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邪魅殿下的拽丫头-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我知道了,明天昭告黑道,四大暗卫之一,鬼凰有背叛之嫌,鬼魅宫宫规,背叛者死,在真相未调查清楚之前,鬼凰压入暗阁接受审判。”寒表面上是一副冷冰冰的摸样,可是心里又都在乎,只有她自己清楚,在其位谋其责,所以,对不起,凰。
  
  “是,邪魂邪心邪灵领命。”馨、嫣、蝶微微低头
  
  鬼魅宫暗阁
  
  暗阁是鬼魅宫最为恐怖的存在,因为进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去,不管你以前身份如何,进了这里,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这里到处散发着尸体腐烂的恶臭味,使人作呕,这里的执法者残忍至极,他可以让一个人在瞬间毙命,也可以下至毒之药,让人生不如死,再或者受刑而死,而他只是冷眼旁观。
  
  “属下参见宫主。”暗阁执法人
  
  “凰暗卫在哪里?”寒
  
  “请宫主随属下来。”
  
  这里的走廊,也是幽深恐怖之极,墙上挂满了刑具,地上有时还堆着一堆骷髅,时不时的还会传出惨叫声,令人发寒,被关到这里的人,都是犯了重罪,所以这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宫主,就是这里。”他边说边打开了牢门
  
  “凰···”寒看着凰的被吊在半空中,双手被缚,手腕已经渗出了血丝,身上也布满了伤痕,清纯的脸上冷汗直冒,发丝紧紧的贴在脸上,双眸紧闭,以往的活力早已不再,剩下的只是沧桑和失望。
  
  “寒···”凰意外极了,她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大胆,敢直呼大宫主名讳,你不想活了。”执法人毫不留情的甩了一巴掌,凰的嘴角立刻渗出血,可见那一巴掌用力之大。
  
  寒一脚踢开了,那执法人,冷冷的说“我只是让你调查,谁让你动刑了,凰属于暗卫,职位远在你之上。”
  
  “是,大宫主教训的是,属下知错了。”
  
  “来人,给凰暗卫松绑。”馨
  
  “是。”手下A
  
  “你们都退下吧,我要亲自审问。”寒
  
  “是。”只是一瞬间这里就没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闹鬼了
  
  “寒,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吧,我们为你护法。”嫣
  
  “嗯,谢谢。”寒说完馨,嫣,蝶就出去了
  
  “寒,我没有,相信我。”凰急切的说
  
  “我知道你没有,但是大局为重,只能牺牲你,将那幕后引出来,对不起,凰,让你如此牺牲,你放心,这一切只是一场戏,事后,你要什么都可以。”寒轻轻把瘫坐在地上的凰拦在怀里,安抚。
  
  “没关系,事后我要那幕后的命,我也要让他尝尝这暗阁的滋味。”凰满怀恨意,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撒旦的游戏

  “纯恋”VIP包厢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寒漫不经心的问,因为这种事情对于他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她也没有那个闲心管这么多,无用的人都不配呆在她紫梦寒的身边。
  
  “当然没问题,现在黑道呢,共有四股势力,分别是黑道至尊,殇,鬼魅以及冰焰,其他小帮早就闻风丧胆自动解散了。”嫣得意的说
  
  “真的是这样吗,我想是被你灭了吧,能在黑道混这么久的绝对没有软骨头。”寒肯定的说道,这点她是很清楚的。
  
  “是啦是啦。”嫣挫败的低下头,没事那么了解干嘛
  
  “那么馨,你和绝都处理好了吧?”寒
  
  “嗯,我已经撤了对于夜氏的那个命令,而且也进行了裁员,无用者杀。”馨
  
  “现在殿宇的掌权人是我,带头作乱者杀,并且冰焰也已经派人秘密进入殿宇调查内奸的事情,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而且我也已经和雨儿分手了,虽然觉得对不起,但我知道,同情不是爱。”绝眼神坚定
  
  “夜沧绝,我现在宣布,你不是我的男朋友,本小姐抢手的很,才不需要你吃回头草。”馨调皮的说,她一定要让他知道,她不是他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
  
  “乖啦,不要那么狠心,我可是很可怜的,那么温柔有淑女的馨儿怎么忍心看我被人抛弃呢,你说是吧。”绝虽然是很害怕,但还是故作镇定,担心则乱。
  
  “既然这样,那我就勉为其难了吧,我的专职男佣管家。”馨俏皮的说,看着绝躲到角落里画圈圈,看见那挫败的表情她就想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夜沧绝也可以这么可爱。
  
  “哇,好闪啊,我眼睛都瞎了,真是羡慕嫉妒恨啊。”嫣打趣道
  
  “紫梦嫣,你不想活了!”馨生气的去追,这时还是寒比较冷静,看着酒杯了里的“血染彼岸”笑了,那笑是嗜血的笑,是撒旦的笑,就让他们最后一次放纵吧,一口喝下了酒杯里红色的液体,就好像一杯血。就拿这条命来玩吧,撒旦的游戏,应该会很好玩的。
  
  




☆、难得的热闹

  “哇,这么热闹啊。”泽一进门就看到了打闹的场面,难得看到这么热闹的景象,不免要感慨一下。
  
  “我们热闹你不爽啊,还是你嫉妒我们啊,亲爱的单身男人。”馨调戏了一下泽,难得看到这么调皮的馨。
  
  泽垂下了眼眸,馨,你可知道,我喜欢你,在很久以前,我就被你温柔的性格,偶尔的小悲伤,和出色的钢琴吸引,只是一直没敢说出口,我恨我的懦弱,放开了你,现在祝你幸福,爱你的哥哥,也是永远的哥哥。
  
