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二天,邵彤云突然过来了。
“三妹妹。”仙蕙觉得奇怪,――不管父亲跟荣氏说了什么,许诺了什么,都最多是压一压荣氏母女的火气,让她们对东院留着面上情儿。
三万两银子,那份恨……,肯定一辈子都解不开了。
而眼下,荣氏“病”着,父亲举动怪异,邵彤云居然还过来找自己,而且……,她眉眼间又是那种看似温温柔柔,实则暗藏危险之色,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之前强行压下去的那些担忧,再次浮了起来。
邵彤云穿了件半新不旧的烟霞色通袖衫,配粉色裙儿,比之平日更多了几分温柔可亲,脸上还带出些许憔悴之意,看起来楚楚可怜的。
她说话也很客气,笑道:“今儿我过来,是向沈太太和两位姐姐、嫂嫂道谢的,娘摔着了腿,多谢你们挂念和探望。还有你们送的红枣、桂圆,挺不错的,娘让人炖鸡汤喝了。”
东院送的东西,荣氏真的喝得下去?仙蕙可不敢信。
当然这话不能问出来,只笑,“三妹妹真是客气,荣太太病着,我们过去探望是理所应当的。”一连串关心的问,“荣太太的腿可好些了?精神如何?”
“好多了。”邵彤云笑容平静如水,看不出端倪,寒暄客套了一番,然后转入了正题,“今儿过来,顺道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
“哦?”仙蕙心下提起了弦,“三妹妹你说。”
“是这样的。”邵彤云神态自然,笑道:“明儿庆王府做周岁酒,大郡王要给长子权哥儿过生,到时候啊,咱们家的人都得过去道贺。娘让我过来说一声,明天大伙儿都打扮体面一点,好歹别落了咱们家的面子。”


☆、第16章 庆王府
仙蕙当然不想去庆王府,――她重生至今,不过才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前世记忆犹新,本能的……,就觉得庆王府是一个龙潭虎穴。
她故作腼腆害羞,“那……,那什么庆王府的,听起来就不是一般人能高攀的。”一脸上不得台面的表情,“我还是不去了。”
“二姐姐,你想多了。”邵彤云劝道:“庆王府虽然尊贵不同一般人家,但我表姐是大郡王妃,邵家就是庆王府的转折亲。既是亲戚,红白喜事当然应该走动一下。”她笑得温柔和气,“到时候啊,二姐姐一路跟着我就好了。”
跟着你?那可就要命了!
等等,难道她们想把大郡王的事提前上演?!仙蕙不由心下一沉。
“二姐姐,你怎么不说话?”邵彤云说了半天,不见她应声,有点不耐烦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不过想起父亲说的那件大事,哼……,一定要促成,回头有她们母女一起哭的日子!
因而又耐下性子,继续劝说,“二姐姐,我跟你说……”
谁知道仙蕙油盐不进,仍凭她说得口干舌燥,茶水都连喝了两碗,最后还是断然拒绝,“不行,不行,我真的不想去。”
邵彤云到底还是太年轻,即便再沉得住气,也是有限。
见她再三拒绝,忍不住火气蹿了上来,“行!看来二姐姐是不给我这个脸面,那也就算了。”她恼火道:“反正这都是爹的意思,回头若是爹怪罪下来,二姐姐自个儿去解释吧。”
仙蕙只低着头,一副含羞带臊见不得人的样子。
邵彤云咬着嘴唇带气走了。
到了下午,有一部分新首饰送来,还有新衣裳。来人是赵总管,“老爷说了,明儿东院西院的人全都去庆王府,记得好生打扮,不管是谁都别疏忽了。”
居然真是父亲的意思?邵彤云没有撒谎?!仙蕙吃惊不已。
如果不是荣氏母女算计自己,而是父亲……,如果是他非要让自己去庆王府,那么会有什么事呢?她看着新打的首饰出神,心里乱成一团麻。
面前最耀眼的,是一支赤金镶红宝石的双尾凤钗。
仙蕙拿起凤钗,在鬓角边比了比,有点茫然的看着镜子,――里面倒映出一张姣好容颜,长长的远山眉,明眸乌黑,鼻子秀气又挺又直,脸庞白净细腻宛若莹玉一般,仿似吹弹可破。
