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云染笑容悠然清雅,淡淡的开口:“好,既然 明慧郡主说了一笔勾消,那么我们之前的种种全都一笔勾消了。”

     明慧郡主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在心中怒骂,贱人,你给我等着,我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的。

    “走,我们去长春轩吧,宴席差不多要开始了。”

    “嗯,走吧,”一众人簇拥着往长春轩走去, 明慧郡主和云染两个人领先,其她人尾随着她们的身后,一路说着话进入了长春轩。

    不少贵妇惊奇,先前看 明慧郡主和长平郡主两个人势如水火,怎么去了西边的马场一圈,两个人有说有笑,十分友好的样子。

     明慧郡主招呼了众人在院子一角的小花园边坐下,自已吩咐手下的丫鬟:“去倒杯茶来,我要亲自向长平郡主敬茶道歉,希望以后我们和睦相处,做一对朋友。”

    小丫鬟应声飞快的走过去倒了一杯茶过来递到了自家郡主手里,四周围坐在一起的人皆看着 明慧郡主,有些摸不准 明慧郡主的意图,郡主这是真的打算向长平郡主敬茶道歉吗,这实在太不像 明慧郡主的作风了。

    只有赵清妍江袭月还有梅若晗这样的人才了解 明慧郡主绝对不可能向这女人示弱的,她这样做,肯定是算计长平郡主,至于究竟是什么,她们拭目以待好了,相信很快有好戏看了。

    几个人一言不吭的端着茶看热闹。

    安乐公主楚青奕微眯起眼睛,有些担心的望着云染,同样的她也知道这个表妹性子跋扈,绝对不可能做这种赔礼道歉的事情的,她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目的,至于目的是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四周所有人都望着 明慧郡主,她笑容灿烂的端着茶走到云染的面前,温柔的开口:“长平,以前的事情是明慧的错,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计着明慧错处,今日明慧向你道歉了,喝了这杯茶,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云染同样温融的笑意,望着 明慧郡主:“ 明慧郡主都诚心道歉了,我若是再揪住不放,倒是我枉做小人了,好,今日这杯茶过后,我们两个人就是朋友了。”

    她的鼻子轻闻着茶水的味道,是茶没错,没有任何的毒。

    另外再看茶里的颜色,也没有被下药什么的,茶杯上也没有。

    云染不禁错愕,这女人怎么可能不动手脚呢,她这种人怎么会真心向她道歉敬茶赔礼呢,肯定是有别的目的的,云染想着,伸手去接 明慧郡主手里的茶,不想 明慧郡主手一松茶杯竟然直接的掉了下来,云染一惊,难道这女人是打算用开茶烫她报复,可这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云染一避,避开了茶杯,并没有被烫到,但是茶杯里的茶水还是溅到了她的裙子上,湿漉漉的一片。

     明慧郡主立刻满脸歉意的取了帕子出来替云染拭裙子,连声的说道:“对不起,长平,我不是有意的,我是太高兴了,所以一个没拿稳,竟然打了茶杯,长平你千万不要怪我,都是我的错。”

    云染望着身边的 明慧郡主,眸光深邃幽暗,唇角的笑意加深了,淡淡的说道:“没事,没事,换一套衣服就是了。”

     明慧郡主又连说了几声对不起,然后一脸关心的问云染:“长平你有带衣服过来吗,我那里有衣服呢。”

    云染笑意更浓烈,如酒一般。

    “带了,我让丫头去取来便是了,劳烦你吩咐个丫鬟带我过去换一下。”

    这些大家小姐赴宴的时候,一般都会带备用的衣服,以防宴席之上脏了衣服,而且每家府邸设宴的时候也有专人的房间让小姐们换衣服,所以云染一开口, 明慧郡主唤了一个丫鬃过来:“来长平郡主去换衣服。”

