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腔サ睦鳎客褚鞘怯性性谏恚裾硎峭蛲虿荒芊胖霉械摹!狈胩搅⒖探擞胝矸诺矫磐馔ǚ绱Γ约菏欠蠲藕虼客褚堑摹
皇上当真是对洛菡萏用心良苦,可见皇上对洛菡萏是宠爱有佳的,冯太医自然不可怠慢。
娇姿对这个结果并无意外,毕竟洛芙蕖从小便是心狠毒辣之人,洛菡萏着实有些心寒,想不到洛芙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还好娇姿的多疑确实是救了自己与腹中胎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便有劳冯太医了,娇姿赏,好生送冯太医。”毕竟此事是有关龙翼之事,洛菡萏不想声张,但随便将太医打发了。
娇姿送完冯太医后,指着门外的玉枕说道“小主,这个枕头如何处置。”
“命人将玉枕还回仙鹤阁,就说本宫谢谢姐姐顾念,本宫如今有罪在身,无福享受此物,特将玉枕转送予滟贵人,让她每夜相枕入眠。”洛菡萏本无害人之心,但洛芙蕖着实欺人太甚。
“小主娇姿这便送去。”娇姿拿过玉枕送到了仙鹤阁。
此时洛芙蕖在仙鹤阁花园里避暑,见娇姿抱回了玉枕,知道自己计策已经暴露,洛芙蕖自知皇上如今宠她三分,便越加的跋扈起来。
“瑾乐阁奴婢娇姿拜见滟贵人,小主如今是有罪在身,这等宝特着实不能相用,所以小主念滟贵人旧情,特将小主命奴婢把玉枕转送予滟贵人,小主特别交待,此物滟贵人定要夜夜相用便可。”娇姿将洛菡萏交待的全权相告。
在洛府之中洛芙蕖便看洛菡萏与娇姿二人不顺眼,虽然洛菡萏来到宫中,娇姿做了贴身侍女,但洛芙蕖始终没把她们放入眼内。
“放那吧,雪影本宫赏你了,这可是上等和田玉所制,不是一般的宝贝。”洛芙蕖当着娇姿的便赏给了下人。
论嫔位洛芙蕖是远不及洛菡萏的,洛菡萏转送的东西,她是不可再送给他人的,可如今却当着娇姿的面送给了下人。
“滟贵人,奴婢还要回宫服侍小主,先行告退。”娇姿转身离开,在洛府洛芙蕖本就蛮横无礼,到了宫内脾气不但没有收敛,还增长了三分,想必她今后有苦头了。
娇姿回到瑾乐阁将此事一一告诉了洛菡萏,娇姿所说,洛菡萏早就想到,洛芙蕖的脾气秉性,洛菡萏还是了如指掌的,既然洛芙蕖有心想害自己,洛菡萏躲着便是,而且今日自己已不是曾经的洛菡萏。
如今她的修练已颇有长进,尤其是有孕在身后,洛菡萏怀的可是龙翼,胎中是沾有龙气的,莲儿最近也进步了不少。
如今自己的身子,洛芙蕖的麝香是无法伤害到自己的,只是洛菡萏将玉枕头转送予洛芙蕖,算是给她一个警告,此时的洛菡萏已不是,当年任她欺负的妹妹了。
“小主,刚才皇上身边的小太监来报,说晚上皇上会过来,将在密道里与小主相见。”
“皇上对本宫还倒是关心,好吧,本宫知道了。”洛菡萏此时心里又多了些许安慰。
娇姿将宫内的宫人打发出去,小声说道“小主,二小姐自在洛府便处处刁难小主,今日之事何不禀告皇上,让皇上发落她呢?”
