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阿铁,有没有要补充地?”秦勉看向坐在他左边地雷铁。
雷铁将茶杯里的茶饮完,一双利眼缓缓从众人脸上划过,平淡地道:“为我们做事,最要紧的是忠心。如果有人泄露酒楼里的秘密……”
“咔嚓”一声,他手中的酒杯变成一堆碎片。
众人心头一震,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
秦勉对他们露出一个平易近人地笑容,温和地道:“只要你们不犯错就什么事都没有,对不对?好了,该说的都说了,这两天你们就好好地熟悉熟悉酒楼里地环境。五月三十开业,到时会很忙。”
“是!”
“孙掌柜,这里就交给你了。”秦勉看向孙茂生。
孙茂生拱手道:“小老板放心。”
秦勉和雷铁骑马回家,喜乐正在打扫马厩,看见两位主子回来了,小跑着迎上去幸牵马,脸上挂着古怪的笑。
“小少爷,老宅那边今天打起来了。”
尽管喜乐按捺着,秦勉还是从他的声音里听出兴奋。喜乐地话虽多,但嘴巴很严,从来不会把田居里的事往外说,所以他发现喜乐爱打听地嗜好后,一直睁一只闭一只眼
喜乐说的这个事他确实很感兴趣,立即问道:“怎么回事?”
喜乐说话条理请晰,“二公子跟杜老太太说,想送雷大宝去学堂启蒙,杜老太太觉得有些早,拒绝了。二公子就不干了,拉着他媳妇一起在老太太和老爷子面前又吵又闹。三公子趁机提起分家的话头,四公子跟着附和。杜太太很不高兴。卫老太太在一边挑拨起哄,二公子和他媳妇跟着闹腾。杜老太太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二公子媳妇的脸上。”
秦勉追问:“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闹了近半个时辰,还是被老爷子镇压了,雷大宝启蒙的事黄了,分家的事也没成。”喜乐利索地说道。他早看出自家主子和老宅那边的几位不怎么对付,所以才格外关注那边的动静。
“嗯。”秦勉对他打听到的消息很满意,随手赏给他几个钱。
“多谢小少爷!”毒乐乐滋滋地把钱收好。
秦勉和雷铁走上木桥。
“阿铁,你说,如果那边分家对我们是有利还是有害?”秦勉问。
雷铁一语中的,“分与不分,杜氏和卫氏不会分。”
秦勉乐道:“正是如此。所以,让他们闹去。”
“嗷嗷——”一点白从树林里跑出来,身躯直立,两只前爪扒在秦勉胸前,用脑袋蹭了蹭他。
秦勉拍拍它的脑袋,它乖乖地把脚放下,绕着秦勉和雷铁跑来跑去。
两人一狼在果园里转了一圈。果子都长得极好,又大又水灵。有些水蜜桃也巳隐隐泛红,再过些日子就会成熟。樱桃则早巳成熟,一颗颗红润润的樱桃挂在枝头,宛如一颗颗玛瑙。秦勉和雷铁尝了鲜,十分甘甜。
江大爷闻声走过来,警惕地瞄了一点白一眼。一点白巳成年,四肢着地时,脊背高度巳超过成年男人地膝盖,与犬类巳有明显区别。村里人如今都知道一点白不是狗而是狼了,平常都远远地避着它。江大爷也不例外。
他看着眼前的樱桃树,提醒道:“雷铁,雷铁媳妇,这棵村上的樱桃该摘了,不然怕是要坏。”
秦勉望着满树的玛瑙,胸腔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成就感,“是该摘了。这些樱桃我们要用来做樱桃酱和樱桃酒,但这几天我们会很忙——我先想想怎么安排。”
“樱桃酱和樱桃酒?”江大爷奇道,“樱桃酱是什么?樱桃还能酿酒?”
秦勉笑而不答,“最近江大爷都挺辛苦的,等做好后送一些给您尝尝。”

第87章  到青云书院打广告

“那好,老头就不假惺惺地客套了。”方大爷大乐,“晌午了,我也该回了。”
方大爷走远后,秦勉说道:“阿铁,我们摘一些樱桃回去,我做樱桃汁和樱桃酱给你尝尝。”
“我拿篮子。”
雷铁直接飞掠离去,背影潇洒不失威武。
秦勉嫉妒地嘀咕道:“耍什么帅。对吧,一点白?”
