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1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如今音常在住到了月心阁,皇上每日都会来这里,自然与安容华走的也近些,如今音常在是皇宫中的红人,而音常在心中也谨记安容华的提拔,不断在皇上耳边吹枕边风,皇上对安容华也是宠爱有佳。
弦乐阁内却是一片灯火通明,柔容华与媛小仪此时却睡不踏实,因为后宫中此时音常在最为得宠,而且还有安容华这个靠山,唯有姐妹合金方可断爹金。
前几日后上来弦乐阁,虽然未解禁媛小仪,但皇上多次宠幸媛小仪,在后宫也是人人皆知,后宫之中音常在与安容华,柔容华与媛小仪,阳芳仪在宫内而三足鼎立。
洛菡萏还有几日便可生产,皇上依然对洛菡萏宠爱有佳,对后宫之人也是雨露均沾,后宫的嫔妃所有的眼睛都盯在洛菡萏的肚子上。
倘若洛菡萏生个大阿哥,今后定会成大器,其实后宫嫔妃对洛菡萏的肚子虎视眈眈,只是皇上对洛菡萏有身孕之事十分在意,就连御林军都派到了瑾乐阁,嫔妃们更是无从下手。
不过洛芙蕖也是怀有身孕,对付她一个倒也简单,只是洛芙蕖对各宫并没有防备之心,却每日在后花园以怀有龙嗣欺压他人。
皇宫嫔妃早已看不惯此等跋扈之人,此时才刚怀有龙嗣,倘若洛芙蕖生个阿哥出来,整个后宫恐怕都要跟她姓洛。
这日音常在与安容华在后花园赏花,正巧此时洛芙蕖在此经过,早就听闻音常在受皇上恩宠,而且近几日皇上已有几日没有去过仙鹤阁了,洛芙蕖几次说腹中胎儿不适,可皇上却去也不去,一直都在音常在那里听曲子。
今日正巧碰到音常在,洛菡萏岂能就此罢休,洛芙蕖身边的宫女雪影见音常在拆了一支洛芙蕖最喜欢的牡丹花,便上前抢了过来“奴婢参见小主,今日我家小主滟芬仪甚是喜欢小让手上的粉色牡丹,可否请小主割爱。”
洛芙蕖坐到石凳上,仗着自己怀有龙嗣,见了比自己嫔位高的安容华并没有行礼。
“滟芬仪喜欢你自可为你家小主采摘,为何偏要我家小主手中的,我们小主可是受皇上盛宠,这片牡丹花园是皇上赏赐我们小主的,别说这一支了,整个园子全剖是我家小主的,倘若你家小主喜欢,你去那边采菊花便可。”音常在身边的贴身宫女也变的越发的跋扈,仗着主子得宠,宫女们也便得势起来。
“住口,本宫在此你们也敢放肆,信不信本宫将你们送到辛者库,让你们永世不得出来。”安容华一把掌打到雪影脸上,俗请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此时的洛芙蕖气不打一处来。
如今自己有孕在身,太后都不放在眼里,如今岂能害怕这个小小的容华。
“本宫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安姐姐,这几日皇上夜夜在姐姐宫中就寝,可却不在姐姐床上,不知姐姐夜里睡的可安稳。”洛芙蕖阴阳怪气的说着,洛芙蕖着实想不能,安容华怎能将皇上拱手让与她人。
安容华也是宫中的老人,岂能让洛芙蕖这般羞辱自己,安容华看着洛芙蕖的肚子,心中自在盘算,今日洛菡萏这般羞辱,此时若不反驳,定会被音常上看不起,今后便不会让自己所用。
“滟芬仪,本宫只是为皇上解优,更何况音妹妹甚是得到皇上厚爱,皇上高兴,本宫便高兴,不过皇上向来喜欢礼仪周全之人,今日妹妹见了本宫并未行礼,来后宫已经半年有余,还如此不懂规矩,这样吧,本宫让宫中下人,教妹妹礼仪,直到妹妹学会为止。”
安容华向来是笑里藏刀,而且是刀刀都是杀人刀。
洛芙蕖刚想反驳,不过此时安容华已经走远,后宫中洛芙蕖的嫔位确定没有安容华高,只能甘愿受罚。
