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音。

程管彤来不及细想,只得把怀子递给了青梅,示意她收了起来。

青梅刚收好,便见程秀程怡等一众程家女子已然走到了合欢树下。

 第44章 签文

程秀程怡两人看着合欢树心下也是欢喜;围着合欢树绕了一圈;程怡倒也是颇有兴趣的也讲起了那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引得程秀程嘉等人边听边叹息着公主的命运。

程管彤现下已经看了合欢树,刚才便是听青梅讲了这个故事,现下就觉得有些素然无味;寻思着不如先回偏殿去程老太太那里,如此想着;本想着跟程秀程怡打声招呼,但是看她们似乎无视自己的模样;想想便罢了,跟程嘉程瑜笑着点了点头,便是带着青梅转身就走。

“恭喜姐姐,您抽的可是一个上上签呢!”程怡的声音远远的飘了过来。

“你的也不差呢!不是说花果结成无残谢;福禄自有庆家门!这也是个好意头呢!”程秀的声音也带上了浓浓的笑意。

程管彤并没有回头;只是暗自思索了起来,自己抽的那个签子,这竟是看都没有让自己看一眼?为何会这般?

虽是想着,脚下步子不停,顺着原路便是走回了偏殿。

“祖母!管彤回来了!”程管彤人还没有进殿,就先扬声说道:“那合欢树确实有些意思!”

程管彤边是说着,边迈腿走进了偏殿,抬眼一看,程老太太跟释然大师赫然都不在偏殿之内。

“奇怪,这祖母哪里去了?”程管彤有些不解的低语道,抬头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却是落在了案桌之上,刚才抽的那个签子赫然仍是反扣在案桌之上。

“许是去正殿奉香去了!”青梅也是四下看了看,随口接道:“姑娘要不去正殿瞧瞧?”

程管彤没有说话,目光仍是定定的看着案桌上的签子,心下天人交战,这是看或不看?

按理说自己抽的签文,哪有不看或者不好奇的道理?可是瞧着祖母跟释然大师的意思,明显是不希望自己看了去?

现下就只有青梅,就是自己看了祖母跟释然大师也不知道,可是还是算了,既是释然大师祖母都不希望自个看的,就是偷看了去,那也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如此想着,程管彤便坚决的收了回目光,朝着青梅笑着说道:“成,咱们去正殿看看祖母在不在!”

程管彤不知道的是,当她带着青梅转身离开了偏殿时,隐在暗处的小僧人便是有些失望的冲着内室摇了摇头。

程管彤带着青梅来到了正殿,正殿仍是空无一人,她本是想转身离去,细细看了着巍峨又慈祥的佛祖,便是虔诚又跪倒在佛祖前拜了拜!

待站起身,程管彤微微思考了下,偏殿正殿都没有见到祖母的人,想着程秀程怡她们也差不多时间要回偏殿了,于是干脆再回偏殿等着算了。

如此想着,程管彤便带着青梅又走向偏殿,还没有走到门口,便是听到了程老太太跟释然大师的交谈的声音。

心下一喜,程管彤于是快走几步,抬腿迈进了偏殿,身子朝着程老太太跟释然大师施了一礼后,嘴里嗔道:“祖母,您刚刚去哪里了?让管彤一通好找!”

“祖母刚才随着释然大师去看了看经书!”程老太太看着程管彤,越看心下越是满意,于是也是扬着笑意回道。

“原来如此!”程管彤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迳自走到了程老太太的身后端着站住。

“管彤?何为行善之人?”释然大师抬头看向程管彤朗声问道。

这是要校考自己?程管彤微微一顿,脑海里突然浮起了一句在现代人人都知道的语句,嘴里竟也是脱口而出:“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好一个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管彤说的好!”释然大师郑地有声,笑着说道。

“谢大师夸讲!”程管彤脸色有些微红的说道,这句话本就不是她想出来的,而是拾现代人的牙慧!

“管彤,听闻今日是你的生辰!”释然大师也是笑着看向程管彤,伸手将手上的佛珠给取了下来,拿在手上,朝着程管彤招了招手,笑着说道:“佛珠渡有缘人,希望管彤不要介意这是旧物!”

“这。。。”程管彤心下稍一沉吟,拿眼看向程老太太,待得程老太太微笑着点了点头,才方走到释然大师跟前施了一礼,笑着说道:“管彤多谢释然大师点化!!”

程管彤嘴里说着,便将手伸了过去,释然大师亲手将佛珠套在了程管彤的手上,笑着点了点头。

“大师,管彤还有个不情之请”程管彤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人家大师都送了自儿礼物了,自己还这般贪心,但是想着这皇慈寺也是难得来一趟,现下不开口,一会离寺时就不好开口了,于是便是朗声说道:“管彤想求几道平安府!”

“理应如此!理应如此!”释然大师笑了起来,朝着小僧人一个示意,小僧人便点了点头,便快步去拿了一个托盘过来。

“谢释然大师!”程管彤看了看托盘,赫然一排平安符,她不好意思多拿,便是伸手拿了托盘里的平安府五枚,然后再给释然大师施了一礼,便又是端站在了程老太太的身后,听着程老太太又跟释然大师论起了佛经,倒也是听的津津有味。

正是听的兴起,便见程秀程怡等人也回了偏殿,给程老太太释然大师见了礼之后,也是端站在程老太太身后听着佛经。

讲了约莫小半个时辰,释然大师便是叫过小僧人带着程老太太们去进斋膳。

皇慈寺的斋膳一直远近闻名,程老太太带着程管彤程秀等人倒是吃的很是尽兴。

进了斋膳之后,待得程老太太稍事休息了一阵,便是由着释然大师亲自送出了寺外,看着程家人各自上了马车。

释然大师看着马车渐渐的消失在路口,便是大步流星便是转身回了偏殿,心里暗叹一声天意!只一个伸手便是将案桌上的签子给翻了过来。

签子上面赫然写着:“姻缘自古由天定,劝君莫记前尘事,更行好事存方寸,盛世天下复还来!”

