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若没有她安容华也能享乐一生。”音常在说的倒是理所当然,但她若离开了安容华,便像鱼离开了水,可谓是寸步难行。
虽然音常在长相甜美,歌声委婉,但她却毫无心计,不懂谋略,纵然受皇上喜爱,便却不能将皇上玩于鼓掌之中,皇上慢慢也对其少了兴趣。
“妹妹自然会得皇上厚爱,姐姐甚是羡慕。”正在两人聊的甚欢时,雪影端来香茶,只是却不慎从身上掉下一个白色的布偶。
雪影神情有些紧张,立刻将此物装进袖口之中“雪影,岂慢,手中拿的何物?”洛芙蕖立刻神情也变的紧张起来。
“小主,求小主饶命,这是奴婢做的杀人偶,是打发奴婢心中不愤的。”才影将此物拿了,只是是个白色布偶,上面画着人的模样,写着生辰八字,待人看后,甚是感觉有些怕意。
音常在来自平常人家,自然见过此物,“姐姐莫怕,这只是巫蛊之物,心中所恨之人,写上其名字与生辰,每日在其身上扎针解气所用,姐姐出自大户人家,自然见不得此物。”
洛芙蕖将布偶扔到地上,自然有些气氛“大胆奴婢,皇上一向不喜宫中有巫蛊之物,若让皇上看到,定会杀你狗头,还不快快拿去烧掉。”
洛芙蕖故双手合十,一副潜心求佛模样,“阿弥陀佛,求菩萨恕罪,妹妹你有所不知,本宫年纪尚小时看过一本史书,上面记载,一位宠妃将此巫蛊之物放置床边,被皇上发现,最后死于冷宫,本宫每每想起此事便害怕不已,真是罪过。”
她一句漫无经心的一句话却引起音常在一阵遐想,洛芙蕖见其有所思,便立刻火上加油,“妹妹不知,皇上也甚是不喜此事,前几日对本宫讲,若是后宫嫔妃沾惹巫蛊之物,无论嫔位高低,必然诛之。”
此话一出,音常在便有些魂不守舍,心中似乎盘算着计谋。
音常在推脱说自己身子不些不适,便匆匆离去。
今日之事是洛芙蕖为音常在演的一出戏,想不到没有心计的音常在这么快便上钩了,接下来洛芙蕖只等着好戏降临了。
音常在住在安容华的侧殿,她偷偷做了个白偶,然后在其身上写上阳芳仪的生辰,然后放其身上,去了安容华的内殿。
此时安容华正在梳洗打扮,开心的说今日皇上要来月心阁午睡,两人便一起聊天作乐,在安容华换衣之迹,音常在便把白偶偷偷放置安容华床铺之下。
若皇上发现此物,定会加罪于安容华,一直以来她利用自己争夺皇上恩宠,但在自己喉疾之时却是不管不问,直到如今才又姐妹相称。
音常在这次着实看清了后宫中的人情冷淡,她恨足了安容华,在自己得病之时,居然想有心扶持她人。
若将其除掉这月心阁将会属于自己,凭自己的歌喉定然会得皇上厚爱。
虽然此举有些许危险,但她想一试,不想再受安容华的摆布,皇上一直宠幸自己,但安容华每日都会让自己喝下不得有孕的汤药,想要龙嗣也要受人控制。
到了晌午,皇上与众宫人来到月心阁,去了安容华的主殿,用过午膳后,音常在便听到安容华的正殿有些声响。
便前去一看,此时皇上龙颜大怒,地上放着今日音常在放入安容皇床榻之上的白偶“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与世无争,怎能加害于阳芳仪呢,求皇上明鉴。”
安容华与从宫人跪在地上哀求着皇上,音常在心中窃喜,不曾想此事地如此顺利,但音常在却立刻跪到地上,同样求着皇上,“皇上,姐姐一向和善,此事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求皇上定要饶恕姐姐。”
元邵看到喉疾已快恢复的音常在,一月不见模样越发的清秀,“音常在起身便罢,此事证据确凿,联不想深究,此事若在后宫传来,定然会被世人所唾弃,安炳然身为后宫嫔妃,居然心存歹念,联命你每日抄写佛经,没有联允许不得踏出月心阁半步。”
安容华一直算计于他人,不曾想今日却被别人陷害,心中自有不甘,“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冤枉。”
“皇上,臣妾看来此事定有隐情,求皇上定要明查。”音常在紧缩眉头,为安容华求情。
“音常在你一向单纯,怎知后宫中尔虞我诈,联乏了,陪联去午睡片刻。”音常在虽心中开心,但却不敢表露,卑微的看着安容华,安容华对其点头,她方敢与皇上一同去了测殿。
37

☆、第三十一章 蒙圣充