“罢了,皇上对本宫倒是极好的,但此时洛芙蕖已正受皇上恩宠,本宫若相告于皇上,皇上定会以为本宫是搬弄是非之人,后宫中争斗甚多,本宫就不给皇上增加烦恼了。”洛菡萏自知后宫水深,只求自保,顺利生下肚中孩儿便是。
“小主的心太善,在这后宫之中定会吃亏,方才冯太医送的药,娇姿已命人熬好了,小主趁热喝了吧。”娇姿端过安胎药,洛菡萏忍着苦味一口气喝尽。
到用晚膳的时间,洛菡萏来到密道等着元邵的到来,元邵还算准时,按时赴约。
此时洛菡萏的肚子已四个月有余,元邵看着日日见长的肚子,欣喜万分,虽说不是宫中第一位嫔妃怀有身孕,但这次是元邵第一次初为人父,这次洛菡萏的良苦用心,着实有些委屈她。
“菡儿,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待菡儿为联生下皇子,联定好好加赏于你。”元邵将洛菡萏揽入怀中。
宫中妃嫔众多,可谓各种脾气秉性皆有,但元邵唯有对洛菡萏情有独钟,也唯有她与世无争,不与各宫争宠,还为元邵出谋划策,虽然洛菡萏是元邵的嫔妃,但元邵看来洛菡萏更像是知已,难得的知已。
洛菡萏会心一笑“皇上,菡儿不辛苦,能为皇上诞下龙嗣,乃菡儿必生的荣耀,皇上每日还要超劳朝政,不必每日前来看菡儿,菡儿会好生照顾自己与腹中胎儿。”
元邵见洛菡萏如此懂事,越发感觉些许欣慰,这几日后宫一直争宠,明里斗暗里斗,元邵每每来到后宫,总感觉心寒不已,心乱如麻。
如今洛菡萏只是禁足,皇上为掩人耳目,每日都会去各宫就寝,就连来看望洛菡萏也是小心而来,谨慎而去。
瑾乐阁不宜久留,以免给洛菡萏带来麻烦。
皇上陪洛菡萏吃过晚膳后便去了弦乐阁,这宫内柔婉仪也算难得的清秀,而且识大体,元邵倒也喜欢与她说些心里话。
柔婉仪是聪明之人,不该说的从不敢多问,也算体恤元邵。
这日来到弦乐阁,柔婉仪正和媛小仪一起绣着衣服。
虽然媛小仪被禁足,但皇上还是特许她与柔婉仪相见,以来弥补柔婉仪丧子之痛。
见皇上来弦乐阁,媛小仪与柔婉仪立刻行礼“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今安。”
“皇上今日前来为何不让太监通报,臣妾也好前去迎接。”柔婉仪贤惠一笑,更显温柔贤惠。
“前几日听婉柔宫内小太监说你有些不适,联怕扰了你婉柔休息,这才没让禀报,今日婉柔感觉如何,身体可好?”自从柔婉仪小产之后身体一直不适,元邵心中惋惜不已,确实有些自责。
“谢皇上关心,近日有妹妹日夜照料身体已无大碍,皇上今晚怎来臣妾这了,今晚听敬事房小太监说,皇上今日翻的可是安妹妹的牌子?皇上来臣妾这里也不怕妹妹生气。”柔婉仪向来与安容华不合,倘若今日皇上留在弦乐阁,今后定是红眼相见。
元邵方才想起今日翻的是安容华的牌子,可今日一见柔婉仪,又听太医所说,柔婉仪的身子已完全恢复,可是今日却未见柔婉仪的牌子。
“联今日哪也不去,留在弦乐阁,安容华那里联命人传报。”说完元邵示意戎生去传报。
不过却被柔婉仪叫住“戎生公公留步,今日皇上在这坐坐便去安妹妹那,公公在门外等候便是。”
戎生是皇上的贴身太监自然是听皇上的,皇上摆手让其离开,戎生立刻去了安容华宫内。
柔婉仪心中自然窃喜,她了解皇上的脾气秉性,柔婉仪今日越是推辞,皇上便越会留在弦乐阁,而且自己的身子已恢复多时,可自己的绿头牌一直未挂上,她便知道其中定有人原因。
一定是后宫的妃嫔买通了敬事房的小太监,将自己的绿头牌一直放置一边罢了,后宫之中,这种事乃是常事,只是柔婉仪一直在为媛小仪的事情在劳累,一直没有挂记在心。
如今想让媛小仪出头,全部指望便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早一天再次怀上龙翼,那姐妹两人在宫中才会站稳脚步。
“皇上,今日臣妾与妹妹一同为皇上做了件睡袍,妹妹手巧,绣的双龙戏珠栩栩如生,皇上您看手工精致的很。”柔婉仪拉过媛小仪的手,将媛小仪手中的衣服递给元邵。
