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突然很想找人说说话,来驱赶这一夜寂寞。
    可是现在这个点,谁人不在睡梦中。
    那月的清冷似乎影响了她,为她的心情平添几缕伤感。
    她拿起手机,将通讯录里所有的联系人都翻了一遍。
    最后,她觉得这个时候除了自己的老公,找什么人都不太合适。
    可是找了何振光,又能说些什么呢。
    也许他正呼呼大睡,根本听不到她的电话也说不定。
    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将电话给拨了出去。
    手机放在耳边,是平白无奇的嘟嘟声,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她正打算放弃,电话突然就接通了。
    秦洛不是不惊喜的,下意识的开口叫:“老公。”
    可是她等了很久那边也没反应,以为何振光还在睡,于是她又叫了一声:“老公。”
    静默良久后。
    “秦洛,你是半夜寂寞难耐所以打个电话是男人都叫老公吗?还是在你心里觉得要了你的男人才算你的老公。”
    那冷酷的一带一丝温度的揶揄之声惊得秦洛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床上。
    而此时她瞪大双眼,也将屏幕上面确切的通话名字看的一清二楚,沈少川——
    她嘶嘶倒抽凉气,她完全没想到原本要打给何振光的电话竟然阴差阳错的拨到了沈少川那里。
    “秦洛,既然叫了,那就继续叫两声吧。”他还在那边大放厥词。
    秦洛却恨不得拿墙撞头,懊恼的忍不住冲着电话吼:“沈少川,你去死吧!”
    然后啪的将电话给挂了!
    用力拉过被子蒙头盖住自己,她觉得再也没有脸面见人了!她怎么能犯这么二这么低级的错误!
    
    沈少川握着手机,听着那边传来的嘟嘟声,烦躁了一晚上的心情倒是奇异的安生下来,他的耳畔还回想着秦洛叫的那两声老公,当真是让人舒心到了骨子里。
    可是这却是来自她一个错误的电话,她错将他当成了别人,她的这娇媚入骨的叫声其实是属于另外一个男人的。
    不由得,他的心情又沉入谷底。
    他的双腿架在实木的书桌上,整个人往后倒去,椅子的前两个角离开地面,可以随着他的身体微微摆荡。
    他仰着头,对着黑暗的天花板继续出神,他已经保持着这个姿势坐了一整晚。
    他拿起手机,给她打回去,结果秦洛已经关机了。
    于是他想了想,手指在屏幕上打了四个字,老婆,晚安。
    但他在发送键上犹豫了一下,最终将这个字给删了。
    他继续凝神望着天花板,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他不想吓坏了秦洛。
    他只是默默在心里说,洛洛,晚安。
    **
    三点之后,秦洛便睡不着了。
    她关了手机,咬牙切齿的在被子里咬了被角出气。
    末了,闷得不行。只得泄气的拉下被子,哀怨的从床上坐起,开门去倒水喝。
    她喝水回来,路过客房的时候里面还亮着灯,这是韩婷婷的房间。
    门未关紧,她悄悄的推开一条门缝,看到韩婷婷蜷腿坐在椅子上,面对着跟前的笔记本,正奋笔疾书,不知道写些什么。
    秦洛蹙眉,在她门上敲了敲。
    韩婷婷头发上卡着一个硕大的发卡,嘴里还咬着一支铅笔,她拿下笔,放下腿:“表嫂,你怎么来了。”
    “婷婷,都快四点了,你怎么还不睡?要是今天晚上休息不好,明天你上台怎么会好看。”韩婷婷说:“没事,我快好了,马上就睡了。你先去睡吧。”
    看她趴在桌前那挑灯夜读的劲儿,秦洛突然觉得其实她不过一个刚刚毕业的孩子而已,虽然急功近利了一些,但还是勤奋努力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
    她离开之前还是提醒她:“快点睡觉吧,剩下的明天再做吧。”
    韩婷婷头也不回的说:“知道了。”
    *
    秦洛出门的时候,桌上放着一个淡蓝色文件夹。
    里面夹着韩婷婷根据大会流程连夜整理出来的主持人演说稿。
    秦洛大概看了看,倒还是有模有样的。
    她去客房一看,韩婷婷睡得正沉。秦洛也没有叫她,拿着稿子上班去了。
    毕业班的学生已经开始拍毕业照,再过两天,就可以正式离校了。
    校园里到处是穿着学士服的学生,有几个教过的学生见秦洛走过,就拉着她留念拍照。
    秦洛也笑着一一答应了。
    四年的时光,就这么弹指一挥,逝水滑过了。
    一个女生说还记得她当初进来的时候,觉得学校真大,想到要在这里呆四年觉得那么遥不可及,可是今天,她竟然要毕业了。
    一时间,百感交集。
    来来去去,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
    第一年的时候,她也会难过,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走了一这批,还有下一批。
    他们这是在向社会输送栋梁,人才,没什么可遗憾的。
    可人生啊,有缘相识一场,也许这一别,她端的是桃李满天下,但他们未必还有再见的机会。
    秦洛也生出了几分感慨,安慰她们:“有时间就回学校来看看,你们的明天会更美好。”
    校园里的栀子花也开了。
    一树繁花,满树芬芳。
    她从底下走过,落英缤纷。
    伸手接住,那绛色粉白的花朵,勾起了她对过往的回忆。
    她也是从这个如花般的年纪走过来的,毕业之际的喜悦留恋,与怅惘,她全都清晰的体会过,最舍不掉的,是那甜蜜的痛。
    他们分别,整整六年了。
    
    走回办公室,宋诗颖正在哭。
    秦洛立刻从自己的悲喜回忆中抽身:“诗颖,你这是怎么了?”