“嗷。”一点白看着他,叫唤一声,很像在附和。
秦勉忍俊不禁地蹲下,揉它的脑袋。
雷铁很快提着一个篮子现身。
秦勉拿着篮子,雷铁负责摘。果树没有喷洒农药,秦勉摘下一颗樱桃,随便在衣服上蹭蹭,堆备往嘴里放,被雷铁拦住,从怀中掏出帕子仔细地给他擦手后,重新摘了一颗樱桃递给他。
“刚才摸了一点白。”
“呜?”一点白两只耳朵下垂紧贴脑袋,扬起头,耷拉着眼皮瞅他。
秦勉大笑后,一本正径地道:“它好像在鄙视你。”
雷铁淡眼扫视一点白。
一点白的两只耳朵又竖起来,若无其事地扭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此举再次逗笑了秦勉。
两人摘了半篮子樱桃回去。
樱桃汁的做法简单,樱桃洗干净,去蒂去核,放入手动榨汁机中。这榨汁机又是秦勉的发明,和面条机的原理相似。
樱桃酱的制作也不难,同样将樱桃洗干净去蒂去核切碎,放进加了水的锅里,用中火边搅拌边煮,直到出汁,转小火煮到软烂,加糖,煮到有稠密感即可。味道甘甜不腻,口感极好。
秦勉装了两小碗,一碗递给雷铁,“咱们还应该建一个冰库。如果把夏天的果汁、果酱和水果罐头留到冬天卖,肯定能卖出好价钱。”
雷铁摇首,“慢慢来,否则会扎眼。我们并不缺钱。”
“这倒是。”秦勉被他一提醒,意识到自己确实绷得有些急进了,“听你的。”
雷铁榄他入怀,“媳妇,我有一个想法。等酒楼步入正轨,买一批年纪小些的人,教他们功夫,训练一两年便可堪重任,至少也能保家护院。”
秦勉深以为然,凑过去在他的唇上嘬一口,“还是你想得同到。咱们的生意以后只怕会越做越大,确实需要培养自己的人手。”
雷铁唇上还有樱桃酱的甜味,他忍不住把舌尖伸进去。
雷铁用双臂锁住他的两条胳膊和身躯,将他正在沙发靠背上,加深这个吻。
男人的骨子里都有攻击性,而且都希望掌握主动性。秦勉处于被完全压制的地位,不习惯地挣扎起来,企图反压雷铁,换来雷铁更强烈的攻击,吸得他舌尖发麻。他只能放弃挣扎,唇舌却没有服软,不甘示弱地反击。
直到口腔里地最后一丝甜味消失,两人才喘息着分开。秦勉发现雷铁地嘴唇有些肿,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和一双黝黑而深沉的眼眸对上,胸口满的发涨抬起头,靠近,亲了亲男人的眉心。
雷铁衣袖楷掉媳妇嘴角地水渍,缓慢的挪开身躯,掩饰地扯了扯身上地长袍。
秦勉从沙发上跳起来,背对着他,和他做出相似的动作,“咳……我去把剩下的樱桃酱盛起来。明天我们去书院看五弟,顺便给他送一些。”
雷铁猛然抬起头,“看他?做什么?”
这么大反应?秦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好笑地道:“当然是宣传我们的酒楼,还能做什么?”
他走进厨房,知道男人会跟进来,从碗橱里拿出一个干净的竹筒杯,用汤勺小心地舀起樱桃酱装进去,装满之后,把竹筒收进空间里。天气太热,放在外面容易坏。
然后,他把剩下的樱桃酱都装进碗里。
“我是这么想的,你听听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第二天上午,秦勉和雷铁泡了二十坛樱桃酒,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带上食盒、一篮樱桃和一叠宣传单,骑马去昭阳县。
悠然田居总会留一人看家,福叔和福婶去田里后,喜乐就把大门插上,搬着一只凳子,拿上一根竹竿,堆备去樱桃树那儿驱鸟 ,门外忽然有人拍门。
喜乐没有贸然地将门打开,而是大声喊道:“谁啊?我们主子不在家,有事的话改天再来。”
“喜乐,是我。还不快开门?”
