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说够没有?!”荣氏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碗乱跳。
“娘在别人跟前受了气,就拿我来煞性子。”邵彤云红了眼圈儿,哭道:“你不去收拾别人,埋汰自家闺女算什么本事?”她年轻,脸皮儿薄,本来心里面就委屈,再被母亲喝斥受不住,拔脚就回屋去了。
荣氏揉了揉发胀的额头,朝外唤人,“阮妈妈进来。”
珠帘一晃,进来一个圆圆脸的中年妇人,身体微胖,头上梳着圆髻,和丁妈妈的精明外露恰恰相反,瞧着颇为敦厚和善。可是她经过丫头们的身边时,个个都低了头,可见在下人心中份量颇重,上前喊了一声,“太太。”
荣氏恨恨低声,“看来还是咱们太过轻敌了。”
阮妈妈一直跟着主母,寸步不离,今儿的事自然都看在眼里。心中当然明白主母的火气,劝道:“太太,你消消气。”
荣氏咬牙道:“原想着她们都是乡下来的,没见识、胆怯,进门给个下马威,落一落她们的面子,臊一臊她们的脸皮,一气儿打压,就把气焰给压下去了。”揉着胸口,不甘心的吐了一口气,“没想到是咱们太小看人家,用错了法子,反倒吃大亏了。”
“是啊。”阮妈妈点头,“那沈氏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说话含沙射影的。”
说到这个,荣氏心里的火又蹭上来,“说什么彤云和仙蕙一年生的,不就是讥讽我当年着急,急哄哄的就和老爷好上了吗?可是这能怨我吗?”她脸上带出委屈,“当年他说妻子死了的,谁知道没死啊?”
“是啊,是啊。”阮妈妈跟着附和了几句。
荣氏语气抱怨,“是老爷有隐瞒,反倒让我成了笑柄!”
阮妈妈腹诽,――牛不吃水强摁头,你不愿意,老爷也不能抢了你去啊。
只是这些话不好说出来,改口打岔,“我瞧着,那个二小姐长得花骨朵儿似的,嘴里话又多,没个笼头,今儿的事全都坏在她身上。”压低声音,“太太你说,她这到底真的傻呢?还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10心思
“你怀疑仙蕙?”荣氏凝着眉,仔细想了想,“坠儿是她喝斥的,花茶的事儿也是她多嘴问的,是有些巧……,可她怎么能知道咱们的安排?算了,算了。”烦躁的摆摆手,“别疑神疑鬼的,一个小丫头片子也值得如临大敌?往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也对。”阮妈妈点点头,“今儿应该是她运气好,话多,都赶巧儿了。”接着劝了一句,“所以,太太也别太生气了。”
“你不明白。”荣氏眉头郁气难散,“那小丫头捣乱也罢了,沈氏和我争锋相对也罢了。别人家妻妾之间都斗个没完,更别说两个妻,我这心里早有准备。”她冷冷一笑,“反正后宅里,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往后要相处的日子还长着,慢慢儿来。”
“那……,太太着恼什么?”
“我是气老爷!”荣氏两道柳眉拧成结,“当初在我跟前说得好好儿的,什么看在亲娘的份上,只是接他们过来养活,给个宅子住,给口饭吃就行了。”一声冷笑,“结果他呢?生怕那边的人受了一指甲的委屈,平日里那般粗心的人,忽然就细致了,竟然连衣服、绢花,甚至胭脂水粉,全都给准备得妥妥的。”
阮妈妈想了想,“也未必,兴许是沈氏她们自个儿买的呢?”
“买的?”荣氏气得冷哼,“你看仔细,那可是今年江都最时兴的样子,仙芝镇那种乡下,怎么会有卖?”
