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二嫁弃后-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哼,本宫怎的都与你无关,别以为现在晋封为妃了就得意起来了,你别忘了本宫的位阶在你之上!”魏子婉将轻纱紧紧的拉住,不敢有一丝放松,生怕被殷桃拉开。
  “娘娘是贵妃,臣妾是妃,这点臣妾自然不敢忘记,况且,臣妾哪里逾越了吗?”殷桃一脸的疑惑,将手从轻纱之上拿下。
  “安妃今日来,究竟有何用意?本宫不信你是好意来看望我的。”见她将手拿了下去,魏子婉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不知娘娘是否听说过“花无百日红”这话。”她背对着魏子婉继续道:“想必娘娘也是没听说的吧,毕竟,娘娘连红都没红过,更别说是百日红了。”
  “哼,本宫确实是没红过,但你安妃还不是一样?你以为本宫不知道皇上憎恨你吗?你当日是怎么出宫的想必你记忆犹新吧?”
  魏子婉的话又将殷桃的记忆勾了起来。
  “那日的事,臣妾自是不曾忘却,可那毕竟是过去了,难不成娘娘一直守着过去过日子?”殷桃的声音听不出喜与怒,“如今既然臣妾能再次站到这里,这其中的事由就不用臣妾明说了罢?对了,皇上那日还跟臣妾说起明年选秀之事,看娘娘这身子一时半会儿的也好不了了,这明年呢,又会来一批新姐妹,届时贵妃娘娘的风头怕是早已被盖过了,不过娘娘倒是不必心急,
  这几日臣妾瞅准时机定会为娘娘在皇上跟前说几句好话,说不定还会请皇上来探望娘娘,不用太感谢臣妾,这些是臣妾应当应分的,那臣妾这就告退了。”话一说完就不再理会身后魏子婉的怒气冲天,款款朝宫门外走去。
  正巧这时,有个宫女慌慌张张的往屋内跑,不留神与迎面出来的殷桃撞在一起,因着这情况突然,殷桃避闪不急,生生被她撞的跌倒在地。
  “娘娘,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望娘娘恕罪。”宫女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口口声声求着殷桃饶了她。
  “你们主子往日里也是这样行事鲁莽吗?”殷桃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这次本宫便饶了你,下次记得自己去找你们主子领罚。”
  “是,谢娘娘不怪罪之恩。”宫女连连磕头。
  回到交泰殿之后,殷桃将浣沙支了开,展开被自己捏的皱巴巴的字条,上面是一行行的小字,殷桃看了之后随手点燃,字条瞬间化为灰烬。
  “浣沙,上次你领的那些香料可是用完了?”殷桃将手炉放到了案上。“再去领些来吧,本宫怕旁人去再领错了。”
  “是,娘娘。”站在不远处的浣沙听说殷桃只是让她去领些香料,僵硬的表情才放松了些。“那奴婢这就去。”
  见浣沙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殷桃让亦盼差不多时候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叮嘱亦盼如若她当真去了慈宁宫,那么便在她出来之后,在半路再拦截住她。
  不出半个时辰,亦盼和惨白着脸的浣沙的回来了,没等殷桃说话,浣沙便自己跪在了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殷桃不疾不徐,一针一线的按照图样绣帕子,看也不看浣沙一眼。
  “娘娘,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想死啊。”浣沙的眼泪像是绝了堤的海水,一颗一颗的连成线。
  “你不想死?本宫也不想死,那你说该怎么办?”殷桃终于感兴趣了一般,抬眼看了看浣沙。“说吧,想说什么就都说出来吧。”
  让其余人都下去,整个屋子内就只剩殷桃、亦盼和浣沙三人。
  “回娘娘,奴婢其实不叫浣沙,奴婢原名叫红姚,是太后将奴婢带进宫的,太后对奴婢家有恩,奴婢只是来报恩的,当日贵妃娘娘的脸,也是太后娘娘让人做了手脚,后来那宫女因为瞧见了娘娘的脸,所以被娘娘关起来了,奴婢这才被调入咸福宫,这些都是太后娘娘后来才跟奴婢说的。”红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娘娘,奴婢知错了,您饶了奴婢吧。”
  “所以呢?那日你遇到了本宫就骗了本宫?看来你对本宫的往事倒是上心。”殷桃将手中的丝帕拿到眼前仔细的看
  了看,“亦盼,你瞧这个帕子,是不是跟那个花样有些偏差?”