皇上一向讨厌后宫争斗,这几日各宫嫔妃争斗不断,唯有去洛菡萏宫中才能得到些许的安慰。
元邵与戎生一起来到瑾乐阁,此时洛菡萏正望着窗外发呆,元邵并未命宫人通报,他走上前,将洛菡萏抱入怀中,发呆的洛菡萏这才回过神来,“皇上又在捉弄臣妾了。”洛菡萏撒娇说道。
元邵却搂的更紧,“每次来到瑾乐阁,联心中便踏实,不必担心宫内嫔妃的百般算计。”
“依臣妾看,此事当然要怪皇上,若皇上不专属一人,对各宫嫔妃一视同仁,后宫自然不会有争宠之事。”洛菡萏却斗胆一试,想必在后宫之中,唯有她能对皇上真言对对。
元邵一直对后宫之事耿耿于怀,不知该怎样做才能让后宫平静,让众嫔妃和睦。
“皇上既然来到臣妾宫中,自然不必烦恼,皇上若是感觉宫中嫔妃乏味,那皇上便在臣妾宫中选个美人出来,臣妾定会成全皇上的。”
“菡儿又开始取笑联,联只想让后宫嫔妃和睦,怎料却总是引起事端。”元邵自小在宫内长大,后宫嫔妃的争斗,他一直看在眼里。
如今自己做了皇上,怎料后宫依然是如此不堪,唯有洛菡萏不参与争宠,但洛菡萏越是这般,皇上便越是喜欢与她在一起。
皇上每日下了早朝定会来瑾乐阁看望小公主,还有洛菡萏,宫中有三位嫔妃有孕,洛菡萏一直想劝皇上,定要却看望。
每次皇上都是推脱,这日皇上与洛菡萏一同去弦乐阁;媛小仪恐怕是伤了身子,虽已无大碍,但甚是没有力气,脸色苍白,每日只吃一顿食物,有孕才两月整人便消瘦一圈。
而柔容华上次小月以后便一直病着,这次虽怀上子嗣,但身子还是有些弱,不过要比媛小仪好些。
两个人的情况着实让人堪忧,而江太医每日都会来为姐妹二人把平安脉,而他们的吃食也是宫中最好的,尤其是柔容华,对宫中的吃食甚是谨慎。
柔容华见皇上与洛菡萏而来,自然开心,每次听到皇上沉重的脚步声,柔容华便砰然心动,后宫的嫔妃们心里都系着皇上,她们所做的一切全部与这个男人有关,有的最后甚至走上疯狂。
“皇上,臣妾已经有多日未见皇上了,臣妾还以为皇上把我们姐妹忘记了呢。”柔容华有孕在身,皇上却几日未来,心里难免有些委屈。
洛菡萏自然听出柔容华话中带着酸味,后宫女人全是如此,柔容华并不是圣人,皇上将柔容华揽入怀中,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肚子“婉柔自己有孕之后,脾气越发的大了,联今日不是来看你了吗?而且还命御膳房为你们姐妹二人做了参汤。”
皇上着实心细,今日听说姐妹二人的身体情况,着实为其担忧,前段时间因为柔容华小产之事,皇上一直心中有愧,如今着实想好好弥补一般。
柔容华虽然有孕但皮肤却甚是白皙,浅浅一笑甚是美丽“臣妾谢皇上恩待,今日纯妹妹也来了,下次妹妹可要抱公主来玩,本宫自怀有龙嗣之后便超发的喜欢孩子了。”
“好的姐姐,不过下次妹妹带公主来玩,姐姐可莫要烦恼,公主如今越发的爱耍脾气。”虽然洛菡萏年龄尚小,便每每提起公主,脸上总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几人聊的甚欢,此时洛芙蕖前来,手中还拿着亲手为柔容华与媛小仪肚中孩儿绣的肚兜,“臣妾叩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柔姐姐万安,纯妹妹万安。”洛菡萏自然感觉有些差异,话说洛芙蕖从小便是跋扈之人。
虽说来到宫中脾气收敛些,但不曾想她如今却是甚是温柔,皇上见洛芙蕖却邹着眉头,“你今日为何来弦乐阁?似乎芙儿近日与婉柔走的近些?”皇上向来不喜宫中嫔妃勾结,结党营私的勾当。
洛芙蕖将手中两个黄色肚兜呈给皇上“这是臣妾为两位姐姐腹中胎儿所绣,拿来是送予姐姐,臣妾在宫中无事,绣些东西了表臣妾心意。”
洛菡萏清楚,自己的嫡姐向来不擅女工,如今却学的越来越贤惠,想必是收了心,想在宫中安稳度日。
“皇上,芙妹妹细心,臣妾才怀孕两月有余,可妹妹已经送了不少衣物,等孩儿出生后定要好好孝顺这位额娘才日。”
柔容华有心扶持洛芙蕖,每次都会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只日皇上却对洛芙蕖失了兴趣,只日点头答应,这会柔容华与媛小仪的参汤也已喝完,皇上便与洛菡萏一同回了瑾乐阁。
“妹妹,方才皇上可曾正眼看你一眼?”
