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耐赋埂H盟坏貌簧酰坏貌欢惚
  腹部传来阵阵疼痛,铺天盖地的疼痛。那种痛却远远抵不过心脏撕碎的痛,让人痉挛颤抖
  远处的鹿林和银狸一看马路倒在了海水中,连忙奔跑过来:夫人!!!“
  鹿林把马路抱在怀里:“夫人你怎么样?快去开车!!”
  “哦哦哦”银狸从海里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向车
  “夫人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真是该死!你不让我过来我就真的不敢过来!坚持啊~”鹿林的泪水滴在了马路苍白的脸上,滚烫灼人
  手术室外
  施功渊颓然的望着手术室的大门,凌乱的白发诉说着老人的伤感和悲凉。拄着拐杖的手泛出丝丝青筋。马道搀扶着摇摇欲坠的柳芊芊,沉默的低着头。施音尧站在施功渊的身后,身上的演出服还没有褪下。他一直不敢承认自己既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儿子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庸医脸色不太好的走了出来。施功渊一把揪住他:“马路怎么样?孩子怎么样?”柳芊芊推开马道,一下冲到庸医的面前:“我求求你告诉我,我女儿怎么样?”
  摘下口罩,庸医摇了摇头:“孩子已经停止心跳了。”
  施功渊一下子昏了过去,施音尧抱着他的身子:“爸,爸”
  “我只想知道我女儿怎么样了?!”柳芊芊近乎歇斯底里的揪住庸医的衣领
  “她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还没有醒过来,我们需要家属的签字,小产”
  “月大夫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已经醒过来,硬要你帮她把孩子生下来她她不相信孩子已经死了。”一个小护士匆匆忙忙从手术室里跑出来。庸医迅速的回到手术室。看见马路拉扯着医护人员的衣服:“我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
  柳芊芊紧跟其后,紧紧抱住马路,泪流满面:“妈妈求求你,别这样好不好,孩子已经没了”
  “我的孩子没有死,没有死!!”推倒柳芊芊,马路‘扑通’跪在庸医的面前:“相信我一次,就一次,帮帮我,我的孩子没有死,庸医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倒在地上的柳芊芊再也抑制不住悲伤的情绪,趴在地上号啕大哭
  马路的眼神让庸医震撼,那种坚持和坚定凝聚散发着某种力量,让他不由自主的说:“我可以试一次~”
  马路破涕为笑,乖乖的躺在手术台上,平静的看着头顶上的灯:“我能不能不打麻药?”
  “能”这声回答是马道的,他知道马路已经知道孩子已经不在了的事实,只是不愿意承认。她在自责,自己为自己编织一个希望,再让身体上的疼痛粉碎麻木心中的那份希冀。
  银狸和鹿林飞车来到花都
  这里依然热闹,丝毫没有生死血腥后的痕迹。昏暗中,他们找到了猛灌酒精的施鹊伯。他们怒气冲冲的接近,让施鹊伯身边保镖拦住:“干什么的?!”
  施鹊伯背对着他们,饮酒的动作不疾不徐,看不到表情。鹿林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夫人的孩子没了。”
  他明显的看到了施鹊伯的背瑟缩了下,透出冷冷的孤寂:“我知道了。”他的回答淡白,也彻底惹怒了鹿林和银狸:“从此之后,你永远不能接近夫人!”
  他们的话让施鹊伯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猩红的瞳仁中渗透着丝丝暴烈,酒瓶在下一秒已经砸在了鹿林的脑袋上:“都给我滚蛋!”