  亦盼接过帕子看了一眼,又还给殷桃。
  “回娘娘,确实是不一样。”
  “那就把它毁了,这不是本宫想要的,看着也心烦。” 
  这看似平常的对话,在红姚听来确是犹如炸雷贯耳,她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倒流到头顶,脑袋像快要炸开一般,想跑却站不起身,只能软软的瘫在地上。
  “娘娘,求求您了,奴婢不能死啊娘娘,奴婢家里还有大大小小等着奴婢去养啊,娘娘开恩,饶了奴婢吧!”红姚的阵阵哭诉在殷桃听来如同置若罔闻。 
  “本宫问你,这香料的功效?”殷桃不愿理会她,只是想把自己想问的问题问出口。
  “回娘娘,这香料对身子无害,奴婢是见您有时夜不能寐,这才向太后娘娘讨的。”红姚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听了红姚的话,殷桃并没有亦盼预想中的震怒,轻轻啜了口,反而笑了越发灿烂,自己给了她最后的机会,她竟还不说真话,那这是不是也不能怪她了。
  “你知道本宫是怎么知道你是太后的人的吗?”
  一直忙着哭泣的红姚终于抬起头来,满脸的茫然之中还夹杂着些许的疑惑。
  “郭雅她还是年轻貌美的,而如今太后待她不比从前那般热络,那她心里自然便没有了底气,太后不帮她,那么她便是孤立无援,这人啊,总是要为自己做打算的不是?你要知道,这救命稻草可是比什么都来的珍贵,本宫答应她会助她一臂之力,她自然对本宫也要坦诚相待。” 
  “不会的!不会的!太后娘娘一直待雅妃娘娘不错,就算这些日子冷落了雅妃娘娘,那也是太后娘娘在做戏,你们看到的也只是假象罢了!”现在红姚的心绪嫉妒慌乱,对于外界的话自然是少了些应变能力,她只是本能的安慰着自己,不相信自己一直效忠的人竟出卖了自己。
  “你的家世背景,郭雅早已跟本宫说的彻彻底底,如若不信,本宫这便将你爹娘和弟妹带到你眼前。”见红姚的神情愈发的恐慌,殷桃趁热打铁,将一直以来红姚最在意的家人搬了出来。
  “娘娘,奴婢错了,奴婢死不足惜,娘娘万万不要为难奴婢的爹娘弟妹。”红姚几下爬到殷桃的脚边,死死的拉着殷桃的衣衫下摆,失声痛哭。
  “本宫也不愿赶尽杀绝,你若是想死,本宫不拦你,但是你若是想让你家人幸免于难,那你就替本宫办件事,日后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了你的家人,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娘娘尽管吩咐,奴婢必定竭尽所能达成娘娘的愿望。”听说殷桃可以饶了
  自己的家人,红姚急忙磕头,如若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死她一个人又何妨。
  “挑个良辰吉日,杀了郭雅。”殷桃的眼睛连眨都未曾眨一下。
  “奴婢,领命。”此时的红姚已经顾不上太多,反正她也是将死之人,谁让她郭雅出卖了自己,杀了她,也咽下了自己这口恶气!如今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找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那日,交泰殿一如往日那般安静,就如同以往的每个日日夜夜。
  日子就这么往前走,有时竟会让红姚产生那日的事只是梦境一般的错觉,因为过后殷桃和亦盼谁都没有提及那件事,正是如此,这也让红姚觉得日子更加难挨,煎熬的好似凌迟处死般。 
  已经数不清过了多少提心吊胆的日子,殷桃终于又将她叫到自己的眼前。
  “是时候了,该做什么便做吧。”       
  作者有话要说:啧啧啧。这卷总结起来,有点清理门户的味道,因为明年又来秀女了。


☆、一石二鸟

  没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当宫女进去唤郭雅用膳时,所见到的只是血液早已流干的郭雅的尸体,她身旁不远处,是身子已经僵硬的红姚。
  宫女们都叫嚷着往外跑,有胆小的根本迈不动步子,狼狈的趴在地上,动也动不了。
  这件事很快便在宫中传开了,皇上和太后匆匆赶过去时,长春宫内的两具早已冰冷的躯体已被安置妥当。
  君安皱着眉头看着郭雅的眼睛因不甘心而大睁着,他伸手轻轻将她的眼睛阖上。
  “雅儿!”郭太后扑到郭雅的身上。“雅儿是姑母对不起你啊雅儿!”郭太后也无暇顾及身后的宫女和下人,只是抱着郭雅的尸体哭的伤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安问了长春宫的宫女,“那个宫女是哪个宫的?”
