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想着,耳边响起倒水的声音。
雷铁将水缸装满后,把木板子搬进来,找出木工工具,搬了个木墩子坐在堂屋门口,低着头敲敲打打,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
秦勉偷偷地瞪他一眼。
洗好果子装在筛子里放在太阳底下晒,主要是为了把水沥干。接着,他拿出昨天的那根竹子继续制作竹签。
雷铁见了,二话不说接过他的活计。
秦勉求之不得,劈下来的竹签不光滑很容易划伤手。他也没闲着,先把谷子翻晒一遍,又牵着牛到池塘边喝水后绑回原处,拖了一捆稻草过来。
等到果子沥干,他做了六十多串糖葫芦。
晚饭做好,他没叫雷铁,坐下就吃。肉末茄子香得很。
雷铁正琢磨如何把木板钉得更加牢固,听到筷子无意中碰撞碗碟发出的脆响才发现媳妇已经开吃了,顿了顿,默默地去洗了手过来吃饭。
秦勉暗笑,差点被饭粒呛到。
雷铁四平八稳,不紧不慢地夹菜吃饭,意味不明地看了秦勉一眼。
秦勉板着脸做出无所谓的样子。
直到晚上上床,他还是没和雷铁说一句话。至于睡熟后又挤到雷铁怀中的事,他云淡风轻地忽略了。
翌日一早,依旧是,雷铁犁田到十点左右,两人出发去镇上。
到了老位置,和左右小摊的老板打声招呼,秦勉正要开始吆喝,雷铁忽然站到支架前,看也不看他一眼,生硬地对过路的人说道:“好吃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串。”
本来准备过来的一个牵着小孙女的大娘被他面无表情的脸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迟疑地看着他。
秦勉一愣,实在憋不住笑,快速低下头,“噗噗……”
雷铁转头看他,淡淡的目光饱含着似明未明的情绪。
秦勉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却爽了,不打算再为难他,但还是忍不住笑了几声,“呵呵呵。得了,我来。”
这次的“交锋”其实也算是他对雷铁的一种试探。试探的结果,他很满意。

☆、032章 种田
“好吃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串!”秦勉高声吆喝。
雷铁站在他身边,一直没有离开。
这次的糖葫芦买得比昨天快,不一会儿就只剩下最后两串,留给小虎和狗蛋。
秦勉满意地掂了掂钱袋子,笑着对雷铁道:“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买?”
雷铁立即意识到媳妇对他的态度比以前更好,准确地说是更随意,更亲近。
“没有。”
“那我们去买点菜。现在还早,就不在镇上吃午饭了,那饭馆的菜还没有我做的好吃。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秦勉问着,想着自己想吃的菜。
雷铁正要答没有,看他心情很好的样子,又改变主意,“鱼。”
“行,去买条鱼。”秦勉很爽快。
两人饭量都大,秦勉干脆买了两条两斤左右的鱼。葱姜蒜类的调料家里都有,不必另买。筒子骨便宜,买了两斤煲汤,对身体好。
快出镇时,看见路边有个老头卖用麦秆编织的草帽。
“买两顶帽子。”雷铁说道。
秦勉花四文钱买了两顶帽子,一人一顶,消了头顶的炙热感。
回去的路上,两人边走边聊。
“旱田已经犁了一半了,是不是可以种菜了?”田里的活不能丢下,秦勉也很关心。
雷铁道:“嗯。”
“我种菜,你种麦子。”秦勉道。
雷铁看了他一眼,“你会?”
“又不难。”秦勉坦然道,“不过,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毕竟他多年没有做农活。
雷铁毫不在意。一共就两亩田,他一个人也忙得过来。
进了村,小虎和狗蛋眼尖地看到他们。小虎含蓄些,狗蛋乐得直蹦,大老远就挥手。
秦勉给他们每人一串糖葫芦和一包点心,笑着道:“明天就不用过来了。这两天多亏了你们俩,谢了。”
“秦叔叔,这是什么?”狗蛋比小虎活跃,拿着糖葫芦,好奇地问。
秦勉道:“这是糖葫芦,甜的。”
“谢谢秦叔叔。”狗蛋得了从未见过的零嘴,又得了点心,喜滋滋的。
小虎也忍不住舔嘴唇。
两人蹦蹦跳跳地跑远。
吃过午饭,秦勉和雷铁戴上草帽去田里。他们要去的是那一亩旱田,秦勉种菜,雷铁把剩下的一半犁了。
秋天种的菜无非是白菜、包菜、萝卜和菠菜,秦勉买的蔬菜种子也是这几种。打量过已犁过的部分,也就是要种菜的部分,秦勉将其大致分成四畦,每一畦种一种。

☆、033章 雷铁会武!
