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邪魅殿下的拽丫头-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凤,你们去把他们葬了吧。”嫣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尘的死去,已尽让他痛着心扉,自责的要死,如今,又有连个人离开了,他也累了,蝶,洌,好羡慕你们。。。
  
  一天后英国机场
  “嫣,通知蓝伯特了吗?”王一抱着寒,因为她还没醒,也许是她自己不想醒,也或许迷药的作用(王为了让寒多休息一会,就下了点迷药)
  
  “没有,忘了,直接去吧。”嫣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摇身一变成冰山了
  
  “凰,走了。”王听完嫣的好后,就往前去,可是发现鬼凰还没跟上。
  
  “哦”略微的迟疑的回答显示出主人精神的不集中,思绪恐怕已经飘到九霄云外了,现在留下的,也只是一个空壳
  
  “唉”嫣无奈的摇了摇头,凰其实很痛吧,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蝶身边护着她,也难怪。。。
  
  英国皇宫大门
  
  “Who are you; Imperial Palace forbidden; without reservation; no entry。(你们是谁?皇宫重地,没有预约,不得入内)”门卫
  
  “Roll(滚)”王的声音很轻,语气不重,但绝对有威慑力,把那门卫吓的不亲,但是职责所在。还是不能让
  
  “Sorry; no appointment not allowed。(对不起,没有预约不得入内。)”门卫
  
  于是门卫感到头上一阵刺痛就不醒人事了,这时候,她紫梦嫣可没有时间和他废话,速战速觉,这两人就这种方式进了宫门,只是···他们忘了伯爵府在哪里!所以。。。
  “该死,通话中是吧,看一会本小姐怎么收拾你。”嫣看着手机恶狠狠的说
  
  “Blue Bert!!!(蓝伯特!!!)”嫣的耐性不如前,现在,真个皇宫都在回趟这个响亮的名字。也正是因为这一声叫找来了许多卫兵,但还没等他们靠,就全部倒下,原因,自然是紫梦嫣那杀人不眨眼的银针。
  
  “Blue Bert!!!(蓝伯特!!!)Limit your three seconds; to roll out the miss。 3! 2!〃(限你三秒,给本小姐滚出来。3!2!)”嫣又叫了一声,响彻云霄,当她数到三的时候,只觉的一阵风到过,就有一个人很拉风的帅哥不顾形象的飞奔到嫣的面前
  
  “呼,but caught up with(还好赶上了。)”蓝伯特松了一口气,金黄色的头发张扬的竖着,墨绿色的桃花眼勾人心魂,左耳上的耳钉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再加上因跑的急而泛红的脸颊,微松的领口,露出精美的锁骨,长的真是好妖孽,绝对有引人犯罪的嫌疑。
  
  “Brother; why do you run so fast; I'm so tired 。。(哥,你跑那么快干嘛,累死我了···)
  




☆、花心伯爵

  “Brother; why do you run so fast; I'm exhausted(哥,你跑那么快干嘛,累死我了。)”一位很漂亮的女生紧跟着跑了过来,金黄的披肩长发上带着一个小小的水晶皇冠,显示出主人不低的地位,一袭白色公主裙将那傲人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手中还抱着一个泰迪熊,好可爱的说,再搭配上粉晶手链,稀有的鸽血红红宝石戒指,和脖子上那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就好像是不小心坠入凡尘的公主,事实上她也就是一位公主,她是英国的天之骄女,被所有人捧在手心,蓝伯特最爱的妹妹,也是人见人怕的刁蛮公主,她叫——Sebastiane 莎芭丝提妮。
  
  “Sister; how do you e with me Run so fast; the image but lost there's none left。(妹,你怎么跟过来了?跑这么快,公主形象可是丢的一点都不剩了。)”蓝伯特开着玩笑,看着自己妹妹的懊恼的拍了拍头。
  
  “People do not because you(人家还不是因为担心你。)”莎芭丝提妮眨着大眼睛委屈的说,但其实心里早就闹翻了,丢脸丢大了,这里这么多人,让那些仆人看到也就算了,居然好死不死的让嫣姐姐她们看到,糗大了。
  
  “Blue Bert; where have you been; mobile phone calls; and who If be of no great importance and some people see how do I fix you。(蓝伯特,你死哪去了,手机通话是吧,和谁?要是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看我怎么收拾你。)”嫣气还没消,她都快气炸了,最好是有一个理由,不然就是你,蓝伯特活腻了。
  
  “I; who; and who; with a new girl to talk(额。。。那个。。。也没有和谁,就是和一个刚认识的美眉聊了几句。)”蓝伯特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就没声音了,而且还不断的给莎芭丝提妮使眼色,让她解救他,可是谁让他有一个没良心的妹妹,不上去添把火就不错了,所以就冷眼旁观玩味的看着这一切,免费的戏不看是傻瓜
  
  “Blue Bert; is it right You're tired of living; believe the miss to kill you! Flirt with hot chicks are; I than those with yongzhisufen; how; and I shall spend a great good night of passion9蓝伯特,你活腻了是不是,信不信本小姐杀了你!泡妞是吧,我比那些庸脂俗粉强,怎样,要不要和我共度一个销魂美好又激情的夜晚呢?”嫣说着还抛了一个媚眼,那还真是风情万种秀色可餐,可是就算他蓝伯特在色胆包天,也不敢得罪这活祖宗啊,只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看着把自己逼到墙角的美女,轻佻地挑起他的下颚,一脸不屑的望着他,而他只能任他摆弄,平日里教训仆人的威风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对这个大小姐,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好这里没有其他人,要不然,他的形象啊。
  
  “Not; dare not(不???不敢。)”蓝伯特最后只机械的吐出这几个字,这孩子,被吓得不轻,那也只能说,紫梦嫣是他的克星,想他堂堂一个伯爵,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唉???
  
