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柔容华与媛小仪两人听的入神,想不到洛芙蕖会有此等下作方法来陷害自己,这几日皇上来时洛芙蕖自然在此,最终是她得到了皇上恩宠。
“江太医今日之事不得向外透露半句,江太医先为妹妹开置药方,叫上宫人一起拿药吧。”柔容华将江太医打发了,便命人将凝神香扔的远远的。
“媛儿,方才你说这是洛芙蕖送来的,难不成是她想要加害于妹妹。”虽然事实放置眼前,但柔容华却感觉事情有些蹊跷。
媛小仪心中依然是几翻滋味,这几日自己待洛芙蕖像亲姐妹一般,她怎能如此陷害自己,“姐姐,此事除了她怎会有它人,她素与妹妹无任何来往,可却突然将此香送到妹妹宫中,而且皇上动情之时,她却偏偏在此,最后皇上宠幸于她,如今她是甚的盛宠,只是她却害苦了妹妹与腹中的胎儿。”
谈起此事媛小仪便哭泣起来,心中虽有不甘,但更多的便是心寒。
“且慢妹妹,姐姐却感觉此事不像洛芙蕖的作为,她在宫中如今已是自身难保,她前来投靠妹妹定然是诚心诚意,她若想害你,自然不会用此方法害你,岂不是惹祸上身吗?”柔容华的分析着实有几分道理。
想必幕后之人定是有来头,柔容华决定将洛芙蕖一起找来,测查此事,媛小仪如今才怀孕不足两月,却被人多次陷害,若不找出幕后主使,今后定然没有安稳日子。
媛小仪如今的身子自然不得到处走动,柔容华亲自去了仙鹤阁,洛芙蕖此人虽然跋扈,但自从复宠之后,只是耍些心机而已,迷情香之事,定然不会与她有直接关系。
洛芙蕖见到柔容华自然是开心不已,特意命宫人沏了好茶,柔容华不想在此逗留,但开门见山的谈了起来。
“洛芙蕖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陷害皇上龙嗣,你可知罪。”
方才还开心不已的洛芙蕖立刻吓的跪落在地,这几日自己陪着笑脸,像个下人一般伺候媛小仪,怎料最后却是这般结果。
“柔容华饶命,臣妾不知哪里做错,惹姐姐如此不悦。”
柔容华将迷情散扔到地上,“这是你送给媛小仪的?”
“是的,这是皇上所赐,臣妾送予姐姐,此乃安神之物,妹妹用了一月有余,感觉安好才敢赠给媛小仪的,还请姐姐明查。”洛芙蕖说的着实属实,其实凝神香只有洛芙蕖一人拥有,此乃绝品,洛芙蕖着实有些不舍,但为了讨好媛小仪,只好忍心割爱,想赠于她。
柔容华见洛芙蕖说的极为认真,但为了查明此事,柔容华定要查个仔细才是。
“今日本宫已找太医看过,里面含有迷情散,这乃是用下作之物迷惑皇上的死罪,若本宫将此事禀告于皇上,想必皇上定然会灭你九族,到时你还会连累家人。”柔容华说的着实有些浮夸,但若真是查明洛芙蕖定然会被打入冷宫,比死要难受百倍。
洛芙蕖此时已被吓的不成样子,而且自己未曾做过此事,冤枉不已。
“柔容华臣妾是冤枉的,此物一直放置太医苑,臣妾命宫人拿过便直接送到弦乐阁,臣妾定然没有动过手脚,臣妾敢以性命担保,臣妾万万不敢陷害媛小仪,她待我如亲姐妹般,臣妾怎能是忘恩负义之人。”洛芙蕖跪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她深知后宫水深,但不曾想自己有朝一日却被别人陷害。
“把你宫内宫女叫来,凡是碰过此香的宫女通通叫来,本宫定要好好查查,定不会放过害媛小仪之人。”柔容华说的如此霸气,洛芙蕖自然乱了阵脚,洛芙蕖宫中宫女只有两个,一个便是自己的忠仆雪影,另一个便是新月,是内务府派来的宫女。
雪影并未动过此香,除了洛芙蕖,只有新月动过,于是便将新月找进来问话。
