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首的大汉冷凝着她,大声的嘲笑:“就你?”
  “就我!”马路示意那个老奶奶快走。。。。
  老太太忙收拾东西,一溜烟消失在了这些人的视线之中。。。马路暗暗佩服,‘以后得多学学’
  “怎么着,她也走了,拿钱出来吧。。。。。。”大汉警告的看着她。
  “她欠你们多少钱厚?”
  “一百万。”‘怎么样,小丫头,吓死你,叫你以后多管闲事’
  “不多嘛,我老公可有钱了,小case,跟着我走就好了。。。”
  四五个大汉跟着一个小姑娘后面就开始走,路人纷纷让道,马路神气的在前面傻笑,我可是很有当黑社会大姐的潜质的。。。。。。
  公交车站人流涌动:“你老公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你还要坐公交车?”大汉掐着马路的肩膀问。。。
  “有钱就可以浪费吗?!”马路白了他们一眼。。。
  公交车到站,马路走在前面,看见大汉冷凝的脸,马路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大汉大摇大摆的走上了公交车,看着他们上了公交车,马路嘿嘿奸笑:“一群白痴。。。”
  “哎,你上来啊!!”大汉怒吼着,马路冲着公交车上张牙舞爪的某几个人摆了摆手,哼着歌上了相反的公交车。。。。
  中国就是这点特别好,人特别多。大城市就是这点尤其的好,人尤其的多。
  马路得意的大笑。。。。。。
  马路戴着帽子呼呼大睡。到站的时候,上来一个18、9岁大帅哥,后面跟着一个可爱的小女生。。。。
  “拉拉,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我已经有新女朋友了。。。。。。”
  被叫做拉拉的女孩子一听男孩说这话,抽抽噎噎的样子我见犹怜:“我不相信!一定是别的原因,你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男孩瞥见公交车最后面沉睡的女孩,笑意浓浓的说:“不好意思拉拉,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和新女朋友都约好了。。。”说完,大摇大摆坐在马路旁边的位置上,手搭在马路的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宠溺。
  女孩眼泪扑朔扑朔的,‘叮’又一站到了,她跌跌撞撞的擦着眼泪跑下了车,下车的时候撞上了一个面目凶狠的大汉。
  大汉走上车看着睡在男孩怀里的马路,嘿嘿一笑:“小丫头片子,看你这回往哪跑。”马路幽幽转醒,眼睛红红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帅帅的男生,笑眯眯的对着几个大汉打招呼:“大叔们,好巧哦。。。”
  大汉怒视着马路:“还钱!”
  马路盈盈一笑:“哦,忘了和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呢,是我老公,我说过,他很有钱的,你们找他要好了。。。。。。”
  “哎,我不是,你这个女人。。。。”男生一听马路说自己是她老公,要他帮她还钱,立马反驳。。。
  “不是什么不是,刚刚我们都看见你搂着她了。。。兄弟们搜。”其余三个大汉三下两下按住男孩,为首的大汉开始满身上下的搜。。。。
  马路跳下车,给了那个男孩一个飞吻,跳着拐进另一条街。。。。
  “池亥东!!你不是说快了吗?我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多小时了。。。”雨抻岚黑着脸问对面的池亥东。。。
  “呃。。。也许是我记错了时间,不是八点,是十点也不一定。。。。。”池亥东尴尬的笑着。。。
  “嗨!!东,岚,我来了!!”马路拐过街,就疯狂的跑,就怕那些人在追上来,下次就没得那么幸运了。。。。
  “你怎么才来啊?”池亥东瞪着马路,递给她一杯冰可乐。。。。
  “我见义勇为去了。。。”马路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见义勇为?”雨抻岚挑高了眉毛。。。。
  “是啊,是这般这般。。。。。。”马路把在路上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着:“你们两个是不在场,当时我一个漂亮的飞腿打得那四个大汉满地找牙,跪在地上说‘姑奶奶,饶命啊,下次我再也不敢了。。。’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双手抱拳,谢谢各位父老乡亲。。。。。”
  对于前面的话,池亥东插嘴:“下次这种事情找警察,自己不要那么冲动,这次算你幸运,下次可没有这么好运了。。。。。。”
  对于后面的话,池亥东和雨抻岚满脸黑线,这个喜欢吹牛的马路。。。
  雨抻岚摇了摇头:“你啊。。。。。”
  “我看你是上当了。。。。”池亥东在旁边插嘴。。。
  “上当?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马路狡辩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惊愕的看着肯德基对面的咖啡店靠窗得意大笑的老太太和大汉。顺着她的视线,池亥东和雨抻岚看着那一切,幽幽叹了口气:“这就当是我今天替鹊给你上的第一节课。。。”
                  第二章(3)补课之悬梁刺股
  丛林中郁郁葱葱的树木高耸入云,藏匿在绿色之中的施鹊伯紧紧盯着蜿蜒的小路,一刻也不敢松懈。他身边的雷临擦着枪,凉凉的开口:“如果是亥东在,这种战术那些小牙子们一个都跑不了。我就真不明白,你的老婆他那么大兴趣干什么?”
