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一代宠妃-第4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龅恼娓星椤
一向与世无争的洛菡萏,今日却用此方法博得自己宠爱,这便让元邵更加开心,因为洛菡萏已经开始为自己而争宠,但元邵却不知这一切是莲儿一手安排的。
无论过程怎样,但洛菡萏此时却是幸福的,洛菡萏与皇上用过午膳后,便抱着已经有十个月大的永安公主前去丽影院,洛菡萏看的出,虽然皇上这般说,但皇上心里一直系着大阿哥。
阳芳仪见皇上前来开心不已,她已经派人打听过了,皇上下了早朝便去了瑾乐阁,阳芳仪一直以为为皇上生下了大阿哥,便可以栓住皇上,但她看到的却是,在皇上心里只有大阿哥,并没有自己。
虽然皇上对自己比从前还要好上十倍,但在洛菡萏面前,自己得到的宠爱却不及她的十分。
当她看到洛菡萏与皇上还有永安公主一起到来,心中充满了怨恨,自己生的可是阿哥,她洛菡萏生的却是公主,公主再好,再可爱,也不能与阿哥相比。
“妹妹向阳芳仪请安。”洛菡萏见到阳芳仪便立刻行礼,但阳芳仪却看都没看洛菡萏便直接拉住皇上的手说道“皇上,方才大阿哥总是啼哭,臣妾心中总是不安,皇上您总算来了,臣妾好害怕。”
元邵却挣脱开阳芳仪的手说道“玉谨联不是太医,若大阿哥再有不适,定让太医守候在左右才是。”
说完元邵便去看已然睡去的大阿哥,再看看洛菡萏怀中的永安,甚是开心“联的永安最得联欢心,菡儿定要为联再生个阿哥才可以,定然比大阿哥还要俊俏才可。”
元邵的话让洛菡萏一阵脸红,只是阳芳仪听到却一阵茫然,自已受尽疼痛为皇上产下皇子,却不及洛菡萏的一个公主,若是等她生下阿哥,那大阿哥岂不被皇上遗忘。
阳芳仪一直以来提防众多,就是为大阿哥铺路,看来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洛菡萏了,不能让她为皇上下了皇子,不然自己在宫中也没有立足之地。
“妹妹是有福之人,定会早日为皇上延下龙子,只是公主此时尚小,妹妹再过两年再生皇子也不迟,定要好生照料公主才是。”阳芳仪却温柔的说着,不管她是怎样恨洛菡萏,但在皇上面前还是要一片祥和,皇上最不喜后宫反目。
“姐姐说的极是,如今大阿哥如此可爱,媛小仪与柔姐姐也快要临盆,令婕妤也有孕四个月,皇上今后定是有的忙了,儿女缠绕在膝下,这可谓是人间一大美景。”洛菡萏当然听的出阳芳仪的意思,想当初她将银针扎入永安体内时,自己便与她划清了界限。
而此时洛菡萏故意将有孕嫔妃全部说出,是想让阳婕妤明白,宫中虽然有大阿哥,还会有其它阿哥。
元邵却小声在洛菡萏耳边说道“可是联只喜欢菡儿与联的孩子。”元邵的声音虽小,但阳婕妤还是听到了,原来就对洛菡萏百般看不顺眼的她,这会心中又增加了几分仇恨。
53

☆、第四十七章 敌在暗处

近日瑾乐阁却甚是安静,一直爱动爱跳的刘陆尧这几却没了动静,其父已死心塌地为大夏朝卖命,而元邵也将部队慢慢转移,此时的刘陆尧显然没了作用。
洛菡萏心中愧疚不已,若不是她的主意,刘陆尧花一般的年龄是不会进入后宫,也许在宫外自由的生活,定然不会卷入后宫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但为了国家为作,唯有牺牲刘陆尧了。
宫中的生活非常单调乏味,每天洛菡萏除了赏花便是照料永安公主,到了夜里便是赏月,只有得到皇上的宠爱,后宫的女人才会幸福。
这几日洛菡萏去找刘陆尧聊天,可她日日关门谢客,说是身体不适,洛菡萏命冯太医前去诊治,可刘陆尧一再拒绝。
洛菡萏也只好不管不问,以免让刘陆尧多生嫌疑,这天午后,洛菡萏与娇姿一起在后花园散步,却感觉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
但洛菡萏猛然回头,那个身影便飞快的逃跑了,自从洛菡萏进宫后便知道后宫争斗不断,防人之心定然要有。
于是洛菡萏并没有在后花园多呆,便立刻与娇姿回到了瑾乐阁,心中甚是不安,想的却是永安公主的安危,虽然在这后宫中元邵对自己甚好,但他终归是皇上,后宫佳丽三千,靠的住的唯有自己的孩子。
当她来到瑾乐阁后,见乳母再抱着可爱的大公主,而大公主一切安好,洛菡萏终于松了口气,洛菡萏用尽力气去想自己的前生,但始终想不出方才发生的那一幕,着实不知方才的黑影终究是谁?
