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我给你三个月的考察期,若是你一直忠心于我,以后就仍旧是我的奶娘,若是我过得好了,你也会很风光的。”
“谢郡主。”
赵妈妈一磕到底,这一次是心甘情愿的磕谢礼。
云染望着她满意的笑了,不过这些年她确实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她打算补偿她:“这些年你也吃了不少的苦,这样吧,我打算赏赐你些什么,你提出来,不管你提什么我都答应你,金银珠宝,或者是锦衣玉食,我都会赏你的。”
赵妈妈一怔,眼里泪花滚落,有郡主这么一句话,她就是死也甘心了,以后她定然誓死效忠郡主,绝对不违背她的意思。
“有郡主这一句话,奴婢就是死也甘心了。”
云染伸手端了茶杯过来喝茶:“好了,都说了赏赐你的,只管提。”
赵妈妈看云染确实不像开玩笑,是真打算赏赐她的,她眼里闪过希望,飞快的开口:“郡主若是真的想赏赐奴婢,奴婢可不可以请郡主把阿虎给调回来。”
“阿虎?”云染脑海中浮现出一人来,浓眉大眼,一笑的时候脸颊上有两个小酒窝,爽朗阳光。他是赵妈妈的儿子赵虎,赵妈妈是从了夫姓,早年间她死了丈夫,便带着唯一的儿子到了她的身边,这阿虎只比她大一岁,小时候总是一脸笑的盯着她,等到没人的时候,他就会冒出来,伸出手捏捏她的小脸蛋小胖手,然后欢喜的说道。
“染儿,你好软啊,俺娘说你是俺的小妹妹。”
小时候两个人玩得很好,后来长大了,她受到了云王妃的渲染,便不与阿虎亲近了,当他是下等人。
云染回过神,望向赵妈妈,看到她眼里希翼的光芒。
“好,阿虎算来也是我的义兄了,我会让他回来的,也会让人教他一些防身的武功。”
赵妈妈激动了,扑通一声跪下,大声的磕谢:“奴婢多谢郡主了,以后郡主让奴婢生奴婢就生,让奴婢死奴婢就死。”
云染听了她的话,忍不住笑起来:“你起来吧,别动不动就磕头了,你是我奶娘,我哪里真要你去死了,只不过要你忠心替我办事罢了。”
赵妈妈激动的起身,抬起袖子擦眼泪:“奴婢以后不会有违郡主的任何指令。”
云染点点头,她要的就是这份忠心,望向赵妈妈:“别的呢,还有没有什么要求,有尽管提,我会答应你的。”
赵妈妈现在算是看出云染的心了,她这是真的想补偿她的,赵妈妈一想,飞快的开口:“奴婢想要李婆子的命。”





☆、第013章 退婚

李婆子正是茹香院这边的管事妈妈,之前就是她一口咬定赵妈妈偷了云染的东西,也是她领着人在赵妈妈的房间里搜出了东西的,而这很显然是一出局,现在赵妈妈只想杀了李婆子,郡主年纪小不懂事,又是她心疼着的人,她可以不计较,但是这李婆子却是可恶至极的老东西,她所受的苦都是这老东西给的,所以现在她就想要了这老东西的一条命。
云染眯上眼,唇角是清浅的笑意,瞳眸之中幽芒闪烁,事实上赵妈妈不说这件事,她也留不得这李妈妈,茹香院里不属于她的人,她会一个个的清除,现在就先从这管事的妈妈头上算起吧。
“好,我答应你,不过眼下我们应该演一出戏,算是我回府送给她们的一份礼。”
云染高深莫测的开口,赵妈妈看着这样睿智从容,优雅大气的郡主,没来由的信服她,沉稳的点头。
上首的云染端起茶杯,冷冽的声音陡的提高了几分:“赵妈妈,没想到我好心好意的把你调到我的身边来,你竟然心生怨恨,不服我的管教,真是好大的胆子。”
哗啦一声响,茶杯落地,摔成了一瓣瓣,外面的人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不由个个不安,谁也不敢说话,为首一个穿戴齐整的妇人却唇角擒着笑,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屑光芒。
随之花厅之中响起云染尖锐的叫声:“樱桃,荔枝,把这个可恶的东西给本郡主拉下去,关进柴房里反省,没有本郡主的话,不准给她吃喝。”‘
