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娇姿见到洛菡萏时,眼泪流了出来“小主一别两月,小主可安好,奴婢每次去慈宁宫去找小主,可太后的宫人就是不让奴婢进去,奴婢一直担心小主的安慰,如今见小主安然无恙归来,奴婢总算放心了。”
虽然在慈宁宫这两个月洛菡萏并没有任何委屈,而且还可以修练,但是吸取龙气甚少,娇姿今日特意为洛菡萏准备了各种各样的点心,心中一直系着自家主子。
元邵今日下了早朝后便来到瑾乐阁,昨日令顺仪刚被太医查出怀有龙嗣,而且元邵一早便下令将令顺仪册封为令婕妤。
洛菡萏已然有两月未见到皇上,着实难解相思之苦,虽然皇上近两月一直宠爱于令婕妤,但心中时时刻刻系着洛菡萏与永安公主。
“菡儿两月未见,联甚是想念。”元邵将洛菡萏拥入怀中,这两个月未见心爱之人,元邵心中自然苦闷,但见洛菡萏安然无恙,这才放心。
元邵抱起如今已经五个月的永安公主,一阵欣喜,永安胖了不少,越发的漂亮了,眼睛大大的,与洛菡萏简直是一模一样。
洛菡萏心中自然放不下元邵,甚是想念,但她深知皇上着实有不得以,这才安然在太后宫中一住便是两月。
“皇上菡儿一切安好,谢皇上挂念,太后对菡儿与永安甚是关心,只是菡儿在慈宁宫不得出来,见不到皇上,菡儿甚是想念,今日见到皇上,菡儿总算如愿。”洛菡萏说着玉流便流出来,心中自然是有些委屈,但更多的便是感动,见元邵对自己如此上心,而且元邵让洛菡萏住进慈宁宫是不得已之举,但更多的便是保护她。
令婕妤自从上次在慈宁宫见过洛菡萏后,两人来往便多了些,如今自己虽然有身孕,但还是跑到了瑾乐阁,两人聊天甚是投机,而且令婕妤看的出洛菡萏没有心计,唯有一颗善良的心,难怪皇上如此宠爱于她。
“纯姐姐,珠儿来看姐姐了。”令婕妤像个小孩子一般,冲了进来,此时洛菡萏正依偎在皇上怀中,正被令婕妤撞见,令婕妤着实有些脸红,不曾想皇上与洛菡萏这般恩爱。
“臣妾参见皇上,参见纯姐姐,都怪臣妾甚是鲁莽,还望皇上与姐姐莫要见怪。”令婕妤立刻低头认错,小脸红红,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洛菡萏走上前,拉过令婕妤的小手“珠儿妹妹说的是哪般,娇姿快快赐坐,如为我珠儿妹妹怀有龙嗣,定然不能累坏了她。”
近一月来洛菡萏与令婕妤关系甚好,这让洛菡萏想起暴毙的香美人,令婕妤与香美人有些相似,都是没有心计之人,不过越是这般,洛菡萏越是担心,生怕她步入香美人的后尘。
元邵虽然喜欢后宫祥和,但洛菡萏与令婕妤走的甚近,而令婕妤却是太后的人,生怕两人今后各得其主,走上水火不容之路,但却见洛菡萏开心的样子,元邵也不愿多言,洛菡萏虽在宫中有个姐姐,但两个关系却像陌路,洛菡萏在宫中有人作伴未必是件坏事。
元邵前朝有事处理,便先行离开,方才还有些拘束的令婕妤这才有些放松,“姐姐在慈宁宫中定然闷坏了,不如与珠儿一块出去走走。”自从昨日查出有孕,太后便派人细心照料令婕妤,还命她不得在宫中随意走动。
一向喜欢热闹的令婕妤,怎能闲的住,洛菡萏与令婕妤一起在御花园走动,这里的空气着实日好,洛菡萏瞬间心旷神怡。
“姐姐快看,那边有荷花,前几日便听姐姐说起,姐姐一向喜欢荷花,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与其它花着实不同,妹妹也甚是喜爱。”令婕妤把着前面的荷花池,洛菡萏当然记得,那可是在自己生辰之日皇上赏赐于自己的,两月不见,荷花开的甚好。