  “喂,紫梦馨,你故意的,是不是,我没有女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泽马上反驳,时间久了,这样的伪装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
  
  “好啦,好啦,渊,我的东西呢?”寒看着战争一触即发,马上打断
  
  “哦,差点忘了正事,寒,在这里。”王伸出右手,挽起袖子,露出了缠在他手臂上的那条蛇‘极冰’此时这小家伙正在睡觉,舒服的很
  
  “蓝殇,乖哦。”馨看着落在她手上的蝴蝶,轻轻挑逗着。
  
  “馨,让你的宝贝跑一趟吧。”寒
  
  “什么意思?”馨不明白
  
  “笨,亏你还是鬼魅宫的军师呢,当然是让它潜到殿宇找内奸啊。”泽拍了一下馨的头,一副很头疼的样子
  
  “所以,凤也要去吧?”馨反应过来,猜测到
  
  “答对了,还不算太笨,有救。”泽
  
  “夏熙泽同学,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馨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喽。”泽无所谓的说,坐下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就往进灌。
  
  “他们因为凰的事情,正在气头上,现在恐怕使唤不动,馨,你找机会解释一下。”寒
  
  “no  problem。”馨
  
  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这里少了一个人,冷冽,他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就悄悄的离开了
  
  




☆、英国之行

  这时她们的耳钉闪了,红光,紧急求救信号,立刻马上出去开车飞速离去,留下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的几人,但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马上追了上去。
  
  鬼魅宫
  
  “寒,你们终于来了。”龙淡淡的说
  
  “怎么了吗?看起来没事啊。”嫣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
  
  “四宫主死了,死因不明,冽在刚刚也死了,就在四宫主的房间,死于他杀,一枪毙命。”凤难过的说
  
  这个消息震惊了所有人,包括刚刚赶来的泽等人,怎么会,冽不久前还在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还有蝶,他们刚刚开始,这世界太不公平了,为什么???
  
  “一枪毙命,不可能,连打斗都没有吗?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馨不敢相信以冽的本事不至于???
  
  “你们都到哪儿去了?”寒冷冷的说,不怒而威
  
  “宫里上下都中了‘睡美人’现在毒性刚刚退。”龙
  
  “睡美人,不是只有我们鬼魅宫有吗?”嫣奇怪的说
  
  “而且他可以轻易的进入鬼魅宫,所以这个人在宫里地位不低。”馨皱紧了眉头
  
  “馨儿,你的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放轻松点。”绝笨拙的开着玩笑,希望大家能开心一点,可是效果显然不怎么好
  
  “不好笑。”馨哪还有心情,蝶???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在乎的人都一个个的离去,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难道这就是命,我紫梦寒的人生为什么这么悲哀,我不要,不要,不要!”寒失态的大喊了起来,蹲在地上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寒,你还有我。”轻轻的拥住了寒,温柔的说着,这个时候,他只想呵护怀中的女人到永远,不去理世上的恩恩怨怨
  
  “渊,我撑不住了,撑不住了??????我好累??????”寒依靠在王的怀里,睡着了。
  
  “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王温柔的说着,一把抱起了寒,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展开了一个笑容,魅惑众生。
  
  “嫣,你带着凰去英国吧,我和寒也去,坐我的私人飞机。”王
  
  “为什么你们也要去?”嫣不解的问
  
  “就让我自私一回,英国是放松心情的好地方,寒累了,我想带她玩玩,放松一下。”王看着寒,温柔的说
  
  “嗯,王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和绝。”馨了然的笑,寒,是需要休息了
  
  “有什么事,找颜儿就可以了。”王还不知道倾颜已经死了
  
  “王,倾颜被我杀了。”馨
  
  “为什么?”王很平静,因为他知道,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寒,只是可惜了他的妹妹
  
  “没有理由,只是除后患。”馨淡淡的说,她自认,她做的没错
  
  “那么,有事通知我,殇的人,拿着这块令牌。”王交给馨一个令牌
  
  “嗯,你们去吧。”馨
  




☆、伯爵殿下登场

  终于,这里又再一次恢复了平静,等待着他们的,是永无休止的争斗,他们的生命注定要如此精彩,同时也沧桑他们要按照这已是的轨迹一步步走下去,直到死亡,为战而死,生死方休,生命乐章,永远不会存在休止符这种东西。
  
  就这样,又有两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对于他们,是一种解脱,对于身边的人,却是最严厉的惩罚,回想着之前的点点滴滴,终于,泪水还是绝提了,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哭出声音,只是无声的,任由眼泪肆意在脸上流淌,最后,也只是无奈的叹息,人各有命,想开点,或许一切就没那么复杂。掩饰痛苦的最好方式就是开心···
  
  “葬了吧,和殿葬在一个地方,那里的安静是最适合他们的。”馨,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还来这无奈的一声叹息,以及对逝者的安葬
  
  “不用查死因吗?”龙不解的问,虽然悲伤的气氛在这屋子里换撒,但是作为杀手,任何时候都不能是去应有的理智
  
  “不需要,无论动手的是谁,他背后的人一直都是一直以来和我们过不去的那个魔鬼,查不到的还查他干嘛。”馨语调冰冷,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人
  
  “龙,凤,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