门外传出杜氏傲慢的声音。
喜乐嗤笑一声,口中客气,“原来是老太太啊,我们大少爷和小少爷都不在家。”
“喜乐啊,是这样的。我今天要回娘家,进去摘几斤樱桃让我娘尝尝鲜,快开门。”杜氏喊着,看见几个村民站在不远处,都是一副看热闹地表情,恼羞成怒。
“老太太,我们大少爷和小少爷刚走一小会儿,您要是着急,现在去追还来得及,小的还有事,先走了。”喜乐说完就跑了。
“喜乐!喜乐!”杜氏在门外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气得使劲拍门,门没拍开,反而把手打疼了,咒骂几句,愤愤然地离开。
几个村民窃窃私语。
“呵,想当初杜氏对雷家老大多狠啊,现在后悔了吧?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是啊。”另一个村民抱着膀子说道,“还有雷大强,前几天想进去摘樱桃,也没得逞。”
“我看雷铁小俩口都是爱憎分明的,对他们好的,他们都记着。当初他们分家,张大栓、江大爷、赵伯几个都伸了把手,前几天小俩口给这几家都各送了一蓝子樱桃,至少有五六斤!我还尝了几个,可甜了!”
。……
一点白跑得一点都不比两匹马慢,宛如一道疾驰的黑箭。进了县城,秦勉和雷铁勒马减速,往青云书院走。
街上的行人都好奇地盯着一点白看,少数认出那是一只狼地路人吓得赶紧加快脚步。
一点白掀起眼皮,傲慢地扫他们一眼,跟在秦勉地棕马身边。两匹马胆子连起来了,并不怕它。兴趣是都喝过灵泉水地缘故。
还没到上午下学的时候,书院里静悄悄的。
秦勉走向坐在院门口看门的老大爷。
“大爷,我们是来找人的,不知能不能进去?”秦勉从蓝子里抓一把樱桃递过去,“这是自家种的樱桃,一点儿也不酸,您尝尝?”
“哟,多谢了,你们家的樱桃可真不小。”大爷乐呵呵地接了樱桃,问道,“你们这是找谁?”
秦勉回道:“我们找今年新入学院的学子,雷向智。”
老大爷捧着樱桃进屋,空着手出来,“书院一般不让人进,我带你们进去。马也牵进去,拴在那边的树上,不会有人打主意的。”
“有劳大爷。”
老大爷领着两人进去,直接把他们带到新生上课地讲堂外,指着那边轻声说道:“还没下学,你们就在这儿等着吧。”
秦勉道了谢,和雷铁走进凉亭里暂歇,从敞开的窗户能看到讲堂里一排排的学生。
一点白乖顺地趴在一旁。
步青云和雷向智是同桌,坐在临窗地位置。早饭早已经消化,他地肚子饿的咕咕叫,百无聊赖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双眼一亮,用手指戳雷向智,低声道:“雷兄,快看,那是不是你大哥大嫂?”
雷向智被他从书本的世界里拽出来,看见秦勉和雷铁,有些惊讶,点点头。
步青云见讲台上的夫子并未注意到这里的动静,有些兴奋地压低声音,“我看见你大哥他们带着食盒,是不是袷你送好吃的来了?”
雷向智有些无语。就算是给我送吃的,与你又有什么干系?
“当当当——”
三声钟响,夫子拿起书本,“下学。”
雷向智在步青云的催促声中把书册和文房四堂收进书箱里,快步走向凉亭。
霍思睿好奇地走过去,“向智,你去哪儿?”
“思睿,”雷向智道,“我大哥和大嫂来了。”
曲纵文眼尖,眼珠一转,跟上。王尚文和赵天和见了,也缀在他身后。他们都是一起从镇上地学堂进去书院里,比较亲近。
于是,雷向智带着一群人走进了凉亭。
“大哥、大嫂。”
曲纵文几人一起作揖,“见过雷大哥、雷大嫂。”
几人的眼睛都盯着篮子里红艳艳的樱桃,秦勉好笑不巳。
雷铁把食盒推向雷向智,“给你送的午饭。”
“多谢大哥,大嫂。”雷向智面露笑容,在他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打开食盒,闻到一阵香味,将里面的饭菜端出来摆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6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