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哎,太没天理了啦。。。”
  “你们两个小声点好不?想要挨酒瓶吗?”短头发的女孩意兴阑珊的说,其实内心早就‘怦怦’的跳个不停了。‘太没天理了,老天爷怎么把帅哥都弄得那么帅呢’。
  “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红色百褶裙眼冒红心,托着下巴,沉醉着、幻想着。。。
  “是啊是啊,哪怕只当一天也好。。。”
  短头发女孩翻了翻白眼:“拜托,小淳小姐,你才恋爱哎,不会这么快就见异思迁吧?”
  “你这条不是柏油的马路,人家幻想下不行哦~~”
  “行行行。。。”马路忙点头,她怕惹怒了小淳,自己就真的住自己了。。。。
  “啊,我今天算是饱了眼福了,不仅看了一个美男,而是一打,美男军团啊。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
                  第一章(3)马路睡马路
  夜色沉静,XX小区的三楼窗户,一个漂亮的弧线,某物体落在了地上。
  “小淳,我错了,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你不是花痴,你不是色女,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啦。”马路一脸‘悔色’。小淳无视她的忏悔。把她的大包小包扔了出来。‘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马路沮丧的看着紧闭的大门,懒懒的捡起自己的包包。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突然觉得委屈极了:“臭小淳,死小淳,不够义气,不讲信用,没有人情味。。。。”
  “喂,楼上的,谁乱扔东西,会砸到人知不知道!!”马路闪电般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跑到了楼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掉下来的,你没事吧?”
  对方歪着头看了看她,咧着嘴说:“你说怎么办吧,我肯定骨折了。。。”
  “啊。。不会吧,那怎么办?”
  “带我去医院,直接赔我医药费也可以。。。”
  “医院吧。。。。我们去医院,对不起哦,都是我太不小心了,我带你去医院。。。”
  “去医院,又是挂号又是检查又是买药的估计要个万八千的,好吧,你带够钱了吗?”
  “啊?要那么多钱啊?”她从来没生过病哎,不知道看病居然要花那么多钱。。。。
  对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你给我钱,我自己去买药吃。。。。”
  “要多少钱哦?”马路掏出自己的钱包,她所有的积蓄都在这里哎。。。
  “哎,就这些吧。。”对方一把抢过她的钱包,心里暗罵了句白痴就走了。。。
  马路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怎么办?没钱住旅店了。又不能这么没志气跑回家。她紧紧抱住马路旁的路灯,昏昏欲睡。。。。
  施功渊走出公司的大门,看着都市的夜空幽幽长叹:“我有多少年没有好好欣赏白天的太阳了?”公司越来越壮大,他也就越来越忙碌,四十年如一日。从来没有真真正正的休息过。他真的累了,儿子不争气,非要选择影视,当什么明星。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孙子长大了吧。长孙却在去年酒后驾车逝世。而小孙子偏偏醉心于军事。诺大的家业没有人愿意继承,难道要让他施功渊一辈子的心血拱手让人?
  “董事长?”同样白发的雨鹤迟疑出声。。。
  “老鹤啊,我想自己走走。。。”雨鹤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施功渊的个性很难反逆。无言的陪着他压马路。
  “老鹤啊,你跟了我多少年了?”施功渊难得感慨的说。。。
  “三十年了。。。”雨鹤同样感慨的说。。。
  “都三十年了?没想到一转眼都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了?呵呵,不服老不行喽。”施功渊的眼角有些湿润,他在感叹时光的流失,也再感叹如今的物是人非。想当年自己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乡下小子,而如今却是闻名海外,富可敌国的企业家。。。。
  灯光婆娑,靠路灯而依的大树,射出了各色的剪影,剪影中围绕着一个张牙舞爪的‘东西’“什么人?”雨鹤对着‘东西’大喝一声,全身暗暗戒备。。。
  马路无聊的发泄着,眼前被自己揍得鼻青脸肿的‘马道’和‘小白’被一声大喝吓得‘灰飞烟灭’。她趴在路灯上,探出头看见两个老头正一脸戒备的看着她,那样子搞笑极了。她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笑?”胖胖的老头大声呵斥着她。。
  “老鹤,算了算了,上次我们还笑她,这次当时扯平了。”施功渊从第一眼看见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就觉得很熟悉,走近些,才想起原来某年某月的某一日,他们曾经见到过。。呵呵。
  “笑她?什么时候?”老鹤上了岁数这个记性就不是很好使。。。。
  “这还用问吗?梧桐路,两个没道德的老头,当街耻笑可怜的少女。。。”马路忍不住替他回忆。雨鹤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再次惹来马路鄙视的眼神。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大晚上的不回家,在这里装神弄鬼做什么?”
