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6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是嬷嬷对着大家再次施礼,笑着喝道:“有请翰林书苑林夫子。”

程管彤听这个名字,便是想笑起来,看来这不管官方或民间,在古代或现代,都要请评委啊,这般想着的时候,一个看着就很有学问的白须老头走到案首,朝着大家做了一揖,笑着说道:“现在宣布,诗会开始。”

大家赶紧回礼做揖,林夫子笑着请大家落座之后,便是说道:“第一题,以春为名,赋诗一诗,计时半柱香。”

果然是春为题,程管彤再次在心里笑了起来,她虽是不想出风头,但也不能太丢人不是,这春的题目,那她脑海里有的是,时辰到了时,随便交一首便罢。

林夫子出了题目,大家便是静心想了起来,一时上,上百人的场地,顿时鸦雀无声。

时间快到了,程管彤飞快的写出了那首著名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没有办法,只要一想到跟春有关的诗,程管彤就马上想到了这首。

大家也纷纷的交了诗作,而林夫子则是看都没有看,直接命小厮按男女交的装到了不同的箱子里。

这林夫子现下不看的吗?程管彤有些不解的拿眼问下王紫嫣,而王紫嫣则是笑着点了点头,程管彤不想显得自己见识浅薄,便也是闭嘴不再多问。

“去,跟林夫子说,令他以相思为题。”齐晨潇早早落了笔,看着程管彤磨蹭到最后才起笔,但笔起笔落,一气呵成,而他则是眉头一皱,对着边上的贴身小厮轻声令道。

“遵命,世子爷!”青衣小厮并不问为什么,只是干脆的领命而去。

当林夫子要求以相思为命题的时候,案下的公子小姐们则是激动了起来,不过仍是没有人提异议,同样是半柱香的时辰。

程管彤看了很多的关乎花,景的诗,但是情诗,她能记起来的几首能写在这诗会之上?

齐晨潇是练武之人,目力好过常人,虽他也是坐的第五排,但他清楚的看见程管彤听闻命题的那一瞬间轻皱的眉头,这让齐晨潇的心一下子舒服了起来,这代表着她没有做过情诗吧?

程管彤在心里快速的过滤着她所知道的情诗,有些情诗写的太过有深情,她根本不敢拿来借用,这若是让有心人以此发作,那不是大大的糟糕,这般想着,程管彤着着都在写诗的闺秀们的模样,倒是不若她这般忌讳,心里又是失笑了起来,这天景朝是架空时代,男女大防倒是比她想的要轻松多了,其实唐朝不也是很开放吗?这里虽不似唐朝般开放,但是据她所知,也是有女官的存在的。

“想什么呢?马上就时辰就到了。”王紫嫣落了笔,抬眸一看,便见程管彤一副失神的模样。

“想诗。”程管彤回了回神,笑着回答道,伸手便是拿起笔,写了起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林夫子再次将大家的诗作收了起来,身后的嬷嬷便是敲了下鼓,高喝道:“现在斗诗。”

这就斗诗了?程管彤再一次觉得自己是土包子,她以为是大家作的诗为凭,林夫子选出前几名,然后再来斗,难道是大群斗?这。。。。这有什么意思?这诗会上百人,大家全是叽叽渣渣的,那还能看吗?

很快,程管彤便是明白了规则,按座位的顺序起对的,这般说吧,按几案第一男宾位出上联,而第一位女宾位则对下联,而越难的越往后走,这。。。程管彤瞬间明白了,为何王紫嫣看自己选了最后边的位置,那般笑了,她。。。真该死,以为是坐在最后边是不引人注意,这可难办了,背诗

偷诗她全会,但是这对诗,就是杀了自儿,若是坐在前座,简单的,只要对仗工整,想来也能混过去,而现下怎么办?程管彤快速的想着办法。

而斗诗已经开始了。

“春”

“水”

“春风”

“北雪”

“鸿是江边鸟”