  “回皇上的话,那个宫女是交泰殿的,今儿说是太后娘娘让她来探望雅妃娘娘的。”宫女紧张的几乎窒息。
  闻听此言,郭太后的动作猛然僵住了,“放肆!哀家什么时候让人来这长春宫了!”
  “太后娘娘饶命,那个婢女当真是如此说的,奴婢若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宫婢欲哭无泪,只能连连的磕头。
  “太后先回慈宁宫罢,有事,朕自然会去找你。”听完了宫女的话,君安让人将郭太后送回了慈宁宫。
  交泰殿内,下人们都各忙各的,没有人注意少了红姚这号人,当听说长春宫出了那档子事时,大家竟像是没有听到般,没有人为之动容。
  殷桃感叹之余,心里也不禁涌上一丝丝的异样。
  “亦盼,多备些银两,改日找个妥帖的人去红姚家打点打点,届时就说红姚在宫内做事得力被留在宫中,不会回去了。”
  雅妃死后,君安命人按贵妃制下葬,那日,太后见到了殷桃,不由分说,扬手欲扇她一个巴掌,被君安中途截下,将她的手狠狠的甩在一边。
  “太后自重。”君安冷哼了声就往前走去。
  “安妃,你好狠的心,雅儿到底是哪里惹得你不痛快,你竟要下此狠手!”见君安护着殷桃,太后也不敢再光明正大的寻她的晦气。
  “太后这是说的哪里话?当日那宫女太后想必也是眼熟的吧?”殷桃觉得可笑,眼睛连抬都没抬。“您年岁也大了,自己做了什么记不得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臣妾自然会帮太后想起来,太后莫要心急。”
  雅妃下葬后的第七日,殷桃去了养心殿。
  “皇上,雅妃的事就如此便了结了?”她坐在君安的对面。
  君安只是悠闲的喝着自己的手中的茶,“你想做什么做就是了,何必还来问我?你心里不是比我还清楚?”
  “那如若臣妾说,那日那宫女确实是太后娘娘派去的呢?”殷桃挑着眉毛,面上有一丝玩味。
  “你若是有证据,自然是能达成心中所想。”君安话里有话。
  “臣妾告退。”
  君安看着那一道婀娜的身影,他知道她会变,却没有想过会变得让他认不出,他的眼睛突然有些酸涩,这一生怎的会如此漫长,煎熬着人心。
  “本宫没猜错的话,你和红姚原来都是太后身边的人吧?”宫内偏僻的角落里,殷桃看着跪在面前的宫女。
  “回娘娘的话,是。”宫女低眉顺目,如实回答了殷桃的话。
  “在婉贵妃身边怎么样?那样的日子是你想要的吗?”
  “奴婢原本也不愿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如若娘娘能救奴婢脱离苦海,奴婢必定死忠于娘娘。”知道殷桃的来意,婢女的心里有了一丝光亮。
  “那你便照本宫说的做,日后,本宫必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