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狼爱by竹外桃花开-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萧潜烧烤野味,石头在一旁打下手,不时递给他各样佐料。野味散发出来的香味,让石头感到腹中空空,一股饥饿感油然而生。
  
  “饿了吗?”萧潜一直在注视著石头,当他看到石头摸摸小肚子,两眼紧盯著烧烤的野味之时,就将一块烤馍递了过去:“先吃这个垫垫底,就要烤好了。”
  
  “好。”石头接过烤馍,三口两口吃下肚:“我们在梦里也有这麽一个安静的悠闲小屋,不过不是在地上,而是在树上。”
  
  为了躲避他人的围观,以及在被排斥下,他们将小屋建到高高的大树上,除了他们三人,谁也不让进去。在那里,他们不会被围观,不会被排斥,可以尽情的放松自己。
  
  曾经有人说他们自私,不肯让人走近。其实,不是他们自私,而是他们实在不堪被人当做关在笼子里的猴子来看。
  
  他们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因为家里人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不愿意的事,更不会将他们推出去被人围观。
  
  “等回去了,我给你在萧家堡建一个树屋。”萧潜取下火上的野味,为了石头流露出来的那一丝的落寞和无奈而心疼不已。
  
  “啊,不用那麽麻烦,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石头忙摇头,在这里他们不会被围观,也不会被排斥,那麽也就不需要刻意躲避的安静天地了。
  
  “不麻烦。”萧潜撕开烤好的野味,等能吃了,才递给石头:“为了你,不麻烦。”




44

  石头的小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犹如红透了的苹果,他慌乱的将野味塞到嘴里:“啊,哈哈,好吃,很好吃,萧大哥,你也吃啊。”
  
  说著,他还用力的抹了两把脸,向後挪了几步:“这火太旺了,很热啊,很热啊”
  
  萧潜默不作声的送上一杯水,将刚刚的事轻轻揭了过去。能看到石头脸红他很欣慰,这说明石头心里不是完全没有他。
  
  他一再的告诫自己,不能逼的太紧,那样会让石头只想著远远的逃开。所以,首先他不能过於急切了。
  
  接下来,两人相安无事的吃过野味,互道了一声晚安,终究还是分了两个房间睡觉。
  
  “我就在隔壁。”分开前,萧潜叫住了石头:“有事,你就喊我一声。”
  
  “哦,好。”石头点著头,已经走进了房间里,随手关上门。
  
  躺在藤木做成的卧榻上,鼻端缭绕著的是藤木的原味清香,石头却久久不能入睡。
  
  他的心里正在矛盾著,因为这不容易得来的安宁生活。如果要说心里话,他现在虽然回家的念头很迫切,但是却也曾有留下来的念头。
  
  就在萧潜递过来野味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留下来。
  
  回去之後,他们三人依旧不能幸免被围观,被排斥。或许这正是他们不曾交往过,不曾对人动过心,不管是男还是女的原因。
  
  任谁被排斥了,被围观了,也不可能勉强自己去对给他们造成困扰的人心动。
  
  “怎麽办?”静寂里,石头在心里问道,却是感到了左右两难。
  
  隔壁的萧潜也还没有入睡,他一直在倾听著石头这边的动静,听到了他辗转反侧的声音,听到了他略带烦恼的嘀咕。
  
  仰躺在卧榻上,萧潜想,如果有一天石头肯将心中的烦恼讲出来,是否就说明他对自己心动了,并且愿意留下来呢?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什麽时候才能到来?
  
  “啊,睡得真好。”黎明的第一缕晨光洒落下来,石头已经站在湖边伸胳膊,伸腿,活动著身体。
  
  呼吸著干净清新带著花香,草香的新鲜空气,石头感觉从身到心都格外的清爽。
  
  心底的那点不舍越来越多,在这里越久,就越发的舍不得离开了吧。
  
  缓缓放下伸展的手臂,石头转过身:“萧大哥,早。”
  
  “早。”萧潜在石头起来时就已经起来了,不过他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著,而没有走近。
  
  他也看到了石头脸上的那一抹留恋,这是好现象,石头脸上的留恋越深,他留下来的可能就会越大。
  
  “要回去了吗?”
  
  火云昂著火红的脑袋,迎著初升的朝阳向他们飞奔而来。跟他们一样的神清气爽,能在大草原上自由奔跑,又不受拘束,火云才能如此兴奋吧。
  
  “嗯,要回去了。什麽时候想来,咱们再来。”偷得浮生一日闲,对他来说也是满足至极。
  
  “不知道,什麽时候能有青竹的消息。”在飞奔的马背上,石头自言自语。
  
  如果青竹再不出现,他心中的天枰会渐渐的改变方向吧。
  
  “或许已经有他的消息了。”
  
  “但愿。”在天枰彻底倾斜之前,青竹还是快快出现吧。
  
  心中默默祈祷的石头,在萧家堡的大门前跟两个人相遇了,一个是萧安,另一个就是他心心念念的青竹。
  
  “你是石头!”青竹已经听萧安说了石头现在的模样,就是简单一句话,纤弱美少年一个。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石头本人时,青竹还是大大的吃了一惊!他迅猛飞扑到石头面前,揪起他的衣领喊道。
  
  他以为自己的变身很夸张了,但是石头的变身同样的夸张。石头啊,身材高挑俊朗的石头,竟然缩水成了纤弱美少年!
  
