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盛世天下-第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姑娘,”青梅上前一步,小声的说道:“素日里太太也不是一个糊涂的,想来这般做也是有考量。”

算了,见上一面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不了待那齐晨潇离去之后,再去寻了程氏问清楚便罢。如此想着,程管彤便是带着青梅一起朝小花园走去。

齐晨潇品着丫头端上的茶水,有些心不在焉的盯着抄手游廊,他紧抿住双唇,眼里同样没有带出一分笑意,他是知道那程管彤没有习过吟诗做对的,毕竟寿宁府的探子那可是一等一强的,收回来的情报,哪能不准,在诗会之上,虽是绝对让程管彤对上了,但是他能清楚的感受她内心有些慌张,竟是没有再对下去,而是干催的认输,这不是他的风格,他的目标不是想让那程管彤身败名裂吗?虽是一次诗会说不上身败名裂,但最少是不能那么耀眼,而只因为她一个眼神,他便是认输了吗?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两个字,齐晨潇无意识的想着,忽然眼前一亮,一个穿着黄色的少女轻盈的朝着自己款款走来,那一频一笑,举手抬足都如一作诗画一般,齐晨潇心里一顿,便是一阵狂喜,今日的程管彤明显盛装打扮过了,是为自己吗?女为悦已者容?这一刹那,齐晨潇已然忘记了他今儿到程府来的目的了。

“民女拜见世子爷。”程管彤走到了齐晨潇的眼前,飘然施了一礼,青脆脆的说道。

“毋须多礼。”齐晨潇拿眼肆无忌惮的扫过程管彤的面容之上,雪白的脖颈,齐晨潇觉得有今儿茶水喝的有些不够,他有些渴了。

程管彤将齐晨潇的表现收在眼下,心里冷笑不止,难道是自己想多了?这齐晨潇不过是个好色之徒?这不就是一标准的色/狼之相?真是可惜那么高贵的身份,也白瞎了这俊秀的皮相了。

“敢问世子爷,说民女邀约您是为何事?”程管彤虽是心下冷笑不止,面上仍是带着七分笑意问道。

“私定终身。”齐晨潇收了目光,将折扇忽的一下子打开,摇了摇笑着说道。

这四个字让程管彤一下子感受到天雷滚滚,这齐晨潇是不是头被门夹了?怎么敢光明正大的说出这四个字?他是欺负她不能拿他怎么样吗?

没有听到程管彤娇羞的回应,齐晨潇抬眸看向程管彤,只见程管彤已经气得脸都红了,别一番风情,而此刻,嫣红的小嘴正斩钉截铁的回道:“不可能,恕难从命!”说罢,便是转身就想离去。

“站住!”齐晨潇上前一步,拉住程管彤的手臂,将她直接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历声问道:“为何?是为那太子陆腾扬?还是陈世朗?”

看着程管彤被齐晨潇抓住,青梅一声历喊,便是上叫就来抓齐晨潇,可惜还没有沾到齐晨潇的衣脚,便是让齐晨潇的暗卫给打倒在地。

“你把青梅怎么样了?”程管彤尖叫道,她是真心慌了,没有想到这齐晨潇已经嚣张到这个份上了,竟敢在程府行凶,这般想着,程管彤便是奋力挣扎了起来。

“放心,只是晕了,不是死了。”齐晨潇冷冷的说道,拿眼示意暗卫消失掉之后,便是手指捏住程管彤的下巴,盯着程管彤的眼睛冷言道:“回答我?为何不可能?是为陆腾扬?还是陈世朗?”

“你个疯子,你放开我,我谁都不为,”程管彤有些无力的说道,心里有些悲痛,看吧,不习武,没有请人保护的下场,便是被这个疯子这般紧紧的抓住。

“你当我是瞎子吗?”齐晨潇收紧了手指,冷哼了一句:“你跟那陈世朗眉来眼去,你当真以为我看不到吗?”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程管彤有些捉狂,这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这齐晨潇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疯子,难道他过来程府就是为了这么件事?他当真以为她程府不敢去告御状吗?