洛菡萏与常人不同,每每闻到荷花的芬香,更加心旷神怡,“珠儿,这会子姐姐乏了,咱们去前面休息片刻。”
虽然洛菡萏一直修炼,但最近吸的龙起尚少,再加上今日天热的很,在烈日下站了不足一刻,便头疼不已。
娇姿为洛菡萏遮挡着烈日,一起来到凉亭之中,待她们几人坐下后,阳芳仪与宫女一起走过来,见令婕妤神情有些紧张,洛菡萏便知两人之间定是有过节。
前段时间令婕妤抄写金刚经,或许也与阳芳仪有关,而后宫颇有传言阳芳仪怀的是男胎,所以她自从有孕之后便是跋扈的很,三位嫔妃中,她的月分最大,若她能生下大阿哥,将来定然成大器。
但洛菡萏却丝毫不在意这般,因为即便自己生的不是公主,是阿哥,若有一天让自己的儿子当皇上,或许那并不是一件好事,当今皇上,拥有天下,拥有全天下的女人,但他却并不快乐,而到如今膝下子嗣单薄,不知被自己身边多少女人算计。
阳芳仪见洛菡萏与令婕妤在一起,甚是有些惊讶,两个女人应该水风不容才对,怎能如此一般的要好,不地洛菡萏却有意挑拨两人。
“本宫今日烦闷想出来走走,但还真是晦气,碰到想害本宫腹中龙嗣之人,纯妹妹可要小心,哪天被人害了还不知道呢。”阳芳仪一脸不屑的看着令婕妤,说话时阴阳怪气,洛菡萏想起曾经的阳芳仪不是这般的蛮横无礼,曾经甚是谨慎,但如今却是这般。
后宫女人就是如此,得到皇上宠爱时便是上天,得不到皇上恩宠便是入地,洛菡萏自然明白里面的道理。
“阳芳仪此话在姐妹面前说说便罢,一不要传入旁人耳边,不然皇上定然不会轻饶,姐姐可是有身份之人,怎能这般讲话,令婕妤是如今怀有皇上子嗣,姐姐理应照顾才是。”洛菡萏自然看不惯阳芳仪的跋扈行为,虽然她不知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她百确实想保护令婕妤。
她并不是为了要讨好太后,而是真心喜欢令婕妤,因为她简单单纯,毫无心计,洛菡萏只是不想让她步入香美人的后尘。
阳芳仪气愤不已,但洛菡萏却是皇上的宠妃,定然不能得罪,“妹妹还是小心为是,还好令婕妤已然怀孕,不然不知纯妹妹要在慈宁宫呆多久,得皇上宠爱又如何,卑贱出身自然不会得到皇上眷顾。”
“妹妹愚昧,不懂阳芳仪的意思,纯姐姐乃是永发公主的生母,卑贱出身,岂不言语冒犯了公主,此话若是传到皇上耳中,恐怕姐姐难逃其咎。”一向胆小谨慎的令婕妤却出言为洛菡萏讨回公道。
“你,今日本宫暂且绕你一次,莫要仗着有太后庇护你就可以在宫中为所欲为?”阳芳仪气愤离开,洛菡萏与令婕妤对视一笑,这次赢的漂亮,一直以来阳芳仪总是欺负各宫妃嫔,皇上与太后也是看在她有孕在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不曾想她却越发的跋扈。
“珠儿,今后这种话莫要再讲,后宫本是是非地,定不能让人捉住把柄,如今妹妹已怀有身孕,定要好生照顾自己。”洛菡萏自然知道令婕妤有太后照顾,但后宫中小人居多,令婕妤如此单纯,在后宫着实难生存。
“姐姐有所不知,在一月前阳芳仪自己坐到地上,栽赃于妹妹,居然还跑到太后宫中哭诉一翻,所以害的妹妹抄了半月的金刚经。”令婕妤委屈的道出了实情,虽然此事太后着轻处理了自己,但令婕妤心中自然不甘心,但此事自己却是有口难辨。
洛菡萏这才明白两个方才的态度为何如此恶劣,还好令婕妤有太后庇护,不然或许不会顺利活到现在,如今又怀有身孕,算是顺风顺水。
“此事既然已经过去,就莫要追究,宫中子嗣向来难成,妹妹定要小心,无论吃食或是在宫中走动,定要小心为是。”洛菡萏此话确实发自肺腑,不想让令婕妤受到伤害。