“岩为山下石”

“海南南海出海观景”

“山东东山上山见人”

。。。。。。

如果不是自己也要参与这斗诗,程管彤真想拍着手叫道,真是精彩,而现下她可笑不出来了,而且她已经明了,她的上联会是那个不怀好意的齐晨潇出上联,想来她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至于能不能对起来,看运气吧,她还真不信了,就是一个斗诗会,对不出上联便是能把她的名声给毁了。虽是这般想着,但是程管彤也是相当紧张的起来,胃隐约抽疼起来,手也悄悄握成拳了。

齐晨潇看了一眼略有些紧张的程管彤,站了起来,朗声颂道:“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他话音一落,大家便是骚动了起来,这可是在皇恩寺写出的上联,而下联,大家都还没有对出来,一时间看向程管彤的目光便是有些同情。

齐晨潇出了上联,便是将折扇合上,眼带挑衅的看向程管彤。

程管彤豪不避讳齐晨潇的目光,胃虽然越来越疼了,但仍是拿眼狠狠的瞪了回去,方才朗声回道:“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程管彤虽上面上不显,但心里却是无比庆幸自己的好运道,这个上联,是很有名的,在现代她是听过舍友读过的,自然也是知道下联的,她就见不得齐晨潇一脸挑衅的模样,于是张口便是将下联说了出来。

不光是齐晨潇很意外程管彤张口就将下联对了起来,就连陈世朗手都激动的有些抖动了,他这上联也是思考了数日了,但是对出来,总不是那个感觉。

“程妹妹,果然大才。”王紫嫣笑着看向程管彤,悄声说道。

“王姐姐缪赞。”程管彤脸色苍白,无力的笑道,她感觉胃好疼,头也抽疼了起来。

“程妹妹,你怎么了?”王紫嫣惊道,于是站起身,上前一步扶住程管彤。

“无妨,头疼罢了,”程管彤咬了咬牙,笑着说道:“王姐姐毋须担心。”

“请公子再出上联,”程管彤咬了咬唇,抬眸对着齐晨潇说道。

而对面的齐晨潇也是抬眼看了过来,只见程管彤面色苍白,都有冷汗快流下来了,心下子疼了,于是便是张口说道:“程小姐,对诗需要动脑,毋须再对了,既然程家小姐头疼,本世子认输。”说罢,便是扬袍一坐,很是潇洒。

林夫子也是连声说道,让程管彤速去歇息,再不去就是矫情了,而她确实感觉到有些不舒服,于是程管彤对着大家施了一礼,便是让青梅扶着走出了诗会。

“姑娘,您可还好?”青梅出了诗会,紧张的连声追问道。

“行了,歇息会便会没事了。”程管彤有些苦笑的回答道,她这个毛病,只有自己知道,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一旦紧张,便是会胃疼,头疼,面色苍白而且掉冷汗。想来真是可耻啊,程管彤自嘲道,人家穿越女,好像都混得比她风声水起的,而她则是让一个对诗吓得胃疼了?而那位世子爷竟然就认输了?程管彤有些沮丧。

“姑娘,那您不舒服,可现在回府?”青梅看了看诗会的会场,还不知道几时结束,于是轻言问道。

程管彤还没有回话,便见王紫嫣的丫头轻步走来,对着程管彤施了一礼,轻声说道:“请程小姐先行回府休息吧,我家姑娘说会再给您贴子的。”

既然王紫嫣这般说了,程管彤也觉得自己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直到被青梅扶上了马车,程管彤才微微的舒了一口气,真不知道那个齐晨潇还想再吐出一句什么样的上联,而自己能不能对的上?不管怎么说,今天她这算是欠了齐晨潇一个人情吗?那么骄傲的人竟是会当着人认输?程管彤随着马车的摇晃,失神的想着。