    “秦洛。”宋诗颖扑过来抱住她的腰,抽噎的骂道:“秦洛,我好难过,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呜呜呜”
    秦洛一头雾水,推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宋诗颖,抽出纸巾擦了擦她的脸:“你先别哭啊,有话好好说啊,你看你,都哭成什么样子了,让学生看见多笑话啊。”
    宋诗颖呜呜的悲鸣就像是被遗弃的小狗,秦洛哎了一声。
    旁边的老师就说:“她都哭了大半个小时了,该说的我们都说了,秦洛啊,你赶紧再劝劝吧,她这哭的我们头都疼了。”
    秦洛便将宋诗颖拉出了办公室,朝洗手间走去,然后让她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宋诗颖的两个眼睛肿的如核桃那般,通红通红的,都快眯成一条缝了,秦洛递给她纸巾:“擦擦吧。”
    宋诗颖结果用纸巾狠狠的抽了一把鼻涕,那声音,说不上惊天动地,可绝对算不上优雅动听。
    秦洛忍不住莞尔,但宋诗颖总算止住了眼泪。
    “好了,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着,宋诗颖的眼睛又开始发红了,秦洛连忙说:“我的姑奶奶,这里这么多学生,你忍着点儿,忍着点儿,咱们去那边会议室说吧。”
    宋诗颖终于将事情的始末说与秦洛听,说着,她就激动的一拍桌子站起来:“秦洛,你说,那个严谨成是不是太不是东西了,我对他那么好,他竟然,他竟然骗我”最后,宋诗颖又泣不成声。
    秦洛惊讶:“严老师看起来是个老实人啊,他骗你什么了?骗财还是骗色了?”
    她是很认真的问的,岂料宋诗颖却哭的更大声了:“秦洛,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
    “”秦洛很无辜,“是你说他骗你的啊,那除了骗财骗色”秦洛突然一顿,“诗颖,你该不会被他财色兼收了吧。”
    岂料,宋诗颖哇一声,哭的更厉害了,期间又抽噎的回答:“是就好了,是我也不会那么伤心了”
    噶?秦洛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你既然没被骗钱也没被骗色,你哭什么啊。”
    “呜呜秦洛,严谨成那臭家伙告诉我,他有未婚妻了,他不能跟我好了”
    秦洛这下真是说不出话来了,严谨成那个人看起来开朗而正直,没想到也是一丘之貉。
    他再一次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好了好了,别哭了。”秦洛拍拍宋诗颖的肩膀,那些惹人艳羡的甜蜜画面仿佛还在眼前未褪色,可现实却无奈的只能让人哭泣。
    “诗颖。”秦洛还在安慰之际,罪魁祸首严谨成出现了。
    宋诗颖趴在秦洛的身上,愣了愣,秦洛看着严谨成那一张完全失去了让日从容气度的忧伤的脸就替他们难过。
    “你还来干什么!”宋诗颖立马给呛了回去。
    “诗颖,我不是有意瞒你的,其实我”
    秦洛立刻趁机说:“那个诗颖,我还有事要忙呢,你们两好好谈谈啊,别发脾气,这么多人看着呢,好好谈啊,我先走了。”
    临走时,她给给了严谨成一个鼓励的眼神:“好好说。”
    秦洛朝办公室走去,进门之前,看到那两人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她唯有叹息。
    秦洛面对的姚老师说:“按我说也是诗颖太傻太心急,看到一个稍微好点的男人就心急火燎的扑上去,也不先打听清楚,现在出事了,除了哭还能怎么办,还有,男人说的话要是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
    此言一出,可把办公室不多的两名男老师全给得罪了。
    秦洛深感一场唇枪舌剑的暴风雨即将来临,于是,她抓起自己的包说:“我还有事,你们慢聊啊。”便脚底抹油给溜了。
    哎,这都什么都什么啊。她走到楼梯上,发现宋诗颖和严谨成已经不见了。这样也好,她下楼去,准备给何晴云打电话。
    结果发现手机关机了。
    哦,对了,昨晚给沈少川那个电话给闹的。
    她赶紧开机。
    好多未接来电。
    何晴云和陆飞扬有好几个。
    她赶紧给何晴云回过去:“对不起,何小姐,手机忘开机了,你们现在在哪儿呢,对,我的稿子拿来了,你们再看看吧,好,我在门口等你。”
    何晴云的车子没多久就来到校门口。
    秦洛上了她的车,又将韩婷婷通宵达旦弄出来的稿子给了她:“看看吧,要是没问题我就叫她过来准备了。”
    何晴云没看,只道:“我听陆总说今晚的司仪要用你表妹?”
    秦洛略微笑:“是啊,不过你放心,她还挺专业的,长得也很漂亮,这稿子是她昨晚弄出来的,没什么问题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她过来准备。”
    何晴云笑了笑,黑色套装衬得她肤色雪白,身上有一股年轻老练的气质,她拿出另一个文件夹递给秦洛:“稿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你让她过来吧,我跟她对词。”
    秦洛不便说什么,立刻打电话给韩婷婷,结果这丫头还在睡觉,秦洛告诉她马上来学校,告诉她学校名字后,让她直接打车过来。
    “好,表嫂,我马上来!”
    横幅桌椅全部就位,学生的通知也全都发下去了。
    只要静等晚上到来就可以。
    何晴云对秦洛挺好奇的,两个人的时候就说:“秦老师,我能问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有男朋友了吗?”
    “”秦洛亮出手上的白金戒指,“我结婚了。”
    “啊。”何晴云笑了,后面所有的问题都自动消解了,“呵呵,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问吧。”
    此时,韩婷婷赶到了。
    这个丫头穿着一件修身的洋装,气质甜美动人,但又透着几分沉稳。秦洛暗自觉得,她孺子可教。
    何晴云目光挑剔的将她从头看到脚,稍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