煎蛋和凉拌茄条。”
他吃饭斯文,这会儿碗里还有不少菜。
秦勉不动声色地往张大栓和吴敌碗里看去,张大栓碗里有两个剥了壳的咸蛋,吴敌碗里则光青菜,但也看得出多放了油。
张大栓不客气地从雷铁碗里夹走一筷子青椒肉丝,看着吴敌眼馋但又不好意思动手的样子哈哈一笑,在一旁蹲下,都是庄户人家,也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铁子,你家的水稻准备怎么碾?”他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吴敌。
吴敌看了看摊好的水稻,两眼一亮,不等雷铁回答就抢着开口,“铁哥,我们家的稻子只割了一小半,碾完这一场就不碾了,下午要接着割。你把我们家的毛驴拉去用吧。”
秦勉生怕雷铁发憨,端走他手中的碗递到吴敌面前,“多谢。不嫌弃的话,尝尝。”
“不嫌弃,不嫌弃。真香!谢谢铁哥,谢谢嫂子。”吴敌笑嘻嘻地伸筷子,但并不过分,夹了少许青椒肉丝和一小块韭菜煎蛋。
雷铁还保持着左手托碗的动作,看着秦勉,眼神带着两分无奈,还有一丝纵容。
张大栓看得分明,快速收回目光,低头吃饭。
“吃吧。”秦勉把碗还给雷铁,拍了下他的肩膀聊表安慰,大方地道,“你要是喜欢的话,晚上再做这三个菜。”
雷铁点点头,把剩下的菜和饭搅拌在一起,不紧不慢地吃起来。
秦勉对吴敌这个年轻人有几分好感,“吴敌,今天太谢谢你了。等过完农忙,我和铁哥请你吃饭。”
吴敌摆手,“不值当什么,反正我家的毛驴闲着也是闲着。”
“就这么说定了。”秦勉坚持。
吴敌便不再推辞,高兴地点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早听张哥说嫂子手艺好,我有口福了。”
“到时还要麻烦张哥作陪。”秦勉对张大栓说道。他并非没有看出张大栓有意帮忙。
张大栓和雷铁关系不错,太客气就虚伪了,笑道:“那敢情好。”
张大栓和吴敌吃完饭就匆匆走了,下午还要继续忙碌。
雷铁把饭菜吃得精光,又喝了半灌水。
“回去吧。晒。”
秦勉没有立即起身,而是问道:“这里什么时候忙完?”
雷铁道:“最多两个时辰。”
秦勉试探地问:“你爹娘那边?”
雷铁淡声道:“我们顾好自己再说。”
秦勉甚为满意地在心中点头,“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一会儿来帮忙。”
“不用。”雷铁看了看日头,拒绝。
秦勉口头上没说什么,自有主意,回家洗了锅碗,锁了门,用竹子编了个草帽,顺便带上菜篮,又来到晒谷场。他也不想在太阳底下晒着,但既然他和雷铁暂时是一家人,就要对这个家负一定的责任,不然的话他住下去也不够理直气壮。
等到吴敌家用完毛驴,雷铁把毛驴牵过来,拉着石磙开始碾稻脱粒。石磙在稻谷上碾压几遍后,秦勉用杨叉将稻谷翻面,继续碾压。如此数次,近一个时辰后,雷铁才停下,接过秦勉手中的杨叉,将稻秆挑起来看,上面的谷粒基本已全部脱落。他对秦勉点点头,牵着毛驴离开。
脱粒后的稻秆就成为稻草了,可以当柴烧,也可以做饲料。秦勉用杨叉把稻草全部挑起来堆到一边,挑起的同时还要抖动几下,确保将稻草里夹杂的谷粒全部抖落,随后,他又把竹扫把将谷子扫成堆。
雷铁回来后,用木锨扬谷。风一阵阵地吹来,谷子里的尘土和稻草的碎屑随风吹走,只余干净的谷粒。
他们的一亩水稻最终收获六百斤水稻,装满了五个大麻袋。晒干后,大概是四百多斤,对现代社会来说太低了,但对这个时代来说还算不错。
雷铁轻松地把麻袋扛起来,运了五趟,把粮食搬回家。稻草则全部捆好,同样运回去。
运最后一趟时,两人顺便去雷家的菜园里摘了一些菜。
雷铁拿了干净的衣服去河里洗澡,秦勉则在家用热水洗了,又开始忙晚饭。
晚上的菜色果然和中午一模一样,只不过,没有瘦肉了,青椒肉丝变成了青椒五花肉。
雷铁像是要把中午少吃的补回来一样,吃了不少。青椒很辣,但辣得很下饭,两人都吃得很满足。
吃完饭,太阳将将落山。
“我有件事和你商量。”秦勉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
“什么事?”雷铁看着屋外竹竿上的袜子。

☆、023章 第一桶金——手动面条机(2)
秦勉把碗捡进厨房,擦了手出来,拿出图纸递给雷铁,“这是我画的‘手动面条机’。”
手动面条机?雷铁疑惑地看向那张纸,首先是觉得笔划很细腻,不知道是用什么画的,暂且将疑问放在心底,细看图的内容。这个小媳妇身上的疑点不少,不差这一个。
图纸笔触清晰,内容简洁明了,很容易就能看懂。
秦勉在雷铁旁边坐下,“昨天不是去镇上逛了吗?我发现镇上的面馆用的面条多是现做现用,非常耗时。这个手动面条机可以快速制作面条,而且把面条晾干之后可以存储比较长的时间。我有两个想法,要么把这个图纸卖给工匠,要么找工匠把面条机做出来卖给酒楼和面馆,都能卖出好价钱。”
雷铁盯着他看了片刻,欲言又止。他这个小媳妇似乎很急着赚钱。他的目光回到图纸上,眼底划过一抹深思,“若真如你所说,何不留着,自己办面条作坊?”
