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云紫啸却摇头了:“染儿,你不懂,就算交出了兵权,他们母子二人恐怕都未必放心,你想啊,他们保不准会想我是不是以退为进,或者我这样干,是不是别有所图,人只要一旦有了疑心,那疑心就会越来越大的,何况?”

    云紫啸停住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云染奇怪的挑高眉:“父王,怎么了?”

    云紫啸重重的叹口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父王就告诉你吧,云王府除了二十万兵权让那母子二人惦记,还有另外一样东西是那母子二人惦记的。”

    “什么东西啊?”云染脑海中没有这方面的记忆,很奇怪,望着云紫啸,云紫啸深沉的说道:“铁券丹书,这是免死丹书,先祖时期,我云家和燕家助楚家定了大宣的江山,先祖皇帝赐了燕家和云家铁券丹书,正是因为有了这免死丹书,燕云两家才一直高枕无忧啊,这其中不是没有皇帝想燕云两家死,但正是因为这铁券丹书,所以我们两家一直没有事,现在太后和皇帝不但盯着二十万的兵权,恐怕还想拿到先祖皇帝赐给云家的铁券丹书。”

    云染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云家竟然有铁券丹书这样的免死丹书,难怪百年大族屹立不倒。

    “既然有这免死丹书,那父王就不要担心了。”

    “我是不担心他们动到我,我就是寒心。”云紫啸周身的沉重,云家一直忠心耿耿,从来未出差池一步,虽然位高权重,对于大宣京都的朝臣们来说,他们一直和别人和睦相处的,从不仗势欺人。没想到到了这一代,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真是令人心寒至极。

    “父王你也甭管寒不寒心了,反正就是这样,帝皇者无不是猜忌心极强的,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太后,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嗯,只能静观其变了,本来我还想你嫁给唐子骞或者定王呢,现在看来这两人谁也不能嫁,因为嫁给其中一人,只怕另外一人就要对我们云王府动手脚了,”云紫啸说完望向云染说:“不过染儿,如果你喜欢上定王和唐子骞,父王也是乐意的。”

    “父王放心吧,定王和唐子骞这两人我都不喜欢,我不会嫁给他们的,所以你别担心,。”

    “那就好,”云紫啸放心了,云染发现自已肚子饿了,赶紧的笑着道:“肚子好饿啊,进宫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呢,父王你回去吧,我吃点东西。”

    “那行,你让人传了晚饭进来吃些吧,别饿着肚子了,”云紫啸起身准备离开,临了又叮咛云染:“染儿,你要小心些。”

    云染点头,云紫啸看她淡定从容的样子,不由自主的笑起来:“染儿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现在的你,父王相信肯定吃不了亏,父王总觉得要吃亏那也是别人。”

    云染也笑了起来:“那肯定是的,谁让我是云王爷的女儿呢,有其父必有其女,肯定不会吃别人的亏的,只有别人吃亏的份。”

    云紫啸被逗笑了,哈哈大笑:“好一句有其父必有其女,不错不错。”

    他本来心情压抑,这会子倒是极愉悦了,抬脚离开了花厅,云染唤了樱桃和荔枝二人进来,让她们赶紧的传晚饭,她饿了。

    第二日定王楚逸霖拜访,云染对于大宣国的三个男人做了初步的评估,燕郡王燕祁阴险腹黑,诡计多端,不过这个男人乃是郡王,不具备一统天下的资格,而且她看他对新皇的态度,忠心耿耿,应该没想过叛乱啥的,所以这个男人可以排除,第二个是新帝楚逸祺,这个男人虽是帝王,手段也不错,可惜没有容人之量,她们云王府乃是有功之臣,而且目前一点谋乱之心都没有,但这个男人却有了猜忌之心,所以这样的帝皇不足以成为天下有道明君,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人,定王楚逸霖,楚逸霖目前来看还是好的,不过究竟如何犹未可知。

    花厅里,云染正想得入神,门外樱桃的声音响起来:“王爷请,我家郡主在花厅候着定王殿下呢?”