  施鹊伯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天蒙蒙亮,雾色浓郁,更加阻碍了射击的准确率。施鹊伯趴在丛林里,静静看着前方,缅甸的那帮兔崽子,比什么都精,这么偏僻的地方都能找到,往境内偷渡大量毒品,这个案子一直就这么悬着,前段时间终于得到有价值的线索,说会在这里出现,可是等了一天一夜,仍不见踪影,旁边的雷临忍不住咒骂:“妈的。。。。”
  浓雾中,几个小黑点渐行渐近,施鹊伯对着耳机说:“全部高度戒备,目标出现。。。”
  “马路!!麻烦你认真一点!!!!”从刚进门,施鹊伯就听见池亥东怒吼的声音,他疲惫的走进浴室,任水流哗哗流淌。。。。
  听见水声的池亥东暗暗松了口气,‘额亲爱的鹊啊,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快被你老婆折腾死了。。。’
  马路打着瞌睡,懒洋洋的冲池亥东敬了个礼:“池老师,我先睡了。”说完兀自睡了,池亥东温柔的对着马路笑:“睡吧睡吧。。。。”
  施鹊伯无奈的看着霸占着他的床的马路,从她怀里拽回自己的相片。这个女人。。。。。
  第二天清晨
  施鹊伯出门锻炼的时候,看见门口一对中年夫妇很面熟,对方在诺大的别墅终于见到了一个人,随即紧紧抓住:“这位先生啊,请问施公馆怎么走啊。。。”
  ‘他们是马路的父母’在马路住进施家之前,无论是施功渊还是施鹊伯都做过一番调查。面前的是马路的父母没错。。。
  “这里就是。。。”
  马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那这位先生,您知道有位叫马路的女孩子住在这里吗?”
  施鹊伯看了看两个人,艰难的点了点头。马越和马路妈妈笑着道谢:“谢谢,额,你好像有些面熟?是把?老婆。。”
  “恩,确实有点,啊!!!是那个和马路一起出现在度假村的男人!!!”
  马越瞪大了眼睛,揪着施鹊伯的衣领,碍于对方实在很高,只能踮着脚和他说:“你把我女儿拐到什么地方了?说!”
  施鹊伯强忍住快喷出来的冲动,用力的扯回自己的衣领:“不是我拐的她,而是她赖上的我。。。”
  “胡说八道,我女儿会赖上你。。。。”马越气急的看着比自己高的施鹊伯,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高,难道是营养太好了?
  “老公,貌似他说的对,也只有女儿缠上他。。。”马路妈妈小心的提醒着马越对方是多么多么的帅。。。。。
  “你和我女儿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辅导老师。。。”施鹊伯挑了一个好的称号来对应目前他和马路的身份。。。
  “哦,是老师哦,刚刚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马越一听是老师,忙不迭道歉
  刚进餐厅,施功渊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今天练得时间有些长哦。。。”
  “我只是去寻找了一个适合马路的学习方式。。。”施鹊伯坐在位置上,桌上的食物让他很有食欲。。。。
  “哦,没想到你对马路的事情这么上心。。。”施功渊笑的相当暧昧。。。
  施鹊伯冷冷的开口:“我不是上心,而是想让她早点离开。。。。。。”
  施功渊没再继续话题,关于这一点还需要慢慢来,指了指他面前的早点:“尝尝,味道怎么样?”施功渊笑眯眯的看着他。。。。
  “一般。。。”他知道这是那个叫马路的女人做的,光是看对面老头的笑容就不能猜到了。。。。
  施功渊悻悻的没再多说,状似无意的说:“你刚刚说去找适合马路好好学习的方法了,找到了吗?”
  施鹊伯点了点头。。。。。。
  施功渊好奇的伸过脑袋:“是什么?”
  “悬梁刺股”
  根看似不粗的线,一头缀着屋顶的漂亮的吊灯,另一头缀着马路那头永远长不长的短发。马路双眼迷蒙的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书,无力的打着哈欠,一低头,头发被生生揪一下,痛得她呲牙咧嘴。
  对面的施鹊伯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靠在沙发上打着游戏。马路好奇的抬着眼皮看过去。施鹊伯头也不回冷冷的开口:“今天的全都背下来了?”
  马路蔫蔫的缩回脑袋,盯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书籍,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像地狱。。。。。。
  “老公,我能不能明天再背?”马路试探性的问。。。。
  “这种情况按照合同所言,是你自己觉得我这个老师不够称职,那么我不介意你另选贤能。。。”
  马路盯着手中书,小声的骂:“臭男人,太坏了,就知道欺负我,还总拿一种方法,没创意。。。。”
  “你说什么?!”施鹊伯突然回头。。。。
  马路认真的读着手里的书,对着回头盯着她的施鹊伯温柔一笑:“老公,你死了!”
  施鹊伯刚要变脸,马路指指游戏中倒在血泊里的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小人,会披雷的那个。。。
  施鹊伯质疑的看向电视,游戏中的自己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马路抚着胸口:“好险,耳朵怎么那么尖。。。”
  施鹊伯又回过头,马路摆摆手:“我读书,读书。。。。”傻笑着把心虚的脸埋进书本里。。。。。。
                  第二章(4)今天放假
  马路吹着泡泡,背带裤的大口袋里是昏昏欲睡的小白。泡泡在阳光的映射下发出耀眼的七彩图案。马路在花园里又蹦又跳的像一只精力旺盛的小猪仔,一刻也不得安宁。施功渊放下手中的报纸,又一次‘提醒’欢蹦乱跳的马路:“大中午的,你热不热,你不热也不让人家睡觉,我这么大岁数的一个老头子早晚让你给折腾散了。。。。。。”
  “那你让我吃冰棍。。。。。。”马路突然凑近施功渊,整张脸粉扑扑的。。。。。。
  “这位同志,我能采访一下你吗?”施功渊摘下眼镜,端正姿态,一本正经的说。。。
  “我的采访费可是很贵的哦。。。”小白从大口袋里钻了出来,舔着马路的脸。。。
  “请问你今天从你睁开眼睛开始,已经吃了多少个冰棍?”施功渊手中的报纸已经卷成了筒状。。。。。。
  马路清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