雷铁是个实干的人,天地里的土壤早已被犁得松软,首先要浇水渗透,保证土壤里的水分。只是秦勉是小身板,只挑了一趟水,两只桶里都只半桶水,肩膀还是被压得生疼,直龇牙。
雷铁眉头一皱,拿走他手中的扁担,“回去。”
“可是……”秦勉揉了揉肩膀,为难地看着田地。现在的他确实不是干重活的料,但他也是个男人,不可能衣来张手饭来张口,总得为这个家做些什么。既然不擅长农活,那就做些擅长的。
“那我先回去了。这里交给你?你会吗?”他有点怀疑。看雷铁的样子离开的十年绝不可能是在种田。
雷铁轻描淡写,“我曾跟着一个老农讨过生活。”
秦勉注意到他眼中一闪而逝像是错觉的黯然,张了张嘴。雷铁是农家出身,种田的手艺却来自外人,这未尝不是一件可悲的事。他过去的十年必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虽然他很好奇,但现在不是询问的时机。只是,方才看到的那抹黯然让他有些在意。
他上前两步,用力拍拍雷铁的肩,正色道:“都过去了。太阳落山时就回来。”
雷铁点点头,看一眼他的肩膀。
秦勉匆匆回家。种田的事交给雷铁,但他也不是吃白食的。
他拿出铅笔和上次在镇上卖的一叠白纸,趴在饭桌上,回忆现世那些可能用来赚钱的东西。雷铁靠体力赚钱,他就靠脑力赚钱。其实关于发家致富,他心里有初步的计划,但那个计划太大,现在人手和资金都不足,很难展开,只能慢慢来。
不想那么多,先顾好眼前再说。
他找来一根笔直的木棍当尺子,拿起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约莫近半个时辰才抬起头,满意地看着纸上的图。靠这几个东西可以再赚一笔银子。
天色还早,他拿出另外一张纸,趴在桌上继续画起来,颇具现代特色的桌椅橱柜设计图逐渐在纸上出现。这些他没打算拿去卖,而是打算房子建起来后找人做来自己用。作为一个现代人,他还是更习惯现代化的家具。闲着没事,他索性又花了张室内设计图留作参考。
“媳妇,我回来了。”雷铁看着低头写字的人,他手中用来写字的奇怪的东西引起他的注意。他眸光一闪,没有惊动媳妇,退回几步,喊了一句才又走近。桌上的纸还在,但那个写字的东西已经不见了。
“今天挺早的。”秦勉活动了下筋骨站起来,顺手接过他手中的锄头放在一边,“你先梳洗一下,饭已经煮好了,我去炒菜。”
雷铁牵牛到池塘边喝水后,把牛拴好,又拉来一小捆稻草,来到厨房舀水洗脸。
秦勉往烧干的锅里倒油,“我又想到一个赚钱的主意,明天想去一趟镇上。”
“一起。”雷铁道。
“田里忙完了?”秦勉问。
“没有。”
秦勉犹豫了一下,知道雷铁不可能让他独自去镇上,“还是算了。哎,要是会功夫就好了,老是让你陪我一起去镇上也不是个事。”
“我教你。”雷铁冷不丁冒出一句。
秦勉始料未及,一惊,手上的水滴到油锅里,嗞嗞地响,“啪嗒”一声,一滴油溅起,落在他的手背上,烫得他险些扔掉手里的锅铲。
“你懂武功?”他又惊又喜地看着雷铁。
“嗯。”雷铁眉头蹙起,一把握住他的手,揉他的手背,平淡的语气仿佛会功夫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秦勉反握住他的手,难掩喜色,“好啊!什么时候开始教?”哪个男人没有过功夫梦?雷铁会功夫的事对他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金子一样惊喜。
雷铁向锅里示意,“先炒菜。房子建起后再说。”
“为什么?”锅里烧得快冒烟了,秦勉连忙把洗好的蔬菜倒进去,“明天就开始教不行吗?”