“师傅,这程管彤倒是一个真君子,竟是没有偷看这签文!”小僧人上前一步,笑着说道:“早知道还不若直接给那程管彤瞧了?”

“真君子,是也!但这也天意!”释然大师笑着点了点头,将签文放回了签筒,又拿手摇了摇签筒。

“那为何不将签文直接交给她呢?”小僧人带上一丝不解的语气问道。

“这个是也是看缘份的!”释然大师大声的笑道:“不扰其心,不乱其意,顺其自然,此乃天意!”

小僧人有些不解,但也是笑着点头称是。

已经坐在马车上的程管彤早已经将签文这事忘的干干净净,现下只是欢喜自己这趟不虚此行,求了不少的平安符。

“祖母,您将这个平安符收起来!”程管彤将从释然大师那里求的平安符装进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荷包里,再双手递给了程老太太。

“原来还有我这老太太的啊?”程老太太笑着接过了荷包,拿眼细细的打量着手上的荷包,笑着说道:“现下你这绣功越发的出色了!怕是你母亲都比不上了!”

“谢祖母表扬!这叫青出蓝胜于蓝!”程管彤故作得意的笑着说道:“孙女得知会来皇慈寺便是存了心思的,您瞧这荷包之上,管彤绣的可是净瓶,现下再装上平安符,安可保祖母平安康泰!”

“小心祖母告诉你母亲,让她细细的剥了你的皮!”程老太太将荷包仔细的装入怀里,方才笑着说道:“借管彤吉言!”

程老太太脸上笑着,心却是一片清明,她在思考着今儿的签文。

今儿抽签之前,按着释然大师的本意是不想程管彤瞧见的,但释然大师瞧了签文后,却是改了主意,便是想寻个机会给程管彤瞧瞧签文,但这程管彤有了机会却是没有去瞧,难道这就是所谓天意?

既想着今儿程管彤的签文,更想起了几年前程老太爷抽中的签文,这程氏有破族之危,直到仙游前,都是耿耿于怀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不然也不会带着程管彤跑了这一趟皇慈寺!

盛世天下复还来?程老太太对着盛世天下没有兴趣,她只关心这程府的安危,如今有了还算满意的答案,她便是能真正的小松了一口气了。

程老太太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释然大师说的话:“如若程管彤做何事,老夫人不要阻拦便罢!”

程老太太想着有些失笑,现下瞧这程管彤,做事可都是循规蹈矩,又有何事需要自己阻拦的?

“祖母才不会告诉母亲呢!”程管彤看着程老太太稍有些失神的模样,便是以为程老太太许是累了,便是心疼的说道:“您稍事休息会!”

“好!”程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便靠着软垫闭上了双眼。

程管彤瞧着程老太太闭目养神,便也是安安静静的端坐一旁,不再出声。

 第45章 分家(上)

马车稳稳的驶进了程府的大门;一直驶进了二门;方才停了下来。

程氏,于氏,林氏;李氏都带着丫头婆子们守在二门翘首等待着。

看到马车停了,便都是急急的围了上去。

仍旧是青梅先下了马车;扶下了程管彤,然后钱嬷嬷扶着程老太太也下了马车。

程秀程怡等也从后面马车上走了下来。

大家分别见过礼后;程老太太便拿眼扫了扫几房的媳妇,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今天人还算全乎,走;都到我那里坐坐去。”

于氏跟林氏对视了一眼;心下有些奇怪,大家素日里晨昏都在程老太太跟前伺候着,但今儿才从皇慈寺里回来,竟不是歇息,而是让去苑里坐坐?这是有事?

于氏林氏心里虽是想着,但脸上只得陪着笑脸,点头称是。

程氏,李氏到是没有多的想法,扶着程老太太便是走在了前头。

程管彤,程秀等孙辈便是自觉的走在了后面跟着。

进了贤德苑正厅,程氏扶着程老太太坐在了太师椅上,几位媳妇便也自觉的站到了一边伺候着。

程管彤,程秀,程怡等人更是站在下首,腰都挺的笔直。

“行了,行了!”程老太太看着大家严肃的样子,笑着说道:“都坐下吧!咱们大家说说话!”

程老太太笑了起来,大家于是也笑了起来,便是在下首寻了座位坐下了。

“也没有啥大事”程老太太接着青若递过来的温茶,细细的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方才笑着说道:“我年纪大了,有些事儿该放就得放啰!”

语音刚落,这于氏心里就是一紧,这程老太太虽是教着程氏在学习掌家,可是这学习掌家跟把掌家权放出去,这可不是一码事。

其实不光是于氏心里紧张了起来,就是这整个屋子的人都被这程老太太的话给震惊到了。

就连程管彤也是,她可是记得,上世可是一直到程老太太突然仙游,这掌家的权都没有明确的放给哪房,上世她是觉得程老太太舍不得权利,现下想着是,程老太太是觉得这四房的媳妇都不堪重任?

“老太太,您这是说哪儿的话”林氏笑着说道:“您的身子骨好着呢,您要是不管我们,我们可如何是好?”

“可不是嘛!”于氏也是附和林氏的话说道:“您哪里老了?您这精神头,就是一般的年轻人都比不了!”

“行啦,行啦,就你们嘴甜!”程老太太摆了摆手,笑了起来:“这人老了,就不想操太多的心了,能让我享享清福,也算你们孝顺了!”

看来这程老太太是说的真的了?真想放权了?于氏心里有些不甘,但她不会这般记性差,这程老太太已经都明确的说了嫡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