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怎么样?”‘叫她嫁给一个败家子她才不干咧,刚何况她正值花季,一朵美丽的鲜花还没来得及绽放呢,不能让老头说摧残就摧残了。。。。
  “如果你嫁给我孙子,我保证你可以考上大学。。。。。”
  “那也不成,那我岂不是把自己给卖了。。。。上大学才几个钱啊。。。。”马路依旧低着头对施功渊翻了个白眼。。。
  施功渊一咬牙:“如果你嫁给我孙子,等你毕业之后可以直接接管‘擎天’。。。”
  马路摇的和拨浪鼓似得“不干,不干,那可是偶的终身幸福。。。。。”
  “你。。。。”施功渊想着自己还能加什么筹码。。。。雨鹤在他耳边提醒:“董事长。。。”
  “哎,你别说话,让我跟小姑娘再探讨下。。。”
  “董事长。。。。”
  “你别说话。。。哎,鹊呢?”施功渊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厅那里还有施鹊伯的影子。。。
  “我刚刚就是想要提醒你,少爷已经走了。。。。”雨鹤无奈的说。。。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从您最开始和这位姑娘探讨开始。。。。”
  梧桐路的某咖啡店里
  施功渊和马路易容(带着帽子和墨镜,穿着花衬衫)躲在里面等待着施鹊伯的出现。
  “哎呀,你的胡子太明显了,那么白那么有特点,你出来的时候就不可以弄弄吗?”马路看着施功渊异常经典的八字白胡埋怨的说,‘这样很容易被发现哎,发现了就不好玩了好不好。。。’
  “好好,我知道了。”施功渊拿着菜单挡着自己的白胡子。。。
  “你孙子到底什么时候出来啊,我急死了。。。。”马路皱着眉头抱怨着。。。
  “哎,出来了出来了。。就是那个。。。。”
  “那个?”
  “最帅的那个啦。。。”
  咖啡厅对面的梧桐图书馆走出了一群亮眼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尤其的帅气,他们的出现,在大街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消片刻,图书馆的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是要我嫁给他??”马路指着那个最最抢眼的身影眨巴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含笑点头的施功渊。“会不会太帅了点?”施功渊捋了捋白色的胡须:“配你刚好。”诺大的咖啡厅变得死寂,许久之后,马路紧紧拥抱着施功渊,激动的说:“施老头,你的选择绝对是英明的。。”
                  第一章(5)决不放弃!
  “施鹊伯,23岁,美国某部队特种兵,五年前服役,今年退伍。此人性格孤僻,为人冷傲,没有特别喜欢的食物和颜色,没有特别讨厌的东西和事物,他23年的人生中只有妈妈一个女性,剩下的全部是雄性。因为他讨厌女人,尤其是冲他流口水并且哭哭啼啼的女人。他谈过118次恋爱,每次都是他甩对方。。。。”
  马路攥着手中施鹊伯的所有资料。忍不住嘟囔:“讨厌女人还谈了118次恋爱。。。我一次都没谈会不会有些吃亏?”她已经知道施鹊伯最近一个星期的所有行程了。拿出施功渊送给她的漂亮的手机,马路拨通了一串数字。。。。。
  “喂~”施鹊伯不仅人帅,声音也好性感哦~
  “喂~请问是施先生吗?”马路捏着嗓子说。。。
  “谁?”‘太酷了’
  “我是华锐酒店客服部的小马,您的红酒是现在要吗?”马路盯着施鹊伯的房间号,整个人趴在客服车上,懒懒散散的扣着鼻屎。。。。
  “你都已经送到门口了,我还能说不要吗?”施鹊伯举着电话冷淡的看着面前样子夸张的女孩,眼中的好笑一闪即逝。。。
  马路听见施鹊伯近在咫尺的声音险些摔倒,忙站好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哎,施先生,好巧哦。。。。”
  身后的雨抻岚伸长了脖子:“是哦,真的好巧,你居然在鹊的门口撞见了鹊。。。还有比这更巧的吗?”
  他的一番话让厚脸皮的马路瞬间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当然一方面也是因为眼前的雨抻岚太帅了。
  “麻烦你让开。。。”施鹊伯冷冷的开口,无视马路直接打开了门走进了房间。
  “喂,你是鹊的崇拜者吗?”雨抻岚突然放大的帅脸吓了马路一大跳,连退了两步,正好踩到了他身后一直沉默的池亥东的无辜的脚丫子。。。。。
  “喂,女人,你没长眼睛哦,痛死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踩坏了我会让我老公赔给你的~”马路忙点头道歉,同时不忘记带上施鹊伯。‘废话,有个有钱的未婚夫当然要懂得物有所用喽’。。。
  “老公?你有老公啊?你老公能赔得起我的脚吗?”池亥东揉着自己的脚,纳闷的问,看她好像还没成年的样子都有老公了,没想到国内比国外更疯狂。。。。。
  “对啊,我老公可帅可帅了,也可有钱可有钱了。。。”想起这些,马路就忍不住做梦都笑醒,她马路肯定是上辈子烧对了香,这辈子居然这么好命。。。。
  “哦,那他是谁?”池亥东和雨抻岚都显得不太相信。。。。这种人他们应该知道的。。。
  “施鹊伯啊。。。”马路自豪的说。。。
  “噗,咳咳咳。。。哈哈哈哈。。。。。”池亥东和雨抻岚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让马路以为他们快要笑死的时候,池亥东终于可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绝对不可能~哈哈。。。。”马路冷这张脸,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你们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他???”
