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5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洛不敢看陆飞扬,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又看着韩婷婷对陆飞扬说:“飞扬,这是我老公的远房表妹,也是干妹妹,韩婷婷,婷婷,你让让,请人进去坐吧。”
    事已至此,秦洛唯有硬着头皮开口。
    “哦,对,陆总,进来吧,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韩婷婷终于含羞带怯的让了道。
    陆飞扬走进大门,张文英便拄着拐杖走了出来:“飞扬,你来了啊。”
    “伯母,你好。”陆飞扬客气的说,“路上来的太匆忙了,什么也没带,请见谅啊。”
    “嗨,带什么东西啊,这样才好,带东西就见外了,来,来,这边坐,婷婷,还不给飞扬去泡茶。”张文英领着陆飞扬朝沙发而去。
    韩婷婷飞快应了一声,跑进厨房倒茶,她的身影,就像六月花丛中翩跹的蝴蝶,那么美丽动人。
    秦洛见陆飞扬坐下了,茶几上也放了洗干净的水果,她便道:“飞扬,你坐着吧,我进去帮爸爸做饭。”
    何铁军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忙得满头大汗,背后都汗湿了。
    流理台上堆满了各种食材,有些还未动过,何铁军正在杀鱼,一边的锅子里煲着汤。
    “洛洛啊,这里太脏了,你也出去吃水果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何铁军对她说,他总是这么宽厚,待她视如己出。
    秦洛不由得心疼他:“爸,没事,我坐在那里也不自在,这里还是我来吧,我给你打下手,你做菜,怎么样。”
    说着,她便去拿何铁军手上的鱼刀。
    结果何铁军说:“哎,洛洛,别,这鱼我快杀好了,免得弄脏你,既然这样,你去摘菜吧,那些菜都洗了切了放在一边。”
    “好。”
    听着外面不时传来阵阵笑浪,韩婷婷的张文英的,甚至陆飞扬的。
    秦洛蹲在地上摘菜,却觉得这样最好不过。
    她宁可在厨房里陪何铁军艰苦奋斗,也不想他们之间的对话。
    陆飞扬来了,她的任务也完成了,不论结果如何,都与她无关。
    大半个钟头后,何铁军熄了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洛洛,把碗筷拿出去吧,可以开饭了。”
    “嗯。”
    没想到陆飞扬走了过来,对秦洛说:“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秦洛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摇头:“去外面坐下,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韩婷婷从背后窜出来,亲昵的挽着陆飞扬的胳膊甜笑:“是啊,飞扬哥哥,你去尊贵的客人,怎么能让你帮忙呢,你坐着吧,快坐下,我去帮忙。”
    秦洛愕然的看着将陆飞扬按在座位上的韩婷婷,又如蝴蝶般飞入厨房。
    飞扬哥哥?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发展到这一步了?
    可是从她一个二十二岁的青春飞扬的年轻女孩的嘴里叫出来这一生又甜又糯的飞扬哥哥,当真是让人酥麻到了骨子里,也难怪,陆飞扬笑得那么愉悦。秦洛不禁想,以她二十八岁的高龄来换这一声飞扬哥哥,会是什么效果?且不说别人,光她自己,就已经抖落一地鸡皮疙瘩了。
    果然三岁一代沟,她与韩婷婷,是隔了两代沟的人啊。
    饭菜陆续上桌。
    张文英坐在一边招呼着陆飞扬:“飞扬,没什么菜,别客气,要吃什么自己夹啊。”张文英特地考究的给每人发了一双公筷,这也是以前没有的。
    秦洛很不习惯,微微叹息,看着韩婷婷不时给陆飞扬夹菜,倒是觉得挺不错。
    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陆总,我觉得婷婷的气质与形象都挺好的,我们不是缺个司仪吗,你觉得她怎么样。”
    “司仪,什么司仪?”没想到韩婷婷一听就来劲了,急吼吼的追问着。
    张文英在桌底下按了按她的手,但也顺着问:“洛洛,什么司仪啊。”
    秦洛不说话,只是等着陆飞扬的反应。
    他将眼神从秦洛身上慢慢掠到韩婷婷那年轻而自信蓬勃的脸上:“能给我个理由为什么你不愿意吗?”
