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4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蛩溃 
  穆拉拉疯了,真的疯了。马路这一刻突然觉得也许真的是自己把她逼疯的。她曾经是万千宠爱的大小姐,要什么有什么。却因为她的出现,每每的挫败。是她让她失去了这一切不是吗?她协助施鹊伯消灭了大刀帮,也消灭了她曾经避风挡雨的堡垒
  她接过电话,打给了银狸:“银狸,我想吃烤鸡和冰棍。”那头的银狸已经接到了鹿林的通知,意外的接到了马路的电话,一下子明白了马路的意思。他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了。
  施鹊伯一把夺过电话,对面已经是忙音。他把电话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银狸对着残破的电话欲言又止,那可是花钱买的呀~
  “我不会放过她的!”提着对宝贝电话恋恋不舍的银狸,施鹊伯打开车门,把他扔了进去:“开车!”
  只有一句话,马路便挂了。穆拉拉看着马路平静无波的脸:“看来你真的很想死。”
  “穆拉拉,临死之前我有一个请求”凌末使劲的拽马路的衣服,突然冲起来,想要夺过穆拉拉手中的电话:“给我!给我!”她此刻真的非常讨厌马路,为什么她不报警,为什么他不给鹊打电话,为什么
  穆拉拉一把把凌末推开。凌末撞在墙壁上晕了过去。马路对着仓库掉土的仓顶长叹一口气:“认识你这么个挫妞,哎~~~~嘬火!!(唐山话)”
  穆拉拉笑了:“你祈祷的时间到了。”
  马路果真虔诚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的伤痕刺骨的疼。跪在仓库高高的天窗下,郑重的磕了一个头。无比严肃且庄重的说:“上帝啊~让穆拉拉变傻变丑吧~我无比尊敬的上帝啊~”
  “马路,你找死!”每一鞭子都在马路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带着血和穆拉拉说不出来的恨
                  第八章(10)没你不行
  尘土飞扬,整个车子在无尽旷野里肆意颠簸着
  “快一点!”他很紧张,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无法想象马路出事他会怎样
  银狸把油门踩到底,车内的人因为受力不住全部磕到了前面的椅背上。鹿林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放在胸口,嘴里念念有词:“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如来佛祖,还有西方的上帝,东方的女娲娘娘,泥菩萨娘娘求求你们一定要保佑我们家夫人平安无事,我给你烧香磕头了”
  车后,余墨臣骑着一辆哈雷紧跟其后。他一直等凌末都没有回来,便跑去医院,陪羽卓说了说话。知道她和马路去了帝鹰大学。可是余昊承那个老头子说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她们他应该担心的是凌末,为什么满脑子都是马路的影子
  漂亮的宫殿,穿着白色衣服的漂亮姐姐,看起来慈悲和蔼的老爷爷。马路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大大的口袋里是总也不老实的小白。宫殿的门口停着三辆五颜六色的自行车,柳芊芊叉着腰大声的骂着。宫殿的正中央挂着一面大大的镜子,镜子的上方挂着一个小猪形状的挂饰,上面刻着她和施鹊伯的名字。那是她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礼物
  穆拉拉踢了踢蜷缩成一团的马路,甩掉手中的鞭子:“看着她们点,等醒过来叫我!”走在前面的大汉打开铁门,被一脚踹出好几米。紧跟其后,施鹊伯、皮特、鹿林和银狸也跟了进来。穆拉拉在看到施鹊伯阴蛰的脸和嗜血冰冷的眼睛后,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交给你们了。”他讨厌这个女人,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地上的马路蜷缩在一起,满身鲜血的躺在那里。安静的如同没有生命的搪瓷娃娃。有那么一刻,施鹊伯不敢碰她,怕一碰就会碎掉。凌末幽幽转醒,她看见了施鹊伯,她惊喜的想要喊出他的名字。却看见他冲向了倒在血泊中的马路,那种伤心决绝、心疼至极的眼神,她从来没有见过。就是这个眼神把她欲要喊出口的话梗在了喉咙里。她恨马路,真的很恨。她猜自己一定丑陋极了,和穆拉拉一样丑陋。但是她又不能不恨,指甲陷进了肉里,丝丝鲜血渗透了出来
  手中的三菱刀闪烁着寒光,即便是白天,依然阴测测的让人毛骨悚然。他用了最残忍的方法杀害了他们。余墨臣看了眼有些摇曳的铁门。冰冷邪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自嘲。缓缓点燃了一支烟。马路,恐怕都已经忘记了炎天海是谁了吧脱下外衣裹住她衣不蔽体的身体,轻轻的抱起失魂落魄的凌末,余墨臣走向自己的哈雷,猛踩油门。施鹊伯,永远有本事让我那么那么的恨你!