齐晨潇看着程管彤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眼神,心下更是愤怒,于是低下头,朝着程管彤冷冷的笑道:“若是你以为你现下还能嫁进太子府,那告诉你,你死了这份心吧,至于那陈世朗,你也别期待了。”

这是什么意思?程管彤心下大惊,朝着齐晨潇的眼神看去,只见眼神一片杀气,程管彤于是冷言笑道:“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

“只要本世子愿意。”齐晨潇见程管彤愿意跟自己说话了,心下便是一松,于是将手松开,眼见程管彤脸上被捏出了二处青紫,于是扬声一笑:“你最好安守妇道,等你及笄时,便可嫁入寿宁候府。”

“世子爷上门就是为了告知民女这个吗?”程管彤摸了摸了下巴,再朝着青梅躺下地方冷笑道。

“是,”齐晨潇点了点头,顺着程管彤的眼光看去,于是拿手打了一个响指,便有暗卫出来,对着齐晨潇一拜。

“将这婢女送回房间。”齐晨潇拿手一指青梅。

暗卫点头,便是扛着青梅几个跳跃便是消失在抄手游廊。

程管彤暗自心惊,如果说上世穿越是讲了一个穿越女深度宅的故事,虽是最后没有落下一个好场,那这世,程管彤觉得自己活的如鱼得水,赚钱,学习技能,以期改变程府的命运,可是这个齐晨潇的出现,让她觉得有些可怕起来。

“行了,我走了,过上几日,邀你到寿宁候府赏花。”齐晨潇拿眼深深的盯了一眼程管彤,笑着说道,便是转身想离去。

“等等,”程管彤忽然想起了刚才齐晨潇说过的话,于是赶紧说道:“我既没有想嫁进太子府,更没有肖想那陈公子,请世子爷不要污了民女名节。”

齐晨潇闻言站住,抬眸看向程管彤青澈的眼光,于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程管彤,你知道吗?你这句话,可是救了一条人命。”

“世子爷,”程管彤怒极,于是历声道:“女子闺名,请世子爷自重。”

“甚好。”齐晨潇点了点头,略微弯了一下腰,笑着说道:“让程姑娘受惊了,抱歉,告辞。”说罢,便是转身飘然离去。

程管彤看着齐晨潇的背影,拿手扶住廊杆,一阵虚脱,定了定心神,因为担心青梅的情况,便是转身朝着内苑走去。

得知青梅没有大碍,程管彤便是松了一口气。

“姑娘,太太请您过去。”青柳打起帘子,对着程管彤施了一礼,正色的说道。

程管彤点了点头,拿手摸了摸下巴,这般青紫,想来也靠粉也是遮不住的,于是点了点头,命抱琴在一边守着青梅,便是朝着正院而去。

程氏正在正院坐立不安,走来走去,眼见程管彤走了过来,不待程管彤行礼,便是见到了程管彤下巴上的青紫,顿时怒了,历声说道:“这寿宁候府,欺人太甚。”

“娘,我没事了。”程管彤上前一步,扶住程氏轻声说道。

“不行,娘要告知你祖母,我们进宫告状。”程氏拿眼细细的看了程管彤的青紫,冷声道。

“娘,那又如何?”程管彤淡淡的说道:“就算是告了寿宁候府的世子爷?对我名声也没有好处,若是圣上直接再下个旨意,这不更是糟糕?”

当程管彤说道下个旨意时,程氏皱起了眉头,拿眼看向程管彤,轻声说道:“今儿世子爷过府,要见你,我便是不准,他便是以下旨赐婚为要挟,要求见你一面。”

程管彤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怪不得程氏会许那齐晨潇跟自己见上一面?真是一个卑鄙的家伙。

“青柳,去寻了小厮请老爷回府,”程氏想了想,便是吩咐了青柳道。

看着青柳领命而去,程氏转身对着程管彤说道:“你先回房间休息下吧,现下先不用管了,自有母亲跟父亲为你做主。”

