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致命贪恋-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果真不是要死的!
  她的头发刚吹干,发根还带着湿气;她的身上有薰衣草沐浴露的香味,有谁会在死前还会这么精心在意;她好像还吃了一点水果,橘子皮还在垃圾桶里;沙发上还放着一本杂志,翻开着
  麦向宇拉过那床真丝绒棉被,给她盖了个严实。
  ‘零度天堂’的整形技术真的不错,但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塑造一张全新的脸孔,这绝对和个人因素有关。
  因为两个人的面部五官极为相似,尤其是难以攻克的整形难关——双眸。有了这双相似的眼睛,再加上车祸撞击,改变了面部线条,高端先进的整形技术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发挥的如此惊为天人。
  她沉睡的样子和曾经的‘秦夏’不同。。那个‘秦夏’自幼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即便伤心痛苦,也都是挂在脸上。一到睡觉,就露出一张甜美的公主笑。而她,面对生死竟是那般从容,而这一睡去,竟是眉心紧锁,一双冰凉的手紧紧的攥着棉被角儿


☆、第二十一章【心痛】

  秦夏醒来的时候没有一点征兆。
  她没有翻身也没有扭动,就那么躺的笔直。突然长长的睫毛一抖,大眼睛‘扑棱’睁开,空洞洞的看着麦向宇。
  麦向宇是从不向任何人道歉的,可他歉意的眼神此刻却无法掩饰。他尴尬的立刻侧过脸,故作严肃的说:“以后不要站在窗口了,恍恍惚惚和幽灵似的!”
  “我知道了。”
  她很识趣的回沙发休息,安静的卷成一团。今天,季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季家?季凡?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季凡是秦夏唯一爱过男人,她曾经因为他的一句话将这份纯美的爱情视若生命。
  他说过:“从我认识你那天开始,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你为我哭。”
  秦夏曾经觉的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美丽的真实情话。后来她才懂得,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无情的残忍预谋。
  季凡从开始就没有想过真正和她在一起,而她却一直到结束的前一秒,都没有想过今生会离开他
  爱,恍若一条毒蛇,因为今天又看到他一眼,肆意乱咬。痛的她撕心裂肺,体无完肤
  她的痛,是痛他的无情,是痛自己的傻!她不愿意回忆他的残忍,即便是回忆也不愿意。
  她本以为自己遇见抽走灵魂的麦向宇,生命就可以浑浑噩噩,自己如行尸走肉活着也可。但是今晚她只看季凡一眼,她知道她做不到,她的世界已经完全被那个男人颠覆,被那个男人毁掉!她不想哭,但是眼泪止不住!于是秦夏抓住自己的头发,狠狠的往墙上撞
  头皮被撞破,血顺着额头不住的往下淌。她好像一个血葫芦,倔强的瞪着眼睛,似乎也不觉的疼。
  “你疯了吗?脾气大到爆炸了?”
  麦向宇几乎是把秦夏一路拎到了浴室,她麻木的站在温热的花洒下,感觉自己的血全都被冲到脚下!
  她精致的容颜在浴室柔和的光线下,显出一种极致颓废的美。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裹住姣好的身材,如尤物般诱。惑着男人的心。
  麦向宇的喉结动了动,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睫毛、鼻翼,嘴唇,然后突然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秦夏,你给我听清楚!你的这张脸,必须给我好好留着!赶紧上云南白药止血消肿,明天季氏有一场盛大的舞会”


☆、第二十二章【开始】

  化妆师 Claire (克莱儿)是一个非常迷恋中国文学的中美混血儿。她尤其喜欢那些悲情的爱情小说和电影。那种对悲情的理解能力就如同她对美的理解,一样很着迷!
  因为秦夏不会化妆,所以麦向宇雇佣了Claire给她做跟班加上私人化妆师。
  Claire并不了解季家的矛盾和纠结,她从早上到来的那一刻,就一直滔滔不绝的讲着她最近迷恋的几部国产电影。她说那简直太精彩了,每一步都催人泪下。
  秦夏很反感,因为她知道那几部电影,那些电影都是季凡执导的。
  “秦夏小姐你不要动,我在帮你涂眼影。呵呵,你的眼睛长得真漂亮。”
  “你夸奖别人的时候,都这么不吝啬么?”她本来就不喜欢眼影,她更不喜欢Claire的嘴巴里面冒出那个让她窒息的名字——季凡。
  “当然,我对美好的东西都会充满激。情的!”
  “但是那些电影都是假的!”她欲言又止。
  “没关系,我不在乎!看的时候感动就行了!就像我这次来这边给您做跟班,我也不是为了钱,我根本就不需要钱!”
  Claire潇洒的说:“我只是为了季凡!电影是假的,但是人是真的!我崇拜他,我就来他来家里,这样起码有认识的机会!”
  “他家??”
  秦夏猛的想起昨天旁晚季凡和季老爷子在门口的一幕。
  Claire激动的说: “就是因为季凡是你丈夫的堂兄,所以我才会来这里给你做化妆师!呵呵,秦夏小姐,你有福气了!要知道,我可是好莱坞的御用化妆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上帝果真是公平的,季凡,我没想到你是麦向宇的堂兄,你也没想到我现在是麦向宇的‘女人’。我是那样子身不由己的成为麦向宇的棋子,可现在,我却从这盘棋中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
  秦夏不是爱到深处不知恨的女人,爱只会让恨加倍。
  当初她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亡命徒一般的撞向麦向宇的金属房车,只求一死。昨晚,她又如此疯狂的去撞破自己的头,只求狠/虐。就是因为她的仇恨无处寻。那种恨在心中拧成乱麻,将她捆绑,勒住,折磨,又没有一丝喘息的余地。
  她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女大学生,她是一个身在异乡,无依无靠的被抛弃的玩具。她的力量和身为媒体资深CEO的季凡相比,就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小蚂蚁摇不动大树
  眼眶微湿,却未花妆。
  “  Claire,你先出去吧,我很快下楼。”。她冲着Claire无限感激的点点头,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太有用了。
  “好的。”。Claire愉快的先下楼去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那扇大大的床,洒给精致的一人多高的梳妆镜。镜子里的女人冲着秦夏微微笑了!
  本以为是一切结束,却没想是重新开始