今日敬事房已经传来消息,皇上今日来瑾乐阁侧殿,刘陆尧这几日一直神秘不堪,不知在房内搞什么鬼,但还好,皇上心中还系着她,不然洛菡萏真担心她会有什么出格之为。
不知为何每次皇上去刘陆尧那里,洛菡萏便有些烦闷不堪,秋天的夜很静,静的让人害怕,洛菡萏独自一人走在莲花池边,看着皎洁的月光,不知多久没有看到如此明亮的天空了。
可正当洛菡萏沉思中,突然在洛菡萏身边闪过一个黑影,“是谁?”洛菡萏不禁大声呼喊起来。
而这时娇姿与宫中几位小太监立刻跑了过来,“小主为何大叫?”娇姿一脸担心的问道,其实今日她见洛菡萏神情有些恍惚,到了晚上洛菡萏便一个人走了出来,娇姿便一直跟在她左右,生怕洛菡萏发生意外。
“有人,方才本宫看到个黑影从此处跑过。”娇姿命几个小太监在附近仔细搜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娇姿搀扶着洛菡萏小心说道“奴婢这几日见小主心神不安,是不是小主方才看花了眼?”
洛菡萏却十分肯定的说道“娇姿,本宫不会看错的,本宫明明看到有个黑影在此闪过。”
娇姿命人在此继续寻找,然后搀扶着洛菡萏回到了瑾乐阁。但洛菡萏却久久不是安宁,真是活见鬼了,方才明明看到一个黑影,为什么这么多人找却找不到,难不成不是人,是鬼不成,以前洛菡萏是不相信世上有鬼神的存在,但自从知道莲儿的存在后,但相信这些。
洛菡萏感觉特别的恐惧,不禁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后背冒着冷汗,这一夜洛菡萏久久不能处睡,一直想着白天与晚上出现的两个身影,很有可能两个黑影是一个人所为。
可自己在明处,黑影在暗处,洛菡萏却不知暗处的究竟是何人,黑影接受自己是何目的。
第二日一大早,元邵便来到洛菡萏寝殿,这时洛菡萏早就醒了,只是没有更衣罢了,洛菡萏见元邵一脸不悦,甚是不解,以前皇上从刘陆尧那里出来都是开心不已,可今日却是如此的愁眉不展。
“请皇上恕罪,臣妾还未更衣。”洛菡萏此时没有穿衣,定然是殿前失仪。
元邵却温柔的搂过洛菡萏,只是这般搂着,并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洛菡萏甚是不解,不知方才在刘陆尧房中发生了什么。
“菡儿你受苦了。”元邵却说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这便让洛菡萏更加不解。
难道昨夜自己受惊的事情皇上知道了,昨夜洛菡萏已然交待下去,此事不可让皇上知道。
“皇上,臣妾安好,臣妾不苦。”洛菡萏只好面带微笑,只是有一丝的尴尬,因为洛菡萏有裸睡的习惯,而元邵穿的可是龙袍,被元邵这般抱着洛菡萏感觉有些难为情。
“皇上时辰不早了,皇上要去上早朝了。”
“联下了早朝再来看菡儿。”元邵将洛菡萏缓慢松开,依依不舍的离开,不过刚走几步便回过头在洛菡萏额头上轻轻一吻。
皇上平时不是这般模样,为什么今日却是这般,难道刘陆尧给皇上说了什么,洛菡萏便立刻更衣,去刘陆尧房内。
今日刘陆尧起的甚早,平时里她都是疯癫一般,看到洛菡萏都是开心不已,可今日却是像冰一般的冷,面无表情的看着洛菡萏向她请安。
“妹妹莫要多礼,今日妹妹起的甚早,昨夜妹妹睡的可安好?”洛菡萏不知该如今问起,只好先寒酸一般。