  “我哪里是不回家,明明是没家可回。。。。”
  施功渊看着一脸天真的马路,皱了皱眉:“老鹤,给这位小姑娘一点钱,让她去住旅馆。。。。”
  “董事长!!!!”大老远的又一个老头就飞奔而来了:“呼呼。。。老喽跑不动喽,累死我了。。。”
  “到底什么事啊?这么着急?”施功渊和雨鹤连忙扶起来者。。。
  “董事长,少爷今天带着他们那帮朋友去赌场,输了整整一个亿,少爷说他们抽老千耍诈,硬是不给钱,几个人把赌场给砸了,现在家里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您得回去瞧瞧去。。。。”
  施功渊哈哈一笑:“我说老陈,我当多大点事呢,你从账上划一亿一千万给那个赌场的老板。你啊,是越老越回去喽。。。”
  老陈摇了摇头:“事情要是那么简单,我还用得着找你吗?少爷根本不让还,现在两帮人把家里当成了战场,就差一人拿一机枪对扫了。我这是避难来了。”
  ‘一个亿?一亿一千万?哇塞,没想到这个老头这么有钱,嘿嘿,听说还有枪战?太刺激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哇哇呜呜。。。。爷爷,我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孩,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就会冻死街头、饿死街头了,哇哇呜呜。。。我真是太可怜了。。。哇呜呜。。。。有谁可以可怜可怜我这个没人要的小孩啊。。。”马路抱着施功渊的大腿,哭的那叫一个‘可怜’。。。。
  “哎,咳咳咳。。。。老鹤交给你了。。。。”然后使劲的拽自己的大腿,奈何某人抱的实在是太紧了,任他怎么拔都没能拔出来。。。。施功渊叹了口气:“成,你放开我,我会认真考虑好不好。。。”
  马路眨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质疑的说:“真的?”
  “我发誓。。”
  马路慢慢悠悠的松开了施功渊的大腿,但是手还是仅仅攥着他的衣角。施功渊再一次仰天长叹:“好了好了,老鹤,你先把车开过来。。。”
  马路一只手攥着施功渊的一角,另一只手研究着他的胡子,或揪揪,或扯扯,或拉拉,最后说:“哇塞,真的耶。”本来痛得呲牙咧嘴的施功渊嘴角不停的抽搐。。。
                  第一章(4)帅哥无敌
  “哇塞!!!施老头,你好有钱哦。。。”马路两眼桃心的摸着车内的皮质座椅。荼毒着施功渊、老鹤和老陈的耳朵,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了个不停。。。
  等他们到了施家的时候,施家已经一片狼藉了。施功渊看着面前的一切,险些没有昏过去。
  “我的雍正磁胎洋彩开光团蝶碗, 永乐青花轮花绶带耳抱月瓶 。。。。。。呜呜呜,施鹊伯你这个不孝孙。。。。。呜呜呜,我的宝贝。。。。”施功渊抱着一堆残破的瓶瓶罐罐,字画珠宝嘤嘤的哭着,好像一个失去了很重要玩具的小孩。
  马路踢了踢这个破瓶子,再看了看那张破画,她都不认识,但是那个‘亮晶晶’的她知道哎,‘是宝石,哈哈,发财了啦,但是那个老头好像很可怜厚,算了啦,这次就不吭你了,下次这种发财的好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的。。。’
  “哭撒子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好啦,他最怕啥子呢,你就整他怕的啥子。。。。”马路蹲在施功渊的面前,老道的说着,末了,还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施功渊。。。只不过正处在气愤中的施功渊丝毫没有发觉。。。。
  ‘他最怕什么呢?最怕女人,最怕啰嗦巴拉的女人,最怕看他流口水的女人,最怕样子丑丑的女人。。。。’无论哪一条,都和我面前的这个丫头很符合嘛~
  “干什么?你干么用这种眼神看我,色迷迷的,告诉你哦,我对老头没兴趣,哪怕你是个超有钱的老头。。。。”马路护住胸,一脸防备的看着施功渊。。。
  “你还在上学?”施功渊说。
  提起这个,马路灿烂的小脸瞬间的黯淡了,嘟囔:“哎,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高考了,我家那重男轻女的老头老婆还晓不晓得让不让我去考咧,去考咧,又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咧。。。。”施功渊是越听越满意,他太需要她了,一个特别笨又比较穷的孙媳妇。。。。
  一旁的雨鹤放下了电话,恭敬的说“董事长,少爷他们回来了。。。”
  “好,我知道了。。这个不孝孙,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他。。。”
  “爷爷,从今天开始我要搬出去住。。。”说话间,施鹊伯已经把行李拿了下来。。。
  一看见自己的孙子,施功渊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笑容,马路踩着他的一只脚,用眼神告诉他‘威信。’“咳咳咳。。。”施功渊努力调整自己的表情,不让关心表露在脸上,一拍旁边的桌子:“不孝孙,这种情况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施鹊伯看着爷爷旁边低着头颤着肩膀的女的,淡然的说:“我今天得到了一对汉朝的观音童子。。。”
  施功渊一听,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是吗?在什么地方。。。。啊。。。”
  “爷爷,你怎么了?”施鹊伯盯着那个女的踩在施功渊脚上的旅游鞋,故意问。
  “啊,没什么,没什么,别想拿东西贿赂我,你的错误不可原谅。你知不知道,你一高兴,打摔了多少我这么多年苦心收藏的心血和宝贝,总而言之,我很生气,我不能原谅你的今天的任性。。。”施功渊后来越说越觉得委屈,本来的无所谓后来是越说越真实:“你说我抚养你长这么大容易吗?你说你喜欢军事我送你去当兵,你说你不想接管擎天(施功渊创办的企业名称),我也从未强迫过你。这么多年来,这些收藏就是我的朋友和伙伴,我这么大岁数的一个糟老头子你不可怜也就罢了,还把我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宝贝说毁就毁了。。。。”
  施鹊伯从来没看见爷爷真对自己生气过,而且是这么生气。不仅开始反省自己,
  ‘妈的,这老头演技咋这好呢。。。’马路犹自感叹着。。。。
  施功渊低头轻声问马路:“姑娘,我叫你嫁给我孙子怎么样?”
  “不怎么样?”‘叫她嫁给一个败家子她才不干咧,刚何况她正值花季,一朵美丽的鲜花还没来得及绽放呢,不能让老头说摧残就摧残了。。。。
  “如果你嫁给我孙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