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喔,是这样啊。”赵氏失望。
杜氏皱眉道:“当初暖房不是请了他们一大家子去吃饭吗?这饺子就不用送过去了吧?”
雷大强打断她的话,“老大和老大媳妇做得对。”
秦勉轻笑,“爹,前段时间—直忙着,我们还没对您说声‘恭喜’。”他就是故意膈应杜氏。
杜氏的脸色顿时黑得像炭,胸脯急剧地起伏着。
雷大强笑得有些窘迫,但想到卫姑娘,眼底就浮起喜悦之色,“你们再一起吃点儿?”
雷向仁和雷向义一连吃了好几个饺子,赵氏忙道:“这一盘还挺多的,娘您分分吧。”
雷向礼和雷向智都板着脸看着她。
秦勉暗笑,站起身,“爹,娘,你们慢慢吃,我们去看看江大爷。”
到隔壁敲响院门,来开门的是十七八岁的小男娃,歪着脑袋看着秦勉和雷铁。
“你们找谁呀?”
“江大爷家吗?”秦勉扬声问。
“谁啊?”江大爷从屋里走出来,看见秦勉,笑了笑,“是你们啊,快进来坐。”
江大爷的儿子和儿媳在屋里探头探脑,没出来,可见是不太欢迎他们。
秦勉识趣地没进去,只把饺子端出来,“江大爷,我们还有事,就不进去了。一直没机会谢谢您上次送给我们的鸡蛋。这是我们自己做的吃食,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乡里乡亲的,客气什么?”江大爷有些惊讶,随即一笑,眼神更和蔼,“两个大男人过日子不容易,你们留着自己吃。”
秦勉道:“江大爷就别客气了,我们做了很多,这是特意给您的。您再不接的话就凉了。”
“那好吧。”江大爷见他坚持,只好接了碗去厨房,过了一会儿拿了腾出的空碗出来,还有两棵肥壮的大白菜。
“昨天路过你们的菜园,看见菜园里的菜还没长大,这两棵白菜你们带回去吃。不值当什么,可别推辞。”
“谢谢江大爷。”秦勉看得出他的善意,便大方地收下。
雷铁也道了声“多谢”。
着着二人离开的背影,江大爷站在一会儿才进屋。
“爹,您干什么和他们走得那么近?”江大爷的儿子江大有低声埋怨道。
他媳妇站在一旁,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也带着不赞同。
江大爷到饭桌边坐下,瞥一眼他老伴,夹了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慢慢嚼着,“你问问你娘为什么。”
江奶奶呵呵一笑,把堂宝贝孙子楼进怀里,“大有,我问你,雷铁和他媳妇可有杀人放火?”
江大有摇头。
“可有坑蒙拐骗?”
江大有道:“也没有。”
“那就是了。”江奶奶温和地道,“当初他们分家,你爹不过给了他们几个鸡蛋,直到现在他们还记着,可见是感恩的人。那时,两人几乎是净身出户,现在却能在镇上开店,据说每天赚的都不少,连隔壁几兄弟在六曲河卖汤的主意也是雷铁媳妇出的,可见是有本事的人。”
江大有若有所思。
“好了.都吃饭。”江大爷呵呵一笑,“你不喜欢和人家来往,人家还不一定喜欢和你来往。”
江大有无奈。有必要这么贬低自己的儿子吗?
