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吃着呢。”
“两位嫂子来了。”秦勉起身相迎。
周翠花忙道:”你坐,你们继续吃。”
秦勉看她们的神色就知道事情办成了,请两人坐下,先把雷铁支开,“铁哥,你再去拿些肉丸子来。”他让周翠花和方红柳做的事是针对雷大强和杜氏的,就算雷铁清楚是什么事,也不能让周翠花和方红柳知道雷铁是知情的。否则,传了出去于雷铁的名声有碍。
雷铁很顺从地进了厨房。

第46章  雷向智

秦勉笑着问:“怎么样?”
方红柳低声道:“成了,一回村我们俩就按照你交代的把话学给其他人听,这会儿整个村都传遍了。”
周翠花接话道:“大家伙都知道今天的事是那老俩口不慈,就算分家了还来找你们的麻烦。这会儿村里正议论得热闹了,大家伙多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这就好。”秦勉拿出准备好的两个八十文,“两位嫂子今天也看到了,我和铁哥实在是被他们逼得没办法。无奈之下,我才想出这个办法,只求以后能平静地过日子。所以,我不想让第四个人知道今天的事是我让人做的。两位嫂子可明白?”
少年平和的眼神蓦然变得锐利,隐约显露出一种迫人的气势,周翠花和方红柳均神色一震。
方红柳慌忙表态,“小兄弟尽管放心,我们保证没有人会知道。”
周翠花也点头不迭。
秦勉微微一笑,把两串铜钱递过去,“多谢两位嫂子。”
“客气了。”
钱到手,两个妇人都笑眯眯的,起身告辞。
“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吃饭了。”
秦勉送她们到院门口,折了两枝桂花给她们,“这花香得很,两位嫂子应该喜欢,插在厢房里醒气提神。”
周翠花和方红柳心下一动,道了谢接过去。
走出不远,遇到一位老婶子。
“你们刚才去那家了?”婶子似笑非笑地瞄了一眼秦勉家的院墙。
方红柳笑道:“是啊。听说他们家从山上挖了两棵桂花树,可香了。我们俩就厚着脸皮去折了一枝。这不,婶子闻闻?”
。……
秦勉和雷铁吃过午饭,就一起去张大栓家。张家夫妻俩一共三个孩子,老大是儿子,十一岁,叫张宝路,老二和老三都是闺女,挺漂亮的两个小女娃,老二九岁,叫张一美,老三六岁,叫张二丽。
秦勉刚知道时还和张大栓开过玩笑,说他会起名字。
来到一道半人高的篱笆前,秦勉看到堂屋的门开着。
“张哥在家吗?”
不一会儿,屋里走出一个高大的男子,脸上带笑,“在。快进来坐。”
秦勉和雷铁在门口蹭掉脚上的泥巴才进门。
“你们俩今儿怎么有空过来坐坐?”张嫂给两人倒茶,笑着问。
张宝路不在家,张一美和张二丽有点怯生生地偎在张嫂身边。
秦勉把手中的点心递给张嫂,“这是我在家自己琢磨出来的零嘴,给几个孩子尝尝。”
张嫂和张大栓对视一眼,噗地笑出声。在他们眼里,秦勉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这话听起来就尤其好笑。
两家关系不错,张嫂不客气地接了,打开看,“每次过来都带吃的,小心以后几个孩子天天往你们家跑。这怎么做的?还怪好看的,闻着也香。”
秦勉不以为然地道:“简单。这东西叫糖果子。和面的时候加点糖里面,把面团搓成小疙瘩,在芝麻里一滚,再在锅里一炸就成。”
炸东西费油,不年不节的谁会用油炸东西吃。张嫂由此想得深远,秦勉和雷铁两人感情不错,而且他们家是秦勉当家。