  “You know; in preparation for the four room; go to(算你识相,准备四间房间,快去。)”紫梦嫣毫不留情的将蓝伯特甩到一边,撞得不轻,蓝伯特第N次感慨,这哪是女人???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ha; brother; hello useless oh(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你好窝囊哦。)”这时候莎芭丝提妮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去他的公主形象,反正又没外人。
  
  “Sebastiane(莎芭丝提妮!)”蓝伯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但是
  
  “Go quickly!(快去!)”嫣毫不留情的说,唉,可怜的伯爵啊。
  
  “yan Sister; hello strong Oh(嫣姐姐,你好厉害哦。)”莎芭丝提妮崇拜的说,而嫣一脸骄傲的表情,这个时候,大家都暂时走出了悲痛,或许来英国是一个很好的决定。
  




☆、可爱的公主殿下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寒迷迷糊糊的醒来了,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其实她以前有来过这里,只是她的脑袋从来不用来记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个时候一个女仆端着食物走了进来
  
  “This young lady; count your highness mand me to take good care of you; he and you to the gentleman out about something; let you have a good rest。(这位小姐,伯爵殿下吩咐我要好好照顾你,他和和您一起来的那位先生出去谈一些事情,让您好好休息。)”女仆
  
  “Here is a British palace?(这里是英国皇宫?)”寒奇怪的问,到底是谁把她送来这里的?嫣和凰?恐怕是有这心没这胆吧,那么,到底是谁,我也只让他们来英国啊。而且我怎么睡得这么沉,难道有人给我下药,究竟是谁?
  
  “Yes;your room is prepared for you count your highness; Princess for a return visit you; if you do not see; count your highness mand all listen to you。(是的,您所在的这个房间是伯爵殿下帮您安排的,公主殿下一会回来拜访您,如果您不见的话,伯爵殿下吩咐一切听您安排。)”女仆依旧保持者职业化的微笑
  
  “Your highness(公主殿下?)”寒
  
  “Yes; if you want to see it; I 'll ask the princess(是的,如果您要见的话,我这就去请公主。)”女仆
  
  “Oh; right。 There should be two girls(哦,对了一起来的应该还有两个女生吧。)”寒问道,如果她们也在的话,她们一定知道,到底是谁自作主张,将她带到这里,是不是活腻了。
  
  “Yes; they are arranged in an adjoining two room; now packing(是的,她们被安排在隔壁的两个房间,现在正在整理行李。)”女仆很敬业的回答
  
  “Take me to your royal highness; as the two of them;you help me put the post…it note handed to them。(带我去找公主殿下,至于他们两个,你帮我把这张便利贴交给她们。)”寒嘴角扬起了一个恶魔的微笑,让人看了直打颤,还好是低着头写那张便利贴,不然会把人吓坏的
  
  公主寝室
  
  这公主的房间还真不是盖的,简直就是少女梦幻的城堡。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大床,枕头套和被套外都罩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乌千纱唯美而浪漫而传统手工刺绣的床单则显得手感细致。住旁边看去柑橘色的壁面很柔美搭配着各式白色斗柜和水晶吊灯连落地窗边的名贵钢琴都是白色的一只漂亮的蝴蝶犬安静的伏在琴脚边睡觉就像这房里的一项装饰品似的。墨绿色幕绒长窗帘阻隔了外面的阳光嫩黄色的贵妃椅上有件女装外套披着银白色的小圆几极具质感
  
  “Wow; it seems our little princess lived a very happy; but I really envy ah。(哇,看来我们的小公主的生活过得很幸福嘛,可真让我羡慕啊。)”寒开玩笑,也许换一个环境真的能暂时的放下悲伤
  
  “The han sister; I miss you so much; I want to hold。(寒姐姐,我好想你哦,我要抱抱。)”莎芭丝提妮不顾一切的扑过来,换来的却是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因为寒闪开了,结果公主殿下一个没站稳就成这样了
  
  “Why to duck;you see I am a fool is happy; will bully me。(干嘛闪开啊,看我出丑你很开心啊,就会欺负我。)”莎芭丝提妮厥起粉嘟嘟的嘴巴委屈的说,真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暴力女VS花心男

  “I have to bullyyou No。(我有欺负你吗?没有吧。)”寒开始装傻,事实上她是没有欺负她啊
  
  “Obviously there is(明明就有。)”莎芭丝提妮不服气的说
  
  “No; who see; no;you say it。(没有吧,有谁看见啦,没有,你说是吧。)”寒眨巴眨巴可爱的大眼睛,作无辜状,有多久没又看见这样的寒了,大概从十年前,她就失去了笑的能力,无论之前怎样,在这一刻,她是真的开心,因为莎芭丝提妮就是有这么一种能力,她单纯善良,是纯洁的天使,为人们传达幸福的天使。在这样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