秦勉和雷铁两人走进他们住的那条巷子,着见张大栓端着一个盘子站在他们家门口,盘子上倒扣着一个碗。
两人加快脚步。
“张哥。”
“你们俩去哪儿了?”张大栓笑道,“我可等了好一会儿了。吃午饭了吗?今天不是过节吗,你们嫂子做了白菜炖肉,让我给你们送一碗过来,现在还是热的。”
秦勉开门请他进去,“我们吃过了,刚才去了一趟老宅。你和嫂子太有心了。”
张大栓道:“这值当什么?我们还没谢谢你们把做竹签的活儿包给我,最近赚了不少,足够过个好年了。”
“张哥照应我们的时候更多。”雷铁道。
张大栓笑呵呵地把盘子递给秦勉,“行行,我不说了,我们两家互相照应。给,晚上再热热味道会更好。”
秦勉接了盘子去厨房,对雷铁道:“你陪张哥坐着。”
“你们去那边了。”张大栓笑得有点暧昧,对雷铁说道,“过不了几天,雷大叔的二夫人就要进门了。”
“那是他的事。”雷铁一副事不关巳的表情。
张大栓不做评价。娶平妻的,不说在青山村,就是在流水镇,雷大强也是第一人。他和他媳妇到如今还在愁到时候怎么送礼。
因着他还没吃午饭,只略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带了一碗生饺子回去。

第57章 小娘进门

转眼就到了雷大强迎娶卫薇这日。
秦勉和雷铁提前和岳东打了招呼,没有去店里。自从那天晚上狠狠教训了两个人,再没有人找食肆的麻烦。两人好几天不去店里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吃过早饭,两人穿戴一新,一起来到老宅。老宅比起前几天有些变化,院门屋檐下挂着两盏大红的灯笼,院门、堂屋门和外墙壁上不同的位置贴了好几张大红的“囍”字,渲染出吉日的喜庆。
秦勉散步一样靠近,打量着房屋,心里好奇,卫姑娘进门后一大家子人怎么住?难不成雷大强每次想和卫氏那啥时就把杜氏赶到雷春桃的房间去或者用一块布帘子把他的床一分为二?
想到那种滑稽的场面,秦勉无声地笑起来,越想越可乐。
“笑什么?”雷铁拍了下他的脑袋。
秦勉连忙道:“没什么,没什么。”脸上仍然笑容不止。
雷铁没有追问,拉着他进了院子。
因为吉时是在近黄昏时,院子里现在还比较安静。当老子的娶媳妇,雷向仁等几个晚辈都很尴尬,沉默地做着手头的事情。
“大哥、大嫂,你们来了。”雷向礼走过来。
雷铁摆手,“忙你的。”
雷向礼叹了一口期,住院子外走,“我去借桌椅板凳。”
秦勉和雷铁转了一圈,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也不想看杜氏那张“人人欠她五百两”的脸,又转身回家。
秦勉提议,“去买点豆腐和买条鱼。”青山村虽然离流水镇较远,但村里有酒作坊、豆腐作坊和养鱼户,平常买酒、豆腐和鱼都很方便,就这一点来说,他觉得穿越到青山村还不算太糟糕。
雷铁下颔往左边小道一努,让他往那边走。
“铁哥,和嫂子散步呢?”吴敌迎面而来,打趣道。
雷铁微微颔首。
拳勉对吴敌以及与他走在一起的另外三个村民客气地点点头。
“我们去村那头买豆腐。你们这是去哪儿?”
吴敌道:“听说老赵和他媳妇打起来了.我们去‘劝架’。哈哈哈……”
秦勉道:“老赵和他媳妇一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在咱们村早就不算什么新鲜事了吧?”这对夫妻是他们村的一对奇葩,一天不打架就不舒坦,但每次打过之后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人照样手挽手地出门,举止亲密,堪比现代人。村里人都明白二人感情好,打架更像是他们表达对彼此感情的一种特殊方式。
“这次不一样,”吴敌身边的一个小年轻边说边笑,“听说这次是因为老赵昨天晚上没回家,今天早上回来衣服上有个红唇印!哈哈哈……”
另一人催促道:“走,快去看看!”