    秦洛一僵,有些无奈,慢慢说:“一来,我是学校的老师,我的工作只是负责帮助协调与配合,我并不想上台参与什么,二来,婷婷正在找工作,读的是英语专业,做外贸也算专业对口,而且她长得很漂亮,热情又大方,我觉得她比我更合适这个工作,还有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不认为我适合上台,陆总你不妨好好考虑下我的建议,明天晚上就是了,时间紧迫,婷婷确实是个最佳人选,陆总。”
    虽然韩婷婷还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光听秦洛这么夸奖,已是十分受用。
    最后,她也迫不及待的表态:“是啊,飞扬哥哥,不论什么工作,我都愿意尝试的,不如你给我个机会吧,我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
    “呵!”
    秦洛虽然低头吃饭,但从陆飞扬的笑声里还是听出了些许的无奈甚至还有些逼良为chang的强迫意味。
    当然,这个韩婷婷还真是太主动了一些。
    于是秦洛不得不帮着打圆场:“婷婷,你好歹也留点时间给陆总考虑一下,”然后又对陆飞扬说,“其实我觉得婷婷真的是个不错的人选,比我合适多了,又是新面孔,飞扬,你不妨认真考虑一下。”
    陆飞扬看着秦洛的脸,她朝他点点头,她用眼神示意他答应吧,饭桌上所有的眼睛都毫无例外的聚集在陆飞扬的脸上。
    他的确是骑虎难下,回过头摆着笑脸说:“那好吧,就让婷婷去试试吧,不过你只有一天的准备时间,来得及吗?”
    “来得及来得及。”韩婷婷急如风火的表态,“飞扬哥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来,你吃菜,谢谢你给我这个锻炼的机会!”
    秦洛捧着碗,没敢再看陆飞扬,因为他刚才最后的一眼,饱满了他所有的怨怒,秦洛觉得,他会对自己生气的。
    虽然她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明摆着是给他下了一个套引他上钩,不过,棘手的问题同时解决两个,她这个坏人当得也还算够本。
    陆飞扬吃完饭后便起身告辞了,张文英立刻说:“飞扬,多坐一会儿吧。”
    “不了,伯母,我等下还有事情。”陆飞扬到底是世家公子,尽管心里不太乐意,但该有的礼仪礼数还是一样没少。
    秦洛也佩服他的大肚能容。
    出门的时候,张文英说:“婷婷,你送送飞扬吧。”
    “好啊。”韩婷婷一口应承。
    但陆飞扬却说:“伯母,还是让秦洛跟我下去一趟行了,我车里还有些资料拿给她,婷婷你先去网上熟悉熟悉我们公司业务,然后回来跟你表嫂讨论讨论。”
    韩婷婷当即答应:“好,我立刻就去,表嫂,你快去快回啊。”
    秦洛讪笑。
    张文英便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交代秦洛:“那洛洛,你送送飞扬。”
    “麻烦你了,秦老师。”
    从陆飞扬这近乎咬牙切齿的称呼里,秦洛便听出了他的不爽,而且是十分的不爽。
    她只得尴尬应答:“应该的,走吧,陆总。”
    张文英还热情的在门口挥手,冲着电梯里的陆飞扬说:“飞扬,下次再来啊,下次来啊。”
    下次秦洛龇牙咧嘴,还有下次她也不用姓秦了。
    想着,她已转动脚步,面对着陆飞扬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对不起,陆总。”
    “啊!”陆飞扬被她突然的大礼被激的后退了两步,原本的怒气在看了她这样的举动后顿时消了大半,但无奈的语气还是带着怒意的,“秦洛,你这是干什么,就算道歉也用不着行这么大礼吧,会害我折寿的,站起来。”
    他伸手扶了她一把,秦洛这才得以直起身体看着他,她的脸上还带着几丝赧然的歉意:“对不起啊,陆总,哎,我也真是没办法,如果不这样,我就别想继续安生做人了。”
    陆飞扬半眯的双眸落在秦洛略染轻愁的眉眼上,他的语气也跟着放软:“秦洛,我真觉得你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这样委曲求全的活着,你觉得值得吗?”