  雨抻岚摇着手,笑到一副我不行了的表情:“没有没有,那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马路,马路的马,马路的路。。。。”马路仰着脖子大声的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池亥东和雨抻岚彻底的倒在了地上,雨抻岚抱着池亥东差点笑岔了气:“东。。。哈哈哈。。。我叫柏油。。。哈哈,我和这位小姐加起来就是柏油马路。。。。”
  “嘭!!”一瓶87年的上等红酒直接光荣在了地上,耳朵立刻变得异常清净,马路一甩短发走进房间,‘嘭’的关上了门。留下了一脸惊愕的池亥东和雨抻岚。。。。。
  “哈哈哈哈。。。。。。。。”笑断气的池亥东和雨抻岚相互扶持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短短的时间,施鹊伯已经洗完了澡,马路可惜没能看见美男出浴图,遗憾的咋舌。。。
  “谁让你进来的?”刚从浴室出来的施鹊伯看见对着自己流口水的马路,满脸的厌恶。
  马路擦了擦自己的口水,暗骂自己没出息,摆正表情:“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能这样子咧,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未婚妻哎~”
  “未婚妻?对不起,这位小姐,你恐怕搞错了,我未婚妻还在某个不知名的女人的肚子里,我现在请你马上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这个人可不能赖账哦,你爷爷让我嫁给你的,你以后就是我的了。。。。”这个问题一定要据理力争,一定要奋战到底。。。
  “我爷爷,怎么可能?”施鹊伯不管马路的大叫,揪着她的衣领就要往外拽。。。。
  “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
  ‘嘭’马路无奈的看着紧闭的大门,重重的哼了一声:“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第一章(6)阴魂不散
  古希腊风情的高档餐厅,施鹊伯、池亥东还有雨抻岚围坐在一起。引来了很多女孩的窃窃私语。马路走过去,重重的瞪了她们一眼:“不许你们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老公,听到没!!”
  “呵,你老公,你做梦呢吧?”一个性感高挑的女孩鄙夷的看着她。。。
  “是啊,这女的八成是疯了。。。。”旁边一个同样很漂亮的女孩附和着。。。。
  马路懒得和她们争执,拿着菜单挡着脸走到了施鹊伯的桌子,温柔滴问:“老公,你需要什么帮助吗?”听见这个声音,莫名的,施鹊伯后脊梁骨一阵恶寒。看见马路画的夸张的脸猛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冷冷的开口:“对不起,你们慢用,我没有食欲了。。。。”
  游泳池给人的整体感觉就是极其的放松和舒适,四周是上等的白玉柱。池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今天的游泳池特别的热闹,不仅因为现在是旅游的旺季,池中的三个花样的美男更是引无数蝴蝶争相采摘的重要因素。施鹊伯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健硕的身体熟练的游动着,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儿。马路痴迷的看着,‘不愧是我老公,那修长健硕的大腿,古铜色极具诱惑力的光滑后背,一看就知道很有力度的臂膀。。。。’施鹊伯划至岸边,从水中刚刚抬起了脑袋,就看见了马路拖着下巴眨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施鹊伯就更帅了。。。
  赛马场上英姿飒爽的骏马驰骋,场外漂亮的拉拉队也是一道非常抢眼的风景线。。。施鹊伯拉着马,环顾四周,发现没有马路的身影才放心的开始和马培养感情。这里距离酒店有30多公里,一大早,趁着人们都熟睡的当,施鹊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来到赛马场。旁边的池亥东和雨抻岚睡眼惺忪。打着哈欠的调侃他:“别看了,你想找的人不在。”来的时候,池亥东和雨抻岚第一件事就是搜索马路小姐的踪影,只可惜,没有。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每位选手现在各就各位,准备一比高下。
  ‘嘭’一声枪响,所有的马儿如同离弦的箭,載著众人向目的地驰骋。
  “老公!!加油!!!老公!!!你最棒!!!老公老公你最棒!!!”一身白色绒衣的马路站在赛马场最高的地方拿着喇叭大声的喊着。
  刚刚跑出不过百米的施鹊伯听见喊声,猛地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这个度假村的小医院,真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施鹊伯包的像个木乃伊似得躺在床上。冷着一张俊脸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想笑却不敢笑的池亥东和雨抻岚。
  “想笑就笑出来,如果憋坏了我好了以后怎么有理由揍你们。”施鹊伯冷冷的开口。
  池亥东和雨抻岚憋着笑长吸一口气,又长吐一口气。。。。。
  “施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那个讨厌的女人在接近你。”美艳的护士小姐穿着低胸的上衣娇滴滴的对着施鹊伯猛放电。。。
  “我还没和你算账呢,是谁让你把我给包成这样的?”施鹊伯瞪着冲自己放电的护士。
  “施少爷当然要经过我最细心的照料了,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关系,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美艳护士干脆直接贴着施鹊伯,那娇滴滴的声音别说施鹊伯本人,就连一旁的池亥东和雨抻岚都忍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
  “滚!!池亥东,我要换个男护士。”看见那个护士还在,不禁把声音又提高了:“我叫你滚!!”
  等那个护士落荒而逃,池亥东和雨抻岚跺着脚,因为憋笑而抽搐的嘴角,又得来了施鹊伯堪比狮吼功更厉害的大吼:“还有你们,我绝对绝对不想在看到那个女人,如果我再看到,那个叫马路的女人,你们两个。。。。”
  “老公,你是在找我吗?”马路从施鹊伯身后的窗户处探出小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屋子里呆愣的两个人和掉在地下的施鹊伯,眨巴着眼睛一脸的天真。。。看他们不回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