  又是医院,马路和黑羽卓成了邻居。耳边是柳芊芊喋喋不休的温馨话语。马路被包得像是一个木乃伊。她觉得幸福真的离自己很近很近,近到她幸福的想要大哭出声
  “马道怎么没来?”他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冲出来奚落她一番的吗?
  柳芊芊脸上绽放出一抹微笑:“他去美国留学了。你们马家总算是有一个有出息了。”
  马路看着窗外翠绿的枝桠,有那么一刹那的晃神,思绪肆无忌惮的乱飞。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念小淳和马道,她唯一的朋友和哥哥。
  “妈,我手机呢?”马路突然回头
  柳芊芊一愣:“手机?”
  “对,您去帮我找找”
  “哦。”柳芊芊转身出了病房,她本来有些胖胖的身体明显瘦了些。等到她的身影消失了,马路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多么想依偎在她怀里大哭一场啊~
  知道她受伤后,来的最殷勤的就是柏濯,也会抱着被红色‘练’的又瘦回去的小白。因为频频传出绯闻,柏濯的名气越来越大,因为和擎天集团的关系,也随之走向了国际。工作也越加忙碌起来
  马路是在躲过了柳芊芊和柏濯双重障碍的情况下拄着拐棍去的帝鹰大学的。马路塞给了看门大爷十块钱他才同意帮忙把炎天海叫出来的
  “你怎么成这样了?”他是明知故问的
  马路幽怨的看着他:“我真的积压了好一阵子了,你能借我肩膀用用吗?”
  长叹一口气,炎天海向马路那里挪了挪屁股:“我准备好了。”
  他的肩膀很宽厚,马路把缠满绷带的头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用尽力气哭了出来
  拐角的黑色轿车里,施鹊伯死死盯着靠在炎天海肩膀上哭的伤心欲绝的马路,阴蛰的眸子闪烁着寒光。凌末坐在副座上,丝丝的幸灾乐祸涌上心头:“这次你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马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她想要羽卓死,她亲手杀了羽卓。住院的这段时间,利用方便亲手杀了她!”
  “不要再说了!”一声大吼,震得凌末蓦地呆住。施鹊伯什么时候这么大声喝她说过话
  “你不相信我?”凌末的大眼睛堆满了委屈的泪水,这么多年她为他付出了这么多,换回来的就是这一声大吼吗?
  看着她的样子,施鹊伯的脸上瞬间写满了自责和道歉:“对不起~末,我”
  “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推开车门,凌末第一次对施鹊伯摆冷脸。他刚要追出去,凌末从车窗外探进头,从包包里掏出手机:“这里面有我刚刚所说事实的证据,施鹊伯,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不能不相信这些证据吧?”