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儿,父亲亦是高大清俊,自己占尽了父母的一切优点。
等等……,长得好,年轻,尚且待字闺中,自己今生又在父亲跟前太打眼了。难道说,父亲瞅着自己还算拿得出手,就准备把自己嫁进庆王府?可是让自己去和庆王府联姻,就算父亲同意,荣氏也不会同意的。
那还有谁家?刺史家?仙蕙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是说刺史家不好,而是刺史乃是官宦之家,讲究门第,多半看不起邵家这种商户之女。想要进刺史家的门,或者庶子,或者继室,才有那么一点点可能。
可是……,就算让自己去给刺史家的儿子做填房,也抵不过三万两银子啊。
――思路又绕回了原点。
入夜,仙蕙翻来覆去的睡不安生。
可是思来想去,却没有办法拒绝父亲的安排。
反正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不如就去一次,看看父亲到底在唱什么戏?心里不由浮起一片悲凉,那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希望这一切,只是自己胡乱猜疑想而已。
否则,父女反目的日子就不远了。
******
次日天明,仙蕙洗漱完毕,丫头捧了昨儿送过来的新衣裳过来。上衣是鹅黄色的宝相花袄儿,缎面光滑如水,花纹精美,先不说各种精巧的绣工,单是料子就已经非同一般了。
最稀罕的,是下身那一袭十六幅的阴阳湘水裙。
一幅绿色、一幅白色,八阴八阳交错用金线勾勒绣在一起,穿在身上不动时,看起来是绿色的裙子,走几步,又摇曳多姿露出一些白色。再在腰间挂一串红珊瑚珠,一会儿落在绿色里面,一会儿落在白色里面,好似繁花荡漾在白云碧水之间。
明蕙轻声惊呼,“了不得!好漂亮的裙子啊。”
丫头们也是纷纷围了过去,笑着打量,一个道:“这么好看的裙子,便不是二小姐如此出挑的容貌,换做我穿,也是极好看的。”另一个啐道:“呸!你看看这裙子的绣工和针线,把你卖了,都不够买这条裙子的。”
仙蕙心下轻叹,看来事情果然有蹊跷了。
若不然,父亲怎会给自己如此华丽的衣裳?而且自己有,姐姐却没有。
到了西院汇合的时候,留心看了一眼,邵彤云的裙子也比不上自己华丽,且她没有任何意见,心下越发沉了沉。
一路上顺顺利利,邵家的马车队伍很快到了庆王府。
女眷走不了王府的正门,而是走侧门,――庆王府的修筑规模宏大非凡,堪称江都小皇宫。进了侧门,下马车,然后又是软轿前行,曲曲折折行了不短距离,最后还得步行一段才抵达花厅。
已经来了不少女眷,有庆王府的各家亲戚们,也有像邵家这样攀龙附凤的,还有一些当地官员的妻女,热热闹闹一屋子的人。
仙蕙一直低头不语。
可奇怪的是,有道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
她觉得心里有点发毛,抬眸看去,落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仆妇。可是那人穿着打扮体面,神态高傲,又不像是一般的管事妈妈,看不出是什么身份。因为不便一直盯着对方看,只好暂时收回视线。
过了会儿,等到再抬头去看的时候,那妇人却不见了。
――真是奇怪。
“大郡王妃到。”门外边,有侍女高声唱诺。
花厅里的女眷们,顿时“哗啦啦”的全都站了起来。
门口进来一个富贵雍容的年轻妇人,头上珠翠环绕,穿着大红色葫芦多子纹妆花褙子,配百蝶穿花裙,显得一派精神奕奕的好气色。她未语人先笑,头上金步摇的红宝石滴珠一摇一晃,“今儿来得贵客多,里里外外都是人,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
女眷们里,便有人奉承辛苦之类的话。
大郡王妃笑道:“谈不上辛苦,都是我份内应该忙碌的。”