“铁哥、嫂子,我们先走了!”吴敌摆摆手被人拉走。
秦勉摇头。这吴敌还真不像是结了婚的人。
两人不紧不慢地往前晃荡,买了鱼和豆腐回家。
中午,秦勉做了三道菜,一道红烧豆腐、一道红烧鱼和一道猪肉炖白菜。
和以往一样,秦勉先一步吃好,雷铁把剩下的饭和菜都清干净。
怎么也不见他变胖?秦勉不无嫉妒她想。
吃了午饭,两人散了会步消食到床上眯了会儿,隐隐约约听到喜庆的唢呐声在靠近,忙收拾一番,赶去老宅。
果然是迎亲的人回来了,爆竹声在村外炸响,噼里啪啦地响了很久。
这爆竹声便是告诉人们新娘子马上就到,是提醒家里的人准备迎接新娘,也是提醒村里的客人可以上门了。
到了老宅,雷向仁、雷向义和雷向礼并赵氏和钱氏几人正在门口迎接客人。雷向仁兄弟三个负责男客,赵氏和钱氏则负责女客,雷春桃负责招待小孩,几人都忙的脚不沾地。雷向智还在学堂里。没见到杜氏,据说是病了。
秦勉和雷铁连忙也上前帮忙,收贺礼,并把客人往院子里请。
迎亲的队伍越来越近,走在最前的是六个身穿红衣的汉子,有的敲锣,有的打鼓,有的鼓着腮帮吹唢呐,好不喜庆。在他们后面是身绑大红花的雷大强,笑得合不拢嘴,就跟年轻了十岁似的。雷大强旁边是一抬红色的四人小轿,这轿中坐的自然是新娘了。
小轿的后面跟着五六个男女,都挑着贴了“囍”字的新箩筐。不用说,箩筐里装的是新娘的嫁妆,有米、面、布料、崭新的小家具等。
队伍到了门前,又是一阵爆竹响,“噼里啪啦…”
“新娘子来了…”孩童们兴奋地叫着,嬉闹着拦住轿子不让轿子靠近院门。
雷大强早有准备,从一只篮子里抓出几把糖果往远处扔。
孩子们欢呼着跑过去捡糖果,轿子顺利地落在门口。
新娘下轿后,和雷大强一起牵着红色喜带进门。
来客们都挤进去看热闹,满院子都是人,吵吵嚷嚷,大声起哄。
秦勉也想凑过去,却没占到位置,踮着脚尖看见新娘跨过火盆后和雷大强按照“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和夫妻对拜”的指示完成仪式,然后就被送入洞房。
所拜高堂却是雷大强父母的牌位。
新娘被送入洞房后,准新郎雷大强被村民们拉出去喝酒。
杜氏为何不在,不管是主人还是客人,都默契地没有提。
这时才是最忙的时候,请来的厨子们正在有条不紊地炒菜。秦勉和雷铁安排客人们入席后,帮忙上菜。
秦勉不时往门外看,小声对雷铁道:“不会误了时候吧?”
“放心,都安排好了。”雷铁安抚道。
几乎是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渐近的马蹄声,只听一人高声喊道:“吃得香食肆奉上麻辣火锅十份!”
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数道或惊喜或意外或羡慕的目光同时落在秦勉和雷贴身上。
雷铁面无表情,秦勉则面带微笑,保持基本的礼数。
少顷,十个精神抖擞的小伙子依次走进院子里,为首两人各自怀抱五个还未装炭的炭炉,随后两人合抬一麻袋炭,又二人合抱五个双耳锅,还有二人分别抱着四个竹篮,竹篮里装的菜各不相同,分别是肉丸、鱼片、鸡块、鹌鹑蛋、蘑菇、青菜、土豆和豆腐,剩下二人合抬一个桶一样的大锅走在最后。这十人都是秦勉雇的。
众人面面相觑,难掩激动之色地小声议论起来。
“老雷家的大儿子和大媳妇有出息啊,这可是大手笔!”
“我看光那些菜就得七八百文钱!”
“雷铁俩口子够意思,爹和后娘逼得他们分出去还不忘养育恩。”
听到这些话,秦勉嘴角挑起一个微妙的浅笑。
十个伙计放下东西后,有条不紊地给每桌席面放置一个炭炉,点燃木炭放上锅,倒入熬好的浓汤,再熟练把各种涮菜分成十份,分配到每张饭桌上。
“老雷生了个好儿子啊!”有人羡慕地道。
雷大强听在耳中,更觉得有面子,满脸红光,哈哈大笑,拍着雷铁的肩膀,连赞三句好。
他却不知称病躲在屋里的杜氏两眼通红地看着院子里的人都面带笑容、喜意盈盈,又见秦勉眉眼含笑,只觉得所有人都是在讽刺她,两手紧握成拳,胸口一阵阵绞痛,疼得她几乎吐出血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雷大强——”
她娘家嫂子萧氏陪她坐着,连忙安慰道:“小姑子,事到如今也无可奈何了,你就想开点吧。我出去看看。”据说那火锅非常美味,她也馋得很,兴许慢一步就没她的份了。
而坐在新房里的卫薇也听到了外面的人喊“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