  抹了抹头上留下来的血,鹿林冷笑一声:“不是看在老董事长的份上,我真想宰了你。”
                  第九章(8)没你不行
  他们离去的背影让施鹊伯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再也掩藏不住压抑已久的痛楚:“皮特,开始行动吧。”
  “你确定你可以?要不要去看看夫人?”皮特迟疑的开口,这次上面任命施鹊伯打击尚亭市的黑道组织,粉碎最大的毒品交易基地,救出大芭图山庄里被囚禁的三千多名矿工。责任重大,虽然龙乐岩已经死了,但是残余势力仍然不可小觑。稍有松懈,就会功亏一篑。最让施鹊伯牵绊的就是施功渊和马路,所以他必须远离他们,确保他们的安全。
  整理了情绪,施鹊伯恢复一贯的冷硬,挺身站在一群黑衣人中间:“不用了,马上行动。”
  “是!”
  六辆军用集装车前后保护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施鹊伯坐在车内擦拭着枪,皮特递给他你把藏刀。他看了眼,刀身晶亮的映射出马路的笑脸。施鹊伯把它别在皮靴里:“皮特,从医院过一下。”
  “是!”
  中心医院的门口分外热闹,保镖真枪实弹密密实实。施功渊既是为了保护马路,也是不想让马路不想见的人接近。远远的看了一眼,施鹊伯幽幽叹了一口气:“走吧。”
  池亥东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低头看着,对着身后的施鹊伯说:“马路现在还在手术,手术室是在西面楼六层靠窗的位置,我已经买通了负责手术的护士,我们可以等你十分钟。”
  施鹊伯擦枪的手一紧,喉头动了一下。池亥东头也不抬的说:“你还有九分三十秒。”
  跑到西面楼的楼底下,施鹊伯左右就看了看,发现没人,一个纵身,三两下爬上六层。窗户被厚厚的窗帘挡住。里面传来了马路一声高过一声的喊叫声。指甲抠着墙壁,脑袋抵在铁栅栏上,眼泪顺着刚毅的俊脸流进紧抿的薄唇里,那种痛让他彻底明白,自己真的陷入了这个喜欢吃冰棍穿背带裤的小女人手里了
  “施鹊伯!!我他妈恨死你了!!!”密密麻麻的汗附在马路光洁的额头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头顶恍惚的灯光,似乎只有喊出来才能缓解卡在胸口的窒息
  战斗迅速的打响了,龙乐岩的势力比表面上要强大很多,大芭图下有9个金矿,每个金矿中都有至少二百个矿工被进行非法囚禁和逼工。矿内有三百多个经过特殊训练的打手。穿着军装,全副武装,龙乐岩是想要组装一个军队吗?!
  那一夜,尚亭市大芭图山庄发生了一场血战
  城市中心医院,手术室内的马路整整喊了一个晚上,医院门口的记者也都守了一个晚上。听着马路的哭喊声,有些记者不禁潸然泪下,
  血腥味弥漫了整个矿洞,已经有2900多名矿工成功脱险,剩下的呢~施鹊伯也在找。进到了里面,施鹊伯握枪的手也不禁颤抖了下。余墨臣站在尸体里,他的脚下是被屠杀的近二百名矿工和龙乐岩的打手。余墨臣站在上面,手中的三菱刀滴着血,身后是有着天使面容的小兔
  “你终于出现了。”即便是黑色的衬衫依然掩盖不住鲜血,红的让人揪心。可余墨臣却笑得异常灿烂,苍白的脸上一朵妖冶的罂粟开的倔强
  施鹊伯没搭理他,脸上的表情平静的吓人,对着耳机轻轻的说:“最后的矿洞。”
  余墨臣笑的歇斯底里,就在施鹊伯以为他快断气的时候,他扔掉刀,用一种极其真诚的眼神看着他:“你等不到他们来了。”他指了指矿洞顶上的炸弹:“其实我很想和你打一架,只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没有机会了。”他的话音刚落,小兔按动手中的遥控
  皮特和池亥东带着武警刚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最后一个矿洞被火海团团围住。池亥东和皮特、雷临惊愕的站在原地:“鹊!!!”