太后宫中的雨荨嬷嬷却四处找着令婕妤,“哎呦我的小祖宗,奴婢可找到小主了,太后命人四处去找您呢,外面这般炎热,小主您还怀有身孕,怎能在此处呢。”
“姑姑,本宫想与纯姐姐在此处聊天赏花,姑姑暂且回去,本宫随后就到。”令婕妤见到雨荨姑姑,一脸的无奈,看来太后着实对她不错,或许想利用她增加在宫中的势力罢了。
雨荨看了看洛菡萏,一脸的不悦“小主您还是回去吧,太后正在等小主呢,若小主不回去,太后定会怪罪奴婢,奴婢回去不好交差。”
“珠儿,今日本宫也乏了,改日咱们再一起赏花聊天,太后召见定是有事,妹妹还是速速回去吧。”洛菡萏不想因为此事而受牵连,因为太后着实不是好招惹的。
令婕妤只好点头答应,依依不舍的离开。
“小主,若不是因为令婕妤,您怎会去太后宫中一住便是两月,小主怎能对她这般的好,方才还因为她得罪了阳芳仪,小主可知这几月阳芳仪在宫中势力不容小视。”娇姿见雨荨嬷嬷与令婕妤走远,便大吐不快。
娇姿虽然说的有道理,但洛菡萏却不以为然,“娇姿有所不知,本宫在慈宁宫时早与令婕妤相识,她不是有心计之人,相反却是极为简单之人,而且与本宫聊的投机,娇姿不必担心,没事的。”
虽然洛菡萏着实喜欢令婕妤,自己向来与世无争,但今日着实因为她得罪了阳芳仪,看来今后自己便多了一个敌人,不过却多了一个朋友。
慈宁宫中太后正严厉训斥着令婕妤“桐珠,哀家昨日已经同你讲过,定要好生在慈宁宫呆着,如今你怀有身孕,定要以皇家子嗣为重,日后为皇上延下皇子,才能在宫中稳住脚步,你可记住了。”
这般话太后昨日已经讲过,令婕妤虽然知道太后是为自己着想,但她却想不通,为何怀了子嗣就要软禁在此。
“珠儿谨记太后嘱托,今日珠儿只是与纯姐姐在后花园聊天,不会有何大碍,望太后放心。”
“哀家的话刚说完,你便忘了,哀家说过多次,后宫嫔妃为了争宠争斗,杀害她人子嗣这乃宫中常事,尤其是洛菡萏,她故意接近于你定是为了夺皇上恩宠,哀家自然不会害你,你暂且回去休息。”
41

☆、第三十五章 正面交锋

阳芳仪一直担心令婕妤夺了皇上恩宠,可如今她却怀有龙嗣,即便自己生下大阿哥,将来令婕妤若再生个皇子,令婕妤有太后相助,将来封后指日可待,若不及时下手,如果她生下皇子,便为时已晚。
阳芳仪便开始谋略下一步对令婕妤的陷害,今日之事洛菡萏回到宫中想了很久,虽然自己心中有皇上,但此时太后与阳芳仪定会对自己下手,还是小心为是。
不过今日敬事房便传脂,今日皇上翻的是洛菡萏的牌子,不过洛菡萏却推脱说自己身子不适,不便侍寝,婉言拒绝了皇上。
白天还是日头高照,到了晚上去是电闪雷鸣,洛菡萏从小便害怕这种雷雨天气,因为从小便听洛府的下人说,在那日娘亲生洛菡萏时便是这种天气,那日一阵狂风带走了洛菡萏的娘亲,所以每到雷鸣之时,洛菡萏甚是害怕。
以往都是皇上陪伴在左右,但今日因为自己拒绝了皇上,此时不知皇上去了哪位妃嫔那里。
“小主,皇上来了,小主可见?”门外传来娇姿的声音,此时洛菡萏比任何人都需要皇上在自己身边,但她却狠心拒绝了。
“娇姿,本宫已经睡了,请皇上改日再来。”洛菡萏说的平淡而淡然,但谁也不知她心中的苦闷,若是她一人便罢,她只是不想让她人伤害永安公主,因为受皇上的宠爱情已然被各宫与太后所唾弃,此时若狠不下心来,将来就连永发也会与自己吃苦。
“可,小主,皇上他……”娇姿的话还未讲完,便听到一阵踢门声,声音甚大,盖住了轰鸣的打雷声。
元邵将门狠狠的踢开,像夺命阎王一样匆匆进来。
“皇上?您?”洛菡萏错愕的表情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