他拽了拽雷铁的手,示意他别忙出去。
雷铁顺势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坐下,往灶膛里添柴,“此事我不想外人知晓。习武之初需练马步。房子建起后可在院子里练。”
他说得有理,秦勉只能遗憾地喔了一声,激动的心情却没有平复,一想到有朝一日他不但能自保或许还能行侠仗义,他就兴奋不已,对雷铁过去的经历越发好奇,手中不忘翻炒锅里的菜,“你的功夫是谁教的?学多久了?能以一敌十吗?”
雷铁顿了顿,“以一敌十不在话下。以后再说。”
秦勉有点失落,但他不是个不理智的人,很快就把这点失落抛之脑后。这段时间他从来没有见过雷铁练武,想必雷铁是故意瞒着他。既然今天对他露了底,不正是说明两人的关系在逐渐变得亲近?这么想着,他的心情又好起来,“既然这样,从明天开始我继续跑步锻炼身体,打好基础。你这师父以后可要不吝赐教。”
“嗯。”
秦勉心情好了,看他更顺眼,冲他一笑,从灶膛底下的灰烬里扒出一个香喷喷的红薯,烫得很,飞快地扔给他,“煮饭时埋进去的,应该熟了。”
雷铁将红薯在两只手里掂来掂去,过了一会儿,掰成两半,一半递给他。
吃完饭,依旧是秦勉先洗澡。如今天气凉了,不敢再在外面洗,只能在房间里洗。但地面不是水泥地,更不是地板砖,就是夯实的土,水洒在上面湿漉漉的,半天干不了,着实不方便。
“唉,看来要改造的地方还有很多。”秦勉泡在浴桶里,往身上浇水,透过窗帘向外看。从这里能看到村里的灯火。这附近只他们一户人家,太安静,但让他自己也很纳闷的是,屋里虽然只两个人,甚至其中一个人还不喜欢说话,他依旧丝毫不觉得冷清。反而堂屋里闪烁的灯火让他觉得温暖。
坐在浴桶里,他还能听到厨房里雷铁洗碗的声音,不禁又是一笑。
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洗漱完秦勉就躺床上了。
雷铁在堂屋里洗澡。
秦勉还有事要说,不由催促道:“快来。”
雷铁一顿,脚踩在浸湿的地上,险些滑到,眼疾手快地抓住桶沿。他朝敞开的房门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手上却加快了动作。
秦勉伸长脖子看了几次,雷铁总算端着油灯进来。灯火下,小媳妇翘首以待的侧脸很朦胧,让人心口发软。
他上床后将灯吹灭。
秦勉在黑暗中往他身边凑近些,“习武要持之以恒,太久不练会生疏。要不明天一早我们去山上,你好好练练,我也见识一下你的大侠风采怎么样?”
他听到悉索的声响,然后一条铁臂从他背下绕过去,将他搂住。他身躯一僵。清醒时被人抱和熟睡后被人抱完全不是一回事好不好?他挣扎了一下,腰却被箍得更紧。
“为何想习武?”
“自保,强身健体。”他不假思索地问答。
头顶被轻轻地抚了一下,腰上的手臂也稍松,低沉而平稳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睡。明日要早起。”
秦勉有种感觉,一旦他挣扎雷铁会搂得更紧,所以他没有动,但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其实我们不——”
话没说完,腰上一紧,甚至箍得有点疼。秦勉妥协道:“轻点。”抱吧,抱吧,小心等我得到你的真传之后灭师。
因为心里装着事,秦勉醒得很早,看向窗户,外面才蒙蒙亮。他坐起身,用力推身边睡得正沉的男人,“起来,快起来。”
雷铁睁开眼,将手枕在头下,淡淡地看着他飞快地穿好衣服,目光从他清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