“或许……”阮妈妈犹豫了下,“她们进城的时候,临时在江都的店铺买的?买几套成衣,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行了,行了,你别哄我了。”荣氏不耐烦的挥手,“你看看绣工、款式,成衣店哪有这等货色?肯定是老爷提前找好绣娘,给她们量身定做的。退一万步说,便真的是她们自个儿买的成衣,可一套上等的刺绣成衣,得多少银子?她们出得起?那还不是老爷给的钱啊。”
阮妈妈无言以对,更怕再说这个话题更惹主母生气,只得闭嘴不言。
“你瞧瞧,这才刚开始呢。”荣氏心中恼火无比,幽怨道:“老爷的心就已经往那边偏了,往后还得了?”狠狠啐了一口,“邵元亨,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要是邵元亨听见这番啐骂,必定喊一声冤枉。
可是仍凭荣氏主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从头到尾是仙蕙在偷偷捣鬼,无论怎么琢磨,都只能怀疑到邵元亨身上了。
丫头在外面传话,“太太,丁妈妈领着坠儿过来了。”
“滚!”荣氏抓起一个茶盅扔了出去,碎了一地,“叫她们滚!有多远滚多远。”
丫头出去了,说道:“太太这会儿不想见人,妈妈回罢。”
丁妈妈听得里面一声碎瓷响,吓得一哆嗦,知道主母这事气大发了。可即便明知道过来会挨骂,也不能不来啊。来了,挨了骂,至少规矩不错,要是坏了主母的事还躲着不来,回头只会下场更惨。
抬手拍了坠儿一下,撒气道:“走罢!”
坠儿脸色都白了,出了院子,在僻静地方怯声问道:“丁妈妈,这可怎么办啊?太太的火气,肯定不会就这么完事儿的,回头她空了,不定要怎么发落呢。”自己又不比丁妈妈有体面,挨几句训斥完事儿,闹不好……,很可能会被撵出邵府的,越想越是害怕,不由哭了起来,“我……,我不想出去。”
“嚎什么嚎?”丁妈妈啐道:“赶紧回去想辙,好替太太扳回一局来。”
******
另一边,沈氏正拉着小女儿的手,感慨道:“今儿的事多亏仙蕙你问得好,不然的话,咱们娘儿几个可都要出丑了。”
“是啊。”明蕙心有余悸,“差一点儿,我就把花茶给喝下去了。”
邵大奶奶脸色微白,“我也是。”
沈氏冷声道:“那荣氏打量着我们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就想让我们当众出个大丑,给她看个笑话儿。可笑!也不照照镜子,她自个儿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儿。”
明蕙劝道:“娘,你消消气。”
沈氏轻嘲道:“想当初,荣氏嫁给你们爹的时候,怎么就不先打听打听,你爹有没有娶妻?妻室死了没有?便是你爹说我死了,几时死的?守了一年孝没有?荣氏瞅着一个……”底下的话,当着两个未出阁的女儿,实在说不出口。
荣氏瞅着一个长得清俊的男人,就扑了上去,得多猴急,多缺男人啊!
其实沈氏这么想,也不算是冤枉了荣氏。
邵元亨就算现在看着,那也是相貌堂堂,更别提年轻时候的风流倜傥了。荣氏肯嫁他一个娶过妻的男人,长得清俊,的确是其中一个理由。
“算了,不说了。”沈氏连着赶了十天路,又才和荣氏打了一场仗,越发觉得疲倦,况且什么男人不男人的话,当着儿媳和闺女不方便说。因而摆摆手,“你们都先各自回去梳洗梳洗,再换身衣服,稍微休息一下。”
仙蕙等人起身告辞,都出了门。
到了院里,邵大奶奶道:“我送两位妹妹回去。”
仙蕙和明蕙是未出阁的姑娘家,跟着邵母住在后面院子,邵母住正房,两姐妹各住了东、西厢房。邵景烨和邵大奶奶则跟着沈氏,住在前面院子,沈氏住正房,小夫妻住了一侧厢房,另一侧做了书房。
虽然前后院子相隔不远,但邵大奶奶作为长嫂,有责任照顾两个小姑子,所以提议相送。但是仙蕙却拒绝了,“嫂嫂回罢,有丫头给我们引路呢。”自己熟门熟路的,根本就不用人指引,倒是上前悄悄提醒,“今儿花茶的事儿,嫂嫂记得别跟哥哥说,他一个大男人掺和不了内宅,说了,也是白给他添气受罢了。”
邵大奶奶低声应了,“哎,我知道了。”到底还是送她们过了穿堂,下了抄手游廊,看着两姐妹一起进了厢房,方才折身回去。
邵景烨正坐在炭盆边上晾头发,见妻子回来,问道:“我走了以后,荣氏她们没有难为娘吧?仙蕙和明蕙有没有吃亏?”
