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6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来见你啊。”他说的理所当然,她却摇头,“别骗我了,哪有这么巧。”
    “谁说我骗你了。”他脸上带着笑意,直起身体,勾住秦洛的脖子,声音顿时暗沉,眸子里也闪烁着的味道,“洛洛,怎么办,才一天,我就想你了。”
    她不说话。可是内心里却不停的有个声音在冒出来,我也是,我也是
    他的吻来的那么自然,秦洛觉得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
    她毫无抵抗力的沉溺在他的温柔中,任凭他在她的脸上发烫的耳垂上,发红的脖子上,烙下他独特的印痕。
    她身后的座位被慢慢放倒,他翻越过车子中间的障碍,跪倒在她前座的空隙处,紧实的覆盖在她的身体上,慢慢交换着彼此的呼吸
    秦洛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回应了他——
    沈少川又惊又喜,将手缓缓滑进她的裙子底部。
    风从不知道的角落吹来,可是影响不了车内的一室旖旎。
    这偌大空寂的停车库内,有谁,会注意到这辆不起眼的车内正发生着的悸动又旖旎的一幕幕呢。
    没有月娘,没有旁人,只有这寂静而狭窄的车厢内,水~乳~交~融。
    秦洛的嘴里细细的流出几声羞人而愉悦的呻吟,终于抚慰了沈少川连日奔波劳累的辛苦与抑郁的心情。
    他在她的身上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也为秦洛这不再遮遮掩掩的矜持,感到喜悦。
    他体贴的等着秦洛适应以后才问:“洛洛,准备好了吗?”
    秦洛的心啊,像裹了一层蜜。
    何振光从来,不曾问她准备好没有,向来是毫无章法的一往直前,却屡屡受挫。
    事后,他依旧匍匐在她的身上,两人紧紧的相拥着,等着体内躁动的不安渐渐退去,呼吸逐渐平顺起来。
    车内有些闷了,还残留着换爱过后特有的腥稠的气味,沈少川打开了靠墙的窗户,立刻有阵阵舒爽的清风吹送进来,他可真是煞费苦心了,将车停在这样隐蔽能避开摄像头的地方。
    秦洛微微挣扎了一下,他便稍稍起身,不过并没有完全放开她,他摸了摸她汗湿的头发,面色依然潮红,他满足的在她脸上亲了亲:“洛洛,做的很好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态度,别怕,只要你不把我推的远远的,咱们一步一步来,总会成功的。”
    他总是这般不吝啬的给予她承诺,而秦洛觉得,这样下去,她迟早会变得越来越贪心。
    可是,她好爱这样的改变啊。她好爱这样被他捧着温柔注视着的缠绵啊。
    果然啊,人心不足蛇吞象。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吸毒了,明知道毒品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那能为他们带来快乐,幸福与满足,哪怕是短暂的,虚幻的快乐,依然让人乐此不彼。
    她是上了瘾了。
    上了一种叫沈少川的瘾了。
    他已经成为她饮鸩才可止的毒了。
    沈少川不知疲惫的继续缠着她耳鬓厮磨,甚至还贪心的想带她回去。
    秦洛却审时度势摇了摇头:“别忘了咱们的约定,今天,只是个意外,你切莫如此贪心了。”
    “可是洛洛,我舍不得你”说着,他又开始欺上来亲吻秦洛一边躲闪着一边又情不自禁的回应他。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她打了个激灵,立刻别开头说:“我要接电话。”
    “别接了。”沈少川霸道的说着。
    秦洛只是摇了摇头:“你不能这么自私的不考虑我的感受。”
    好吧。
    于是沈少川勾了勾手指,将她的包拿了过来,又找出手机,屏幕上跃动着老公二字。
    沈少川的面色当下有些不好看,秦洛很担心他醋意大发随手将她的手机给扔出去,来个粉身碎骨。
    幸好,他理智尚存,在秦洛未恳求之前,便按了接听键,然后将手机放在她的耳边。
    秦洛讶异的看着他的举动,却不想,下一秒,他又俯下身体,靠在她的胸口前,他们的谈话内容,她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喂,洛洛,洛洛?你在听吗?”何振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秦洛竟觉得陌生,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她想推开沈少川,无奈沈少川却不让,未免何振光多疑,她只好说:“我在听呢,振光,你还没睡啊。”
    “是啊,洛洛,你在家吗?”