只是奴婢就是奴婢,还未等柔容华问话,便趴在地上吓的直哆嗦,“下贱奴婢,快快说出,此得你有没有做过手脚,你敢在柔容华面前说一句假话,本宫定会割了你的舌头喂狗。”洛芙蕖对下人向来严厉,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洛芙蕖着实不敢怠慢。
“小主,小主,奴婢并未动过手脚,还望小主明查。”新月是入宫不久的新人,宫中规矩懂的甚少,但洛芙蕖知道,自从她入宫当日便不喜欢宫内的一切,一心想要出宫。
想必是有人蛊惑于她,新月向来胆小,只要吓唬一翻,定然全部招出。
“新月,本宫对你一直不薄,倘若你说出实情,本宫是不会将此事告诉皇上,而且还会嘉奖于你,让你提前出宫可好,本宫还会另外赏你一盒珠宝,不枉你跟了本宫一回。”洛芙蕖见吓唬她不成,只好换作哄的。
不出所料新月立刻跪到地上,吓的直哭“小主饶命,是阳芳仪,她答应奴婢,将媛小仪喜爱熏香之事告诉小主,小主定会把皇上赐的凝神香送予媛小仪,到时只要奴婢在凝神香中掺入迷情散,只要奴婢做的好,不出十日阳芳仪定会将奴婢送出后宫,奴婢并不是存心害媛小仪,奴婢也没有办法,若奴婢不做,阳芳仪便会命人杀了奴婢一家七口。”
此时的新月已泣不成声,看来她也是可怜之人,只是身在后宫身不由已。
虽然新月说出了真相,但心思细腻的柔容华却岂能听新月一面之词,便转身问过新月“你怎知是阳芳仪所为?”
“禀告小主,是阳芳仪宫中的宫女找的奴婢,她叫乐思,是她将迷情散交给奴婢的。”新月一一交待,只是此事重大,好定然不敢撒谎。
36

☆、第三十章 势不两立

“新月你说的可是实情,若有一句隐瞒,本宫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洛芙蕖此时的样子甚是凶狠,她岂能忍受阳芳仪伙同自己宫中来害自己。
新月向来胆小怕事,唯有将实情说出才一条生路。
“姐姐,贱婢已将实情说出,此事着实与妹妹无关,还望姐姐明查。”
“罢了,将她打发了吧,此事不宜张杨,本宫暂岂回宫。”柔容华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但是此事若是张杨,皇上定然会龙颜大怒,若阳芳仪因为此事死在后宫,但阳芳仪兄长乃是大将军,屡战奇功,若得罪了他们,恐怕在宫外的家人会受到牵连,
此事只能重新谋划,若想将阳芳仪除掉还是要与宫中嫔妃连手方可。
“姐姐,此事怎能罢休,媛小仪如今已然卧床不起,岂能让阳芳仪就此逍遥。”洛芙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若不是柔容华心思细腻,此时受到牵连的替罪羊将会是自己。
“此事重大,本宫定要从长计议,此事不得张杨,更不可传入皇上耳中。”柔容华自然了解皇上,他生性多疑,若让皇上知道媛小仪用的凝神香中有崔情之物,或许就连自己也会受到牵连。
后宫之事岂是一个宫女作证便能说的清的,此事虽然不得将阳芳仪怎样,但也要给她颜色看看,以免她今后再加害于柔容华姐妹。
“妹妹定会谨记在心,一切听姐姐安排。”洛芙蕖毕恭毕敬,也算是在这后宫中找到靠山。
柔容华从宫中选了诸多宝物与洛芙蕖一起来了阳芳宫中,几日不见阳芳仪脸色甚佳,身子也圆润不少,一直听太医说她胎像稳固。
“玉谨姐姐,多日不见,是否安好?”柔容华虽然身子有些单薄,但举指还算优雅。
阳芳仪有些诧异,一向以来柔容华甚少与宫中来往,今日却与洛芙蕖前来,定是有隐情。
“妹妹安好,姐姐便安好,不知妹妹来本宫宫中有何事?”