程管彤看着程氏眼里的伤怒,于是笑着点了点头,对着程氏再福身一拜,便是转身回房了。

程管彤并不担心程氏行为过激,毕竟父亲能做上兵部尚书之位,靠的可不是匹夫之勇。

 第81章 商

“姑娘;您可还好?”青梅抬眸便是看见程管彤正迈步走进房间,于是挣扎着想从床榻之上起身。

“你就好好歇息下吧。”程管彤快走几步,将青梅按在床榻之上,笑着说道。

“这伤?怎么这么严重?”青梅一眼便是看见程管彤下巴上的青紫了,一下子就征肿了,于是低声问道。

“是那个变态把拿手捏成这样的;”程管彤恨恨的说道;然后一抬眸;便是看见青梅内疚的眼光,于是马上扬了笑脸:“这不也证明你家姑娘我信皮嫩肉?”

“姑娘。。。”青梅有些哭笑不得了;看向程管彤说道:“那寿宁候府的世子爷这是为了何事?”

“行了,你就别管了,”程管彤低声说道:“既然他都打上门来了,程府也不是软柿子,能让他想捏就捏。”

程管彤说的是实话,程前松虽然是没有候位加身,在天景朝,那也是有实权的人物,就是皇帝现下也得给三分薄面。

“怎么能下这般狠手?”青梅突然眼含泪水,哭着说道:“都是奴婢不好,没有保护好姑娘。”

“青梅,你在胡说什么?”程管彤有些感动的上前擦去青梅脸上泪水,笑着说道:“那个世子爷是习武之人,不要说你,就是十个你,怕也是对付不了。”

“那以后就由着姑娘这般被欺负?”青梅恨恨的抓了□上的棉被,低声说道。

“那可不行,”程管彤笑了起来:“这次是事出突然,才给了他有趁之机,而且我很意外,他是这般不内敛之人。”

按着程管彤这几次的接触,她以为寿宁候府的世子爷,最少也得也一个腹黑的主,内敛深不可测才对,而现下她却觉得这位世子爷这么像一个有勇无谋的主呢?

不光是程管彤这般想着,就连齐晨潇坐在寿宁候府也是一阵阵后悔,他素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就是杀人也不过是谈笑挥指间,而对于女子更是谦谦君子,更谈不上这般伤人,不知道那程家姑娘。。。下巴可还疼?这般想着,齐晨潇更是懊恼,便是吩咐了随身的小厮去取了一瓶上好的药酒,送过去给程家姑娘。

程府的小厮将程前松从兵部请了回来,现下正是冷着脸听着程氏将今儿的事情细细的讲了一遍,素日里的慈父一下子迸发出强大的气场,待到程氏讲道程管彤所受的伤,程前松更是大拍桌子,而此时,刚好寿宁候府的小厮送了药酒过来,教那门房引到了正厅。

寿宁候府的小厮见了程府老爷跟太太便是行礼,将来意讲明,便是将药酒双手奉上。

程前松冷冷的看了看小厮,又看了看小厮奉上的药酒,正打算开口时,便见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迈步进了正厅,对着程前松盈盈一拜后,转过身对着小厮说道:“回去禀你们世子爷,多谢了。”说罢,便是示意青梅将药酒接了过来。

寿宁候府的小厮见程家姑娘接了药酒,便是再次一拜,转身离去。

“管彤你?”程前松看着站在下首的程管彤,下巴的青紫明显更加严重了,于是低喝道:“做甚要接那坚子的药酒?”

“爹爹莫急,”程管彤上前一步,笑着说道:“既是送上门的好意,便是接了吧,以免接外生枝。”

“你。。。。”程前松袖袍一挥,便是将眼光转到站到一边的程氏身上,喊喝道:“那坚子拿赐婚威胁你,你便是同意他私会管彤?可知后果?”

程氏红了眼框,慢慢的将头低了下去,跟里喃喃道:“妾身也不知道那寿宁候府的世子爷竟是这般行为。。。如若。。。”

不待程氏说完,程前松便是伸手打断程氏的话,再转又眼盯住下首的程管彤问道:“将那世子爷的每一句话都细细讲来。”

程管彤点了点头,她也是为了这事而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