仙蕙心中满满都是恨,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虚伪的笑脸,把她和邵彤云丑陋面目公诸于众!可是……,却什么都不能做。
只想快点结束眼前的场面,离开庆王府。
很快大家入了席,桌子上,流水一般的呈上各种美味佳肴。
仙蕙吃得没滋没味儿的。
好不容易熬到宴席散,那些当地官员们女眷们都已经告辞,邵家的女眷却都留了下来,转而准备移去戏台,还得消磨半下午看戏时光。对她来说,真是烦不胜烦,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忍耐。
而且还得提起心弦,提防一不小心就有什么乱子出来。
不知怎地,又感觉到有人再打量自己。
她抬头看去,见着了之前那个身份不明的中年妇人,眉眼精明,表情带着审视,甚至在自己看过去的时候,目光都没有丝毫回避。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仙蕙浑身不舒服,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花瓶,正在被买家打量评估值多少银子,浑身都是毛毛的。
正想抓个小丫头试试问一下,谁知道有人上茶,人影一多,那中年妇人又不见了。
“二姐姐。”邵彤云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她笑,“快过来,戏台子那边正在试戏,还要等会儿才过去呢。”她十分亲热,过来拉人,“咱们几个先打两回花牌。”
仙蕙被拉进了小姐们的圈子。
里头身份最尊贵的,是庆王府尚未出嫁的孝和郡主,次之,则是舞阳郡主的女儿周峤,再次是王府一些亲眷家的小姐。论亲戚关系,最差的就是邵家这种转折亲,在这圈子里,完全就是给别人陪衬的。
偏生邵彤云年少轻狂,不觉得,还像半个主人一样主动帮着发牌。
明蕙不好意思,“我不会玩这个,就在旁边看你们打罢。”
邵彤云笑道:“来嘛,来嘛,大家打着玩儿的。”看向孝和郡主和周峤,“谁还认真天天打牌不成?不过是消磨时间罢了。”
孝和郡主自恃身份,微微一笑。
周峤却是一个活泼爱玩的性子,加上年纪小,没有那么多身份差别的念头,反倒最喜欢和邵彤云一起玩儿。她配合的拍着跟前桌子,嚷嚷道:“快点,快点,给我来几张好牌。”
邵彤云婉声道:“放心,给你的都是最好的。”
明蕙实在是不适应这种场合,也融入不了这个圈子,悄悄起身,往旁边坐去了。
邵彤云回头喊道:“哎,大姐姐……”
“我来罢。”仙蕙不想让姐姐局促为难,接了她的话头,对着众人笑了笑,“只是我也不太会打,等会儿出错了牌,大家可别笑话儿我。”
周峤忙道:“不笑,不笑,谁还不是从刚学过来的。”
另外几位小姐也跟着附和,心底看不看得起邵家那是一说,至少场面上,大家都没有流露出轻视之意,一派和睦亲密的气氛。
邵彤云发完了牌,笑道:“咱们今天打多少的?一钱银子?”
“一钱太少了!”周峤不满意道:“五钱,五钱!咱们赶紧把银子花完,赢了的人买东西给大家吃,等下还要过去看戏呢。”说着,让丫头拿了一锭二两的银子过来。
孝和郡主也让丫头拿了二两银子。
另外几家小姐自然要配合,没有多话,都是纷纷找自家丫头拿了银子。
轮到仙蕙,则是微微一怔。
难怪邵彤云非得拉着自己过来打牌,邵家是月初发月例银子,东院的人是月中才到邵府的,还没得发。偏生今儿出门什么都准备了,仔细检查了,就是忘了找母亲或者哥哥要银子。这会儿当然不能找哥哥,也不能找母亲,太太们都在外面大厅说话,――难道要去嚷嚷的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连二两银子都拿不出?月例银子还没有发?那得闹多大一个笑话儿啊。
邵彤云……,就是等着自己出这个丑罢。
仙蕙转头看向她,目光清明闪烁,好似冬日里的冰芒一样耀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