 第80章 嫉妒

对于程管彤诗会的忽然离场;大家传出的版本倒是一致,程家小姐为了对上那绝句,而思虑过度,引发身体不适,不得不中途离场;而造成一场憾事。

至于这诗会的头名则是刑部侍郎嫡子摘得;而那无冕之冠则是让程管彤摘得,虽是程管彤只对于一句上联,但是架不住这上联难度大;不管怎么说;这程管彤的名声是越传越好了。

当青梅笑着将这个消息告诉程管彤时;程管彤则是有些过份沉默,她深知那齐晨潇是放了她一马的,这让她有些不安。

虽是有些不安,但是程管彤也不得不承认,这次诗会是有些收获的。

她将在诗会认识的闺秀们都分了一个类别。

哪府贵女跟哪家贵女是手帕之交,大概的性格如何,喜好如何,而哪家贵女跟哪家贵女又是不对盘,程管彤认识,这虽是笨办法,但是不能不承认,这能看出来朝堂之状,两家交好,才能有两家闺秀相交之意。

程管彤刚把诗会所了解的情况记录下来,便见青梅打了帘子,走了进来,略有些紧张的说道:“青柳姐姐刚刚传话过来了,寿宁府世子爷现下正在前院正厅,求见姑娘。”

程管彤闻言倒是不算吃惊,自从诗会放过自己一马时,她就知道,这齐晨潇会阴魂不散,她也曾细想,不管是齐晨潇或是玉贵妃这般纠结自己,求娶自己,能带来何处好事?她是不会自恋到认为那齐晨潇只见了自己二面,便是钟情自己了,这高门大户,哪里来的感情?有的都是利益之争

,上世没有看明白,这世程管彤可算看明白了。

“我娘可知道?”程管彤略一思考,便是扬声问道。

“太太正在接待,”青梅低垂下头,轻声说道:“太太本身已经回了世子爷,说府中女眷不方便见客,但是世子爷一定咬定他是应邀而来,故而青柳前来传话。”

她邀请他来程府见她?程管彤有些微怒,齐晨潇这般行为是直接毁她名声,他怎么敢这么光明正大?

青梅看着程管彤变幻莫测的脸色,忍不住轻声问道:“那姑娘,是见还是不见?”

“见,为何不见?”程管彤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他都敢说是我邀约过来的,那我不得当面问问他?”

“是,姑娘!”青梅点了点头,对着程管彤施了一礼,沉声说道:“那奴婢便是给青柳姐姐传话去了。”

“嗯,去吧,”程管彤站起身,对着门外伺候的抱琴说道:“抱琴,伺候我更衣。”

“是,姑娘,”抱琴走进了房间,对着程管彤施了一礼,脆声回道。

程管彤今儿是随意穿了一件白色绣梅花的袍子,头发也是一个简单的坠髻,这般见客想来是肯定不适合的。

程管彤今儿是打定主意,想问问这齐晨潇是何意思?就算再不济,也想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她可不认为那世子爷是闲得无聊了,没事就来逗逗她?

抱着这番心思,程管彤换了一身鹅黄色的对襟绣花百褶裙,外套一件双碟戏花的白色外衫,淡扫蛾眉薄粉敷面,整一个春日里活了的精灵,直把抱琴看的呆住了。

“姑娘?”青梅传了话,刚迈进房便是看到程管彤这身打扮,饶事素日就知道程管彤明媚可人,但是这刻意的打扮之下,仍是惊呆了。

“走吧。”程管彤笑着说道:“别让贵客久等了。”程管彤咬牙加重了语气贵客两字,既然是存了试探的心思,那她也总得是认真打扮下吧?不然哪能表现她的诚意?

“是,姑娘,”青梅收了眼光,笑着说道:“青柳已经将世子爷带去小花园了。”

程管彤略微顿住,有些惊奇道:“这娘亲也是糊涂了吗?这不是私会吗?”

“姑娘,”青梅上前一步,小声的说道:“素日里太太也不是一个糊涂的,想来这般做也是有考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