    “是,郡主,”小丫鬟恭敬的领命,请了云染去换衣服。

    云染和安乐公主还有蓝筱凌夏雪颖等招呼了一声,自去换衣服,身后的安乐公主和蓝筱凌等人总觉得事情怪怪的,安乐公主不放心,趋身在蓝筱凌的耳边小声的嘀咕几句,让蓝筱凌待会儿找个机会去看看,一定不要让长平受到伤害,蓝筱凌微微点头,记在了心里,另一侧的 明慧郡主和赵清妍等人同样在小声的说着话,几个人挤眉弄眼的,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长春轩西边有独立的殿阁,是用来让宾客整理仪容的地方,云染跟着大长公主府的下人走进了殿内,令小丫鬟自去忙事,她在这里等自个丫鬟送衣服过来,大长公主府的丫鬟应声走了出去。

    房间里云染眸光若有所思,唇角是阴暗的冷笑,本来她以为 明慧郡主会在茶中下药的,但是这女人根本没动手,她倒是挺聪明的,若是她在茶水里下药,她定会当场拆穿她的把戏,但是现在她并没有动手,这说明什么,说明有另外的人会动手脚,这个人是谁。

    云染想到了先前采儿禀报的樱桃和落幽居的宝蔷见面的事情,难道她们想借樱桃的手来动手脚。

    殿内云染正想得入神,屋外有脚步声响起来,她轻声问道:“谁?”

    荔枝的声音响起来:“郡主,是奴婢。”

    “进来吧,樱桃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郡主,”门外樱桃爽朗的声音响起来,难得的没有任何的不开心,荔枝飞快的从外面走进来,扬了扬手中的包袱,轻声的说道:“小姐,她们果然在衣服上动了手脚。”

    “那你把衣服给她们换回去了吗?”云染挑高眉,冷冷的开口。

    荔枝沉稳的点头:“奴婢按照郡主的意思,悄悄的把衣服和她们的掉了包。”

    原来之前云染看到夏玉珍一直注意着她,这事分明有古怪,所以多了个心眼,暗中命令了龙一把夏玉珍的包袱和自已的包袱掉了包,所以云染马车上包袱里的衣服其实是夏玉珍的衣服,她们若是不动手便罢,若是动手了,吃亏的是夏玉珍,而不是她。

    没想到她们竟然真的动了手脚,真是自找死路。

    宴席上,夏玉珍一看到 明慧郡主失手打翻了茶杯,害得云染身上的衣服被打湿了,她立马也不小心的打翻了茶杯,这样她就有理由让自已的丫鬟去取衣服,然后再在路上假装不小心和拿衣服的樱桃撞了一下,小丫鬟乘机把药下在了云染的包袱上,不过她们不知道云染早就防着她们了,让荔枝一直盯着她们的动静,所以小丫鬟动手脚的事情,荔枝是瞧得一清二楚的,荔枝按照云染的意思,同样不小心的撞倒了夏玉珍的丫鬟,乘机把那下了药的包袱换到了小丫鬟的手上,而那原来就是夏玉珍的衣服。

    除了这些事情,云染还暗中命令了龙一,半道拦截住阮霆,给阮霆下了药送进了夏玉珍换衣服的地方。

    “干得不错,”云染唇角勾出笑意,赞赏的开口,荔枝笑着摇头,都是主子策划的,她只不过执行主子的命令罢了,要说聪明,主子才是真正的聪明,荔枝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小声的说道:“郡主,奴婢一直瞧着樱桃的动静,她并没有和夏玉珍她们同流合污,她没有动手脚。”

    云染眉微蹙起来,难道是自已把樱桃想坏了,事实上她并没有背叛自已,如此一想,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她想多了,真不该怀疑樱桃,看来她还是有救的,自已只要好好的调教她,还是不错的。

    云染一边想一边动手换衣服:“这件事你别和樱桃说。”

    以免她知道心里过不去,既然她没有背叛她,那她以后不会轻易再怀疑她的。

    荔枝飞快的点头:“奴婢知道怎么做,郡主别担心。”

    两人正换衣服,外面响起了樱桃急切的说话声:“郡主,有人过来了。”

    云染眉一挑,有些奇怪,龙一不是去拦截阮霆了吗,怎么又有人过来了,谁?