    “嗯,”定王楚逸霖走了进来,身如雅竹,高挺伟岸,一袭绣蟒的银白长袍,腰间束着白玉带,垂着五彩鸾绦,剑眉星目,英姿勃发,一举手一投足带着皇家独有的尊贵威仪,不怒而威,这种威仪是从骨子里生出来的,很能镇慑人心,一般人面对定王楚逸霖的时候略微有些压抑,但是云染却是淡然,前世她是军医,本质上是一个军人,军人面对千军万马面不改色,何况是一个王爷。

    云染浅笑盈盈,温声细语:“定王请坐。”

    楚逸霖一撩袍摆,举止优雅的坐了下来,抬眸望向对面的云染,唇角是温融的浅笑。

    “长平昨夜睡得还好吗?”

    云染点头:“挺好的,我能有什么不好的。”

    楚逸霖脸上关心更甚,声音越发的温融而柔和:“本王今日之所以过来,是听说皇兄想给长平指婚,听说长平无意嫁给唐子骞唐大人,本王前来询问长平一下,需不需要本王进宫和皇兄说一声,相信本王和皇兄说,皇兄不会强逼长平嫁给唐子骞唐大人的。”

    云染眸光微暗,脸色不动声色,不过心里却思索着,看来定王对于皇帝的动向并不是一无所知啊,说不定宫中还有他安插的人手,或许说他一直瞩意那高高在上的宝座,这倒是符合了师傅对他的评估,现在就看此人有没有谋略,以及容人之心,还有他的胸中是否仁义。

    云染笑着向楚逸霖道谢:“谢定王殿下了,皇上并没有强行给我和唐大人指婚,他让唐大人和我相处看看,若是有感情就替我们两个人指婚,若是没有感情,断然不会给我们指婚的。”

    楚逸霖眸光攸的一暗,盯着云染,试探的开口:“长平对唐大人怎么看?”

    “我虽然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对他说不上熟悉,定王如何看,帮我分析分析。”

    云染浅浅的笑,眉眼明媚,楚逸霖望着她的笑脸,没来由的觉得心里柔和安定,心中更是打定了娶云染的主意,不动声色的说道:“唐子骞此人品貌倒是不错,只可惜胸无大计,个性鲁莽冲动,从来不顾全大局。”

    云染点头,这分析倒中听,只是这背后非议别人,可不太好啊,云染的唇角是意味深长的笑。

    楚逸霖并没有认为自已的话不妥,打击情敌不遗余力。

    “长平知道唐大人为何不愿意娶你?”

    云染摇头,这一点她倒是真不知道,只知道唐子骞一听到要娶她便吓坏了,十足的不想娶她的。

    楚逸霖神秘的笑道:“其实这话本王本来不该说,但是事关长平的幸福,所以本王也就说了,唐大人有喜欢的女子,。”

    “啊?”原来是这样啊,云染总算了然唐子骞为何不愿意娶她了,原来人家有喜欢的人了,这也怪不得唐子骞不愿意娶她了,而且从这件事来看,唐子骞反倒是不错的性情中人,为了喜欢的女子,坚决不受皇权胁迫,也不违背心意娶不喜欢的女子,他想娶的也许是他喜欢的女子吧。

    “那个女人是谁啊,真是好福气啊,”云染十分的好奇,楚逸霖立刻爽朗的开口:“这倒不是本王想隐瞒长平,而是对于这件事唐子骞保密得很,他不想有损那女子的闺誉,至于传出他有喜欢的女子,也是他一次喝醉酒无意间说出来的,只知道那女人温婉可人,是个柔情似水的女子,总之不是长平这样的人。”

    云染眉眼温融,笑意清浅:“既然唐大人有喜欢的女人,我可不会做夺人所爱的女子,更不会做第三者插足的事情。”

    定王楚逸霖剑眉挑起,一脸的不解:“第三者插足,这是什么意思?”