“没有,没有。”邵大奶奶不擅长撒谎,怕被丈夫看穿,拿了帕子,站在后面给他揉头发,“不是我说,仙蕙啊,真是越长大越机灵了。”
“嗯。”邵景烨颔首,“多亏仙蕙提前让你们准备,穿了新衣,又打扮了一番。”想起那荣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母亲和荣氏站在一起对比,何止老了十岁?简直就像是婆媳。
他想了想,叮嘱了妻子一句,“往后你出门,记得好生捯饬捯饬。”
“行,我记着。”邵大奶奶是个老实本分的妇人,没啥主见,也没啥多话,凡事一味的听丈夫和婆家安排,“我不懂的,就去问问仙蕙和明蕙,她们打扮的好看。”
邵景烨道:“行,你多问问。”
他并没有把后宅争斗太放在心上,荣氏总不能杀人越货,至多是耍一些小伎俩怄些闲气,都是鸡毛蒜皮的妇人手段。而眼下,好生跟着父亲学做生意,支撑门户,这才是最最要紧的。
特别是如今邵景钰年纪还小,自己学做生意的时间早几年,赶在了前头,这可是一个大大的优势。要是能挣下一、两个铺子,甚至更大的家业,那将来还愁什么?这一房的人都不用再仰人鼻息了。
到时候,爹好不好,偏不偏心,又有什么关系?母亲、两个妹妹,还有妻女,自己会养活她们,并且照顾好她们的。
小夫妻两个说了几句家常闲篇,因女儿睡了,也去睡了一个回笼觉。
而仙蕙和明蕙,正躺在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儿。
明蕙在被子里面咂舌,“真是好大的院子,不说从大门到后罩房,就从你的屋子到我的屋子,也不近啊。”小声儿笑,“就算你在西厢房打碎了碗,我都听不见。”
“呸!”仙蕙笑啐,“好好儿的,我为何要打碎碗?怎么不是姐姐你打碎碗?我就那么笨手笨脚啊。”
“行行行。”明蕙听得乐了,好脾气的哄着妹妹,“你不笨,我笨。”继而不由想起了邵彤云,“那个彤云,起初我瞧着她温和大方,没想到……,居然和荣氏串通一气的看笑话儿。”
仙蕙心道,荣氏母女花样儿多得很,坠儿那岔子还没闹出来呢。
“不过后来……”明蕙又抿嘴儿笑,低声道:“娘说彤云和你同年的时候,我瞧着……,她是红了脸的,那个荣氏也着恼了。”
“该!娘又没说错。”仙蕙冷哼,“三妹妹只比我小三个月,不是她娘着急,是谁着急啊?”想起父亲,啐了一口,“……爹也急。”
――怨不得母亲恶心他们。
前世母亲被坠儿当众喊妈妈,臊得下不来台,荣氏还让坠儿四下乱编排,气得母亲都病倒了。那时候,荣氏和邵彤云不知道多得意,活该她们今儿也受受气,尝一尝心里憋屈的滋味儿。
“大小姐、二小姐。”丫头在外面喊道:“时辰差不多,该起来准备吃晚饭了。”
“知道了。”仙蕙翻身爬起来,朝姐姐笑道:“起来,我给你打扮一下。”
她前世做过三年多的富贵小姐,穿衣打扮,自有一份心得。
因为姐姐长相偏于温婉、大方,给画了长长的微弯柳叶眉,脸上略施薄粉,晕了胭脂,端庄又不失明媚。然后穿上姜黄色的暗花通袖袄儿,配淡杏色裙子,像是一簇开得明媚的迎春花。
仙蕙则是柳绿袄儿,月白裙,好似湖畔的一支纤细新柳。
两姐妹过去找母亲,沈氏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不错,干净又清爽的。”再看看穿了石蓝袄儿的儿媳,一袭藏青长袍的儿子,都挺干净清爽,就是……,不如之前换洗的那套新衣华丽。
“怎么了?娘。”明蕙问道。
沈氏叹气,“咱们的衣服还是少了一点,来得时候匆忙,只赶出了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