“是,郡主,”樱桃和荔枝二人飞奔而进,一把拽起地上跪着的赵妈妈,先前她们两个人在外面守着,已经听到了里面的话,知道这是一场戏,所以二话不说配合郡主,把赵妈妈使命的往外拽,赵妈妈也配合着凄惨的叫起来:“郡主,奴婢知错了,你饶了奴婢这一回吧,奴婢以后再不敢乱说话了,也不敢怨恨郡主了。”
不过没人理会她,樱桃和荔枝俐落的把她给拖走了,走出花厅又指示了一名丫鬟把她们领到柴房去,把赵妈妈给关了起来。
花厅里,云染一脸怒意的盯着门前,门外一道身影走了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穿松花色撒小碎花褙子的妇人,这妇人年岁和赵妈妈差不多大,但是因为好汤好水的养着,所以一点也不显老,十分的体面,穿着绫罗绸缎,戴着珠钗玉戒,初初一看,倒像是平常商户人家的夫人,事实上她只是云王府的一个管事婆子李妈妈。
李妈妈走进来,脸上满是殷勤的笑意,几步走到了云染的面前,陪着小心试探的开口:“郡主,你何必和赵妈妈生气呢,她是你的奶娘,就算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郡主也没有必要生气,气坏了自已的身子不值当。”
“这个老货,真是太不识抬举了,先前我问她这几年受了苦心中可是怨恨我,她竟然说怨恨我,本来我还想善待着她呢,没想到她竟心生怨愤,这样的人我如何敢用,先把她关在柴房里反省反省,。”
李妈妈一听这话眼神亮了,唇角的笑加深了:“郡主,你别为了她生气了,你不是还有奴婢们吗,奴婢等一定会尽心尽力侍候郡主的,不叫郡主有一点烦心。”
“喔,这是真的吗?”云染抬眸望向李妈妈,眼神深暗得如无底的深渊,幽冷的寒气浮上来,令得李妈妈心惊,手脚冰凉,郡主这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她不会是怀疑她吧?云染已经笑起来:“我三年没有回王府,你们还会像从前那般尽心尽力的侍候我吗?”
李妈妈扑通一声跪下,一脸忠诚的表真心:“郡主放心吧,奴婢还是和三年前一般,全心全意的效忠郡主,如若违背这意愿,定叫奴婢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云染呵呵的轻笑了两声,李妈妈心一窒,只觉得这笑十分的古怪,抬眸望云染,却发现郡主的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意。
“既如此,你以后还是尽心尽力的替我打理茹香院的事情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云染的话一下子打消了李妈妈的顾虑,她脸上堆上温软恭顺的笑,心里却是一番得意,郡主果然还如以前那般蠢,虽然知道掩饰自已的所做所为,可也不见得聪明到哪里去。
“是,郡主。”
李妈妈温恭的应声,云染又叮咛她几句,无非就是让各处的人尽心些,若是抓住有人别有用心好好惩治等等的,两个人正说着话,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名高挑秀丽,穿浅绿绣梅花比甲的丫鬟走了进来。
这丫鬟是从前茹香院里的二等丫鬟,名可儿。
可儿一走进来,李妈妈蹙起了眉头:“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没看到我和郡主在说话吗?”
可儿飞快的开口说道:“回妈妈的话,是四小姐带着人过来了?正在外面候着,奴婢想请示一下郡主,要不要见四小姐,而且奴婢看四小姐似乎挺心急的。”
可儿望向李妈妈的时候,明显的很不安,而且明明郡主在面前,她竟然直接的回了李妈妈的话,而忽视了郡主,这分明是是不把郡主放在眼里啊,更重要的是这李妈妈身为管事妈妈,连这种失误都允许发生,说明她以前在茹香院这边作威作福惯了。云染眸光微眯,一抹杀气从眼底弥漫上来,这李妈妈是真的留不得了。
李妈妈尤不知死的掉首望向云染:“郡主,你看要不要见四小姐?”