    云染笑意浓厚,却没打算解释给这位定王殿下听,因为她解释了,这位定王殿下必然是不会理解的,必竟人家是王爷,王府里现有了两三个小妾的,以后会有更多的女子进定王府,所以自然不存在第三者之说了。

    门外,有人走了进来,正是荔枝,手里拿着一个簪花请贴,恭敬的说道:“郡主,管家派人送了一封请贴过来,三日后大长公主四十五岁的寿涎,大长公主亲自让人送了请贴过来,她还让来人说,因为 明慧郡主先前和郡主闹得不愉快,大长公主想做个和事佬,让 明慧郡主和长平郡主和好。”

    云染接过了簪花请贴,上面有烫金的花纹,精致又名贵,确实是大长公主府的请贴,按照惯例,这请贴只需送到云王妃的手里便行,然后云王妃带着王妃的小姐赴宴,但今儿个大长公主竟然单单的送了一份请贴给她,可见她是诚心邀请云染的,既然人家诚心邀请就没有不去的道理,只是云染凝眉猜测着,这大长公主是真的想做和事佬,还是别有目的的,想借机替女儿教训她。

    云染正想着,花厅一侧的定王楚逸霖,温声开口:“长平,你别担心,姑姑那人虽然骄惯,但还是顾全大局的,所以她不会想与云王府为敌的,所以这和事佬是真的,你别担心。”

    定王楚逸霖的话,云染倒是相信了,没错,大长公主虽然是新帝的姑姑,可是大长公主的夫君凤附马早就去世了,现在的公主充其量只是孤儿寡母的,她虽是皇亲国戚,可也不至于和云王府的人为敌,所以大长公主这封请贴是诚心邀请她的。

    云染想通,浅笑着点头,望向楚逸霖:“嗯,三日后我会赴宴的。”

    楚逸霖望着云染举手投足的优雅从容,不由得意动了几分,心情也好起来,望向云染邀请着:“长平,今儿个天色不错,你回京后还没有出过王府吧,本王陪你逛逛梁城如何?”

    云染望了一眼楚逸霖,眸底若有所思。她想到了太后的意思,想让她嫁给楚逸霖,楚逸霖不会想娶她吧,她是不会嫁给楚逸霖的。

    “我?”

    云染正想拒绝,楚逸霖却飞快的开口:“你三年没有回京了,京城可是有了大变化。今儿个本王可是诚心诚意的想陪你逛逛梁城的,长平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云染没吭声,若是没有师傅的要求,她就真不给他面子了,不过现在她倒是想通过接触了解一下这男人究竟能不能成为一个有道明君,她相信这男人是有野心的,想取而代之成为大宣的新帝的,不过他是不是就是她所要找的那个人呢,若是不是,她可不能祸害天下人。

    “既然定王诚心邀请,那就走吧。”

    定王楚逸霖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光彩逼人,很是满意云染的态度,虽然先前云染在母后面前拒婚的事情让他恼火,但是现在云染的态度还是愉悦了他的心,他又信心十足,云染最后肯定会嫁给他的。

    这个女人虽然长相平凡,不过遇事从容淡定进退得当,这让他认定了她,足以堪当他的王妃。

    “请,”楚逸霖洒脱的起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云染含笑点头,领着两个丫鬟和定王楚逸霖一路出了云王府,两个人一道逛街去了。

    不过云染并没有坐定王府的马车,男女大防还是要顾的,她坐了自家王府的车,驾车的车夫正是赵虎,看到赵虎,云染便想起要让龙一教他习武的事情,心里暗记着回头吩咐龙一一声。

    两辆马车一先一后的离开云王府,一路往热闹的街市驶去。

    云王府的马车里,樱桃笑眯眯的问云染:“郡主,你喜欢定王殿下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