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5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程管彤也适时的将小托蓝举了起来,引得钱嬷嬷笑着点点了头,转身对着房间里面喊道:“老太太,太太跟五姑娘过来了。”

“都进来吧,”程老太太的声音里也带了几分笑意。

“见过祖母!”程管彤见到程老太太,盈盈一拜,待到程老太太示意起身时,便是依偎到程老太太的座下,笑着说道:“祖母,给您送小奶糕是假,母亲想寻您拿个主意才是真。”

程老太太带着笑意看向程管彤,再看看低垂的眼眸站在下首的程氏,心下便是暗自点了点头,她就是喜欢这程管彤对自己不玩心眼,实话实说的样子,也更是中意程氏的这份老实跟对自己的尊重。

“有何难事?”程老太太端起杯茶,喝了一口,方才看向程氏说道:“坐下说话吧。”

“媳妇谢过母亲,”程氏中规中距的道过谢,便是将今儿发生的事又细细的讲了一遍。

程老太太闻言半响没有说话,反而是闭上双眼,一屋沉寂。

程氏跟程管彤也是低垂的眼眸,等着程老太太开口。

半响,程老太太睁开双眼,看向程管彤,正色的问道:“管彤,你可有想法?”

想法?程管彤有些茫然的看向程老太太,只见程老太太眼里带满希翼,顿时程管彤有些汗颜,做为重生穿越人士,她确实是弱爆了,如果说有想法,她只想做一个富家翁,而且现下她也做到了,可是随着现下这时情了解的越多,她越是感觉到家族的重要性,在这古代,一个女子所能依靠的也就是家族,可以这样说,如果她不是依靠了家族,她的生意早就会被有心人给拿下,别说赚钱了,能不能活命都是问题。

“回祖母,之前管彤想着遇一事,了一事,但是这个想法显然有些不对,”程管彤决定实话实说了,于是便是正色道:“所以,我也没有做其它的事情,但是经过这件事,我便是想着将这朝堂之上的派系给整理出来,然后,将各府的嫡庶关系给整理出来,不能再稀里糊涂了,但是,对于现在这件事的想法,孙女并没有想法。”说罢,程管彤并没有低下头,反而是目光炯炯的看向程老太太。是的,程管彤是承认,她的性格是包子了些,她的政治敏感度是差了些,但是这事关家人的性命,她不能一直这般被动,人,总是会改变的,她程管彤愿意负起本应该她负起的使命。

“好!”程老太太看向程管彤低喝道,接着便是笑了起来:“虽是晚了些,但是终归不算晚,这朝堂之上的事,你问你爹爹,便可知一二了,如若有想不通的事情,来寻祖母问便罢。”

“是,管彤明白,那祖母,您看这事?”程管彤也是看着程老太太笑着问道。

“这事无妨,最不济,便是过段时间会有人上门提亲了,”程老太太笑着说道:“这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总归是好事。”

听到提亲,程管彤便是心下暗急,虽是她做了无数次心里建设,但是她仍是害怕了这古代的婚姻,这古代的婚姻,说是结两姓之好,这真的只是结两姓之好而已,特别是高门大户,哪个正室不会主动帮丈夫纳上几个小妾?她自问可是做不到。

看着程管彤的神情,程老太太以为程管彤是害羞,便是扬声笑道:“放心,现下你的婚事还不能定下来,待你自己再理理思绪,再寻了祖母来谈谈。”

这话成功的让程管彤有些烦躁的心情平复了下去,于是赶紧笑着说道:“祖母,待我回了苑子,便是再将事情理上一理,再过来跟祖母拿个主意。”

程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便是指着桌上的小托蓝问道:“这不是说拿来孝敬我的吗?怎的还不拿出来?”

这话让程氏钱嬷嬷都笑了起来,程管彤赶紧将小奶糕拿了出去,递到程老太太的手上,再给程老太太倒了喝热茶。

吃了奶糕,喝了热茶,程老太太便是说身子乏了,让程氏跟程管彤回去清风苑。

程氏跟程管彤对着程老太太再福一礼,便是悄然离去。

看到程氏她们离去,钱嬷嬷才方上前问道:“老太太,为何不将事情都告诉五姑娘?”