安容华宫内的宫女也知道洛芙蕖有孕在身,自然不敢伤了龙嗣,简单练习二十回合便罢,洛芙蕖心中自然不痛快,随后便把此事告诉了皇上。
皇上向来不喜欢洛芙蕖惹是生非,自从洛芙蕖怀上龙嗣之后,与各宫都有过争执,皇上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洛芙蕖居然提无礼要求,想让皇上将安容华打入冷宫。
安容华在皇上面前一直大方得体,从未提过任何过份的要求,皇上岂能听洛芙蕖的一面之词,便打发了洛芙蕖便罢,皇上曾经还以为洛芙蕖是可爱,可如此越发的跋扈,皇上着实厌倦不堪,但她此时怀有龙嗣,只好哄哄便罢。
29

☆、第二十三章 洛芙蕖小产

自从后花园内洛芙蕖言语冒犯安容华,在后宫呆久的女人,心胸自然狭隘,对洛芙蕖怀恨在心,自己并没有怀龙嗣,但她却有龙嗣在身,安容华岂能让她顺利延下龙嗣。
前几日洛芙蕖说自己脚肿的厉害,命尚衣监做一双洛菡萏那般的蜀锦鞋子,尚衣监岂敢怠慢,三天便赶制了出来,这日洛芙蕖穿着新做的蜀锦鞋子便在后宫中招摇过市。
不过当她走到拱桥的鹅卵石上时,却不慎跌倒,随后便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这可吓坏了洛芙蕖身边的宫女,“来人呀来人呀,我家小主跌倒了。”咱过的小太监们把洛芙蕖送到了仙鹤阁,随即唤来了太医。
此时洛芙蕖的双腿已经沾满了血,孩子已经不中用了,皇上随即赶到,洛芙蕖此时脸色苍白,痛苦不堪。
“皇上,臣已经尽力了,可小主的龙胎还是没有保住,还望皇上恕罪。”宫中又有嫔妃失了孩子,太医自然惶恐。
元邵看过洛芙蕖便离开了,元邵心里自然难受,心疼倒不是心疼洛芙蕖,只是可惜了她腹中的龙嗣。
今日元邵也查清楚了,洛芙蕖是自己不慎跌倒,与他人无关,只因她穿了双蜀锦的鞋子,鞋底是碧玉做的,在鹅卵石上走动自然是会摔倒。
只是元邵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那双鞋子早就有人做过手脚,那日洛芙蕖宫内的宫人去尚衣监拿鞋子,不过在回去的路中却被小太监撞倒在地,蜀锦鞋子也摔落在地,小太监趁机在鞋底摸了蜡,虽然碧玉的鞋底走到鹅卵石上会摔倒,不过脚底的蜡却是发挥了主要作用。
如此费劲心机害洛芙蕖的不是别人,而是前几日被洛芙蕖羞辱的安容华,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留一点痕迹,想必就连洛芙蕖到死也不会知道真相。
洛芙蕖不产之事还是传到洛菡萏的耳朵里,不过洛菡萏也是意料之中,洛芙蕖在宫中如此跋扈无礼,走到今日也是万幸,只是可惜了腹中胎儿。
想必洛芙蕖失了孩子,皇上定是不会再宠爱于她,宫中新人倍出,皇上对贤德女子向来情有独钟,像洛芙蕖如此急躁之人,在宫是很难站的住脚。
虽然她平时跋扈的很,又时常欺负自己,可毕竟是自己的嫡姐,洛菡萏不看佛面也是要看僧面,为了其父洛慎之洛菡萏也要保全洛芙蕖。
洛芙蕖失了龙胎,而洛菡萏如今已要生产,是万万去不得仙鹤阁的,洛菡萏只好命娇姿做了燕窝汤给洛芙蕖送去。
待娇姿来到仙鹤阁却看到这里如冷宫一秀,自从皇上看了一眼洛芙蕖,知道她小产以后便再也没有来过,后宫是什么地方,你若不得宠,就连奴才也不会把你当主子看待。
也只有洛芙蕖的宫女服侍在左右,自作孽不可活,洛芙蕖此次确实是做的太过份了。
娇姿将燕窝汤放下,然后命御膳房送了些补品过来,洛芙蕖毕竟现在还是小月,营养的东西是少不了的,还好洛菡萏此时受皇上宠爱,娇姿的话还是挺管用的。
洛芙蕖自知自己大不如前,对娇姿自然没有从前蛮横,不过却有多多不悦,就连娇姿送的那碗燕窝汤洛芙蕖连看都未看便让宫人拿走,倒了。