看两个孩子都盯着油纸包,她给两人各抓了一小把,剩下的包起来,“还不谢谢你们秦叔叔。”
“谢谢秦叔叔。”两个小娃捧着果子,兴高采烈地跑出去玩了。
“今天来有事?”张大栓问。知道雷铁不喜欢说话,他索性也不看他,而是问秦勉。
秦勉便把准备开食肆要请人做竹签的事说了。
雷铁在一旁喝着茶水,一副万事由秦勉做主的架势。
张嫂大喜,“这是好事啊。当家的这两天正琢磨去镇上或县里找活计呢。
看,还是你两个兄弟想着你。”
张大栓也高兴,这会儿农民都闲着,去镇上找活的人多,不一定能找到,而且有些活计累人,工钱还少。
“做竹签,简单,交给我。”
该说的秦勉还是要说请楚,“工钱按照竹签的数量付。一百根竹签十文钱,因为是吃食,竹签上不能有竹刺。开张的头几天生意如何还不清楚,第一天先准备四百根竹签。其中一百根,要在竹签的一头点上红漆。之后需要多少红漆再看实际情况。”
竹子到处都是,又不要钱,这可是无本的买卖。张大栓和张嫂岂会不同意,不约而同地点头。
“你们找我就是信得过我,我肯定做得让你们满意。”张大栓保证道。
从张家出来,雷铁又去找挖井人。秦勉闲着无事,和他一起走了一趟,将事情搞定。
第二天,四个挖井人就上门了,在院子里忙活。秦勉和雷铁帮不上忙,没过去添乱。
秦勉回忆前世在农村见过的压水井,画了结构图,本打算立即拿去铁铺打造,心思一转,把图收进空间,以后再说。
没想到,吃过早饭没多久,家里来了一位稀客。
“大哥、大嫂。”雷向智笑得温润。
“五弟回来了,进来坐。”秦勉热情招呼。他多次听人提起雷向智学问不错,来年二月参加童生试,极有可能中秀才。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这样的人才必须得打好关系。
三人在客厅坐定,雷铁难得主动关心最小的弟弟,“今天休息?”
“对。明日一早再去学堂。”雷向智捧着茶杯,恭敬地回答哥哥的话。
雷铁道:“家里有牛车,明天我送你。”
“好,多谢大哥。”雷向智欣然接受。
基本的寒暄后,雷铁就没话了。
雷向智看着院子里的桂花树,“大哥、大嫂家的变化挺大,看得出你们过得不错,我和三哥他们也就放心了。”
秦勉笑道:“变化是挺大,你和你三哥他们闲暇无事就过来坐坐。”
雷向智点点头,看着他,欲言又止。
秦勉道:“五弟今天过来是因为村里的流言吧?”
雷向智一愣,下意识避开他锐利的眼神,想到自己并无恶意,又迎上他的目光,眉宇间挂着无奈之色,坦言道:“确实如此。小弟深知大哥和爹娘矛盾巳久,不敢求大哥、大嫂原谅爹和娘,惟愿不会因此断了兄弟、兄妹之间的情分。”
雷铁默然不语。
“这是自然。”秦勉颔首,示意雷向智喝茶,“五弟知书达理,想必也清楚这矛盾难以调和,不若顺其自然。你大哥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和你们还是兄弟、兄妹。只是,我多嘴说一句,还请五弟不要见怪。”
雷向智听他谈吐不凡,措辞中肯,便知以前家里人都小看了这位少年,站起身,作揖道:“长嫂教诲,向智不敢轻忽。大嫂但讲无妨。”
“太见外了。快坐。”秦勉对这小孩有好感,不介意多指点他几句,“如果可以的话,五弟多劝着些爹和娘。《礼记》里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里的名声和五弟考学为官都相关联,若不能“齐家”,他人会如何看五弟?