“见吧,请她进来。”
她倒要看看云挽雪想做什么,她们先前刚分开,这会子她就巴巴的赶了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了?
可儿听了云染的话,又侧首望了一眼李妈妈,李妈妈点了一下头,她才退了出去。
云染眸色又暗了一分,心里暗骂了前身一句,蠢死了,难怪会被害死了,难道这样的情况她一点没有警觉吗,还任由这样的女人打理着自已的院子,真正是引狼入室啊。
门外很快响起了脚步声,几个人急急的从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丰满润白,活泼俏丽的云挽雪,云挽雪已经换了一套衣服,霞彩云雾烟罗裙,肩上披着一件红色的镶兔毛的披风,耳朵上戴着翡翠耳坠,摇曳生姿,说不出的高贵,只不过她粉红的脸颊上此刻布满了焦急,一走进来也不等云染开口,便急急的开口道:“大姐姐,不好了,出事了,燕王府的下人送了一道圣旨过来,父王火冒三丈的要前往燕王府找燕郡王拼命呢?”
云染奇怪的蹙了一下眉,一脸不解的问道:“父王好好的和燕郡王拼什么命啊?”
此时的云染脑海里压根没有先帝指婚的事情,所以才会奇怪。
云挽雪一脸的错愕,眼神闪烁,随之唇角是得意的笑,本来她们还想找机会让燕王府退掉这门婚事呢,没想到她们还没有动静,燕郡王便进宫拿到了退婚的旨意。
“大姐姐,你莫不是忘了一件事,先皇曾经把你指婚给这位燕郡王为妃,就在先前燕王府送来了一道退婚的旨意,新帝已经同意了燕郡王退婚的要求了,所以下了一道圣旨,父王一听大怒,便要找燕郡王拼命,现在母妃正拼命拦着他呢,你还是快点过去吧。”



☆、第014章 誓不两立

花厅里,云染的脸色一下子暗了,身子噌的站了起来,脑海中倒是有了一些记忆,这位燕郡王从小被送出了京城,听说是送到某个神秘的地方去学艺了,先帝逝世前他回京了,他一回京,先帝赐封他为郡王,掌管监察司,对他可谓宠爱至极,可是那时候云染正好犯了错在禁足,然后又被人送往凤台县,所以和这位燕郡王错过了,现在她对这位郡王可是一点印像都没有,所以他退婚她不反对,但是古代女子被人退婚可是丢脸的事情,不但女子本人丢脸,家族也极丢脸的,难怪父王生气,而且云染心中对这位燕郡王相当的不喜,他不想娶她,她不怪他,因为素未谋面的两个人要厮守一辈子,确实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可这件事关系到两个人,至少应该商量一下,和平解决这件事吧,像这样直接丢来一道退婚的旨意,不但打了云王府的一个耳光,也是打她一记耳光啊。
“走,我们去看看吧。”
云染当先一步往外走去,樱桃和荔枝正好把赵妈妈关进柴房回来,看自家主子脸色难看,也不说什么,跟上主子的脚步。
云挽雪满脸掩饰不了的笑意,一双眼睛紧盯着云染,见云染脸色难看,不由得大快人心,紧跟上云染的脚步,一脸关心的劝解道。
“大姐姐,这燕郡王真是太过份了,竟然一道圣旨便把和大姐姐的婚事给退了,难道不知道退婚对女子来说十分的重要吗?真正是生不如死啊,大姐姐你千万不要想不开,或者去找燕郡王算帐啊。”
云挽雪眼里闪着幽光,不管云染一怒自杀还是去找燕郡王算帐,于她来说都是极开心的事情,她死或者和燕郡王对上,都不会有好下场,若是这女人能一时想不开自尽了,倒是省得她们母女三人动手了。
云挽雪越想越开心,不过还知道极力的隐忍住自已的高兴之意。
樱桃和荔枝已经从云挽雪的话里听出了话音,不由得齐齐的失了脸色,同时对那个退了郡主婚事的男人十分的憎恶,竟然退郡主的婚事,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