元邵看了一眼睡衣,但眼光却全部落到媛小仪身上,算算日子,媛小仪已经禁足三月,一直安分守已,毕竟是自己宠幸的嫔妃,元邵确实有些心疼。
只是君无戏言,媛小仪大不敬,已从轻发落于她,倘若让她解禁,想必昭妃那边说不过去,“媛儿,再过九个月你便可解禁,在宫内好生休养,联定会好生相待。”
柔婉仪看着皇上如此厚待媛小仪,两个一起跪落在直,“谢皇上垂帘。”
27

☆、第二十一章  洛菡萏解禁

皇上最近对柔婉仪与媛小仪姐妹俩宠爱有佳,后宫的女人倘若不得宠,便自生心计,安容华也不便外,皇上已经有些日子没来这里,而且就连杨贵人也晋升为阳芳仪,而且在后宫跋扈无礼的洛芙蕖也已然有了身孕,皇上也将其晋升为滟芬仪。
每次一起去太后宫中请安,滟芬仪便借有孕在身处处刁难各宫嫔妃,在宫内得罪不少人。
洛菡萏已经禁足半年,已到解禁时期,皇上命洛菡萏解禁后去太后宫中请安,此时宫内洛芙蕖也怀有两月身孕,洛菡萏已将临盆,太后看到两姐妹都将为皇家延下子嗣,定会欢喜不已。
当洛菡萏挺着肚子走到宫内,惊坏了所有人,尤其是洛芙蕖,她以为自己怀有身孕,可以在宫中耀武扬威,想不到她洛菡萏居然也怀了,而且还将要临盆,倘若洛菡萏生个阿哥,那便是大阿哥,定会受到皇上恩宠,今后若被立为太子,洛菡萏将成为后宫主人,洛芙蕖将无立足之地。
虽然只是瞎想,但洛芙蕖不得不想,越想越怕,倘若让洛菡萏腹中孩子死于腹中,那自己腹中的胎儿便是宫中第一个孩子,生个公主也是至高的荣耀。
洛芙蕖心怀歹念,洛芙蕖与洛菡萏一同来到太后宫中,太后见洛菡萏肚子已经硕大,既高兴又惊奇。
“皇儿瞒的哀家好苦,只说纯婉仪失仪,禁足半年,半年过后,线婉仪居然给哀家怀了亲皇孙,看样子不出一月,孩子将要出世了。”太后此时确实开心,近几年后宫嫔妃为争宠陷害皇嗣,到今皇上膝下无一子嗣,已然被天下人耻笑,如今见洛菡萏怀有身孕,太后自然欣喜万分。
“谢太后关心,臣妾孩子再过十日便可出世。”洛菡萏坐到太后赐的坐椅之上。
洛芙蕖也怀有两月身孕,见太后赐坐,心中多有不悦“太后,臣妾也怀有身孕,太后也太过偏心了,这会子臣妾站的腿都酸了。”
“雨寻,给滟芬仪赐坐。”太后对洛芙蕖稍有不屑,因为洛芙蕖在宫中向来跋扈,在后也是有所耳闻,一直对洛芙蕖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谢太后。”洛芙蕖得意的坐下,虽然才有孕两月,但却故意装出身子笨拙的样子,扶着腰坐下。
太后喝过今日南方进贡上好的茶叶,不料手中的茶盏却滑落在地,洛菡萏立刻询问“太后有何无恙,手没烫伤吧。”然后笨拙的走上前十分紧张的样子。
“无恙,纯婉仪安坐便是,只是宫中的人不懂规矩,拿热茶让哀家来喝便罢,居然拿茶叶末来糊弄哀家,哀家又不是没张眼睛,能看的到,今后谁若再敢糊弄哀家,哀家定然不会饶恕。”太后话中自然有话,不过洛菡萏清楚,这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洛芙蕖听的。
洛芙蕖倒也聪明,坐到那里确实安稳了些,太后便问向洛芙蕖“滟芬仪哀家听说前日你在后花园拿皇上赐予你的玉如意,居然拿来打宫人,这是成何体统。”太后一向慈祥安和,可今日却大发雷霆,看来早就看不惯洛芙蕖在宫中的样子。
洛芙蕖仗着有孕在身,并未跪下,一直坐在太后赐的红木椅子上,“太后切莫发怒,臣妾拿着皇上赐的玉如意确实事出有因,那日宫人未看到地上的石子,害臣妾差一点跌落在地,臣妾摔了不打紧,只怕会伤了腹中龙嗣,这才拿玉如意教训那帮狗奴才,恨不提把她们发行到辛者库去做苦役。”
洛芙蕖越发的跋扈,她殊不知太后是潜心拜佛,见不得宫内打杀的。
“放肆,在哀家宫内竟敢如此狂语。”想必太后着实是生气了,毕竟这后宫之中太后最为尊贵,可不到居然被洛芙蕖指手划脚。
“太后息怒,既然太后不喜欢臣妾,臣妾回宫便是,臣妾跪安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