“我老了,又不能告诉她们一辈子,”程老太太收了笑意,冷言道:“有些事情,是需要她自个去发现的。”

这倒也是,钱嬷嬷以为然的点了点。

 第74章 前尘旧事

待到程管彤扶着程氏回了清风苑;程氏便是去忙碌了;而程管彤因其心里有事,便是无心再画绣样,干脆就带着青梅在院里的大树下摆起了棋局,着令抱琴在一边伺候着。

现下青梅的棋下的也不算差,勉强也能跟程管彤走上二局,但每次都是败下阵来。

两人一直下到程文下了族学;程文眼见程管彤正在跟青梅下棋;便是先给守在门口的熙姨娘请了安之后;快走几步;再对着程管彤请了安。

程管彤看着程文从以前一见着自己便是跑起来要自个抱的小娃娃;到了现下已然守着规矩的少年郎,心下暗叹一声;脸上神色倒也不变,笑着问文哥儿的功课,见着文哥儿行事进退有度,程管彤暗自点头,便是命青梅将偏书房的棋谱给文哥儿拿了过来。

果然,程文见着棋谱便是欣喜异常,倒是让程管彤颇有值得之感,这棋谱可是让她默写了整二天的功夫。

这般想着,程管彤再一抬眸,便是看见站在一边伺候着的熙姨娘,心下便是有了主意,于是便对着青梅吩咐道:“今儿不是小厨房还有小奶糕吗?带文哥儿去吃些吧。”

“是,姑娘。”青梅笑着点头应是,便是做出手手势引着程文去厨房边的小厅而去。

“抱琴,你去给文哥儿讨杯热□□去。”程管彤看着边上伺候的抱琴轻声说道:“也别太热了,温的就行,注意也别烫着自儿。”

“是,姑娘。”抱琴也是像模像样的行了礼,便也是退下了。

“姑娘,还是我去端□□吧,”熙姨娘看向抱琴的背影轻声说道:“抱琴年纪还小,万一这烫着了。。。”

“姨娘,我这不是把这人都支开,”程管彤看着熙姨娘轻声笑了起来:“你若是去端了那□□,我这悄悄话说给谁听?”

“姑娘?”熙姨娘让程管彤这般一打趣,便是脸红了起来,低垂着头说道:“有什么话,直接寻了青梅喊婢妾过来便是。”

“这话,最好就我们二个人听,”程管彤站起身,拉着熙姨娘坐在了石凳上,笑着说道:“就是咱们两个人的时候,都要悄悄的说。”

这番话让熙姨娘很是好奇,于是便也是带上笑意,问道程管彤:“姑娘,何事这般神秘?”

程管彤倒也不再矫情,于是将那安全期的算法告诉了熙姨娘,果不其然,熙姨娘先是好奇这个法子为何程管彤会知道,好在程管彤也是打了腹稿的,直接说是那王紫嫣的娘亲用的法子,而自个从王紫嫣那里得知的,现下不知道这方子好不好,但是想着试试总归是没有错的。

这话直接说的熙姨娘的脸色从微红变成了大红,但是眉眼之前仍是藏不出的喜意,对着程管彤便是站起身就拜,这看得来程管彤眼角一抽,直接拉住熙姨娘正色的说道:“这姨娘要谢,也得怀上这孩儿再谢。”

“真难为姑娘了。。。”熙姨娘本是带着笑意的眼角,一想到程管彤一个闺阁女子,竟是为了她去问人家这羞人的事,眼角便又是湿润了起来。

“姨娘,看你,一家人又说二家话,”程管彤掏出手帕,将熙姨娘眼角的隐泪给擦了去,笑着说道。

“对,对,一家人,哪能说二家话,”熙姨娘嘴里喃喃道,紧拉住程管彤的手,笑着说道:“是姨娘想左了。”