没想到这个古人也有这么敏捷的思维。秦勉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我也这么想过。但我们是平头百姓,没有靠山。这样的好东西一旦被有实力和有势力的人看中,只怕会带来麻烦。”他还有很多赚钱的主意,并不是特别在意面条机。目前最重要的是用最快的速度赚到一笔足够盖瓦房的钱。他不想住茅草屋。
雷铁心念一转,改变主意,“价钱不能低。”
“当然。”秦勉肯定地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新技术吧?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卖图纸,就卖五十两;如果是卖面条机,一个面条机二两银子。怎么样?”
雷铁道:“五两。”
秦勉忍俊不禁,看不出雷铁也是爱财之人。仔细想想,五两银子相当于现代的五千块钱,对那些卖面条的食铺来说应该不算贵。
他有些为难地皱起眉,“不管是卖给谁,最好能做出一个成品。但如果找工匠做的话,岂不是会泄露图纸内容?”
雷铁淡声道:“我做。”
秦勉一脸诧异,“你会做?”
雷铁点头,“明天去山上砍木材。”
秦勉对雷铁过去十年里的经历起了好奇心。到底是经历过什么,雷铁的谈吐不像乡下人,会打猎,能识字,而且还会木匠活。
雷铁站起身,“睡了。”
“等等。”秦勉拦住他,义正言辞,“既然我为我们家想出了一个赚钱的主意,从今以后这碗是不是应该你洗?这家是我们两个人的,我付出了,你也应该付出。”
雷铁一愣,一句话也没多说,转身去厨房。
好男人啊。秦勉朝他的背影竖个大拇指,跟进去,“锅里有热水,用热水洗,不然的话洗不干净。洗好之后清洗三遍。”
雷铁不吱声,却是照做了。
秦勉放心地拿了漱口杯和面巾去洗漱,进屋时顺手把晾衣杆上的衣服收了。在太阳底下晒了一天,衣物上一阵阳光的味道。他把两人的衣物叠好,分开放置;八双袜子也分别放好,一人四双。
收拾好了,他爬上床,打了个呵欠。
没过一会儿,雷铁也进来了。
“我给你做了四双袜子,在衣箱里。”
“嗯。”
秦勉挑眉。也不道声谢?他翻身朝墙,准备睡了。
“明天我和你一起上山。”
“要晒谷,得有人看着。”
“放心,我有办法。”秦勉笃定地道。
雷铁不说话,秦勉也调整好睡姿,合上双眼。
半夜做梦梦见找厕所,秦勉一下惊醒,小腹涨涨的。他上学时期就养成了习惯,凡是考试、坐车或者睡觉之前必定要去一次厕所,不然的话,心里就不安稳。下午喝了太多水,上床前又忘记上厕所,这会儿是被尿涨醒了。
屋里黑漆漆的,他摸黑爬起,手按在一个温热而结实的东西上,耳边拂过一缕热气,伴随着一道沙哑低沉的嗓音,“做恶梦了?”
秦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搂着雷铁的腰,按住的是雷铁的肚子,他连忙缩手,心跳快了一拍,舌头打结,“不是……我,那个,我要去方便。”
“别动。”
肩膀被按了一下,随即他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听到“砰”的一声轻响,黑暗中窜起一道火花,又一声响后,油灯被雷铁点亮。
秦勉飞快地跳下床,套上鞋,冲出房间。
雷铁听到门栓被快速滑开,唇角勾起一个明显的弧度,很快又消失,闭上眼。
秦勉没去屋后的茅房,窜到竹林边,快速放水后全身轻松地回屋,先上了床,再吹灭油灯,然后刻意挨着床沿躺下。
睡熟后,察觉到身边的热源,他无知无觉地挤过去,被同样睡熟的男人习惯性地伸出手臂搂住而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