☆、第二十三章【香水】

  她画了精致的妆,佩戴的都是世界顶尖的限量级珠宝首饰。这些闪光的宝贝应该摆在玻璃橱窗里,戴在女人的身上更让秦夏觉的她成了一个道具。
  娇小的身体紧裹一袭黑色的抹胸短裙,这裙子很特别,不是那般露的过分,却又若隐若现的展示春风。麦向宇说这是淑女名媛风,之前的那个‘秦夏喜欢珠宝,喜欢化妆,还喜欢淑女名媛风’。
  Claire已经下楼了,麦向宇也应该等的不耐烦了。
  她起身拿起那个镶满水钻的粉色手提口袋,刚走几步又转身回到梳妆台前,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熏衣草味道的香水,轻轻的喷在腋下,手臂。
  这是属于她的味道,是她唯一能做自己的潜在方式。这种薰衣草香水陪在她身边好多年,那种淡淡的清香会让她觉得踏实。
  麦向宇本已经失去耐心了,他正要发火的时候,殷雷眼尖的看到秦夏如一只‘黑蝴蝶’,翩翩无声的从楼梯走下来。她轻轻的挽住麦向宇的手臂,顺从的把头贴在他的肩膀,不急不缓的说:
  “对不起,向宇你等着急了吧!”
  “走。” 
  殷雷紧跟麦向宇和秦夏的身后走,他就是个影子,还是个有嗅觉的影子。
  其实他只是觉的秦夏的香水很好闻,于是深深的吸了一下!
  秦夏敏感的皱起眉头,随即用力的瞪了他一眼。殷雷立刻回避秦夏的眼神,这个女人即便生气也让人同情。
  这是一种错觉吧,为什么觉的她可怜呢?被BOSS选中的女人,别说是演情侣戏,就算是演聊斋,恐怕也会跟上一火车皮的聂小倩。
  这场舞会竟是季老爷子的补办寿辰。秦夏不好问这季老爷子的寿辰为什么是补办?
  在民间,寿辰往后拖,是不吉利的事情。
  但是寿辰现场操办的非常隆重,前来参加的舞会的宾客云集四海,。有电视上经常看到的熟脸儿,有好莱坞当红巨星,有政界的名流,也有商界的大亨。秦夏甚至还在一入场,就一眼看到了自己大学时候的校长和主任。当然在这场舞会中,校长和主任只能是端着酒樽,赔笑攀附的小人物。
  季老爷子端坐正席,他一身火红的唐装像是和谁较劲儿似的。
  ————————————————————————————————————————————
  新文和大家见面,在这里和大家使劲拉票~~哈哈,希望读者们喜欢,亲爱哒支持。相信小熊请收藏,支持小熊请推荐。此文您看下去一定不会后悔,在这里公布更新时间哦:早上八点,中午十二点。保底两次更新,红包,金牌,礼物,酌情加更。我会保质保量的给大家一个精彩的故事,还有,熊是永远不会弃坑的!所以亲爱哒放心阅读吧!《致命贪恋》谁,贪恋谁?


☆、第二十四章【惧怕】

  季老爷子的左手边站着长子季青云——季凡的父亲。
  季青云全全张罗父亲的寿宴,从宴会场景布置到司仪主持,宾客招待。他就像一个超人,竭力的展现自己的能力。季老爷子不住的点头,季青云故作谦卑的小步跑到老父亲的跟前,头使劲的压低向前探出:“爸爸,这场宴会您还满意吗?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嗯,还是不错的!”
  季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随口又问:“季凡呢?”
  “季凡说了,爷爷的八十大寿是天地下最重要的事情。他去亲自联系了多家世界媒体,还有国内几个收视率相当可关的电视台记者。您知道的,季凡在媒体行业很出色,媒体朋友们一来是给爸爸你祝寿,二来,也是让全天下的人看看我季家事业的创始人,是何等的雄风依旧。”
  季青云一席好听的话说的季老爷子心花怒放。  “好,好,季凡这孩子我真心喜欢啊!我只有这一个孙子!”
  季老爷子话音一落,季青云立刻给妻子张丽递了个眼色。张丽领会的到,接着季老爷子刚刚的话儿不气不恼的说:“爸爸,您还有一个孙子呢?今儿,向宇也快来了吧?”
  季老爷子脸色一沉,季老夫人忙让阿福端过凉茶
  “拿走,拿走,我不喝!说来我就生气,那个混蛋越来越不像样子!哼,说我的生日和他母亲祭日相撞,不许季家在那一天喜气临门。”
  季老爷子满是皱纹的嘴角抽、动几下,郁闷至极的叹息一声:“唉!”
  “张丽!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爸爸讨厌二弟的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二弟病故,我们好心收留他的妻儿。结果呢,他的那媳妇竟然跳楼,好像我虐待她一样。剩个孩子就跟和我们有仇似的,搅的家里鸡犬不宁!” 季青云说完,偷看一眼季老爷子。他已经气得发抖,文明棍在地板上不断的撮
  “快点去忙吧!这里我陪着老爷就够了!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我们就为了老爷的好心情!”季老夫人托过凉茶,放在季老爷子的手心:“多少喝一点,润润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