程管彤又安抚了几句熙姨娘,让熙姨娘也惹不住笑了起来,而程文则是吃了小奶糕,又跑了院子,笑着跟程管彤说道:“姐姐这手艺真是不错,明儿我也想带些点心到族学里,给哥哥们尝尝。”

“行啊,文哥儿想带,那姐姐肯定得支持,”程管彤笑着说道:“明儿早上,包准文哥儿能拿到点心到族学里去。”

“如此多谢姐姐!”文哥儿如同小大人一般的双手做揖,倒是引来刚走过来的程氏跟雪姨娘的笑声。

“今儿这么多的人在迎接我啊?”程前松带着小厮也出现在清风苑的门口,看着大家笑着一片,于是清清嗓子,也是笑着说道。

“爹爹!”文哥儿素来对程前松亲呢,于是惊喜的叫道,身形一闪,便是朝着程前松飞奔而去。

“文哥儿,如今可是重了不少!”程前松伸手将程文一捞,便是抱在了怀里,笑着说道。

程管彤看着程文跟程前松亲热的模样,倒是想起程轩,这一想到程轩,便是想到了大嫂赖氏,于是便是捂嘴一笑,朝着程氏说道:“娘亲,大嫂呢?”

“她在自儿房里呢,整日里都是困的很,”程氏笑着说道:“就是这胃口总是不见好,已经让欧嬷嬷想着法子养着了。”

“每种口味,都做上一些备着,”程管彤也是点了点头:“总归是能吃上一些的。”

程氏点头称是,一行人便是笑着走进了正厅。

程前松稍微休息了一番,便是带着程氏去贤德苑请安,直到掌灯时分,两人才方回来。

见着程前松程氏回来,丫头婆子们便是摆上了晚膳,赖氏也是挺着肚子让青意扶着走了出来,而青璃则是牵着枫哥儿走了出来。

大家又是一番见礼之后,大家便是默默的进了晚膳。

用了晚膳,大家伙本应该是去花厅稍坐的,不待大家移步,便见程前松笑着说道:“今儿不去花厅了,我跟管彤去书房坐会。”

这去书房?不说程管彤有些呆住,上世,她可是没有机会去爹爹程前松的书房的,只有程轩跟文哥儿才有机会去的。这般想着,程管彤便是拿眼看向程氏,只见程氏拿手挥了挥帕子,笑着说道:“你爹叫你去书房,这是好事。”

“是!”程管彤也是笑了起来,心里想着,许是程老太太跟着程前松讲了什么?

程管彤果然是猜对了,这程老太太确实将今儿的事给程前松讲了个清楚,而且是将这背后的情形也跟程前松细细的讲了,让程前松重新评估这个听话的闺秀程管彤了,更是将程管彤叫到了书房,打算跟程管彤细细的谈上一谈。

随着程前松进入到书房,程管彤抬眸看去,很是简单大气的模样,两边都是上墙的黄花木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一台古朴的书桌,上面摆放了的笔墨纸砚,书房的正中,则是挂了一副大字“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看来管彤还比较满意为父这书房了?”程前松看着程管彤一副审视的模样,摸着胡子笑着问道。

“爹爹,这书房虽是不错,但是总归冷了些,”程管彤收回了目光,看向程前松笑着说道:“若是书房里再摆上几盆兰花,想来定会清雅不少,而兰花则有花中君子之称,配上爹爹这副字,倒是相得益彰。”

“如此便是让管彤费心,给爹爹搞来几盆兰花可好?”程前松笑着示意程管彤坐在书凳之上。

“那自然是好的。”程管彤也是笑着坐了下来,嘴里应道。

小厮将茶送了进来,放下后便是低头退下。

“可知今儿为父寻你来书房所谓何事?”程前松收了笑意,直接朝程管彤问道。

“想来是为了今儿百花节的事情?”程管彤抬眸看向程前松,反问道。

“今儿老太太将你在公主府里发生的事情已然都告诉了爹爹,”程前松说道:“今儿为父有事又没有参加,竟不知道今儿管彤如此凶险,现在起来,都是一身后怕。”

“爹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