  手术台上的马路突然感觉全身好似撕裂了般,那种巨大的恐惧和痛楚让她陷入了黑暗
  中心医院特护病房
  马路安静的睡着,她已经睡了一个月了。在她的隔壁就是晕过去至今没有脱离危险的施功渊。今天,就是擎天集团董事长施功渊在医院召开董事会,宣布遗嘱的日子。
  本来宽敞的病房内,站着12名董事会成员和部分集团骨干。众人满面悲色的看着病床上苍老微弱的施功渊,恭敬的听候命令。施功渊的身旁始终如一的陪着雨鹤和老陈,施功渊说一句话,律师记一句话。
  遗嘱的大抵内容是:“施功渊在擎天集团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全部转到马路的名下,雨鹤和老陈作为集团元老级人物,辅佐其能独立掌控为止。在场的所有股东和集团骨干皆为见证人”
  三年以后
  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驶入墓园,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穿黑西装的鹿林举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走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恭敬的为后面坐着的人撑伞。
  黑色的高跟皮靴,剪裁合身的上等西装,勾勒出略显纤瘦的身材。俏丽的短发,配上大大的限量级的金饰。让这人如同画龙点睛般透出一股难得一见的独特气质。只不过,她的脸上犹如寒冰腊月的冰雕,冷的面无表情。
  马路缓步走向一个墓碑,上面的施功渊一板一眼的目视前方。放下手中的餐盒和清酒:“我来看你了。”只是这样静静的站着,鹿林和银狸安静的站在她的身后。今年是第四年,每一年马路只是静静的站一会,而他们也不过是静静的陪着
  错别字很多,请原谅!
                  第九章(9)没你不行
  施宅
  施家的花园百花争艳,施音尧拿着水壶穿梭在花丛之间。三年前,擎天集团董事长宣布在中心医院逝世,从此,乐坛神话施音尧也宣布退出乐坛,在当时引起轩然**
  “老陈!”
  一阵风,老陈出现在施音尧的面前:“大少爷。”
  “给路路打个电话,看她今天还回来吗?”
  “刚刚董事长打电话,说晚上要去参加柏濯的演唱会,所以不会回来了。要您和先生(马越)、太太(柳芊芊)先用餐。”
  施音尧摆摆手:“好,我知道了。”
  市中心的露天广场
  人流涌动,近十万人汇聚在一起,不时发生踩踏事件。却依然不能减去人群的热情。他们高喊着柏濯的名字,近乎疯狂。
  化妆间,化妆师、造型师、服装师熟练的在柏濯的身上摆弄。红色挂断电话,伏在柏濯的耳边轻声说:“五分钟之后,擎天集团董事长莅临会场。”柏濯的眼睛瞬的一亮:“~”
  银灰色的柔纺礼服,银灰色的七寸水晶高跟鞋,银灰色的眼影和饰品,满是妩媚。随着歌迷们的欢呼声和呐喊声,柏濯‘从天而降’。一样以银灰色为主调的装扮和马路的一身相得益彰。她微笑着看着他在台上劲歌热舞,三年来,马路的世界天塌地陷的时候,陪在她身边,默默支持和鼓励她的,就是柏濯,从心里,她把他当成了哥哥。
  “很高兴很高兴回到家乡,在家乡这块土地上办一场演唱会。下面带来一首新专辑的歌曲《等着你》送给一个我一直以来都默默喜欢的女人,希望大家喜欢。”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柏濯对着贵宾席的马路扮了一个鬼脸。
  马路轻笑出声
  台下:“( ⊙o⊙ )哇⊙§↖&﹡※£°㏄ê(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尖叫声)”
  月冷,灯孤,想你的心呼之欲出;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泄露对你的爱慕。
  花田,雨露,鲜艳的红玫瑰花束;
  悄悄的靠近,一步一步再一步。
  知不知道,一直都在等着你的回复,
  态度明不明确不在乎,
  允许守候和等待是最大最大的幸福,
  因为爱你爱的可以笑着哭。
  琴断,影独,期待的心落寞入住;
  就是在这个时候,不用伪装对你的爱慕。
  故事,结束,香甜的冰欺凌小屋;
  亲亲的宝贝,能不能成为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