“姐姐,皇上如今眼里只有洛菡萏,哪能看到妹妹,罢了,罢了,妹妹只想在宫中安然度日罢了。”洛芙蕖自然不会让柔容华看到自己的心机。
每次来弦乐阁,洛芙蕖只想在此多看皇上一眼罢了。
“妹妹,前几日本宫听闻皇上责备了安容华,你可听说。”媛小仪向来与安容华不对付,如今她被皇上训斥,柔容华当然开心,昨夜便把此事告诉了媛小仪。
“妹妹当然知道,因为此事日妹妹蛊惑音常在去做的,不曾想音常在却如此笨拙,当天便做了白偶放置安容华床塌之上,此事妹妹做的不留痕迹,着实让人称快。”洛芙蕖却日一脸的得意,此事着实报了当日安容华陷害之仇。
柔容华向来与世无争,虽然洛芙蕖做事有些鲁莽,但着实是个可用之人,不费力气便将安容华整倒,如果想要推翻阳芳仪则是指日可待。
“妹妹果真聪明伶俐,只是皇上如今对洛菡萏宠爱有佳,皇上若想栓住皇上定要早日怀上龙嗣才好,不然在宫中绝无出头之日,像洛菡萏,哪怕生个公主,也能得皇上盛宠。”柔容华说的着实是肺腑之言,自己与妹妹在宫中三年,这三年无休止的争宠夺爱,虽然身心疲惫,但最终顺利怀上龙嗣,这也不枉费在宫中的一翻争斗。
“妹妹定会努力,只是此时皇上一直垂爱于洛菡萏,妹妹想要怀上龙嗣也难,不过妹妹自有办法。”洛芙蕖却越发的毒辣。
就是因为此话却让柔容华以洛芙蕖有了新的看法,此人虽然有计谋,但心机颇重,甚是毒辣,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也要陷害,看来此人着实用不得。
这几日天气燥热,皇上与各宫嫔妃一起去湖边避暑,洛菡萏与永安公主一起前去,皇上对洛菡萏母女照顾有佳,着实让其它小主们眼心不已。
洛芙蕖早就在此做了手脚,为了便是将洛菡萏与永安公主置于死地。
而且湖边有诸多红鱼,洛菡萏喜爱甚佳,不过每当洛菡萏来到此处便想起香美人,她就是暴毙于这谭湖中,每每想起此事,洛菡萏便心痛不已。
虽然她每月都会命人去宫外,给香美人家人送去银两,尽自己微博之力,只是香美人不会再有,后宫葬送了她的青春,葬送了她的性命。
洛菡萏抱着公主流着玉泪看鱼,皇上此时正与阳芳仪把酒欢歌,众嫔妃在赏花说笑,唯有洛菡萏站到湖边,想着殡天的香美人。
公主却在此时啼哭不已,洛菡萏只觉脚心一滑,便掉入了的湖中,“不好,纯贵嫔掉入湖中,救命呀。”娇姿拼命的呼喊,虽然此湖很深,但洛菡萏却是修炼之人,而且有莲儿护身,自然不会有任何危险。
怀中公主也洛菡萏腹中之时,洛菡萏便倾心修炼,永安公主自然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