“今日妹妹送来厚礼,是多谢姐姐送予媛小仪凝神之物?”柔容华的话一出,阳芳仪手中的水杯不慎滑落到地。
神情甚是恍惚,洛芙蕖一眼便识破阳芳仪,想必她是心中有愧。
“妹妹是在说笑了,本宫何时赠予媛小仪凝神之物?本宫记得皇上将宫中上等的凝神之香送予滟芬仪,妹妹若要感谢自然是要谢滟芬仪妹妹才是。”阳芳仪虽然笑的牵强,但神情有些恍惚,想必是做了亏心事,心中有愧罢了。
柔容华命人将拿来珍宝放置阳芳仪宫中,“此事想必姐姐心中自有定夺,只是想要告知姐姐,凝神香之事本宫不会告诉皇上,还请姐姐自重才是。”柔容华一直温柔述说,讲完便与洛芙蕖一同离去。
虽然方才产未把话说开,但聪明的阳芳仪已然听到了心里,只是她小看了柔容华,一向做事谨慎的柔容华自然不会把此事告知皇上,此次之事也算有惊无险。
阳芳仪便不再与柔容华姐妹争斗,毕竟如今怀有子嗣,定要保护自身为是,唯有为皇上生下皇子,便可在宫中扬眉吐气。
待回到弦乐阁洛芙蕖甚是不解“姐姐今日为何对阳芳仪如此客气,居然还将宝物赠予她?”
“阳芳仪家兄颇受皇上重用,若本宫此时与阳芳仪争斗不堪,想必今后本宫与妹妹在宫中定然不会安稳,本宫只求与妹妹顺利生下皇子,安然度过此生便罢,今日本宫只是想让阳芳仪明白,她做的事被我识破,今后她定然不会加害于我们。”柔容华着实是难得的贤惠,为了今后在宫中的安稳日子,也能如此沉的住气。
洛芙蕖也不便再过于追问,只是自己如今跟了柔容华,定会得罪宫的的阳芳仪,只想如有柔容华这个靠山,在宫中定然能度此残生,而自从柔容华与媛小仪有孕之后,皇上颇为重视,若自己与他们走的近些,也能时常见到皇上,以解相思之苦。
只是时间久了洛芙蕖心中自然不是滋味,自己大好年华怎能在宫中如此空度,如今媛小仪身子也有所好转,太医说腹中胎儿已经稳固,便不能随意走动,柔容华一心系着腹中胎儿,自然不再为洛芙蕖所绸缪。
洛芙蕖心中也有怨恨,之前安容华陷害自己失了皇宠,如今阳芳仪又将自己视为替罪羊,如今来到宫中去被她人视为琪子,洛芙蕖岂能咽的下这口恶气。
如今阳芳仪怀有子嗣,皇上一直重视,而阳芳仪宫中戒备森严,阳芳仪自己动不得,不过要动安容华,洛芙蕖还有几分胜算。
一月前音常在失了嗓子,可如今经过太医诊治,已好了七八分,估计再过几日便可高歌,想必重得盛宠着实指日可待。
不过洛芙蕖着实有一计,何不让音常在与安容华关系决裂,安容华没有左膀右臂,在宫中势必不会嚣张。
音常在自从喉疾不适,后宫嫔妃便没有前去看望,洛芙蕖想借此次机会接近一翻音常在,特意命人取了上好的润喉葡萄送予音常在宫中。
只是不出半个时辰音常在便来到仙鹤阁,音常在数月前曾出言不逊,出立侮辱了洛芙蕖,今日她是特意来赔罪的。
洛芙蕖见音常在只与承德宫人前来,但松了口气“妹妹今日感觉身子可好,前些日妹妹喉疾不适,一直关门谢客,姐姐想去看望也没得机会,还望妹妹莫要怪罪。”
“姐姐多虑了,今日姐姐特意命人为妹妹送了润喉之物,妹妹是特意来谢恩的。”音常在的喉疾着实好了七八分,声音已回到曾经的甜美,只是声音有些甚小。
“妹妹太过客气,今日姐姐在后花园听到安容华与宫中新晋宫人讲话,仿佛要有意扶持姐姐宫内的宫人,没有安容结的庇护,看来今后妹妹日子不好过了。”洛芙蕖拉着音常在的手,脸上多了一丝的怜悯。
她深知在这后宫中如果音常在没有安容华做后盾,想要得到皇上的恩宠难如登天,她知道安容华对音常在十分重要。
“姐姐说的可是实情,妹妹生病多时,安容华自然感觉我再无用处,想必这才开始为巩固宫中地位,谋划新人罢了,罢了罢了,随她去吧,如今妹妹若没有她安容华也能享乐一生。”音常在说的倒是理所当然,但她若离开了安容华,便像鱼离开了水,可谓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