    秦洛本来因为羞愧而略红的脸,现在突然有些惨白。
    见她如此,陆飞扬立刻补充道:“秦洛,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现在也不生气了,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罢了,这样的人家,即使老公再好,也不值得你如此付出,更何况上次见了你老公,我真不认为他配得上你,哦,这段时间倒是没见他。”
    陆飞扬的话太直白了,直白的秦洛有些难受,她只好举重若轻的回答:“他单位出差去了,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回来。”
    “那你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
    陆飞扬的问题总是这么一针见血,兵不血刃。秦洛吸着一口气,吐不出来,终于,电梯到了,她扯出一个笑容说:“走吧,到了。”
    将陆飞扬送到车旁,她道:“陆总,今晚给你添麻烦了,我真是十分抱歉,但谢谢你的宽容。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他日有机会,我一定结草衔环。”
    她是认真的,而陆飞扬却轻笑着,他并没有嘲笑她,只是说:“那好,我记下了,秦洛,记住你刚才说的话,我先走了,有问题给我打电话。”
    秦洛站在夜风中目送陆飞扬车子远去,一身惊凉。
    她总觉得,陆飞扬离去的那句话,带着某种深刻的隐喻。
    直到看不到他的车子了,她才慢慢折回身往里走去。
    但她没注意到,不远处的树荫下,一辆车子的车灯闪了闪,最后又静谧的消失在夜幕下。
    一切,安静的好像没发生过。
    *
    秦洛刚进门,韩婷婷就从屋里跑了出来,冲着秦洛说:“表嫂,你的资料呢。”
    “啊——”秦洛看着自己两手空空,一拍头说,“送到楼下陆总接了个电话就上车走了,忘了给我了,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东西,你研究下刚才带回来的那些就行了,今晚能把稿子写出来吗,明天晚上就要用了,还得让他们公司的人过目一下。”
    “没问题!”韩婷婷兴匆匆的回了自己房间,秦洛又是一叹。
    张文英坐在沙发上说:“洛洛啊,你这次可算是帮了婷婷一个大忙了,来,坐下吃点水果吧。”
    呵,有求于人时就低三下四,没求于人时便趾高气昂。
    秦洛按了按太阳穴:“不用了,妈,我有点累,我先休息去了。”
    一夜咖啡的效果一直持续到刚才,现在,秦洛的脑子里突然感觉有千军万马在咆哮,马蹄四溅,折磨的她死去活来。
    匆忙洗了澡,头一沾枕,便不省人事的睡了过去。
    *
    夏天的栀子花大朵大朵的开了,香气透过纱窗隐隐飘送进来。
    秦洛闻着花香悠悠转醒,这一觉,竟是睡得这般安生。
    万籁俱寂。
    她赤脚下床,站在窗前,拉开窗帘,铺天盖地的香。
    花香清凉的夜,秦洛独自倚窗,看天上一弯新月,银钩微湿,竟像一只哭过的泪眼,洒下凄清的白光。
    秦洛讶然,几分惆怅涌上心头,走回床边,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才午夜三点。
    难怪,四周这般安静。
    不过她的手机上头,有几个未接来电,两个来自何振光,一个来自沈少川。
    她的心陡然漏了一拍。
    这几个电话的时间都在十点多,可那时,正是她睡得最沉的时候。
    她抱膝坐在床上,现在清醒的很,了无睡意,除了对月发呆,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她突然很想找人说说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