    “没,我还在外面。”秦洛身上的热情一点点散了,现实慢慢涌上心头。
    她不后悔与沈少川发生的一切,可是对何振光的愧疚,也是实实在在的。
    她不可能披着伪善的道德外衣说自己没做错,可她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一场无望的婚姻之外,她能抓住的,实在少得可怜。
    “你还没回家啊。”何振光显得有些失望,“那你赶快回去吧,快点儿,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你回家才能说,快回去吧。”
    他在那边是那样急促的催促。
    秦洛只好道:“好吧,我回去了打给你。”
    突然,她感觉胸前的两粒草莓被人一阵肆意的揉捏与蹂躏,痛苦夹杂着欢愉令她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被那边的何振光给听了去:“喂,洛洛,你在干什么呢。”
    “没事,”秦洛快速的拉拢自己的衣服,将沈少川推离自己几分,“我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我先挂了,回去打给你。”
    “好,我等你。”
    匆忙结束与何振光的对话,看着沈少川那张负气的故意带着恶作剧的脸,秦洛没好气的说:“你干嘛,故意让我难堪是不是。”
    “不许回去。”
    面对他蛮横无理的要求,秦洛只能无奈一笑:“你别闹别扭了,这样让我很为难的,你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是当做不认识好了。”
    “洛洛”沈少川服软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撒娇一样,让人没有办法。
    秦洛已经为他打破自己的原则,可是,不能失了做人的底线。
    所以她穿好衣服,要下车。
    沈少川投降说,举手说:“行了,你以后不准不接我电话,不能不回我短信,还有,我送你回去。”
    秦洛默许了他的举动。
    并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
    她被他折腾的,有点累了。
    不过她并没有睡过去,车子一停下,她就醒了。
    她将身上盖着的外套还给他,说了句小心开车便下车了,岂料沈少川探出头来,认真的嘱咐她:“秦洛,你晚上得想我。”
    秦洛震惊的立在那里,但见他冷硬的线条上全然是暖暖的笑意,然后开车走了。
    她默默朝里走去。腿间有什么,她很清楚。
    那是属于沈少川留在她身上的特殊气息。
    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张文英和何铁军都睡了,韩婷婷的房间里也关着门,没有灯光流出来,看样子,是该睡了。
    秦洛蹑手蹑脚的朝自己房间走去。
    为了适应刚刚从室外进来的黑暗,她只开了一盏最浅的壁灯。
    她惊讶的看到房间的中央放着一个半人高的纸箱子,又宽又大,纸箱上面并没有封上,还隐隐开着。
    秦洛虽不好奇,但也必须得上前一探究竟。
    然而,她的手指才刚刚碰到纸箱的边缘,纸箱就豁然由里而外的打开了,一个人影猛然从纸箱里面窜出来。
    秦洛被吓得尖叫起来,连续后退了两步,撞到床沿才停下来。
    可是很快,那个纸箱里的人便着急的叫起来:“洛洛,是我,洛洛,我是振光啊,你别怕,别叫了”
    灯光昏暗,又一世情急,秦洛并没有将眼前的人看清楚,却差点先吓出了心脏病。
    而今她坐在床上,看着那个纸箱里的人心急如焚的跳出来跑到她的身边,她顿时忘了反应。
    脑子里唯一仅剩的念头便是她与沈少川厮混的时候,何振光回来了
    她完全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震惊?惊吓?激动?忐忑?或者更多的是,害怕?
    那种被强烈恐吓过后的震惊与恼羞成怒的不安令秦洛拉下了脸,她捂着自己依然砰砰跳的心口,脸色发青的说:“振光,你回来就回了了,为什么要骗我,现在是大半夜了,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你知道吗?”
    秦洛确实不是有心这么骂他的,只是,她真的被吓得不轻。她心慌,她需要发泄。
    何振光的头上还带着一个肚子耳朵,显得一脸的手足无措:“洛洛,你生气了?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罢了,洛洛,你原谅我吧,我的好老婆。”
    他这么煞费苦心的,无非也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但这个惊喜显然算不上成功,只能说,有惊,无喜。
    然而他回来了,秦洛便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她身体上的绵密,此刻让她分外难受。
    她推开何振光的手说“振光,外面热了,我想先洗个澡,你先把房间收拾一下吧。”
    她这是心虚的逃避。
    钻入花洒下面,任凭热水快速的洗去身上一身黏腻,她的心才慢慢安定下来,就像是做了坏事终于湮灭了证据。
    等她出去后,何振光已经将盒子收拾干净了。
    秦洛仍是心有余悸:“振光,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打电话给我也没说要回来啊,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对不起啊,老婆,我就是想你了,想给你个特别的惊喜,所以才没告诉你。”他亲昵的搂过她的腰身,在她身上深深的嗅了嗅,“宝贝儿,你真香,好想把你一口吃到肚子里去。”秦洛心一惊,终于想起:“对了,你去检查了吧,你的报告呢。”
    何振光放在她腰上的手微微收紧,眼中闪过一抹局促,但是速度快的又被他掩去,他从包里翻出一个报告来交到秦洛的手上。
    秦洛看着上面的名字,是何振光没错。
    而他所有的检查做下来,竟是完成正常的。
    秦洛看到最后的那个医生签名,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如果是这样,那何振光为什么就不行呢
    “洛洛”何振光一脸为难的看着她,“医生说我这是心理的疾病,只要给我点时间,我就你慢慢恢复的,所以你放心吧,有你这么好的老婆,我怎么舍得有那些毛病呢。”
    秦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甜的痛的酸的,反正就像是打破了调料瓶,一时间五味杂陈。
    她以为按照何振光的性格,这个晚上肯定会缠着她努力的,谁知,何振光只是亲了亲她,然后说:“洛洛,你先休息吧,我去洗澡。”
    秦洛默默的点了点头。
    有些紧张的躺在床上。
    不知道为何,现在何振光的触碰对她来说,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心理障碍。
    一种无法言说的抗拒与恐惧。
    她当真是被沈少川洗脑了吗?
    等何振光出来的时候,她躺在被子里的身体就更僵了,何振光躺进了被子里,如她预料的一般,将她抱进了怀里。
    他没有发现她的僵直,然而他除了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之外,再无其他的动作:“洛洛,我真是想死你了,这么抱着你的感觉,真好,在我心里,你才是我要的女人,我爱你。”
    秦洛心乱如麻,完全没余力去思考他话中的含义,便点了点头:“晚安。”
    令她意外的是,何振光并没有碰她,就这么抱着她睡了一晚上。
    而且,一连好几个晚上,他都是循规蹈矩的抱着她睡,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这令秦洛的心,放松的同时却又惴惴不安。
    不过令秦洛庆幸的是,在何振光回来的时候,他的父母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