“皇上要上早朝,妹妹自然要早起为皇上更衣,妹妹已来宫中多时,定然要遵守宫中礼节,妹妹一切安好,谢姐姐关心,妹妹这会要用早膳了,便不送姐姐了。”刘陆尧冰冷的说着,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一大早发生的没头没尾的事情,再加上刘陆尧如此态度,洛菡萏着实有些无奈。
既然刘陆尧下了逐客令,洛菡萏只好离开,不过娇姿却传来消息,昨夜小太监们虽然没有找到那个黑影,不过却发现一个香包。
这个香包是个淡黄色的,上面绣的是一对鸳鸯,但看着粗细不一的针角,鸳鸯活像一对笨鸡,便知道此香包是出自不懂女工人之手,只是香包里的香味却很特别。
是一般淡淡的薰衣草味,薰衣草有凝神的效果,让人闻到后甚是心旷神怡,此等香味将洛菡萏一早的阴霾心情一扫而光。
让人疑问的却是这个香包是不是黑影留下的,娇姿已经查过,这个香包并不是出自瑾乐阁,因为此等绣工定然是新手所为,就连瑾乐阁的烧水婆婆绣的都要好过此香包十倍。
虽然香包是个线索,但却不知要如何下手去查,洛菡萏只好将此香包放好,想必会有一天解开真相。
如今唯一让她不解的却是今早皇上与陈陆尧对自己的态度,用过早膳后洛菡萏便独自来到后花园,如果这个黑影是冲自己来的,那定然会在此遇到,虽然她有些害怕,但自己有莲儿保护,所以便斗胆前去。
只是洛菡萏一直呆到晌午也没有结果,却猛然想起今日皇上说下了早朝便来找自己,若皇上看不到自己,定会着急的,于是她便匆忙离开,只是在荷花池旁路却捡到一个粉色的手帕。
上面依然绣着不成章法的鸳鸯,只是看着这个手帕很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看来手帕的与香包是出自一人之手,若能查出便可知道真相。
当洛菡萏来到瑾乐阁时,皇上却没有来,娇姿上前禀报“小主,方才戎生公公前来通报说皇上此时在养心殿商谈国事,不能前来了。”
洛菡萏点头答应,然后拿出方才捡到的粉色手帕拿给娇姿看“娇姿这块手帕是否有些眼熟?”
娇姿拿过一看,先是邹着眉头,想了想,然后便立刻说道“小主这乃静良娣之物,前几日昭妃还取笑静良娣的绣工,但静良娣却像看宝贝似的拿着这块手帕,为什么静良娣的手帕会在小主手上?”
“这是方才本宫在莲花池边找到,娇姿你看这香包上的鸳鸯是否与这块手帕出自一人之手。”
娇姿拿着淡黄色香包与粉色手帕相对比,然后非常肯定的说“小主,确实出自一人之手,难道这个香包是静良娣所绣,然后送予他人。”
洛菡萏却谨慎的看看殿内,将殿内的宫人全部打发出去,然后小声的说道“娇姿小心隔墙有耳,这几日静良娣甚是古怪,而此香包却落在荷花池旁,难不成是她想害本宫。”
洛菡萏突然想起今早静良娣对自己冰冷的态度,难不成她知道自己是如何进宫的,想要报复自己不成。
“小主此事并不简单,何不将此事告诉皇上?”
“万万不可,此事只是我们猜测而已,一个香包一个手帕说明不了什么,我们还是小心为是,告诉乳母定要好生照料公主。”
洛菡萏确实有些担心,自己有明,敌人在暗,若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也就罢了,因为自己有莲儿护体,别人自然近不了自己的身。
若别人是冲着永安来的,那事情就有些严重了,她只是个只有十月的孩子,洛菡萏誓死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若想将此事搞清楚,还是要却静良娣宫中问清楚便可,洛菡萏带上香包和手帕便来到侧殿。
静良娣见洛菡萏再次前来,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