她以为曾经自己害过洛菡萏,如今洛菡萏定会返过头来害自己。
自从洛芙蕖小产以后,不知后宫有多少人拍手叫好,阳芳仪以前心计颇重,看宫中情况,音常在与安容华成了一伙,而媛小仪与柔容华本是亲姐妹自然亲近,显的自己颇为孤单。
不过阳芳仪看着如今在后宫中颇为受宠的洛菡萏,自然心中打定主意,倘若与洛菡萏关系安好,与六宫安好,皇上自然会宠爱自己,
后宫中的女人一生的追求便是争宠,阳芳仪先去瑾乐阁,皇上已有多日没有去过她的丽影院了,半年前洛菡萏禁足之时,因为自己斗胆一计为洛菡萏求情,最终皇上垂爱自己,还封自己做了芳仪,看来与洛菡萏姣好才可在宫中立足。
阳芳仪拿了几件自己亲手做的小孩肚兜,来到了瑾乐阁,见洛菡萏肚子已经硕大,自然羡慕不已,她间无数次的幻想自己会怀有龙嗣,可是如今却是孤身一人而已。
洛菡萏见阳芳仪来还是有些意外,“什么风把姐姐吹来了?姐姐快快请坐。”
“姐姐是想妹妹了,来看看妹妹可安好,半年前妹妹被禁足,可把姐姐吓坏了,还特意跑去皇上那里求情,可是姐姐无能,未能帮到妹妹,还希望妹妹不要怪姐姐才好。”阳芳仪自然是个聪明之人,当时因为此事还得到皇上恩宠,如今又来洛菡萏这里邀功。
洛菡萏自然看出她的心思,只好给她个面子“姐姐一心为妹妹着想,妹妹岂会怪姐姐,来姐姐尝尝我宫中的小点心。”
娇姿上过一盘上好的桂花膏,阳芳仪向来谨慎,尤其对吃食之物更是小心翼翼,其它宫中的食物她是从来不敢吃的,只好推辞道“近几日姐姐有喉疾未愈,这样好的点心姐姐是不能吃的,暂岂放下吧。”
洛菡萏微笑点头,她这才看出阳芳仪防人之心如此重,看来确实不是等闲之辈,今日来瑾乐阁也是来者不善。
“姐姐前几日为妹妹腹中胎儿做了几个肚兜,今日拿来送予妹妹,还望妹妹不要嫌弃姐姐手笨才好。”娇姿拿过阳芳仪递过的两个红色肚兜递予洛菡萏。
“姐姐手着实很巧,看这上面的小人,仿佛是画上去一般,妹妹替腹中孩儿谢过姐姐了。”洛菡萏拿在手中两个小巧的肚兜,阳芳仪的绣工着实可以和扬州苏绣相媲美。
此时皇上驾到,见洛菡萏与阳芳仪聊的甚好,龙颜大悦,而且半年前阳芳仪为洛菡萏未情之事仿佛就在昨天。
“菡儿今日身体可安好?”元邵先是对洛菡萏一阵关心寒酸。
“谢皇上厚爱,臣妾一切安好,皇上此时可否用过晚膳?”洛菡萏刚想命娇姿准备,不过此时元邵的眼睛却一直没离开过阳容华。
“玉槿,今日丽影院有没有准备联的晚膳?”
“皇上竟会取笑臣妾,皇上已经许久没有翻臣妾绿头牌了,臣妾才不为皇上准备晚膳。”一向温柔的,不过此时与元邵说起话来,却甚是调皮。
“姐姐前几日为妹妹腹中胎儿做了几个肚兜,今日拿来送予妹妹,还望妹妹不要嫌弃姐姐手笨才好。”娇姿拿过阳芳仪递过的两个红色肚兜递予洛菡萏。
“姐姐手着实很巧,看这上面的小人,仿佛是画上去一般,妹妹替腹中孩儿谢过姐姐了。”洛菡萏拿在手中两个小巧的肚兜,阳芳仪的绣工着实可以和扬州苏绣相媲美。
此时皇上驾到,见洛菡萏与阳芳仪聊的甚好,龙颜大悦,而且半年前阳芳仪为洛菡萏未情之事仿佛就在昨天。
“菡儿今日身体可安好?”元邵先是对洛菡萏一阵关心寒酸。
“谢皇上厚爱,臣妾一切安好,皇上此时可否用过晚膳?”洛菡萏刚想命娇姿准备,不过此时元邵的眼睛却一直没离开过阳容华。
“玉槿,今日丽影院有没有准备联的晚膳?”
“皇上竟会取笑臣妾,皇上已经许久没有翻臣妾的绿头牌了,臣妾为何还为皇上准备晚膳?”平时说话大方得体的阳芳仪今日却甚是调皮。
“菡儿,联今日便不在瑾乐阁用膳,玉槿陪联如何?”元邵似乎已觉察冷落阳芳仪多时,心中自知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