  凌末走了,走了很久。施鹊伯打开手机,里面不断重复着那句:“你知道吗?我其实特别希望你死,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彻底的霸占施鹊伯了。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报复你折磨你”
  他能看得出来,施鹊伯很纠结很挣扎很痛苦。但是他必须实话实说。皮特坐在施鹊伯的旁边:“我已经问过了医院的护士和大夫,黑羽卓停止心跳的前后时间,只有马路去看过她”
  施鹊伯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飘渺:“为她办葬礼吧~”
  “马路呢?”皮特担心的看着施鹊伯,也忧心着马路的命运
  “这种事情交给警察吧。”
                  第九章(1)没你不行
  炎天海看见了凌末离去时和他比了一个成功的手势,他逼迫自己的心封闭冷硬,马路不值得可怜!把马路送上了出租车。那种心底嗞嗞生长的自嘲变大扩散,让他近乎癫狂的大笑他的脸开始扭曲,绝美的五官狰狞的妖冶。渗透出再也掩盖不住的殇眼眶下方也显现了一朵黑色的罂粟花,黑暗毒露的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医院的门口,柳芊芊和马越焦急的来回渡步。
  马路穿着木乃伊装,一路奔向柳芊芊:“妈,我回来了。”而看见马路的柳芊芊和马越却没有预想中的欣喜,反而一脸惨白
  “你们怎么了?”马路想要摸摸妈妈的脸,肩膀上却突然多了一双厚重的手掌。马路回头看见一个陌生人
  “马小姐你好,我是刑警队的胡明,你涉嫌故意杀人罪,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马路呐呐的看着立在自己眼前的那张印有大大国徽的证件。这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突然身后是柳芊芊声嘶力竭的痛哭声
  审讯室干净整洁威严慑人,负责审讯的警察除了抓她的胡明还有一个女警察
  “3月16号的下午三时许你在什么地方?”
  “帝鹰大学旁边的公园。”
  “谁可以证明?”
  “炎天海。”
  “他是你什么人?”
  “同学。”
  女警拨通电话:“查一下帝鹰大学一名叫炎天海的学生。”五分钟后,电话响起:“恩,好,我知道了。”她看向马路:“炎天海说,他当时和同学在实验室做实验,没有和你在一起。”
  “怎么可能?!你可以问一下看门的大爷,我确实去找过他,他也确实和我出来了。”
  重复的场景:“看门的大爷说,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人来过帝鹰大学。”
  马路突然沉默,她清楚的意识到,有人要陷害她:“我能知道我杀死了谁吗?”
  她不知道为什么炎天海会否认自己曾经和他见过面的事实,她不知道是什么人要这么陷害她
       
  一切的一切,对于马路来说都是不利的
  胡明和女警嗤笑出声:“黑羽卓知道了,得让你气活了。”
  黑羽卓?马路的脑袋‘嗡’的一声,黑羽卓死了。那么施鹊伯呢?“警察同志,我能回去一趟吗?”马路慌忙叫住快要离开的胡明和女警。他们相互深深看了一眼:“等消息吧!”
  刑警队队长聂君凝的办公室。满头华发的施功渊威严的坐在沙发上。对面是恭恭敬敬给他倒茶的聂君凝:“施老先生,您这不是为难我嘛?”
  施功渊用檀木拐杖若有似无的敲击着硬木地板,发出沉闷压抑的哒哒声:“我孙媳妇没有杀人,她也不过是被怀疑的对象之一,医院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有可能是凶手。而且我给你出示的黑羽卓的病历你也看了。马路不但没有要害黑羽卓的想法,反而还有救她的意思。我相信聂队长也不是完全看不出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冤案吧?”他的鹰眸闪烁着慑人的寒光,紧紧的隹注聂君凝有些慌乱的神色。
  “施老先生,在马路没有排除嫌疑之前,我真的不能放了她。”他永远不能忘记那个如同鬼魅般的男人,仿佛只要是忤逆他,便会万劫不复
  施功渊定定的看着他,寒光瞬间化作云雾:“聂君凝,你大概忘了你是谁了。”
  聂君凝汗如雨下,施功渊一手把他扶植起来,他能举起他,便也能摔死他:“老先生,我我,哎,这完全是施少爷的意思!”那个男人说,如果他真的不敢,可以往施鹊伯的身上推,以保自己的万全
  不仅施功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