    樱桃已经从外面推门而进了,飞快的走过来:“郡主,我们快点换衣服,有人过来了。”

    云染本想呵责樱桃,但想到之前自已对樱桃的怀疑,心里倒底有些过意不去,就没有责怪她,两个丫鬟手脚俐落的帮助她穿衣服,很快穿戴整齐了,荔枝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才笑着开口:“郡主,没事了,我们走吧。”

    云染点头准备离开,忽地她的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若有似无的薄荷香,味道极淡,如若是寻常人根本闻不出来,但是云染尝过百草更闻过各种各样的草药,她的鼻子天生灵敏异常,稍微有一点的味道她就会闻出来,所以这薄荷香绝对不是她身上的味道,而是刚刚才有的,这是一种让人迷失心性的香味,其中还掺杂了一点点的淫一香,云染心陡的一沉,尤如被钝嚣碾压过一般,樱桃倒底还是背叛她了。

    她先前还为自已怀疑她而愧疚,可是后一刻她真的背叛她了,很显然的,她背后的主子并不是落幽居的那一位,那么她背后的指使人是谁?

    云染想着手指往脑门揉去,有些虚弱的说道:“我头晕。”

    荔枝一听不由得担心了:“郡主,好好的怎么会头晕呢。”

    樱桃一脸关心的说道:“郡主,要不我们去拦住来人,你在殿内休息一会儿。”

    云染抬眸望向樱桃,唇角是凉薄如水的笑,她的眼神太清太亮了,樱桃忍不住手指颤抖了起来,心里慌慌的,郡主那么看着她干什么,云染的笑却浓烈如酒,她伸出手拉了樱桃一下:“好,记着守住任何人,不要让人进来,我睡一会儿。”

    樱桃更不安了,为什么她觉得郡主的话那么令人毛骨悚然呢。

    另一侧荔枝不放心的说道:“郡主,要不要召大夫,奴婢立刻去找大夫过来替你检查一下吧?”

    本来郡主好好的,怎么忽然就不舒服了呢,而且先前郡主因为樱桃没有背叛她而高兴,这会子她却能感受到郡主身上浓浓的凉薄的气息,郡主分明是伤心的,这是怎么了?

    荔枝想不透,樱桃却已经拽了荔枝的手,把她往外拖去:“走吧,让郡主休息一会儿,我们别打搅她,我们拦住外面的人,我一个人怕拦不住,若是有哪个男人闯进来,不是坏了郡主的声誉吗?”

    荔枝还要说话,但是被樱桃拽走了,身后的云染眼底一抹阴暗冷寒,周身笼罩着怒火,没想到自已真的救了一只白眼狼,竟然联合别人的手来算计她,她分明是自找死路,背叛自已知道自已太多秘密的人,她是不会让她活着的,因为若是让她落到别人的手里,倒霉的就会是自已。

    这背后的人倒是聪明,竟然拉拢了她身边的丫鬟对她动手,樱桃先前急急的进来,就是为了换她身边的一个荷包,她在帮她换衣服的衣服,偷偷的藏起了原来的那个荷包,给她另换了一个装药的荷包,云染动作俐落的服了解药,很快,心跳加快的症状不见了,幸好此人怕她发现,所加的淫一香不重,若是重的话,根本没有解药可解,只能男女合欢方解。

    云染冷笑一声,望着大殿外面,现在她倒是好奇那个背后指使樱桃的人,究竟许诺了樱桃什么,竟然让她背叛了自已。

    殿外有脚步声远远的传过来,云染飞快的寻找隐藏的地方,这一找才发现华丽的大殿内,能躲藏人的地方并不多,都是很容易让人发现的,真正能藏人的是头顶上方的梁柱,殿内共有十二根的圆柱,圆柱之间有横梁搭建着,这横梁又粗又圆,若是人躲在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