以如今的情形推断,即使将来你们几兄弟再分家,爹和娘大半也是和你一起过,他们二老的性格终究是一个不小的隐惠,越早处理越好。这其中的道理想必不用我多说。”
雷向智颔首,微微一笑,“多谢大嫂指点。我明白了。爹和娘最在意的就是我,换言之,最能约束他们的就是我。大嫂放心,回去之后,我会详细分析给他们听。”
“我正是此意。”秦勉赞许地点点头。
和他聊过后,雷向智只觉得心中的郁气散去许多,站起身,说道:“大哥、大嫂这儿还忙着,我就不打扰了。”
“你先等等。”秦勉走进房间,出来时手里多了两个一两的小元宝和两个纸包,递给雷向智,“前几天你大哥还在说要支援弟弟读书,这二两银子你拿着傍身。不多,但是你大哥的一片心意。这些点心你带回去尝个鲜。”
雷向智推辞不受,“不用了,爹和娘给的银钱足够了。”
秦勉把东西塞进他手里,“拿着,是男人就痛快点,别像个女人婆婆妈。”
女人…… 雷向智哭笑不得。
雷铁不容置疑地道:“给你就拿着。”
雷向智只好接了。
秦勉道:“银子的事就不用告诉其他人了,你自己收着。”
雷向智点头道:“我明白。”
他将银子收入袖袋,向大哥和大嫂告辞,出了远门。一路不紧不慢地走着,想着怎么说服杜氏,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杜氏和两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妇人叉着腰对骂,周围还有一圈看热闹的,“你个婆娘凭什么骂老娘?生不出儿子的东西!我儿子明年就是秀才了,你儿子在哪儿啊?”
那妇人本来趾高气昂,听到此话,一张红脸瞬间变得煞白,尖叫一声,朝杜氏扑过去,“啊——杜秀娘!你长着一张嘴除了骂人喷粪还会干什么?老娘撕了你的嘴!”

第47章  吃得香食肆

老宅前发生的事没多久就传进了秦勉的耳朵,他半点没放在心上。老宅那边,他避之犹恐不及。以后雷大强和杜氏不再招惹他和雷铁再好不过,如果再来招惹他们,他还有更狠的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家里的水井完工后,秦勉和雷铁赶着牛车到了镇上。为了宣传他们的“吃得香”
食肆,秦勉特意画了二十张宣传单,上面画着火锅,下面画着麻辣烫,并在底部标明食肆的地址和开业时间。宣传画画的很逼真,看着就勾人食欲,得亏前世他学过三年绘画才能画得这么好。光这些画他就花了一天时间。进镇时,他和雷铁将画贴在镇上显眼的地方。留了两张,一张贴在店门口。
为了节省时间,秦勉直接到牙行请了个伙计,叫郑六,家就在镇上,才十四岁,年纪虽然不大,但嘴皮子特别利索。说好了每月五百文钱,干好了还有奖金。秦勉曾打听过,这个月钱已径高过一般的雇佣工。只要伙计实干,他不介意大方些。
回到店里,秦勉将最后一张宣传画给郑六,让他拿着铜锣在街道上一边敲一边喊:“‘吃得香食肆’明天开业,好吃的麻辣烫和火锅,一律八折!”
秦勉和雷铁留在店里忙活,抓紧时间做猪肉丸子和蔬菜素丸子。
郑六在镇里来回几趟,每次从店门口径过,都能听到他清亮而轻快的声音:“‘‘吃得香食肆’明天开业,好吃的麻辣烫和火锅,一律八折;‘吃得香食肆’明天开业,好吃的麻辣烫和火锅,一律八折!……”
“看起来确实是个踏实的人。”秦勉一边搓丸子,一边对雷铁说道。
雷铁道:“日久见人心。”
一个多时辰后,郑六才踏进店门。
“两位老板,我回来了。”
秦勉道:“辛苦了。渴了吧?自己倒水喝。”
“多谢小老板。”
秦勉瞄一眼雷贴,正色道:“我是大老板,他是小老板。”
郑六一愣,狐疑地看向雷铁,心底嘀咕:反了吧?
雷铁点头,“他是大老板。”
秦勉一脸得瑟,“听到了吧?”
“是,大老板。”郑六笑嘻嘻地应道,喝了水后,自觉地蹲在大木盆边帮忙溪蔬菜。
厨房有个角门通往屋后,屋后有口水井是附近的几户人家公用的,洗菜很方便。
秦勉嘱咐郑六,“蔬菜一定要洗干净。如果我在里面发现虫子或者烂叶子,可是要找你麻烦的。”
郑六拍着胸脯道:“大老板放心,小的没别的出息,就这双眼睛能耐。如果您在我洗好的菜里发现虫子或者烂菜叶您直接撵我走。”
“嗯。”秦勉搓丸子的动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