  哦,老天,我是在做梦吧!青竹无语望青天,已是风中凌乱不堪。
  
  “我是石头。你是”石头被青竹揪著衣领,耳边回荡著他惊讶呐喊,一个古怪的念头浮现,他也是惊讶万分的望著眼前可口的,白嫩嫩的包子,喃喃问道:“你是青竹。”
  
  嘴里这麽说著,手指已经不受控制的点到青竹白嫩、可口的脸上,摁了一下,再摁一下。软软的,手感很好,他也是难以置信的凝视眼前的少年。
  
  “你真的是青竹,怎麽变成了一只包子。”



45

  “你也不逊多让啊,我变成包子,你不也是身材大大缩水了吗?”青竹拍开石头的手,抬手比了比他们的个子:“你瞧,你现在比我还低一两公分哪。”
  
  “好了,咱们谁也别说谁了,都是半斤八两一样的。”两人互看几眼,彼此同病相怜的长叹一声。
  
  “一梦十六年,醒来方知沧海变桑田,可叹来路遥不可寻啊”青竹跟石头勾肩搭背,压低了声音叹出心中的繁乱。
  
  “当时我一睁眼,看到自己挂在高处,还以为是在做梦,谁知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石头了。”石头点点头,小声的附和著青竹的话:“後来我发现我缩水了,还要嫁给萧大哥,可是惊吓一连串。”
  
  “你没有一点反抗,就上了花轿吗?”青竹勾著石头的肩膀,将他向前带了十来步,跟萧潜和萧安拉开了距离:“嫁给一个男人,你没有一点抵触吗?”
  
  “也不是没有抵触,关键在於石家不是容身之处,加上我爹很是坚持。我就想著先脱离石家,再好好跟萧大哥说一说。只是发生了一点事,就耽搁下来了。”
  
  不脱离石家,看石家二老爷意思,也会将他们父子当做筹码拿来换银子。还不如,嫁给跟他有婚约的萧潜,至少这个人可信、可靠,不会随便拿卖了他们。
  
  “你喜欢萧潜?”青竹问,石头惊讶的抬头:“啊,你怎麽看出来的?”
  
  “你要是不喜欢他,现在已经将堡主夫人的称号,从你头上拿下来了。”青竹揉了一把石头的脑袋,他跟乌涯一样担忧不已。
  
  喜欢萧潜不是不可以,但是要分离的时候,石头能不拖泥带水的断开这份情吗?要是有一点的藕断丝连,即使他们回去了,石头也不可能会过的开心。
  
  “只有一点点。”石头的话说的很小声,只有他跟青竹两人能听到。
  
  青竹没有说话,只用力的抱了抱他,他虽然跟乌涯一样担忧,但是没有阻止石头。没有说,你不应该喜欢萧潜。
  
  因为喜欢一个人,不是说不可以就能停止的。萧潜是第一个让石头心动的人,青竹只能苦中作乐的想,或许初恋都是拿来失恋的。
  
  几人进了萧家堡,得到消息的乌涯很快赶过来了,他看到青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样子也不错,至少没有我醒目。”
  
  从天狼教上下来,他就成了那些所谓的江湖上名门正派的目标。即使没有看到他做坏事,却仍然派人监视著他,就为了他与众不同的发色。
  
  “也是。”他们虽然变身了,还是彻头彻尾的大变身,但是他们没有自怨自艾,更没有自卑自怜。穿越不是他们能选择的,变身也不是他们能选择的,但是快快乐乐的过每一天,却是他们能选择的。
  
  “我是商人,乌涯是江湖人,就差你自报家门了。来,来,说说你的身份。”石头围在青竹的身边,连声追问著:“萧大哥,萧二哥说你身份尊贵。难不成,你还是王爷,皇子一流的吗?”
  
  “我不是王爷,也没有见过所谓的皇帝,皇子。”青竹放下手里的茶杯,他注意到萧潜和萧安的脸色变了一变,虽然是微弱的变化,但是那一瞬间他们的神情凝重,看著他的眼光里夹杂了一抹冰冷。
  
  萧潜和萧安紧张,在意他的身份,萧家跟皇家有恩怨纠葛吗?
  
  “据我爹说,我是青国太子。”青竹揭示了自己的身份,而他密切注视著的萧潜和萧安,在听了他的真实身份後,眼里那一抹冰冷飞快的消失了。
  
  “咦!”石头惊呼:“你是青国太子!”
  
  “对,就是青国天子。”青竹点点头,他当时知道自己身份之後,比石头还要惊讶。
  
  可是身边那群太监们,一声声喊著,太子,太子
  
  让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穿成一国储君了。却是悲催的,像包子的一国储君。
  
  当听到青竹自保为青国太子身份,萧潜和萧安明显的放下了戒备和在意。青竹不是他们的死对头,要是青竹成为他们不死不罢休的死对头那边的人,他们跟石头就会成为敌人,那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46

  “你是太子,那追杀你的人是谁?”萧安和萧潜互看了一眼,而後问道。
  
  昨夜追杀青竹的那些杀手,可不是江湖上的三流杀手,分明是一等一的高手。看他们的架势,不剿杀青竹誓不罢休,根本不管不顾他的太子身份。
  
  照这样看来,要置青竹於死地的人,可能就是那几个人里当中的一个,甚至是好几个。
  
  要知道,太子在何时都是个香饽饽啊,太子只有一个,皇位只有一个,而皇帝的儿子不是只有一个,他有好几个。不是太子的,都紧盯著太子之位和大殿上的龙椅哪。
  
  “我不知道。”青竹摇头:“我一醒来,眼前除了我爹,还有一个自称是国师的男人。围著我的太监们喊出我的身份,而我爹和国师直接将我推了出来,说是让我出宫逃命要紧。”
  
  任谁莫名其妙的穿越异界,再糊里糊涂的被送出来,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前因後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